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运自行车:你的下一辆汽车,何必是汽车?

今早,我被一个长着翅膀的怪物拦住了,它说它叫斯芬克斯,要给我出一个谜语,答不上来的话我就不能打卡,今天算我旷工。

这个谜语是:“什么东西上面早上有四个孩子,中午有四篮面包,晚上有四个箱子?”

我回答它说谜底是「货运自行车」,成功打上了卡。

原谅我用斯芬克斯之谜开的一个并不严谨的小玩笑,其实今天要介绍的主角就是这样的一个多面手。乍一看,这种自行车的外形好像很怪异,但仔细一看,好像又有些丑萌的气质。乍一听,“拉货的自行车”?为什么不用汽车呢?但如果你稍作了解,就会发现——确实有道理。

那么我们话不多说,下面就从「使用场景」「城市文化」「城市生活」三个方面来感受货运自行车的魅力吧。

摄影师:Mikael Colville-Andersen

 

01

使用场景:这车要咋用?

 

货运自行车可以说是为“带货”而生。货运自行车源于20世纪初的荷兰,最早被用于送报纸、牛奶面包等本地送货工作。在自行车大国丹麦、荷兰等欧洲国家,货运自行车是当地人日常生活的重要伙伴。它除了“带货”,也发展出了“带孩子”的用法。

#拖家带口出游吧!

货运自行车的最主要使用场景之一就是家庭出行。它对家庭与小孩非常友好,有许多专为此设计的配件与套装,能够满足带娃以及各种用品出行的需求。在货运自行车出现以前,多孩家庭想要中短途出行能够选择的方式相当有限:买车,或者手忙脚乱地搭乘公共交通。

从小朋友们(以及部分成年人)对超市推车的喜爱可以看出,人类无法抵抗这种敞篷且具有加速度的交通工具的魅力。比起坐在无聊的汽车后座昏昏欲睡,类似敞篷车的兜风出行方式自然更加受孩子们的欢迎。

Yuba的Kombi E5电动型货运自行车

这种「货箱后置型」(Long-Tail/Mid-Tail)的自行车是我们尚且可以想象的,是“邮差自行车”的加强版。“尾巴”比普通自行车要长一些,因此它允许各种配件存在的空间也大了不少,从踏板,到护栏、扶手,甚至是风雨棚,你可以根据需求增添各种配件。

如果你不放心身后的孩子静悄悄(必定在作妖),也许「货箱前置型」(Long Johns/Bakfiets/Box Bikes)是更安全的选择。

走复古风的荷兰品牌Bakfiets,车把手与前轮“貌离神合”:分离了,但没完全分离,二者之间用长杆连接,货箱可置于其上。
CETMA Cargo bike的彩虹色自行车,把孩子丢到学校,开启一天彩色好心情。

二轮的自行车为了保持平衡,货箱大小不会超出长板的宽度太多。所以,如果是多孩家庭,也许这种更有“一锅端”即视感的「三轮前置型」(Cargo Tricycles/Cycle Rickshaws)会更适合。

Babboe的电动款Max-E,幼儿园团建必备单品
Johnny Loco的E-CARGO CRUISER 5.2,优雅田园风的倒骑驴贵替(售价约4万人民币)

不只是带自家孩子,小区的朋友们都能一股脑拉去公园开运动会了。由于载重量较大,这类车通常会搭配电力驱动,价格也会更高。同时,由于占地面积较大,甚至也要考虑停车位的问题。

#实用主义与浪漫主义的结合

三轮前置型自行车几乎就是盛产于东北地区的“倒骑驴”三轮车的翻版。

曾经在黑土地上辉煌过的倒骑驴,带着它不变的实用主义底色与野生狂放的工业设计实践在遥远的欧罗巴东山再起。倒骑驴的道路传说已悄然落幕,它的洋亲戚Cargo Bike却在倡导绿色发展的今天重回欧美流行前沿。在神奇这种发展的巧合之余,不禁引人深思:为何相距半个地球的人类对交通工具的想象竟是如此殊途同归。

说回洋亲戚Cargo Bike,它在包容人类的想象力这个项目上也不遑多让。

Boxer Cycles推出的the Boxer Rocket造型十分独特,灵感源自1930年代的飞机。据说Boxer Rocket本来只是某次市场推广项目的“一次性”产品,但由于太受孩子和家长欢迎,才被“转正”并投入大量生产的。

据某报道,设计师可能还从科幻小说之父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和1980年的英国科幻歌剧电影《飞侠哥顿》(Flash Gordon)中获得了一些设计灵感。在Vintage风格的基础上融合科技感,银色外壳与红色内衬相得益彰,不得不说,真有点像古早科幻特摄片里搬出来的飞行器。

作为“现代黄包车+敞篷车平替”的货运自行车,为久居城市里的人们提供了一种感知自然与城市的新出行方式。尤其是在后疫情时代,谁能抗拒配备360度街景车窗、新风循环系统、内置自然/城市白噪音的环绕立体声系统的交通工具呢?

鲨鱼车对儿童来说可能有些幼稚,但对成年人来说刚刚好

 

02 

城市文化:好了,快教我怎么玩转此车

 

#卷起来了,货运自行车的花式“带货”

说了这么多,难道货运自行车仅限于家庭出行场景?当然不是。

开头提过,货运自行车最早的使用场景是用于商业,满足货物销售与配送的需求,例如送报纸。而现在,有些人也使用货运自行车来开展自己的小生意,开一家“快闪”面包房。

这种服务于小区域,销售加配送的商业模式,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用大白话来说——流动小商贩。抛开城市管理不谈,这类商业需求在东方智慧之国通常用人力三轮车就能够得以实现。不要三万八,不要一万八,只要五百八。尽管货运自行车设计感更足,载重量更高,但价格也昂贵了不少。

Twitter用户@christianiauk:“货运自行车的‘带货神话’,一车子的面包在25分钟之内就卖光了!”

当然,除了个体商户,许多大公司与品牌也在使用货运自行车来“另辟蹊径”。

最容易吃到货运自行车红利的当然是靠拉货吃饭的快递货运公司。国内不少快递公司也开始用类似的方式配送货物。(电动)货运自行车的优势显著:载重量大,车身体积小,行驶更加灵活,且不用担心停车位和罚单问题。类似地,一些售卖大件商品(如家具)的公司、商超等,都可以利用货运自行车提供商品配送或者自行车租赁服务,拓宽业务范围。

品牌Velove开发的Armadillo(犰狳)能够为DHL Express荷兰、Pling等快递货运公司提供送货的新方式,其货箱载重量约125到150 kg。
宜家在一些欧洲国家使用货运自行车来完成“最后几公里”的配送服务。

#不止骑车兜风,还是一股文化新风

货运自行车的作为商品的“卷入度”(Product involvement)还是相当高的。尽管卷入度的概念侧重于消费者购买前的考虑(卷入度高-更谨慎,卷入度低-更随意),但对于货运自行车来说,消费者的高参与度可以延续到购后的各个环节。

小狗也想和你一起骑车兜风
WIKE提供的配件,出行不设限,从野餐郊游到周末泛舟,想拉什么拉什么。

从儿童座位到宠物专用包,各种Add-ons就像游戏装备,装载后「防御力+1」「功能性+1」。除了各种配件带来的高可玩性,高卷入度也意味着类似汽车车友的「Cargo Bike车友会」的可能。交换最新车型的情报与信息、研究改装方式,甚至是约上车友家庭一起出游……

货运自行车已经超出了一件商品的范畴,它已经逐渐成为一种城市文化与生活方式。

除了哥本哈根、阿姆斯特丹等著名的自行车友好城市以外,一些欧洲城市如伦敦、维也纳、柏林,以及北美城市纽约、温哥华等也出现了一波货运自行车的流行风潮。

今年4月,欧洲最大的自行车节、奥地利最大的自行车盛会——第11届ARGUS自行车节于维也纳市政厅广场拉开帷幕。活动包括研讨会、比赛、教学工作坊、展览、跳蚤市场,以及维也纳城市自行车游行等。

疫情停办两年后重回维也纳的ARGUS自行车节(图源BIKEBOARD)
也包括专门为儿童与青年开办的活动(图源BIKEBOARD)
(来自Twitter用户@LawCheryl)

甚至有专为货运自行车所举办的比赛——Svajerløb Cargo Bike Race。

在丹麦语里,“svajer”可以直译为“摇晃者”(swayers),就像当时的送货郎骑着驮着重物的自行车摇摇晃晃行驶的样子。

Svajerløb比赛于丹麦哥本哈根市中心,以色列广场,Mikel Colville-Andersen拍摄。

第一届Svajerløb货运自行车比赛是一位叫做 Kristian Skjerring的牧师最早于1942年组织举办的,目的是为了给予当时位于社会底层的送货郎们奖金、荣誉,以及社会关注。不过自1960年起,受到汽车工业兴起的冲击,Svajerløb比赛停办,并直到2009年才重新举办。

比赛分为两轮自行车、三轮自行车、老式货运自行车、团队接力赛,以及为孩子们举办的迷你Svajerløb比赛等。根据传统规则,参赛者们骑车空载跑完第一圈后,需要停下装货(包括车胎、报纸捆等),接下来满载跑两圈。比赛规则可以说是相当写实了。

2012年Svajerløb比赛,正在装货的参赛者,Mikel Colville-Andersen拍摄

 

03

城市生活:此车还有什么妙处?

 

#解决城市问题的新切口?

看完上面现场照片的自行车密集程度,你大概已经感受到当地人对自行车的热情了。除了个人和家庭层面的欢迎,从城市建设方面来看,自行车也被看作是解决空气污染、交通堵塞等城市疑难杂症的新方案

其中,电动货运自行车尤受青睐。据CityChangerCargoBike去年11月发布的欧洲货运自行车行业报告,2020年的欧洲的货运自行车市场增长了38.4%,2021年预计增长65.9%。面对新冠疫情期间剧增的送货上门需求,以及解决减少碳排放、减轻城市交通压力等城市问题的需求,电动货运自行车的灵活、环保与高效,也许会使它成为城市货运的一种新形态

电动货运自行车售价在1700-6000美元不等,折合人民币1-4万元。对于自行车品类来说,乍一听确实是天文数字,不过电动货运自行车可是被看作汽车的替代品而存在的。据卫报2021年的一篇文章(作者Damian Carrington),研究表明,相比货车,使用电动货运自行车送货要快60%,能够减少约90%的碳排放。

Twitter用户@Matticusssss:“我已经骑着我的货运自行车走过了2万公里。这意味着:减少了5吨二氧化碳排放;节省了$3000的油耗支出;并且充电只花了$25。”

不过,货运自行车的流行与推广终究离不开城市的配套设施建设。毕竟,虽然没有汽车占地大,货运自行车也是需要找地方停车的。

德国城市杜塞尔多夫的货运自行车专用停车位(来自 Twitter用户@himanshu_rx)
维也纳街头的专用停车位 (来自Twitter用户@JillWarrenECF)

#货运自行车还能成为「创意媒介」

除此之外,也许品牌和广告营销从业者们也能从欧洲人民对货运自行车的妙用中获得一些灵感,想象一下货运自行车作为一种新型户外广告媒介和创意营销活动载体的可能性。

突击问答,请听题:请问下图是哪种类型公司的宣传活动?

你看出来这是什么了吗?(提示:不是蝌蚪)

没想到吧,你看到的其实是一颗巨大的精子在哥本哈根的道路上疾驰,侧面用丹麦语写着“成为精子捐献者吧”。

这个城市奇观多亏了欧洲精子银行(European Sperm Bank)。Peter Bower(CEO)说,他们的原意是寻找一种更加环保的,在城市里运送精子的方式,不知不觉就变成了这样——一个配备冷却系统的精子外形货运自行车。这并不只是一个宣传的噱头,它确实能够实际投入使用。CEO本人也经常骑着这辆车在城市里遛达,也常被好奇的路人拦下询问和拍照——你看,宣传目的这不就达到了?

---

看到这里,现在你能理解文章开头的谜语了吗?虽然概括得不太全面,谜面里的“孩子”“面包”“箱子”指代了货运自行车的三种主要使用场景——个人与家庭出行、区域零售与配送,以及商业货运。

相对欧洲城市,货运自行车作为城市文化的一部分真正驶入我们日常生活的那天或许比较遥远。但对于我们来说,了解货运自行车以及它对城市的意义,大概能够提供一种新的创意城市生活视角、一种务实且环保的出行模式,以及如何建造人文城市的方向提示吧。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倒下的李易峰们和广告代言人的野蛮进化史
    李易峰们不会轻易倒下
    by 昌圈圈仔
    3 评论
    61 赞
    8 收藏
      这次苹果的文案,我偏爱watch的
      比pro更pro,到底是什么pro?
      by 毛毛.G
      4 评论
      92 赞
      21 收藏
        年轻人真实生活图鉴:花钱越“抠”,你就越酷|小趋势观察眼
        长得漂亮是本钱,把钱花得漂亮是本事。
        by 李子君
        12 评论
        154 赞
        33 收藏
          21世纪的“魔鬼建筑”来了,我们以后会不会都住进这样的房子?
          by 猫头鹰与雅典娜
          2 评论
          60 赞
          14 收藏
            听一下这个Logo,你猜是哪个品牌?
            别点,太洗脑了!
            by 李子君
            2 评论
            62 赞
            21 收藏
              ABCDEFG,当电子产品组成了一幅特殊的字母表
              用26个字母细数经典IT品牌。
              by 鲸鱼
              4 评论
              71 赞
              20 收藏
                城市真正的烟火气,或许就藏在你看不到的隐秘角落
                城市剩余空间的再利用
                by 李子君
                2 评论
                81 赞
                24 收藏
                  一个好玩的城市,会让你不自觉扔掉糖果、公文包和拐杖丨友好城市大挑战
                  游戏,未必需要开始与结束。
                  by 緑 midori
                  3 评论
                  154 赞
                  45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