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并不友好,可有人自有妙招

跟着友好城市大挑战这一专栏,我们已经走过了世界上许多城市。透过对街道、建筑、地铁、公交站、骑楼、凉亭、菜场、甚至厕所的重新凝视和批判反思,我们也看到了城市众相之后的芸芸众生。我们的喜怒哀乐生死存亡都发生在这个充满可能性的场域,好的城市规划设计将它的寄居者拉近,让人们体会到尊重、包容和爱,坏的规划设计则无形中推开了想要融入者,默默散发着让人如鲠在喉的距离感、冷酷和敌意。

我们的城市并不友好 | 友好城市大挑战这一期内容中,我们梳理过那些典型的敌意建筑(hostile architecture),它们多半都是在针对无家可归者,为了不影响所谓的城市的“美丽”面貌,尖锐的凸起,被斜坡“护住”的建筑物外墙跟,有分隔栏的路边座椅……通通被发明出来。这些设计解决了提出问题的人,却没有解决问题本身。

与无奈又心寒的我们不一样,芝加哥的艺术家Sarah Ross找到了“以毒攻毒”的方法。

莎拉·罗斯(sarah ross)用讽刺的慢跑服装挑战敌对 + 难以接近的建筑

她制作了一系列自带buff的运动服,在衣服里面加装正好可以填充这些结构负空间的弹力海绵。有了这样一套装备,不光是可躺可坐,甚至还十分享受呢。这逍遥姿态仿佛在说:我就躺了!怎么样,不服来打我呀。

自然,穿着这身走出家门也会有很多问题,比如路人审视的目光、自己照镜子也会吓一跳,以及,敌意建筑倒是拿下了,可我那张方方正正光光溜溜的椅子大概要跟我分手了。鉴于此,谁都知道Sarah Ross设计这些并不真的是为了量产、然后让大家穿它出门,而是为了配合达成一种无声抗议式的街头行为艺术。

透过躺或者坐的姿态,引起注意,引发人们的思考,敦促那些有决策权的机构或个人去重新衡量,在城市的美丽和城市的善意之间做出选择。换个视角,善意本身也构成一种美。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当《First Love》响起,你想起了恍如隔世的初恋吗?
    你的初恋是哪一首歌?
    by 鲸鱼
    3 评论
    64 赞
    9 收藏
      为迎接奥运会,巴黎的弗里吉亚帽成精啦!
      2024巴黎奥运会吉祥物新鲜出炉。
      by 鲸鱼
      4 评论
      55 赞
      13 收藏
        全靠蘑菇自己生长出来的一盏灯,照亮了我的想象
        看着有点像烤馕。
        by 鲸鱼
        6 评论
        55 赞
        25 收藏
          有一天,当你的肚子离家出走了……
          维也纳旅游局又来整活了。
          by 鲸鱼
          6 评论
          60 赞
          17 收藏
            用一盏灯捕捉落日余晖
            如此优雅又简洁的太阳能设计,请给我来一打
            by 猫头鹰与雅典娜
            15 评论
            138 赞
            21 收藏
              明年最“能打”的包装设计,可能就藏在这四种生活方式中
              这份设计趋势报告,也是给未来的生活方式提案
              by TOPYS.
              7 评论
              136 赞
              57 收藏
                想和这位艺术家做朋友,有谁跟我一样的吗
                万物皆可“毛毡”
                by 猫头鹰与雅典娜
                5 评论
                70 赞
                19 收藏
                  设计,从海报蔓延至那张瓦楞纸展台
                  是“沉浸式”展览没错了。
                  by 毛毛.G
                  1 评论
                  58 赞
                  29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