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地,气球降落在废墟上

当建筑没“人气儿”了,在某种意义上,就被审判为社会性死亡。

时间钻进石缝,建筑变成废墟,石化成沙,沙子里蔓延出野草,野草覆盖住遗忘,这一切都如摧枯拉朽般容易,根本不费什么力气。

复活一座死去的建筑,就像救活一位已经flop的偶像一样难。

长此以来,来自各方的的建筑师、艺术家、小说家都试图以想象力为其续命,或增块砖,或补件瓦。

而Steve Messam做得事情很简单,他对着废墟吹了“一口气儿”,时间就在荒野上浮现。

《观看》watched

Steve Messam,一位游荡在废墟里的艺术家,一位擅长操作空气魔法的景观设计师,以戏剧性的干涉景观闻名世界。

他平时住在英格兰,但是他的作品却常常出现在世界尽头的荒野、湖泊和沙滩之上,深入广袤无垠的无人地带,为人们提出观看景观和历史建筑的另一种方式。

如果当你路过这些空气景观,你会忍不住驻足观看,体会到一种属于孩子的惊奇:想象力和空气相互交缠,随着风在废墟之间摇头晃脑,明亮而活泼。

《尖刺》Spiked

最近,Steve Messam的景观在喷泉修道院和斯达德利皇家里落地。其中,这个叫做“Spike”的景观最引人注目。黄色的气柱穿过神殿的柱子,露出尖刺,如光线,光芒四射,带着往日的凝重,蹦蹦跳跳来到你的眼前。

《尖刺》Spiked
《尖刺》Spiked

除了“Spike”,你还能在运河上,看到 12 座漂浮的金字塔,形状如红色毛毛虫的桥,它们跳出死气沉沉的水面,划出充满生之喜悦的线条。

《漂流》Drifted
《桥》Bridged
《桥》Bridged

 

钟楼

Belltower. Ushaw Historic House and Gardens, Durham. UK. 2021.06

Steve Messam还曾带着充气玩具,闯入废弃的钟楼,吸引了人们眼光。就像是百年之前,人们仰望钟楼寻求时间的尺度一样。

《钟楼》Belltower
《钟楼》Belltower
《钟楼》Belltower

 

废墟建筑师

the Architect of Ruins. Weardale & Teesdale, County Durham. UK.2020.07

时过境迁,即使是看似再坚硬的军事掩体建筑,最后还是和荒草为伴,成为幻想的试验场。

在面对二战战争遗址的时候,Steve Messam想到了一本叫做《废墟建筑师》的书。他把故事中那个巨大的雪茄形状的末日避难所,搬到了碉堡、谷仓、铁路桥洞上。远远一看,过去的战争遗址在大地上吐出一串泡泡,和现代打了个照面。

《废墟建筑师》the Architect of Ruins
《废墟建筑师》the Architect of Ruins
《废墟建筑师》the Architect of Ruins
《风房子》Winding House

 

匆匆

Hush. Newbiggin-in-Teesdalr, County Durham, UK.2019.07

英国达勒姆郡北奔宁山谷,曾经以采矿工业为主。Steve 在山谷里晾起巨大的黄色布片,取名叫做《匆匆》(Hush)。

风自由地穿过一层层的帆布,八百里加急,带着时间,匆匆赶路。也许这样说,并没有什么画面感。想象一下,躺在山谷里,5米长的黄色布条在头顶上飞舞,噼里啪啦一阵响。风就带着过去的回忆,来到你的耳边。

《匆匆》Hush
《匆匆》Hush

 

阿波罗

 Apollo. Peterlee, County Durham. UK. 2019.09

“阿波罗”馆位于彼得利 Sunny Blunts 庄园的中心,这一建筑是为了纪念阿波罗登月计划。Steve Messam在棱角分明的建筑里,套上了4个巨大而圆润的黄色气圈。

尽管它们只有4天的寿命,但多亏了这些“游泳圈,游客可以进入气球内部,踏上探索太空的秘密小径,窥视上个世纪的科技浪漫。

《阿波罗》Apollo
《阿波罗》Apollo
《阿波罗》Apollo
《阿波罗》Apollo

 

观看

watched.Hanstholm, Jutland, Denmark.2019.05

欧洲有没有长城呢?“大西洋之墙”算是一个。为了抵御盟军入侵,德国曾在二战时期,在法国到挪威的海岸线上,用混凝土构建“大西洋之墙”。

“观看”是一系列作品,关于三个混凝土掩体的遗迹,色彩明亮的气球和灰色的混凝土,曝光过去隐秘的一切。

《观看》Watched #1
《观看》Watched 
《观看》Watched 
《观看》Watched 

 

XXX

xxx.Mellerstain House, Scotlan. UK.2017.06

如果你经过这座废弃的庄园,兴许不会注意到藤蔓下,这些18世纪的旧房子。但是当Steve Messam的“pointed”从断壁残垣里伸出28个长长的尖角。这片黯淡之地,得以崭新的生命力再现。

看着气柱随风舞蹈,张牙舞爪,辛德瑞拉、神仙烟雾、圣诞老人这些童话故事立马在你的脑海里显灵,重新想象过去的生活日常。

《塔》Towered

这座废弃的庄园,还收藏了Steve Messam其它3件作品。其中叫做分散的景观最引人瞩目。这些直径4米的白色塑料球,像是一个个搁浅的热气球,降落公园里。轻盈的气球和凝集的湖面,相互映照。一阵微风吹过球体,球体轻柔摇晃,摇皱一池春水。

《尖》Pointed
《尖》Pointed
《分散》Scattered

 

红玫瑰飘在黑水池上

When the Red Rose in Blackpool.Blackpool, Lancashire. UK.2016.10

Steve Messam的空气雕塑,不止会出现在荒野和废墟上,也会出现在城市的角落里。在英国兰开夏郡的海滨长廊上,就有一座他的艺术装置——“红玫瑰飘在黑水池上”。气球在石柱的挤压下,鼓出肚腩,到了晚上还会亮出红色的光,里面跳动着过去的生命力。

看完这些空气建筑的时候,你会不禁冒出这些问号: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做呢?

“当人们路过废墟的时候,会看不见他们。”Steve Messam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这样透露到。

而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想从集体回忆中打捞起这些被遗忘的角落。他用空气建筑这一轻盈的形式,让人们停下来,帮助人们以新奇的方式重新感知熟悉的环境。

当建筑被观看,废墟就和人们产生了联系,过去和现在就完成了一场跨时空的秘密对话。

不过可惜的是,Steve Messam的作品总是临时的、特定的,不会存在很久的时间。仿佛,这些沉重的废墟,只是在睡梦里,短短地喘了一口轻松的气,然后又枕着荒野入眠。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嚯,好家伙!2021 Pentawards还真是出了一点新东西
    趋势告诉我们:形式就是内容
    by 傅悉汀
    6 评论
    156 赞
    99 收藏
      手机:你可以坠入爱河,请不要带上我好吗?
      爱情诚可贵,手机价更高。
      by 鲸鱼
      10 评论
      53 赞
      31 收藏
        当宠物过上了你的理想生活|友好城市大挑战
        面朝大海,狗与你都在
        by 李子君
        6 评论
        84 赞
        55 收藏
          万圣节快到了,有人居然cos歌单!
          Spotify:别怕,这依然是你每天在听的歌单。
          by 鲸鱼
          1 评论
          88 赞
          49 收藏
            当香味开始贩卖幻想,你买单吗?|小趋势观察眼
            你的故事,都在味道中吗?
            by 李子君
            10 评论
            175 赞
            150 收藏
              我馋的是《鱿鱼游戏》吗?我馋的是它的衍生品和营销手段
              打开蹭热点的一百零一种方式。
              by 傅悉汀
              13 评论
              117 赞
              52 收藏
                都乐满大街给垃圾桶贴“营养不良”标签是为何?
                它们本不该是垃圾。
                by 鲸鱼
                1 评论
                63 赞
                55 收藏
                  这份种拔草清单,每个字都是编辑亲身经历的爱与恨
                  不管你有没有出游,都值得参考。
                  by 毛毛.G
                  8 评论
                  56 赞
                  63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