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我的电脑暖暖的-Susan Kare 苏珊‧卡雷 | The Designer's Designer [50]

The Designer's Designer专栏简介:

设计师们的心里都有一张名单,上面密密麻麻地(又或许只有一两个)布满了对他们设计路上曾有启发或影响的名字。

名单上的人也许家喻户晓,又或名不见经传。他们也许没有追求过世界定义的成功,但却活出了波澜壮阔的人生。他们的作品与人生的哲学,都紧紧地抓住了那些梦想着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们的心。

世界上最有名的微笑是《蒙娜丽沙的微笑》,那排名第二的,应该就是苏珊‧卡雷(Susan Kare)的创作了。

好像没怎么听过苏珊‧卡雷的名字,甚至她那件带着微笑的作品是什么也毫无头绪?来看看下图:

Mac OS System 1 welcome screen (1984) Source: uwa.edu.au

有没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那个在苹果产品上永恒不变的微笑,而卡雷就是那个让计算机从冰冷死板变得似乎更亲近友善的幕后功臣。

Susan Kare, Apple’s “Macintosh Artist,” relaxes at her desk in 1984. © Norman Seeff

 1980年代初,在苹果公司上市集资阶段,作为上市前购买苹果股票的交换条件,个人与商用计算机的开发先驱施乐公司(Xerox PARC)允许乔布斯和他的工程团队有三天时间进入PARC考察。

施乐公司在1960年左右就开发了鼠标驱动的作业系统,之后更进一步研发出Alto以及Star等个人计算机,它们配备了基本的图标位图屏幕和可点击的选项菜单,是第一家使用图形用户界面(GUI-Graphic User Interface)的公司。当时另一巨头IBM并未于此下太多功夫,用户界面相当冷冰,满满的屏幕都只有字,并且是一种字体一种颜色,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Themonitor IBM 5151,  IBM PC (1981), from netteo.com

但由于施乐公司计算机当时相对昂贵,所以这个革新业界的用户界面基本上只供公司内部使用。在看到施乐公司的界面10分钟后,乔布斯既不解又激动的说:「你们知道你们坐在多大的一个宝库上吗?终有一天所有电脑都会用上这样(简单易懂)的用户界面!」

Xerox 8010 Star Icons (1981)

于是乔布斯决定要开始聘请Apple Artist,将这种用户界面发扬光大,务求改变世人觉得电脑=死板难懂的机器的看法。经过当时苹果工程师安迪‧赫兹菲尔德(Andy Hertzfeld)的介绍,卡雷尽管缺乏计算机图形方面的经验,对设计字体也是一窍不通,却大胆地接下了这个委托。

卡雷作为纽约大学美术系雕刻专业的博士毕业生,工作了几年之后才发现自己并不喜欢博物馆策展工作,又觉得当雕刻家太过孤独,当时的她刚好在尝试寻找各种不同、但是仍然与艺术有所连接的机会。

Susan Kare and her partners in a human pyramid (https://www.htagg.com)

在如今科技业人才都趋于年轻的现在,29岁的卡雷虽然似乎入行稍晚,但她不止干劲不输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入行前的阅历与丰富的美术史知识,也早已在不知不觉中累积成了一个庞大的设计资料库。

面试的时候她带上了在图书馆借的几本字体设计书籍,以显示对该领域的兴趣,并同时着手设计草稿。她借鉴她熟悉的美术技巧——包括马赛克、针刺刺绣和点画派方面的手法,在小网格笔记本上,用铅笔涂黑格子,模仿苹果计算机屏幕当时的32x32像素,画出剪刀、手指、画笔等图标。卡雷最终突出重围,作为苹果第3978号员工被正式聘用。

Pointing hand, designed in 1982 for an interview at Apple. Image courtesy of Susan Kare.

作为计算机小白的另一个优点,就是卡雷也在即将推出的苹果个人计算机的受众客群内。她很快成功掌握了Macintosh原型Twiggy的操作方法,惊讶于电脑能提供的设计助力,深深觉得电脑作画就像是「一个神奇的跃点」。于是卡雷成了第一个用麦克画图作画的人,也无意中成为了8位像素绘画风格的师祖。

A MacPaint screenshot featuring Kare’s artistry, 1983. Courtesy of Susan Kare and kareprints.com

虽然填格子画出一些小插图听起来是一项简单的工作,但是其实越简洁易懂的成果,往往得来更费功夫。

卡雷这样描述当时的任务:「它(Macintosh)是为不懂电脑的人而制作的电脑,就算是上了年纪的妈妈们也应该要觉得容易上手。它应该像是游戏一样,无须阅读操作手册便能启用,它必须对用户友好。 」

二三十年后推出IPHONE苹果手机的时候,这个品牌的核心概念依然秉持不变。

Some of the first icons designed by Susan Kare for Mac, courtesy of Susan Kare, from susankareprints.com

卡雷从各个地方挖掘灵感:由亚洲艺术史到她的设计师同事们奇怪的小玩具,由街头涂鸦到异国地图,一步一步为Macintosh的使用介面加入既直观又幽默,如同交通标志的图示一般,不论你来自何方,都能立即理解的小插图: 那著名的微笑,还有套索、油漆桶和垃圾桶等等。

当然有一些比较含糊的指令——比如命令键(Command ⌘),由于很难用一个简单的32x32像素图示表示这个动作,卡雷就借用了她的资料里了一个视觉上可行又易记的标志⌘; 从此之后,世人对⌘这个图示的认知,就由瑞典地图上的观光地标志(形狀源自从上往下看的城堡)变成了苹果电脑独有的命令图示。

Some of the first icons designed by Susan Kare for Mac, now available as prints courtesy of Susan Kare, from susankareprints.com

她设计的图标熟悉易懂,那些小小脱线但又不影响使用的地方更让人产生亲切感,有点像是她的个性,具有创意,幽默自谦又让人安心。她说设计的界面似是对着却步于复杂冰冷计算机的个人使用者说:HELLO!毋须对缺乏技术什么的感到焦虑紧张!来吧来玩吧!

 

A 1984 Ad for the Apple Macintosh (Macintosh 128k); Source: Pinot Dita

作为公司当时唯一一个平面设计师,除了界面设计,卡雷还大量参与了产品的发布活动,为杂志拍照,出现在电视广告中,在电视谈话节目中演示Mac。

她还额外创作了不少激励士气的东西。比如说同事们的32×32像素但异常精准的单色肖像画,缝制了一面体现了乔布斯精神 ——「做海盗比加入海军要好」的彩虹色苹果标志眼罩海盗旗。这些纷纷变成了果粉中的畅销商品之外,也已经成为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藏品。

Portrait of Steve Jobs by Susan Kare in icon format, from mac-history.net

仅仅一年时间,卡雷就为1984年1月推出的原始Macintosh设计了核心视觉语言。这包括原始的营销材料和许多字体、图标。她设计了世界上第一个按比例排列的字体系列,包括由1984年开始到IPOD NANO都还是主系统字体之一的Chicago、Geneva以及以及Monaco等。

 

当时的字体设计还受打字机影响,字体皆被困于一个均一尺寸的格子内,这意味着窄长的I和较宽的M都被塞进了同一宽度里。由设计的第一套字体Chicago开始,卡雷实现了乔布斯一直想区分打字机与计算机字体的要求,她调整了每个字符的宽度比例,使文字在Macintosh的干净白色屏幕上自然呼吸,大大地提升了使用者的阅读体验。

另外不得不提的还有Cairo字体,Cairo是第一套字体形式的图标,将图形直接结合到文本中,可以说是Emoji的最初形态。

 

List of ist of Fonts designed by Susan Karea for the Macintosh, from smithsonianmag.com 

1986年卡雷跟乔布斯离开苹果到初创的NeXT公司,是第10名员工,担任创意总监。她把乔布斯介绍给她的设计英雄保罗·兰德,并聘请他设计NeXT的标志和品牌形象。

后来由于想继续做像素图,卡雷决心离开NeXT,成为一名独立设计师。来找她的客户络绎不绝,微软、IBM、索尼影业、摩托罗拉、英特尔等等,都是业界巨头。为了教会早期的个人计算机用户使用鼠标在屏幕上拖放物体,卡雷设计了几乎是最经典的Windows接龙游戏Solitaire;她为微软设计的许多图标,如记事本和各种控制面板的图标等,在Windows XP之前基本上没有任何改动。

Playing Cards designed by Susan Kare, Solitaire in Windows 3.0, Client: Microsoft 1988

之后,卡雷甚至为脸书设计了第一代的虚拟礼物贴纸,为美国铸币厂设计硬币,设计尼安蒂克公司的游戏,当上了Pinterest的产品设计总监,一直与设计的变迁共同进步。

对比起作品的普及性,卡雷似没有成为设计明星的事情似乎有点匪夷所思。但她乎并不介意没有人在街上拦住她要签名。 「一般来说,只要知道你的作品在哪里被谁好好使用,就经已很有成就感。」

毕竟她当时也不知道高中同学突然介绍的陌生工作会对后世有如此的影响。她说,你可以着手画一幅画,但是你不可能着手画一定会变成巨作的作品。 「那太傻了,你只能尝试做出最好的作品,人们自然而然会体验到你的用心——假如你幸运的话。」

Mac OS System 1 Sad Mac (1984),Source: uwa.edu.au

有兴趣的话可以到她个人网站看看,有很多作品供购买收藏:kareprints.com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好久不见的长文案,但这次你不必看完
    因为,其意思实际一目了然。
    by 毛毛.G
    5 评论
    60 赞
    15 收藏
      有灵感了!原来都在葡萄牙的建筑里
      一座商场拱门的N种打开方式
      by 秩秩
      4 评论
      93 赞
      21 收藏
        今年One Show不光颁奖,还总结了一些创意趋势丨创意白皮书
        我们身在趋势中,亦可以创造趋势。
        by 毛毛.G
        4 评论
        51 赞
        25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