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弯下腰,也不用踮起脚 | 友好城市大挑战

设计/huimeng@TOPYS

生活是一门妥协的艺术。

如果你的身高与平均值有较大出入,那你一定对这句话有很深的感悟。又如果,你和你共同生活的伴侣有着“最萌身高差”,那么这种感悟一定更频繁地萦绕于你的日常之中。

某次去一位朋友家,我和盥洗室镜子中勉强露出一个头的自己面面相觑。

朋友驾轻就熟地从旁边拖出一把小板凳:“你要用镜子就站上面。”

“……”

“我的身高在我丈夫家就像一块盆地,他和他父母都很高。”想起和丈夫25公分的身高差,她有几分无奈,“不方便是真的,我第一次进盥洗室,就像不小心闯进了大人国的小孩儿。”

这套房子是她公公婆婆购买并装修的,原本想用于养老,所以并未考虑未来儿媳的需求。但由于种种原因,这套房子临时充当了他们的婚房。所以对于朋友来说,站在小板凳上梳洗化妆,已经被迫成为了一套熟练的流程。

就是这样的……

不可能人人都是“典型人”,是许多产品设计师面临的重大挑战,也映射出人体测量学(physical anthropometry)的重要性。测量的每一个尺度既是事物尺寸的表达,也建立起人与外界事物之间的感知的关系。它默默美化着我们的生活,尽可能让我们舒适地完成每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行动——照镜子、切菜,或者像现在这样,坐在办公桌前。

 

你是维特鲁威人吗?

这是维特鲁威人,列奥纳多·达·芬奇最经典的作品之一,一个完美的人体。

(看到自己的影子了吗?)

这是「每个人」,我无法用一张具体的图片展示,因为人人各都不同。

但是在大规模制造的工业时代,某种程度上,我们就像登上了普洛克路斯忒斯之床——需要调节自己以适应工业化制成品本身。

普洛克路斯忒斯(Procrustes)是希腊神话里的可怕强盗。他开了家黑旅馆拦截来往的客人,如果客人长得比较矮,他就会安排睡长的铁床,抓住头和脚将客人的身体拉到适应铁床的长度。如果个子比较高,就安排短的铁床,直接用利斧把伸出床外的四肢砍掉。
198的学生住在宿舍里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我们不是维特鲁威人。这个简单的道理竟在工业设计史上留下了不少血与泪的教训。20世纪40年代后期的美国空军就是其中最惨痛的代价之一。

那时,美国空军遭遇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飞行员无法控制飞机。在最糟糕的时候,一天内甚至有 17 名飞行员坠毁。“那段时间相当艰难,”一位退休飞行员说,“你永远不知道你在哪一刻会永坠泥土。” 

起初,军方高层将责任归咎于“飞行员失误”,因为工程师们一次又一次验证,这些事故中几乎没有飞机发生故障。但飞行员也感到困惑。他们唯一确定的是,他们的驾驶技术不是问题的根源。最终,他们将目光投向了驾驶舱的设计。

当时的驾驶舱设计数据源自“1926年的平均值”,他们测量了数百名男性飞行员的身体尺寸,并使用这些数据来标准化驾驶舱的尺寸。座椅的大小、形状、踏板和操纵杆的距离、挡风玻璃的高度,甚至飞行头盔的形状都按照 1926 年飞行员的「平均尺寸」打造。有设计师建议将这个数据更新为“1940s的平均值”,但是一位23岁的年轻科学家Gilbert S. Daniels站了出来,提出了反对意见。因为当他坐在航空医学实验室,测量每个飞行员的手、腿、腰和额头时,他不断地问自己:究竟有多少飞行员是平均水平?

他从 4,063 名飞行员那里收集到了包括身高、胸围和袖长等十个维度的平均值。这些构成了美国空军的“维特鲁威人”。接下来,Daniels将每个单独的飞行员与普通飞行员一一比较,想要找出到底有多少年轻人符合这个标准人体,他甚至慷慨地给出了中间范围内30%的容错率。

令人震惊的结果出现了,答案是零。

Gilbert S. Daniels意识到,没有“标准飞行员”。如果你设计了一个适合“标准飞行员”的驾驶舱,那么你实际上是在设计一个不适合任何人的驾驶舱。我们要让系统适应个人,而不是让个人适应系统。

现代驾驶舱——庆幸的是,空军迅速接纳了Daniels博士的意见,放弃将平均值作为参考标准,在驾驶舱的设计理念上实现了质的飞跃。

这个人体工程学上里程碑一样的事件告诉我们,任何围绕“维特鲁威人”设计的系统都注定要失败的,你以为的普遍,毫无普遍性。

 

一个“高人”的家庭

在我们普通人的生活中可能遇到种种由于身体尺度造成的困扰,身高的差异就是其中最为明显的一个。

“大多数汽车都不是为高个子设计的。” 长腿别在狭小座位里的人,大概都会点头赞同。

马桶是标准的60cm,这对于183cm以上的男性来说,对准,有点难。

厨房是一个典型的场景,在全球范围内,厨房料理台的标准高度通常在890-910mm,这意味着身高超过170cm的人都可能需要弯腰操作。而对于高个子来说,在太矮的料理台前操作十分钟,会造成人体静负荷和肌肉拉伤。

这大概能为不少高个子提供不做饭的完美借口。

楼梯是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澳大利亚建筑规范委员会执行董事 Ivan Donaldson 说,在楼梯上“滑倒、绊倒和跌倒”的问题,在澳大利亚家庭中造成的伤亡人数甚至超过火灾。

在澳大利亚,楼梯最常见的高度是165mm,每个踏板宽约290mm。这意味着穿40码以上鞋子的人都必须侧身或踮起脚,才能安全地下楼梯。

2016年7月25日,欧洲科学开放论坛发表了《百年成人身高变迁趋势》,报告研究了从1914年到2014年近200个国家的人口身高变化,是迄今为止对全球人口身高进行的最为详尽的一份研究。在这份报告中显示,除了少数非洲国家,几乎全球国家的平均身高都有所增长,变化最大的幅度甚至达到了14cm。

但与之相比,在这一百年间,房屋设计的内部尺寸几乎没有变化。这些行业规定的数字有相当一批来自二战结束,甚至某些数据——如商业区天花板的最低限度——和都铎王朝处于同一个时代。

那时的人还能在屋檐下骑马呢!

这意味着,感到不舒适的人越来越多,令人不舒适的地方也越来越多。

如果你是这样一个“高人”,那你要如何设计自己的房屋?

有一个来自澳大利亚的高人家庭。丈夫Geoff Mortimer身高 195 厘米,妻子Nancy身高178cm,两个儿子分别长到203cm和206cm——是高人中的高人了。

Geoff Mortimer的房屋似乎是一个很好的实践。他在尽量保持对矮个子朋友方便舒适的情况下设计了自己的房间,获得了加倍舒适的体验。

比如,Mortimer家的长椅高950mm,比家具行业一般标准高出50mm。

比如,高和宽都比平均值增加4-5cm的门廊。这是一个细微的差别,但意味着一个超过180cm的魁梧大汉可以轻松地穿过,不需要侧身也不会撞到肩膀。

浴室里,Mortimer的镜子能映出矮个子的朋友,但上方延伸至211cm,让一家人无需弯腰就能照到头顶。

这个故事中最值得欣慰的是这样一件事:Geoff Mortimer和妻子都有点轻微驼背,但在这栋房子里长大的儿子们,虽然身高上青出于蓝,但脊背非常挺拔。

 

“别再建议我买一个折梯”

看起来,矮个子们似乎要幸运一些,他们不像高个子只能把自己蜷缩起来以适应环境,而是可以借助外力。因此,小个子的人在抱怨自己在遇到的麻烦时,总会有人提出建议:“不如买一个折梯吧。”

但很多时候,矮个子面临的也不是“一个折梯”可以解决的问题,不适宜的工业设计折磨他们的身心,甚至会影响到整个人生。在这一部分我们不得不强调性别问题。由于大部分女性的体型都比男性娇小,而设计的尺度往往根据男性身材数据决定(相关文章:办公室温度≈职场女性的包容度?,因此,女性在“矮个子的困境”中,出镜率往往更高。

一个真实故事。Jenice在伦敦一家管理咨询公司担任打字员,上司在公司的图书馆为她安排了工位,电脑被放置在一张古董木桌上。通常来说,古董桌子都比现代办公桌要高。

一般古董桌y

Jenice很快发现,在这张桌子前,她无论如何都无法进入舒适的工作状态,特别是过高的桌子让她的手腕与键盘之间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角度。第一天下班时,她就感觉手腕钝痛,并在之后迅速恶化。于是她把这个问题反映给了上司。而上司的反应可能会让不少人拳头硬了:“别抱怨了,做好你的工作!”

结果,她患上了急性腱鞘炎,并发展成了严重的慢性病,这直接导致她失去了工作。(好消息是,她最终将雇主告上法庭,并获得了一大笔赔偿。)

在Jenice的故事里,她被迫适应一个难受的工作姿势,让身体结构承受了过度的压力。而这正是工位尺寸与使用者不匹配的结果。事实上,在世界的许多地方,这种伤害的发生率几乎已经达到了流行病的程度。

由于手腕带来更大压力,很多女性饱受颈肩腕综合症之苦,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她们能力的发挥。

家庭生活中,矮个子也常常面临窘境——正如开篇提到的我的朋友,她不得不在自己家中踩着小板凳照镜子;还有在北欧生活的亚洲人,颇有种身在巨人王国里的无所适从。

在荷兰的感受。图源微博©野生菌_今天跑路了吗

不仅仅是不方便,还会造成长年累月的身体伤害。来想象一下当身材娇小的妻子,却承担了家庭中的采购任务时,会发生什么?一般的厨房台面高度为90cm,她需要很努力把物品提高,才能将手中的重物放到台面上

Bill Hirsch的家庭就是这样,于是,他巧妙地将一侧的台面降低至普通桌子的75cm,这样他的妻子就能毫不费力地将物品放到该放的地方。也无需委屈他自己适应一个极低的料理台。没有腰酸胳膊痛,也少了争吵,Love & Peace。

橱柜的高度就更令人恼火了——不,折梯并非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法。大多数人并不会为了拿面包糠而特意拉出折梯。频繁实用折梯不仅麻烦,而且还带了更多安全隐患。

如果按照厨房设计的行业标准来看,应该将橱柜放置在台面上方约46cm处。但是Bill Hirsch只想把橱柜放在合适的地方。他们选择了台面上方约40cm左右,在让妻子更方便的同时不会影响任何一个人拿取物品。

和高个子一样,矮个子不需要折梯,他们只需要更通用、更容易自我调节的设计。

 


 

那位解决了美国空军莫名坠毁问题的科学家 Gilbert S. Daniels 在1952年写道:“用‘标准人’来思考的倾向是一个陷阱,很多人都犯过这个错误。身体尺寸拥有巨​​大差异,是所有人的特征。”

友好城市,一定是一座有包容性的城市,尊重个体的差异,不会有人因自身的“不同”而感到羞耻与孤独。所以,千万别被PUA,如果一样东西的尺度不适合你,那一定不是你的错。我们需要了解设计标准,但不要害怕进行调整。

物品设计理应完美适配你,当你与它相处时,不用弯下腰,也不用踮起脚。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小猫旁观我洗澡,是因为爱我……吗?
    猜不中,就自己胡乱解释吧!
    by 毛毛.G
    1 评论
    53 赞
    5 收藏
      好久不见的长文案,但这次你不必看完
      因为,其意思实际一目了然。
      by 毛毛.G
      4 评论
      53 赞
      14 收藏
        拿下十一座D&AD铅笔奖的TVC,长什么样子? | 创意白皮书
        性别平等、可持续、多巴胺
        by 秩秩
        2 评论
        64 赞
        23 收藏
          有灵感了!原来都在葡萄牙的建筑里
          一座商场拱门的N种打开方式
          by 秩秩
          4 评论
          86 赞
          19 收藏
            小时候不吃的面包边,长大后派上大用场了
            欢迎来到石川和也的创意世界
            by 秩秩
            8 评论
            110 赞
            28 收藏
              刚交上社保的00后,已经开始焦虑养老了|创意笔记04
              我们究竟该以怎样的姿态老去?
              by TOPYS.
              11 评论
              56 赞
              25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