在短剧小程序,我的白日梦1元1分钟|小趋势观察眼

设计:TOPYS@鱼饼

 

在横店影视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停着一辆满载拍摄工具的货车,墙拐角处布满了黑色的蛛网,穿青绿色汉服的女演员盖着厚厚的黑色羽绒服小憩,身边一个妆容精致的女生还在补妆。凌晨两点这里还是另一个剧组在拍戏,天熹微时,一部新的短剧已经在这里开机了。

“一周拍完,八天收入过亿,十天财富自由。”这句在短剧圈流传甚广的话,吸引了无数演员、剧组和资本涌入横店。一时间,拍短剧的剧组数量远远超出长剧。由于短剧多以竖屏承载,横店也被人戏称为“竖店”。而在消费链另一端的屏幕前,千万用户正嗷嗷待哺,等待新的电子榨菜出炉。

图源:曾参与微短剧拍摄的演员徐艺珍的微博

即便知道短剧这两年发展势头迅猛,但看到相关数据时还是会被吓一跳。2022年快手短剧日活用户已超过2.6亿,其中有超50%的短剧日活用户已养成追剧习惯,日均在快手观看短剧超过10集。在经济下行和影视寒冬的双刃下,短剧用一种清奇的姿势立稳了脚跟。是什么让短剧充满“又俗又上头”的魔力,又是什么让短剧找到逆流而上、独善其身的钥匙?

 

短剧进化史

如果看官方定义,短剧即是“单集时长从几十秒到15分钟左右、有着相对明确的主题和主线、较为连续和完整的故事情节”的剧集。2013年的《万万没想到》可称为“短剧鼻祖”——每集5分钟,一共15集。以夸张的幽默和接地气的吐槽,在豆瓣获得8万人打出8.4的高分。但王大锤这一爆火的IP并没有让太多人注意到短剧(彼时还叫迷你剧)的潜力。直到17、18年,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兴起,培养了用户对碎片化内容的心智。这才为短剧的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图源:《万万没想到》第一季

与短视频一同兴起的还有饭圈文化和粉丝经济。明星自带的巨额流量为资本提供了偷懒的机会,长剧市场充斥着内容注水、结构雷同的言情剧本。当倍速看剧成为常态操作,短剧便应运而生了。

不求内容深刻带来美感,只求大起大落给人快感;不求演绎细致布景精美,只要不出戏能看就行。短剧的内容特征决定了它在资本通路上成本低、回本快的优势。在第一财经对短剧制片人的直播采访中提到,一部短剧拍完只需6-10天,边拍边剪,留半个月审核调整,半个月给平台排期。从拍摄到上线只需45天左右。而传统电视剧通常需要半年到一年。

直播中还提到,如果第二天有拍摄,演员通常前一天23点就会进化妆间,次日5点直接出发,拍摄里的每一分钟都不恨得掰成两分钟来用——一切极限的日程都是为了保证成本可控。虽然累,但好在真的“挣到钱了”。著名短剧导演曾庆杰也曾提到,一部短剧上半年拍完,下半年就可以回本。而电视剧相对漫长的制作周期,则会面临资金、政策等多方面的不确定因素。先不说能挣多少,且看这两年风云变幻的长剧市场,等制作完成可能连能否上映都是问题。

市场的呼唤和资本的青睐使得短剧呈现爆发式成长。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发布的数据,2021年微短剧全年备案数量为398部,2022年备案数量接近2800部,同比增长600%。据中信建投研报预测,2023年微短剧的充值金额将达到250亿至300亿元。作为对比,300亿也是去年全国线下电影总票房取得的数字。

值得注意的是,几年前被封杀的现象级网红咪蒙,也早早入局了短剧赛道。2019年6月,一家名叫银色大地的mcn悄悄成立,公司法人张静思曾是咪蒙公司的股东及合作伙伴,其招聘信息中的邮箱前缀也是「mm_hr」。该mcn旗下有“姜十七”(粉丝3516.8w)、“浩杰来了”(粉丝1128.3w)等多位头部短剧创作者。这位消失已久的网红元老加入,为方兴未艾的短剧蓝海又添了一丝戏剧性和紧张感。

 

1元1分钟的梦

在氤氲的灯光下,一对醉酒男女在昏暗的歌厅包厢内发生了一夜情。五年后,两人在咖啡厅意外重逢。男生已成为西装革履的公司总裁,女孩却误把他当作相亲对象。经过一番交谈,两人竟然再次互生好感。于是借着“形婚”的由头,开启了一段灰姑娘和王子先婚后爱的故事。

先别说离谱,猜猜这段剧情需要演多长时间?放在传统电视剧里,导演一定会添油加醋让它撑够两三个小时,而在短剧里,只需要3分钟。

“快”和“俗”可能是短剧最为人所知的标签。可这样俗到极致的短剧,为什么让那么多人欲罢不能,甚至付费充值观看?

短剧对标的不是短视频,也不是网剧,而是劣质玛丽苏国产剧。以竖屏作为承载形式,已经说明了短剧的决心——它舍弃了镜头调度,不在意构图、远景或特写,只追求迅猛生长的情节。上一秒钟她睁大了眼睛、他挑了挑眉毛,下一秒钟她提出结婚、他含笑而不失威严地答应。没有一个镜头是无用的,剧情如浪潮般一帧一帧涌上来,不留任何倍速和跳跃的时机。在短剧评论区,总能看到这样的留言:脑子觉得剧情真弱智,眼睛却根本挪不开。

比起长剧枝节丛生的叙事线索、多到让人脸盲的角色,短剧更像是一个剧集cut或主角直拍——无论画面还是情节,都牢牢聚焦在主角身上。短剧的世界是极其简单的,你无需懂得多线行文的精妙,也不必了解不同角色命运的互文,只需关注男女主角两个人(也有可能是三个人)的主要矛盾。而每当矛盾来到拐点或爽点,就会出现一个付费点。

与《万万没想到》的广告赞助不同,短剧的盈利模式就是简单直接的充值观看,因此也对内容的连贯性和成瘾性提出更高要求。靠摆摊维生的女孩与总裁男友一见倾心,正要走后门进公司,却被面试官劈头盖脸一通骂,男主即将用权力帮助心上人获得一席之地,于是付费点出现了;女主刚被丈夫算计得倾家荡产,突然穿越回十年前,准备开始一场极致的复仇,付费点又出现了……充值前,你只能得到一份抛砖引玉的开胃小菜;满汉全席的白日梦,仅限于充值以后。

图源:某短剧小程序的会员页面

这就是短剧的世界。既然你喜欢做梦,那就给你最极致的梦。工作难找,就安排总裁男友;没有爱情,就安排一见钟情。多的是痴情多金的完美伴侣,谈吐之间“万”是谈钱的最基本单位。不用担心剧里为了艺术美感而出现悲剧情节,因为所有挫折都一定会指向世俗意义上更巨大的成功。什么是“俗”呢?俗的本质不就是人人都想要。1元1分钟的价格,用来买对沉重现实的片刻抽离,似乎也不算太贵。毕竟,谁不喜欢一马平川的人生?

这也是为什么,即便人人都在吐槽,但短剧始终能够占据一席之地。虽然这一席之地的位置并不那么显著。在主流文化中,短剧从来都是“上不了台面”的那一个。朋友之间聊天,也很少聊最近看了哪部短剧——短剧对人的讨好和“拿捏”让人上头,但也让它在大部分时候都只能在“自己偷偷看”或“发现长辈在看”的语境下出现,而非成为流行文化话题的主角。

除了内容的致命吸引,短剧单集1-3分钟的时长也更适合打工人体质。习惯了高密度的信息输出,再看一些劣质长剧时,我时常会产生“这点剧情为什么要演这么久”的疑惑。特别是在优良国产剧稀缺的当下,一部甄嬛传被盘了十二年还没找到代餐。当劣币驱逐良币,内容之间的壁垒消失了。反正都是玛丽苏,与其花一个小时看穷小子和富家千金玩灭火器,为什么不干脆在喝口咖啡的间隙,看霸总帮灰姑娘提水晶鞋呢?

 

短剧的未来

和直播一样,一块骤然升起的淘金地必然伴随着泥沙俱下的生态。为了在琳琅满目的帅哥美女中抢夺三分钟注意力,导演编剧已经使出浑身解数。擦边和狗血自不必多说,重生复仇、撕渣虐三、拜金倒贴,更有为了重生主动寻死、心脏病的解药是与男主接吻之类魔幻情节。

观众看得难受,编剧写得也并不舒服。有位短剧从业者网友说:“刚开始写竖屏短剧的时候,总觉得对不起演员,自己的道德也要崩坏,好在后来不能擦边了,就是一份工作。”在影视寒冬下,短剧的兴起为拥挤的长剧人才提供了第二选择。但下沉的短剧也是学生们走出象牙塔学到的社会第一课。曾几何时他们热情昂扬地谈论戈达尔或侯麦,如今却整日面对千篇一律油腻的霸道总裁,其间的落差难以言说。

从去年年底至今,短剧迎来了第一次行业重创。截止今年2月底,广电总局共下架了2万多部短剧、2400多个含违规内容的小程序。11月,微信、快手、抖音先后发布违规短剧处置公告。大热短剧《黑莲花上位手册》被封杀显示了平台的决心。在上线前,由于网传200万的巨额拍摄成本和咪蒙的背书,该剧颇受关注,大家期待它带来新一轮充值神话。但在上架仅2日后,便因渲染极端复仇、以暴制暴遭到下架。

图源:网剧《黑莲花上位手册》

短剧脸谱化的人物形象、夸张无脑的剧情,使其被整治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必然。如果一部剧的卖点只有不择手段的复仇和毫无逻辑的爱情,那么在这条赛道上的内卷也只会使内容陷入更深的漩涡。如今,短剧已不能称之为风口,因为不再是什么内容都能如一片蒲公英般轻盈起飞了。任何内容一旦经过了早期的野蛮生长,都会面临精品化、精细化的考核。清朗的风吹过了长剧森林,终于抵达了短剧的土壤。没有了功能性角色带来的黑白对立、极限反转带来的爽感,短剧的生意还能做得起来吗?

其实今年爆火的几部短剧已经给出了些许参考。被网友评价精致到不像短剧的《招惹》,在23天的紧迫拍摄中,导演曾庆杰不是通过紧密的台词推进,而是用拍电影的决心给出大量留白和镜头语言。没有为了接吻而接吻的油腻,一切叙述只为角色和情感的合情合理服务。因为拿不准男女主角在“窗纱吻”前的情感浓度,导演还专门拍了接吻和不吻两个版本,最后由剧组里的女生们一致选出不吻的片段。同样出圈的《逃出大英博物馆》则突破性地跳出了言情戏码,着墨在遗失文物这一更广阔的话题上,一改人们对短剧恶俗下沉的印象。

图源:短剧《逃出大英博物馆》

作为资本快速回血的手段,短剧或许会在短时间内受到打击。但作为高效获取快乐的捷径,短剧总能找到下一种方式出现在人们眼前。前段时间登上steam中区畅销榜首的《完蛋!我被美女包围了!》,就是基于真人互动的剧情游戏,本质上和短剧无异。梦的承载方式有很多种,就算这场梦被终止,我们也会找到另一个出口。而短剧发展最大的矛盾就在于:足够下沉是短剧兴起的原因,可当短剧的浪潮席卷到更多圈层的受众,巨大的资本和流量让圈地自萌不再可能,那么如何平衡原本的内容属性和行业精良化的要求,就成了创作者们亟待解决的问题。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今年One Show不光颁奖,还总结了一些创意趋势丨创意白皮书
    我们身在趋势中,亦可以创造趋势。
    by 毛毛.G
    4 评论
    52 赞
    26 收藏
      @创意人,对症下药,治疗创意力不足的网站来了|清单
      在线问诊,妙手回春。
      by 傅悉汀
      2 评论
      63 赞
      49 收藏
        好久不见的长文案,但这次你不必看完
        因为,其意思实际一目了然。
        by 毛毛.G
        5 评论
        62 赞
        16 收藏
          有灵感了!原来都在葡萄牙的建筑里
          一座商场拱门的N种打开方式
          by 秩秩
          4 评论
          94 赞
          2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