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ent Factory:给自己设置deadline来保持专注很重要 | MINDPARK连线 Vol. 09

设计:傅悉汀@TOPYS

MINDPARK: 最近过得怎么样?每天早上醒来后你会做些什么?晚上睡觉之前呢?

Sakchin Bessette: 我们所有的Moment Factory团队现在都在家里工作。所以我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电话会议、视频通话和团队的协调和组织工作上。我一般从早上的冥想开始我的一天,在睡前则一般会阅读。

总之,现在大部分时间都被用来在电脑上和人进行视频电话。

 

MINDPARK: 这场全球性的流行病对你们今年的日程安排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如果新冠疫情没有发生你们会做些什么?你们当下正在做些什么?

Sakchin Bessette: 我的假期不多。如果没有这场疫情,现在我可能正和我的家人在某个地方度假,可能是去冲浪,或在哥斯达黎加的某个地方,或者像现在这样处理工作上的事情,或是去各地出差。我以前经常出差,现在几乎停止了,因为现在旅行非常困难。这确实对我们的业务影响很大,所以我们需要在业务上投入大量的精力。

虽然现在出差的机会变少了,但最近我们有部分团队成员去了法国。我们正在阿尔卑斯山开展新项目,开辟了一片新的森林。然而团队成员们前往后还是需要先在那里进行隔离,回来后还需要隔离,所以这还是相当困难的。

 

MINDPARK: 能请你向大家介绍一下你们现在正在进行的项目吗?

Sakchin Bessette: 我们刚刚开放了刚才提到的奥利弗森林,项目进展得很顺利。这很好,因为它是在室外的,它正在开放,我们也很高兴看到人们都走出来,并为项目带来了这样的成功。

图片:受访者提供

我们一直在进行一个名为"增强游戏"的项目。它有点像视频游戏,基本上就像一个可以互动的地面投影。在地板上就可以玩,并且是安全的,因为它便于你保持社交距离。游戏很有趣、很活跃。我们已经开发了一段时间了,现在则要把它投放出去,市场上有很多人对此感兴趣,或许因为这个游戏也可以在公共空间中使用,并且不仅能让人们在疫情过后再聚在一起,还可以让他们在娱乐中也保证足够的社交距离。无论如何,这总是一个让人们在经历过漫长隔离后重新走出来的方法,也我想这或许也是个吸引点。

只要通过视频投影,然后访问跟踪人们位置的传感器,基本上就可以开始了。在游戏中,人的身体就是操纵杆,他们只要四处移动就可以激活游戏。

 

MINDPARK: 这个行业发生或即将发生什么显著的变化吗?这些变化会怎样影响你们的作品或这个行业?你们将如何应对这些变化?

Sakchin Bessette: 这样的变化有很多。我们的客户很想和我们面对面谈业务,我猜尤其对于亚洲人来说,不能面对面谈是很难做成生意的。所以基本上,如果不出差、不与团队和员工当面沟通,开展业务终究有点困难。

不能在现实世界中与人进行一对一的交流,而总要通过视频,这总是有点令人沮丧。为此也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协调、组织工作。打电话可以解决问题,但原本面对面5分钟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到了电话中总会耗费15甚至30分钟。

 

MINDPARK: 现在人们会不可避免的感到焦虑,你如何应对这种情绪呢?

Sakchin Bessette: 我想恐惧是人类心理的一部分,认识到这一点是一件重要的事。无疑在过去的六个月里,人们太担心了。关于这个问题,或许我不知道具体的答案,但我认为这是一次对你是否能有意识地控制自己思想的考验。不要陷入对未来、对健康、对安全的恐惧中,这是一个学会管理自身思想的契机,我们不该任由自己的思想随心所欲地发散。

图片:受访者供图

这一点上,冥想对我很有帮助。我做的是不同类型的冥想,早上我花大概一个小时,主要是静默冥想,有时是来自不同人的引导冥想,只是为了整理我的能量和管理我的思想,根据反馈不断调整自己,让感觉和思维更加集中。

我认为这种情况有点像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一件事,然后排列出优先次序,再据此决定要如何使用这些时间,如何管理日常生活。或许这可以帮助我们最终认清生活中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MINDPARK: 能请你讲一讲你对MINDPARK的印象吗?你对MINDPARK的未来发展有什么建议吗?

Sakchin Bessette: 我觉得MINDPARK很不错。演讲者们都很优秀,我也和一些演讲者成为了好朋友。我认为他们确实有很多优秀的创作,观众们都很聪明,场地空间也很大,每个人都把我们照顾得很好。

我玩得很开心,从人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并与非常好的人建立了联系,这在这样的会议中总是很好的。

 

MINDPARK: 可以请你们在这段特殊时期给创作者们一些建议吗?

Sakchin Bessette: 我认为,对每个人来说,坚持到底、保持专注、致力于完成一件事都是一种挑战。当你在家里工作的时候,有时确实更容易分心,因为环境中有更多令人分心的因素,比如你可能时不时就想去倒杯水、吃点东西,最后就会无法专注于工作。我再次猜想,这是一个需要我们通过控制自身意志去解决的问题,正是通过这种自控,我们才能最终稿拒绝分心并保持专注。

此外,我发现设置截止期限和寻求团队的帮助也可以有效帮助你完成工作。无论如何,最后期限总能激励我前进,因为我知道人们都在期待着从我这里获取什么。如果我总能把最后期限往后推,我想我也会这样去做。所以归根结底,这还是一个管理思想的问题,那些想法和分心的事始终存在于我们的脑海中,如何管理它们将成为我们能否完成一件事的决定因素。

MINDPARK创意大会

10月12日 10:36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