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话,真的是最有味的话

图片:huimeng@TOPYS

刚刚过去的国庆假期,我敢说你的朋友圈里一定有一位朋友带你云逛了长沙。

但请相信我,朋友圈里的长沙虽然看起来不错,但却没有沾染一丝这个城市自带的烟火气。如果想要体验这座城市的烟火气,还得亲自来长沙的街道巷弄里转转,听听长沙“老口子”聊天。如果你前来请教某某网红店该怎么走,你就会听到“老口子”一秒钟将地道长沙话转换成塑料普通话,告诉你:“浪有么子好恰的?你往逗里走,逗里有家店蛮好恰,里面捞坑的,不焊点排队。”(那有什么好吃的?你往里面走,里面有家店很好吃,里面很空,不用排队。)嗐,这口普通话,不就是把长沙话转了一个腔调嘛!难怪外地朋友只能抠抠头,问一句“逗里在哪?”

岳麓书院。

其实外地朋友不懂长沙话也很能理解,湘语是汉语底下与官话、赣语、闽语、粤语、客家话、吴语平级的一级方言,其实本身就有了一定的沟通屏障。记得有一位湖南益阳好友去了飘着“海蛎子”味儿的大连读大学,在宿舍里和家人打电话,大连室友在旁边听完说了一句:“想不到你日语这么厉害!”

不过,长沙比益阳话还是好懂一些,虽然只是九十步与百步的区别。长沙话属于湘语中新湘语的代表方言,与以娄底话为代表的老湘语都有很大的不同,而其它地县市也各有各的方言,就是所谓的“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俗”。举一个例子,株洲市距离长沙市不过70公里的距离,然而株洲天元区的朋友和长沙芙蓉区的我描述同一个东西的时候都有明显的不同,他的口音明显更带有湘潭话的语调,说一个小小的东西时用“垫噶哒子”(一点点大);而长沙人则说“垫啊袋子”。

但长沙话真正的玄妙之处可不仅仅在此,虽然并非柔若无骨的吴侬软语或者字正腔圆的北方官话,但长沙方言就像长沙人和长沙菜一样,初尝火辣,细品悠长。

 

“你说话像唱歌”

感谢电视湘军们的大力出击,让长沙话随着电视信号慢慢走出了长望浏宁(指长沙市、浏阳市、望城县、宁乡县),托他们的福,相信不少外地朋友们对于长沙话的第一印象莫过于那句“那确实”和放在结尾的“咯”字。但在广播电视上面对全国观众播放的节目,肯定不能说根正苗红的长沙话,再放肆也只能说一些带有长沙话音调的普通话。

认真研究起来,长沙话讲究的是“四声六调”。除轻声外,包括独立的入声在内,长沙方言共有六个声调,分别为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和入声。因此,长沙话给很多人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像唱歌一样,高低起伏”。特别是说起夹着长沙味道的塑料普通话时,这种混杂感让音调变得愈发难以预测。天可怜见,曾有一位来自宝岛台湾的朋友,因为觉得长沙塑料普通话的音调有趣而乐于模仿,重返故土之后竟一时改不掉一口湖南腔,打电话跟我哭诉:“现在别个(“别人”的意思)(“都”的意思,读做hǎ以为我似长沙吕孩了。” ——嗯,不能怪别人。

除开大家在日常中比较难以发现的“四声六调”之外,长沙话还会混合一些声母的发音。比如“f”和“h”。每次提到“f”和“h”就必须又得@亲爱的福建人了,他们是把f读成h,我们湖南人是把h读成f。啊!伟大的湖建与弗兰情谊。最离谱的例子是读书时有一位名叫胡立清的男性同学,一米八八,人高马大,一脸络腮胡,夏天上学时后面跟一串女同学用他来遮阳。绕是猛汉如此,也因为我们长沙话“f”和“h”不分,从小到大的外号一直是“狐狸精”。

还有鼻音“n”与舌边音“l”,这个比较好认,清一色地发舌边音“l”。“刘奶奶拿榴莲牛奶”让长沙人用塑料普通话一读就是“刘濑濑拉榴莲流濑”。当然,正宗的长沙人是不认这个的——他们会说:“刘娭毑(长沙话中的“祖母”之意,读做āi jiě腊榴莲流濑”。

 

一下是糖水,一下是烈焰

但长沙话也可以是可爱的。比如很多名词都用“子”字结尾,“绮绮子”和“龄龄子”是最近才流行开来的,但在长沙话中小小的东西很多都是“xx子”。“蚂蚁”叫“蚂蚁子”;“树叶”叫“树叶子”;“指甲”叫“指甲子”。

代词有雅也有俗。如果是喜欢的,那就在前面加一个“爱”字,对!就像《红楼梦》里的夹舌子的史湘云喊贾宝玉“爱(二)哥哥”一样。一把糖可以自动升级成爱姨、爱哥哥,最亲不过一个“爱”字。

但俗起来也可怕,比如一个放在称呼后面的“别”字(其实我一直怀疑这个字应该写作“别”还是“鳖”,也有说法这个字其实是“屄”),称呼平辈为“xx别”代表的是亲切,有种阿x,或者小x的意思。但切不可称呼比自己年长或者辈分高的人为“xx别”,如果实在气不过,一句“老别”其实就已经表达了你的愤怒。但用得最多的“xx别”可能要数那一句“乡里别”。就像所有的大城市一样,长沙也多少沾染了一点排外气质。重庆人口中的“下江人”,上海人嘴里的“乡屋宁”应该都算此类,多大的贬义倒是谈不上,但多少有种瞧不上别人没见过世面的那种自以为是。

长沙话也是“恶”的,就像浏阳的花炮一样,点起来就要炸,一下都停不下来。语速快,语调多,还夹杂着一个又一个的俚语。长沙人性子也急,自己也承认:耐得烦、吃得苦、霸得蛮。急惊风一样,说起事儿来哔哩啪啦一大串,声音又大,挂在嘴边的又常是一句“那你要何解?”(你要怎么样?),听起来颇具挑衅意味。但你在了解之后是会发现,“你要何解?”真的是在征求你的意见,问你的想法是什么,并不是想找是非。长沙人嘴上凶,心里软。

就连动词都沾染上了“恶”——“打”字用得多。夏日黄昏,男人白沙烟配白沙酒,坐在天井边“打讲”(“聊天”的意思),而堂客们(长沙话中“妻子”的代称,加“们”表示已婚妇女的意思)在旁边,抓起瓜子一把一把地磕,瓜子壳都“打堆”(“叠在一起”的意思,说起自己的孩子们,想说的话不会“打止”(“停下来”的意思。一个每天上课“打野”“不专心”的意思),一个每天在外面“打流”(“闲逛”的意思),还有一个上班“打哑”“偷懒”的意思)。街头一景就用了六个“打”,长沙人火气有点大。

形容词中,我觉得最有特色的就是用在颜色上的形容词了。别问为什么,问就是固定搭配。蔑黑的、通红的、梗黄的、渗白的,搭配十分严格。

一碗辣椒炒肉,几乎是长沙人每天的桌上菜。

但当长沙人形容你是个“宝”的时候,可不要沾沾自喜。长沙话中的“宝”和四川话中的“宝器”一样,指爱出洋相的人或出洋相傻乎乎的样子,大胆猜想一下,是不是和“湖广填四川”有关?不过,当你看到长沙满哥(长沙话中,“满”是小的意思。满哥是小哥,满崽是小崽)被笑盈盈的长沙妹陀说是一个“宝”时,可不要替他觉得委屈,那一句拉长音的“你有点宝哦~~~”充满了娇嗔与调情的味道。

 

“老板,轻挑、免码、带迅干”

来长沙,多半是为了吃。

茶颜悦色、文和友、冬瓜山大香肠、口味虾、臭豆腐……长了几张嘴巴都吃不过来。但这些都不是长沙人的早餐,只有米粉或者碱面才能叫醒长沙人。

吃米粉,我推荐去街头巷尾找一些本地人常去的粉面店,体会一把正宗的长沙风味。想要吃到正宗的长沙米粉,一些术语可得记住。

不吃葱蒜,一句“免青”即可,不爱酱油,说句“免色”就好。“宽汤”和“扣汤”一个汤多,一个汤少;“重挑”和“轻挑”一个面多,一个面少。粉面的熟度也可以定制,“落锅起”,要求粉面浮起来就好;“带迅”,是粉面熟而不烂;“二排”是熟而不溶,“溶排”则是溶而不碎。“过桥”则是将粉面与码子(放在粉面上的菜品)分开,老口子喜欢一边吃菜,一边嗦粉,最后再细细盖上,原汤落肚,颇有仪式感。只是可怜煮粉师傅和跑堂小哥,一把勺煮百家粉,一张口传千家言。

读书长身体的时候,常常会在放学之后来一顿加餐。但无奈囊中羞涩,只能对老板喊一份“轻挑、免码、带迅干”,要不要猜猜看,“轻挑、免码、带迅干”在长沙话中的简称是什么?

 

来,吃“猫鱼”!

长沙话中,关于避讳也有一些讲究。究其原因,长沙地处湖南省北部,那里曾经是早期楚文化的中心地区。楚文化是一种对于巫术文化有着强烈连接的文化,对于鬼神之说,抱有“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西汉时期的辛追墓里出土的T型帛画就生动地描绘了当时人们对于鬼神世界的概念。在巫风炽烈的楚地,猛兽或者鬼神一类多抱有敬畏之心,因此长沙人对于“龙,鬼,梦,虎”等事物都不能直呼其名,甚至与它们相同的字音也在回避之列。

比如“龙”讳称“蛟舌子”,“玩龙灯”叫“玩蛟舌子”,就连同音不同字的“灯笼”,也要说成“亮壳子”,而“登隆街”叫“亮壳子街”。

比较奇怪的是避“梦”字的讳,讳称为“南柯子”,想必是和“南柯一梦”这个成语同宗同源。比较新鲜的是老长沙人说做梦为“走浏阳”,因为在我印象里浏阳是长沙的副中心,距离长沙不算远。但后来才知道自己是用清朝的律判明朝的案了,交通不发达的时候,去一趟浏阳的确不容易。避讳之事在长沙话中甚为重要,就连姓“梦”的朋友,在介绍的时候只能说自己姓“喜”,讨一个吉利。

印象最深的是“虎”的讳称,“长虫”、“大虫”这样威风凛凛的讳称是有的,但用得不多。日常用得最多的讳称却是“猫”。虎头钳被称为“猫头钳”,就连颇为热闹的“府正街”,在老长沙口中也变成“猫正街”。长沙人管腐乳(长沙话“h”和“f”不分,“虎”在长沙话中念“fǔ”,和腐同音;而rǔ念yǔ叫猫鱼。小时候的我常常以为那一块块咸丝丝的东西真的是猫吃的鱼做的。长大认字后,有次看到柜台上在售卖“猫乳”,心里惊呆了。好家伙,这得养多少只猫才那做这样一桶啊!颇有一种发电厂养皮卡丘来发电的感觉。

今年黄金周,长沙迎来了众多游客朋友,承载能力一下子就爆了表,用长沙话来说就是“冇搞得手脚赢,招呼不周”(招呼不周,忙不过来)。连外地游子回去,也因为人太多,只喝了四杯茶颜悦色。但我还是真诚地欢迎各位前来长沙玩,吃吃湘菜,喝喝奶茶,再找个地方按按脚(读作jió,潇潇洒洒又一天。在游玩的时候,还可以留意一下身边的满哥妹陀嘴里的长沙话,初听起来就像是吃第一口辣椒炒肉一样,呛人,但慢慢熟悉起来后却发现,好像习惯了这股香辣的味道,缺了就感觉少了一些什么。

长沙方言,的确俗,但谁又能否认:大俗里面藏大雅呢?

傅悉汀

10月12日 16:30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