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图书馆的书,是一个个真实的人丨TOPYS专访Human Library

5月11日,Human Library更新了他们本月的“Book of the month”栏目,这个月,他们要向读者推荐的“书”,是来自马来西亚的Daniel Lee,一位轮椅使用者。

因为患有成骨不全症,Daniel Lee自小便很容易摔倒,而每次摔倒对他来说都意味着骨折。3岁起,他便不能走路,但当时家里负担不起一辆轮椅,于是他不得不依靠母亲带着方能出行,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7年。

在10岁那年,Daniel终于获得了一辆轮椅。“我变得越来越独立。我喜欢坐在轮椅上。没有别人的帮助,我可以自己去一些地方,”他说。从一个健全的人的视角来看,坐在轮椅上似乎是一种限制,但对他来说却完全不是。“我的轮椅是自由的象征,而不是限制的象征。我的身体状况是一种限制,但我的轮椅帮助我突破了这种限制,”他解释道。

这就是你可以在Human Library读到的故事,来自形形色色“与众不同”的人的故事。

2000年的春天,Ronni Abergel和他的兄弟Dany以及当时的同事Asma Mouna、Christoffer Erichsen一同为丹麦一年一度的罗斯基勒音乐节(Roskilde Festival)打造了一场名为“Human Library”的活动。在音乐节期间,这家特别的图书馆连续四天每天开馆8小时,提供50本不同主题的“书”,挑战“阅读者”的刻板印象。

令Ronni Abergel及所有组织者没有想到的是,活动非常受欢迎,上千人到访图书馆。“从中,我看到了这个概念的潜力,” Ronni在接受TOPYS专访时如是说:“我看到它可能在全球范围内产生的影响力,无论文化宗教背景如何,任何社区都可以通过这样的空间学习。因此我决定以此为任务,让这种潜在影响力成为现实,帮助人们以一种平和的方式理解彼此。”

于是,Human Library这个原本过期不候的快闪项目,正式成为一座长期服务的图书馆。

就如开篇所提,Human Library,真人图书馆图书馆,如它的名字,这里的“书”是一位位你可以真实对话的人,他们被归类到不同主题下——酗酒者、多动症患者、难民、年轻妈妈、穆斯林、流浪汉、异装者、患PTSD的士兵、大屠杀幸存者……那些生活中被贴上形形色色标签的人,带着他们的标签,站到你的面前,与你对话,供你“翻阅”他们的过往与内心。

所有的书都是志愿者,Human Library会根据他们故事的价值以及志愿者开放程度、沟通能力等进行初步筛选。正式“出版”前,书籍们还要接受图书馆的培训,包括故事内容的整理表达、找寻出最有意义和价值的章节,谈话技巧,如何适应“书”这一角色等等,“他们需要学会适应读者的节奏,” Ronni介绍。

图书馆会根据不同主题给书本归类,目前,仅在哥本哈根就有超过200本书,当中包括4本跨性别者,3本穆斯林,4本躁郁症患者等等。“过去二十年,书籍主题发生了很多变化和更迭,今天很多主题在我们创办之初是没有的,当然,一直以来,性别、宗教问题以及神经系统多样性的相关内容,是最受欢迎的。”Ronni说:“近些年,读者需求不断增加,我们也在积极寻找新的书本。”

通常情况下,Human Library以活动形式呈现。书库经理负责组织举办各种分享活动,图书管理员和“书本”保持密切联系,关注他们的状态和需求,同时帮助读者寻找他们想要阅读的内容。如果你恰好遇到一场活动,只需径直步入,参与其中。同时,哥本哈根的Reading Garden会在每周日开放,无需预约或登记,就像去一家普通的图书馆,你路过,进去,找一本合适的书,然后与之交流。

Reading Garden的小黑板上会写出当日可供“借阅”的主题。

通常情况下,每次阅读时间是30分钟,如果你们聊得非常开心,也可以延长“阅读时间”。我们好奇,偏见及刻板印象的根深蒂固,会让一些“书”对某些读者来说显得具有冒犯性,要如何避免“阅读”中发生冲突?

“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Ronni回应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或者故事被并非本意的方式表达出来,以至于引发一些误会,这种事非常少数地发生过几次,但基本在继续的‘阅读’中得到了解决。实际上,我们非常感谢我们的书籍和读者,能够保持礼貌并彼此尊重,尊重我们可以互不相同的权利。”据他所知,不少读者和“书”在图书馆之外发展出了亲密的情谊,甚至有人最后共同步入婚姻殿堂。

Human Library与格拉斯哥大学医学院合作的活动现场,不同“书籍”与在读的医学院学生分享自己的故事。

“有时候,恨一个群体很容易,但恨一个个体却很难,特别当对方表现得开放、友好且并没有威胁性时”,Bill Carney,Human Library一本主题为“黑人运动家”的书,这样总结。他说,自己并不指望一场半个小时的对谈能够带来多大的改变,但自己提出的一点点“不和谐音”至少能“迫使”读者不断思考并提出问题,这已经足够了。

与此同时,作为书籍,在同他人交流的过程中,他自己的观念和认识也在不断更新。他说:“通常人们想听那些我如何遭受歧视的经历,我很乐于分享,我发现很多白人实际上非常清醒且真诚”因此,纵然觉得种族歧视和平权问题的解决仍旧任重道远,但他持乐观态度。

“我们并不想要消除任何东西”,在面对“希望达成什么目标”这一问题时,Ronni淡淡表示:“Human Library并没有什么必须要实现的目的,我们不是一个抗争组织,我们仅仅是一家图书馆,为社区提供免费的阅读服务和资讯。”

Ronni Abergel在Human Library的Reading Garden中。

如果你访问Human Library官网,会在首页最显眼的置顶位看到这样的自我介绍:我们是Human Library,我们以“人”为出版物,我们提供一个对话空间,一个就不同议题发问的场所,一个挑战刻板印象的机会,一个不随意定义他人的机会。

确实没有提到任何宏伟的目标。

 “我们是一个中立空间,欢迎每个人到访,来解人类的多样性,至于如何运用所学的知识完全取决于你自己。” Ronni进一步补充:“我们没有意见或态度,只是认为在你对他人形成某个看法前,你需要获得更多信息,我觉得30分钟已足以带来改变,相信我,或者你可以亲自试一试。”

疫情给Human Library的活动带来了许多限制,让他们不得不将内容搬至线上,不过,这也许是另一个机遇。Ronni透露,他们将在8月上线Human Library Online,一个提供定制阅读服务的线上空间。届时,你只需登录指定网页(online.humanlibrary.org),便可与书籍来一场“线上视频会议”。

互联网的介入,或许能够帮助Human Library链接更多世界范围内的读者和书本,供更多的人来到这座特别的图书馆,翻阅他人的故事,尝试沟通与理解,尝试真正与这个充满异见的世界和谐相处。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东京客”,到底是什么?
    访“东京客”项目创办设计师。
    by 毛毛.G
    2 评论
    85 赞
    26 收藏
      来吧,收下这8张来自世界各地的明信片
      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出门旅行啊!
      by 未知商店 | MINDSTORE
      7 评论
      77 赞
      27 收藏
        搞时尚吗?从捡垃圾开始
        觉得爱马仕丑,你就去垃圾桶捡一个啊
        by 緑 midori
        6 评论
        62 赞
        18 收藏
          圣罗兰这场秀,像不像你的废土科幻梦?
          现在的秀场真是越来越“卷”了。
          by 毛毛.G
          6 评论
          86 赞
          24 收藏
            那些不可名状的情绪在这本词典里都有答案|mememurmur
            五彩斑斓的丧,转瞬即逝的快乐。
            by 鲸鱼
            1 评论
            52 赞
            17 收藏
              麦当劳这支TVC,不为七夕而生,却处处写着浪漫
              方案写不出、告白不擅长的,都来学学吧。祝大家一稿就过,七夕快乐!
              by 猫头鹰
              6 评论
              82 赞
              18 收藏
                数字游民——全网最夯工种,真有那么好么? | 清醒蹦迪
                没有一种生活是完美的,但总有一种是适合你的。
                by 阿诚。
                7 评论
                90 赞
                26 收藏
                  读书,读他个天花乱坠、五彩斑斓
                  Droga5联手亚马逊,一窥你的颅内世界。
                  by 毛毛.G
                  6 评论
                  119 赞
                  3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