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十大热词,是中文互联网联手写下的日记

设计:huimeng@TOPYS

到了每年年底的时候,就又到了写年终总结的时候了。别急着关页面,这次我们提到的不是每年年底你在百度文库找模板的年终总结,这份年终总结,是你我共同写下的2020年日记。

还有43天,2020年就即将过去。虽然对于很多人而言,2020年并不算顺畅的一年。年初爆发的COVID-19余威尚在,美国大选闹得沸沸扬扬,英国正式脱离欧盟,澳大利亚燃起熊熊山火……真是哪哪儿都不太平。为了探究青年的精神世界,《青年文摘》日前盘点了2020年度十大热词,这些热词来源不一,有的是来源于社会事件,有的来源于营销活动,还有的则是来自于网络表情包和网络主播,这些热词串到一起就成为了一句顺口溜“双节棍打工魂,后浪集美尾款人。云监工敬逆行,专业工具网抑云。

打趣归打趣,但不可否认,这些热词承载着我们在2020年遗留的记忆,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这些热词背后的故事。

 

原本是为了在销售惨淡的十一月安慰单身狗,利用“光棍节”在学生、白领阶层的号召力,打开年轻网购群体的消费市场的线上活动,结果却没想到成为了一场规模绝无仅有的现象级购物的狂欢。在2020年,“双十一”销售额再刷记录,高达4982亿人民币!成为了一场消费主义的奇观。

即便消费已经成为了双十一的主色调,很多人依然没有忘记初心,坚守着双十一是光棍狂欢的底线。凭本事单身,熬过了一个又一个双十一,终于在2020年洗脱掉了单身狗的诨名,换上了双节棍的称号。

从光棍节到双节棍,单身的表达越来越含蓄。年轻人一边渴望爱情,一边创造新梗自嘲单身,形成了独特的风景。不过做一根双节棍又如何?一份由苏宁金融研究院发布的《单身群体消费趋势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的单身人群已经高达2.4亿,“单身经济”才是未来广大商家必争的咽喉要地。

 

一句“早安,打工人”点燃了各界劳动者们的创作热情。这个六分调笑,三分自嘲,再加上一分荒谬的自嘲称呼精准有力地打在了时代的痛点上。

“打工”一词最早出现于香港,是指“受雇于人”,为“从事受薪工作”的口语表达,词义中性,不褒不贬。随后传入内地,一般人自谦打工仔、打工妹,成功者如吴士宏赢得了“打工女皇”的尊称,连昔日竞选香港特首曾荫权的口号都是一句“我会打好呢份工!”,这样看来,虽然是“打工”,但比东瀛的舶来词“社畜”还是高上几分。

但现在的“打工人”的称呼却多了几分贬义。有媒体说:“‘打工人’三个字体现出当代年轻人的绝望,看不到努力工作改变生活现状,甚至实现阶级跨越的希望”。但我认为这样的看法还是过于悲观,做好这份工才有致富的希望。 加油,打工人,一起燃烧打工魂!

 

又是一个和双十一相关的热词。今年的双十一,首次引入了两次预售加尾款的机制,“尾款人”指的是那些参加了活动预售、之后还需要支付尾款的消费者,其中不少人需要支付的尾款金额、商品数量较多,戏称为“尾款人”。

果然消费者们还是站起来了,以前常说“喝风吃土”已经消失在人们的口中,尾款人成了主流。看来,随着人们的消费意愿再次高涨,商家们期待已久的报复性消费乘着瑟瑟冬风而至。但尾款人的出现也并非是绝佳的好现象,戏谑的称呼之下是对冲动性消费的调侃,消费是好事儿,还是要理智呀。

 

今年5月4日青年节,由哔哩哔哩出品的《后浪》在网上引起了新的一轮刷屏。“后浪”一词也随着视频的病毒性传播,被越来越多的人作为“年轻一代”的代称。

但这支视频的广泛流传也引发了不小的争议。有网友认为:《后浪》视频里出现的年轻一代并不能反映出真实的现况,真实的“后浪”们的生活质量远没有视频中出现的“后浪”高,但无论如何,这支视频还是显示出中国年轻一代蓬勃的活力,也让“后浪”这个词顺利出圈。

 

谁能想到,在2020年的今天,网络主播“迷人的郭老师”的一句怪腔怪调的“姐妹”,也会成为刷榜的网络十大热词之一?无论在哪个社交媒体平台,互称“集美”的女孩们一大把。

当然,也有网友把集美解读为“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从“亲”、“小姐姐”到“集美”,我们看到了逐渐可爱化与方言化的趋势。正如美国传媒学家尼尔·波兹曼(Neil Postman)在《消逝的童年》里所预言的那样:小孩子逐渐丧失童年,而成年人却永远长不大。同时,也印证了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那个著名的“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理论,网络主播的一句怪腔怪调的称谓,在社交媒体上被放大传播,真·娱乐至死。

 

在全民抗疫的年初,观看武汉火神山、雷神山疫情防控医院建设的网友们通过网络直播对工程进行“监督”,见证着攻坚克难的中国速度。

这场直播还和饭圈文化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网友们纷纷为建造机械起了“呕泥酱”(水泥车)、光武帝(工地照明灯)、蓝忘机(小型蓝色挖掘机)、努尔哈赤(红色运输车)等带有明显带有娱乐、调侃特质的昵称。虽然包括《人民日报》、《中国之声》等国家级别的媒体和机构认可这种饭圈的话语方式,但也有网友对这种做法不甚赞同,认为这种做法很不得体,认为面对天灾或者疫情不该以娱乐化的方式来看待。

 

对于疫情期间前去支援武汉的工作人员的尊称。在全员抗疫期间,是他们不问归期、不惧凶险、不计报酬、无论生死地与病毒搏斗,是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侠之大者”。这些“逆行者”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了自己的诺言,而这种“逆行”精神也将被永远传递。

 

像是突然之间,《黑人抬棺》的视频就这样流传开来。千里之外的加纳人用狂野的舞蹈送别亲友,特殊的风俗与仪式让中国网友们大开眼界,戏称为“专业团队”。

因丧礼在加纳文化中属于较隆重的公众场合,为不让丧礼充满伤痛,一支礼仪团队首创由4至6名护柩人员肩扛棺材跳舞的方式来融入他们的护柩工作中,以此来活跃人群的欢乐气氛。而这种生死观,给忌讳谈“死”的国人带来了强烈的精神冲击。

 

在职场上,工具人是小透明,常用语句就是“收到”和“明白”;在情场上,工具人是千斤顶,连做备胎的资格都没有;在朋友圈里,工具人是帮你凑赞时才会联系的人;在游戏里,工具人就是那个在新手村苦苦等你,给你发一大堆新手装备的NPC……

说到底,而在当代语境当中,工具人的本质是人格被物化,失去了自我被当成工具使用。而不少年轻人自称工具人,是以此来消解自己所面临的无奈,也表达了想摆脱这一尴尬处境的愿望。

 

“白天黑旋风,深夜林黛玉”,现代的年轻人似乎把网易云音乐这款app当作了深夜树洞,很多歌曲下面都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大量消极评论,被网友戏称为“网抑云”。其中,以民谣歌曲为重灾区,下面的评论常常会出现忧伤的评论,恐怕连年轻的郭导都会自愧不如。

除开原创的忧伤言论,太宰治《人间失格》中的“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也被反复引用。不过,也有不少网友用正能量对抗“丧文化”,要么用“生而为人,我很快活”正面硬杠;要么用“生不出人,我很抱歉”嬉皮笑脸地回怼,昔日阴冷的评论区,顿时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青年文摘》所选的十大网络热词就都在这儿了,但我总觉得当中还缺少了一些更有代表性的词汇。比如罗翔老师常说的“法外狂徒”,上半年大火“地摊经济”、快手上常说的“奥利给”、还有万物皆可卷的“内卷”等等等等……

在2020年,应该也有一个热词让你印象深刻,请在评论区分享给我。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这支奢华的广告,是舞动在上海外滩夜空的魔法
    《蜘蛛侠2》的幻想成真了?
    by 拭微
    5 评论
    54 赞
    40 收藏
      光的形状,手电筒知道
      欢迎来到光明世界!
      by 西歪CY
      3 评论
      143 赞
      120 收藏
        贵州:小心,精灵在出没
        写稿之前,我割手指放了点血。
        by 任意井
        4 评论
        65 赞
        51 收藏
          嘘,你听,卫生纸有话要说
          确认过眼神,是演技派的魂。
          by 傅悉汀
          3 评论
          65 赞
          54 收藏
            瞧,设计师们都用纸做了什么好东西?
            真·折纸时代
            by 拭微
            4 评论
            82 赞
            89 收藏
              鸡尾酒,你和鸡到底是什么关系?| You Know What
              鸡:???;马:!!!
              by 傅悉汀
              14 评论
              78 赞
              45 收藏
                在语言的网络中,字符都跳起了舞
                这才是真·字节跳动。
                by 緑 midori
                2 评论
                53 赞
                92 收藏
                  给蒂芙尼带来10%销售额的设计师Elsa Peretti去世,她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如何不做设计,还从甲方那拿百万年薪?
                  by 傅悉汀
                  1 评论
                  54 赞
                  52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