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句最佳片尾台词

1 卡萨布兰卡 (迈克尔·柯蒂兹 1942)

      “路易,我认为这是段美好友谊的开始。”当他们离开被占领的摩洛哥加入西非的自由法国的军队时,自由夜总会经营者里克·布莱恩(亨弗莱·鲍嘉)对协助者警察局长路易·雷诺(克劳德-瑞恩思)说。在剧本中,如同《哈姆雷特》中的语录一样,这句诙谐、世故的片尾语抓住了这部电影爱国主义的普遍基调,回应了战争冲突年代对爱情与责任的要求。

 

2  乱世佳人  (维克多·弗莱明 1939)

     “我要回家。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回来的!毕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这是坚定的南方美女斯嘉丽·奥哈拉(费雯·丽)的乐观反应,当最后被激怒的白瑞德·巴特勒(克拉克·盖博)遗弃她时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坦白地说,亲爱的,我不在乎。”事实上,这句话与玛格丽特·米切尔1936年的畅销书中一致,但是小说中没有彩色电影中绚烂的日落,没有美工设计师威廉·卡梅伦·孟席斯,也没有马克思·斯坦纳的“塔拉主题”。

 

3  热情似火  (比利·怀尔德 1959)

     “呃,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嘛!”这是愉快的,经历多次婚变的百万富翁奥斯古德·菲尔丁三世(乔伊·易·布朗)驾驶摩托艇离开迈阿密码头时所说的话。这是他的回应,当他生命中的新欢,在一个全是女孩的乐队表演的达芙妮(男扮女装的杰克·莱蒙),脱掉衣服然后说:“我是个男人。”怀尔德是最终成功的大师,也精通结束语,例如:日落大道(“好了,德米尔先生,我已经准备好拍特写镜头了”)和桃色公寓(“闭嘴,做你的事吧”)都是经典。

 

4  金刚  (欧内斯特· 斯柯德赛克 1933)

     “哦,不,不是飞机,是美女杀死了野兽。”这是金刚的墓志铭,他在把费·伊蕾搬到帝国大厦顶部后,被战斗机射杀。这是残忍的电影制片人卡尔·丹汉姆(罗伯特·阿姆斯特朗)所说,他在骷髅岛上捕获了刚。在1976年的重拍版中,刚在世贸中心的楼顶被直升飞机厌弃,而没有如此结局。皮特·杰克逊2005年版,严格依照原著,背景设为大萧条时期,这是标志着影片中丹汉姆的结束语。

 

5  满城风雨  (路易斯·迈尔斯通 1931)

 

     “那狗娘养的偷了我的手表!”这是1928年本·赫克特和查尔斯·麦克阿瑟创作的伟大的报纸喜剧的结束语。低俗刊物编辑沃尔特·伯恩斯在电话中给警察传递消息时所说,以阻止优秀的记者希尔迪·约翰逊逃离他的公司。在1931年的电影版本中,伯恩斯(阿道夫·门吉欧)“意外”碰触到打字机的钥匙时,说出“母狗”来与检查官员和解。在1974年比利·怀尔德的电影中,沃尔特·马修饰演伯恩斯时,这句台词恢复了原貌。

 

6  小凯撒  (默夫云·莱罗依 1931)

     “仁慈的母亲!这是里科生命的最后时刻吗?“这是濒死的匪徒的遗言,在这部电影中,华纳兄弟电影公司成就了明星爱德华.基.鲁宾逊。在他1948年的经典散文“悲剧英雄的匪徒”中,罗伯特·沃肖以第三人称为里科写到“因为变得卑微的不是无差别的人,而是个体的名字,流氓,那个成功的人。”他谈到“艾略特曾指出莎士比亚的许多悲剧英雄都用这个技法戏剧性的看待自己。”

 

7  非常嫌疑犯  (布莱恩·辛格 1995)

     “魔王曾使用的最伟大的骗术就是使世界相信,他并不存在。就像这样——证明——他已经消失。”克里斯托弗-麦奎里以这部策划优秀的惊险小说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把电影台词给了不可信不可靠的叙述者,普通嫌疑犯(凯文·斯派西获得奥斯卡奖的一个角色)。这是他在解释恶魔般超级罪恶的凯撒·赛资时对警方询问者所说。它作为有力度的闪回在结尾重复。非常嫌疑犯的题目来自于雷诺队长在卡萨布兰卡愤世嫉俗的话,“围捕非常嫌疑犯”。

 

8  奇爱博士  (斯坦利·库布里克 1964)

   “我的领袖,我还能走。”库布里克与剧作家特里·索泽恩创造出奇爱博士。他是一个生于德国坐轮椅的美国总统顾问,综合了弗里茨·朗的来自大都市的疯狂科学家特旺,赫尔曼·卡恩,《热核战争》的作者亨利·基辛格,和伊恩·弗莱明的《诺博士》 。皮特·塞勒斯表演了除此之外的两个角色,整合了核战争狂的性格特点。他的对话很多为即兴表演,包括滑稽可笑的片尾台词,展示了“最终意志的胜利”。

 

9  唐人街  (罗门·波兰斯基 1974)

     “忘了吧,杰克!这是在唐人街。”最简洁的结束句之一,这句安慰的话是凄凉的洛杉矶私家侦探格茨(杰克·尼科尔森)的一位专业的同事所说,是电影中一句关键台词,它回顾了悲剧色彩电影,开创了新黑色电影。这源于剧作家罗伯特·唐尼对战前南方加利福尼亚州的研究和杰克·吉斯特成为一名私家侦探前在中国人聚居区做警察的经历。唐人街是一个暗喻,表示了20世纪30年代的无法理解的洛杉矶和它的令人费解的堕落。

 

10  马耳他之鹰  (约翰·休斯顿 1941)

  “这东西是由梦想制造而成。”这是私家侦探山姆·斯佩德(亨弗莱·鲍嘉)给出的答案,当旧金山警察(沃德·邦德)举起无价之宝马耳他之鹰的复制品时问道:“这东西这么沉,它是什么?”哈模特的小说结束的没什么戏剧性。在他的导演处女作中,这句出自《暴风雨》中普洛斯彼罗最后的话的分隔开的台词,有一些微小的引用错误。这是关于预言难得的战利品的评论,它超出了休斯顿如此多人物角色能力之外——例如:《碧血金沙》和《霸王铁金刚》

译者:公子无忧  via Yeeyan The Guardian 卫报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这些立足于品牌资产的创意,想学都学不来丨灵感库
    本文,纯纯就是想让你羡慕嫉妒一下。
    by 毛毛.G
    0 评论
    57 赞
    28 收藏
      白纸黑字,从来不止两种颜色
      书中的色彩,你记得几种?
      by 毛毛.G
      1 评论
      55 赞
      16 收藏
        治愈,是旅行的意义吗?
        城市、品牌、人,都想要变得“治愈”
        by 緑 midori
        4 评论
        50 赞
        26 收藏
          如何成为闵熙珍?|清单
          论艺术是如何影响着K-POP的。
          by 鲸鱼鱼鱼鱼子
          1 评论
          64 赞
          25 收藏
            最想听到朋友的一句话是:一起吃饭吧!
            可口可乐太会煽情了
            by 秩秩
            4 评论
            58 赞
            28 收藏
              阿勒泰的夏牧场,是我一生中最明亮的夏天|灵感手抄本
              by 秩秩
              0 评论
              74 赞
              32 收藏
                生活,其实可以很性感
                艺术,就是“别去为难观众”
                by 緑 midori
                1 评论
                106 赞
                33 收藏
                  “你上班上得这么要死不活,对得起我十月怀胎戒的酒吗?”
                  母亲节别再理所当然地歌颂牺牲了。
                  by 鲸鱼鱼鱼鱼子
                  6 评论
                  66 赞
                  25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