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用清凉的艺术给眼睛降温

喜欢夏天仿佛是一种“政治正确”。夏日的海边、烟火、西瓜、汽水、蝉鸣、City Pop试图勾起兴奋、雀跃怦然的情绪,共同描绘了一幅刻板的季节印象,只能说日本流行文化害人不浅啊!(不是

在热浪滚滚的天气之下,并不是人人都赞美夏天。燥热的空气、身上汗如雨下的黏腻、蚊虫的烦扰都让人苦闷,我今天就要说一句“我讨厌夏天!”

不如反其道而行之,让我们一起置身于空调之下,通过艺术拥抱冰与雪,给眼睛降个温,以驱除内心的烦躁……

热吗?反正我融化了

Néle Azevedo

“啊我融化了”——这大概是生活在一个夏天气温30度起步的城市中人们惯用的台词。当然,这只是形容天气热的夸张手法,但下面却真的有“人”因高温而融化了,因为他们是“冰冻小人”。

2014年,秘鲁利马

这些“冰冻小人”是巴西艺术家Néle Azevedo的系列公共艺术装置「最小的纪念碑」(Minimum Monument),并被艺术家本人视作一种城市艺术活动,以呼吁关注全球气候危机的信息。

自2005年首次在圣保罗展出,「最小的纪念碑」的项目已经持续了十多年,目前已经在巴黎、贝尔法斯特、利马、京都、波尔图等多座城市巡展过。

Néle Azevedo还曾在2013年于圣保罗的巡展中放入一个用红色颜料水制成的冰冻小人,他的融化效果更是毛骨悚然,给人以一种震撼的印象,暗示着气候危机将会带来“血的教训”。

短暂性是Néle Azevedo选创作与实践的核心,因此,区别于雕塑常见材质的恒常性,如木头、青铜、石膏等,Néle Azevedo选择冰块进行创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每一场装置巡展,Néle Azevedo都会雕刻数百个20厘米左右高的人形冰雕,赋予他们自然的坐姿。

当他们置身于户外公共场所的台阶上、窗边、屋顶,在时间和气温的作用下会渐渐化为一滩水渍。“冰冻小人”象征着我们每一个普通人面对气候变暖的现状,我们的生命也会面临消逝。

2009年,德国 柏林
2016年,巴西圣保罗
2020年,意大利罗马
2020年,意大利罗马

凉快了吗?凉了——面对这样沉重的环境议题,是心凉了。

 

夏天就该躺在冰凉的雪毯上

Javier de Riba

“Do you wanna build a snowman?”别闹了,现在北半球可是夏天——感谢地球的气候多样性,夏天确实可以玩雪,以花砖涂鸦为人所知的加泰罗尼亚艺术家Javier de Riba就跑到了西班牙阿拉贡的Canal Roya山谷玩雪了创作出了一个新作品。看,雪地也难不倒他,一样能做花砖。

不过,这次Javier de Riba从以往用油漆、颜料进行绘制的方式改为制版并通过拓印在雪地上留下花砖的图案。当花砖这种颇具居家色彩的载体和符号出现在公共场所、乃至遥远的雪山上,私人空间和公共环境因此形成了一种无形的连接,许多空旷甚至是渺无人烟的地方顿生“人气”和温馨。

若把雪地里的花砖抽象化为一种情绪,我想可能是类似于受制于疫情、久久无法出游、身在家中心却已远的迫切心情。也可以是在炎炎夏日中的一种想象,所以,与其说是花砖,不如说是一张毛茸茸但冰凉的白色地毯,雪的颗粒以及阳光洒在上面的晶莹感令人好奇它的触感,躺上去一定很凉快吧!

顺带一提,这个作品具体位于连接Astún和Formiga两座滑雪场的缆车建设选址,但该项目因造价高昂且还会对当地自然生态造成灾难性的破坏而受到批评、导致停工。

这样一处风波不断的户外公共环境经由Javier de Riba的创作后又被重新关注了,同时再次提醒人们对自然环境的干预不应该是破坏性的,可以像艺术家这样暂时地施加影响,创造出一期一会的风景,随着时间过去,一切又将恢复原状,创意来过了无痕很环保。

 

你的脸在冰上隐隐若现

David Popa

在冰雪上创作的人不在少数,旅居芬兰的纽约艺术家David Popa也是一位,他的“画布”是波罗的海海面上断裂的浮冰,绘画内容是他妻子和孩子的肖像,他将这种创作称为“冰上壁画”。

David Popa之所以选择在冰上作画源于他对冒险的渴望,他穿上速干衣、爬上桨叶式冲浪板、穿梭在冰块之间的创作状态就像是孩童的冒险游戏,是他所向往的神秘感和趣味。一旦选好了“画布”,他便用无人机进行俯拍,在冰上描摹出人的五官轮廓。

由于所有冰雪艺术品都逃不过消逝的命运,David Popa创作每个作品的3到6个小时里都在争分夺秒,可以说是在和大自然的较量中完成的创作。而且这种艺术创作极大地依赖于大自然环境,所以必须选择纯天然的画材,比如赭石和木炭,后者还有水源净化的作用,以确保不对大自然造成破坏。

David Popa他和那些选择冰雪作为创作载体的艺术家一样,他也对事物的短暂状态十分着迷,他觉得人类生活的不确定性就像是海面上的浮冰,住所漂浮不定、时间流逝、季节变换、气候变暖……浮冰肖像想要表达的大概就是,人无往不在变化之中吧,是自由,也是不安。

其实David Popa是一位“海陆两栖”的艺术家,因为他的作品并不仅限于海面浮冰,陆地上的干裂土地、断壁残垣也是他的舞台。

一幅幅出现在海面或土地上的肖像终将融化或风化,但努力过、留下痕迹过,接受变化的无常,人生也许就是这样。

 

雪中绽放美丽冻人的花

东信康仁(Azuma Makoto)

能够在下雪天开花的是什么花?腊梅、藏红花、角堇、雪莲花都是耐寒的花卉类型。但今天要说的主角不是它们,而是日本植物雕塑艺术家东信康仁的作品「冰雪之花」(Frozen Flowers)

这个作品位于日本北海道的野村郡,东信康仁选择在这里进行创作的理由正是想要让当地的严寒气候共同参与创作,让作品处于缓慢变化的状态。从2019到2021年,这个作品经历了气温、风、降雪等天气变化,每天都是崭新的面貌,没有一模一样的两束花。

东信康仁的创作理念也是人类与大自然共处应有的态度:适应自然,尽可能平衡协作,并不试图控制自然,也不被它控制。东信康仁把色彩斑斓的鲜花固定在手脚架上,并在当地气温降至最低点的时候(往往是凌晨)浇水,以形成层次错落、颇有美感的冰柱。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作品正式亮相,也开始走向式微,每天如此循环。

借由「冰雪之花」的创作,东信康仁也走过了一遍野村郡的四季,看到了气候变化对当地自然环境的影响。未来他还想继续这个项目,在雪中持续浇灌花朵,与自然共创转瞬即逝的美好。

 

夏日清凉美妆指南有点甜

Max Siedentopf

最后歪个题。搜索最具有夏日感、清凉感的妆容,我们会发现,许多美妆博主会用水果、饮料、夏日场景来给妆容命名,比如“多汁水蜜桃腮红”、“凉白开裸妆”、“清透果汁玻璃唇”……不胜枚举。如此看来,如果把雪糕作为夏日妆容的主题大概也是不错的选择。

伦敦Max Siedentopf以“快乐肖像”为主题的人体面部彩绘作品正是从各式各样的雪糕中获得了灵感,并把它们画到了人脸上。颜色取自雪糕,缤纷而令人愉悦,但模特们的表情并不快乐,冷漠且似乎还有点无助的神情在视觉上完成了冷感的表达(谢谢,有被冷到),有一说一挺on brief的,是名副其实的“雪糕妆”

这些面部彩绘或许不是大众可以在日常生活中运用的百搭化妆公式,但我们还是能够感受到色彩的活力在模特脸上流动着,这些作品不日常但充满想象力,不实用但取悦了眼睛。

多彩、怪诞、可爱、充满时尚感的作品是长期与GUCCI长期的Max Siedentopf的看家本领,乍一看会有点雷人,但会忍不住继续看,再看有点怪,也有点美。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有灵感了!原来都在葡萄牙的建筑里
    一座商场拱门的N种打开方式
    by 秩秩
    4 评论
    92 赞
    21 收藏
      好久不见的长文案,但这次你不必看完
      因为,其意思实际一目了然。
      by 毛毛.G
      5 评论
      59 赞
      15 收藏
        拿下十一座D&AD铅笔奖的TVC,长什么样子? | 创意白皮书
        性别平等、可持续、多巴胺
        by 秩秩
        2 评论
        67 赞
        23 收藏
          今年One Show不光颁奖,还总结了一些创意趋势丨创意白皮书
          我们身在趋势中,亦可以创造趋势。
          by 毛毛.G
          4 评论
          51 赞
          25 收藏
            小时候不吃的面包边,长大后派上大用场了
            欢迎来到石川和也的创意世界
            by 秩秩
            8 评论
            117 赞
            3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