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YS编者按:

反碎片阅读专栏之【TOPYS✖制书实话】是TOPYS与雅昌文化集团旗下公开课活动“LIVE制书实话”共同合作的荐书专栏,特别邀请书籍设计师们为大家分享各种类型与阅读体验的图书。所谓“反碎片阅读”并非拒绝碎片化阅读,而是希望在此之外倡导更为深度的阅读方式和阅读体验。希望我们能一起,更热爱阅读,通过设计师们的分享,启迪大家更多的创意灵感来源。

*LIVE制书实话是由雅昌文化集团策划,并联合中国出版协会书籍设计艺术工作委员会、国际艺术家手制书联盟共同发起的专注于设计师的直播系列公开课。

 

本期荐书人:吴勇

吴勇:国际平面设计师联盟 AGI 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平面设计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版协书籍装帧艺术委员会副主任,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教授。

曾获香港设计师协会金奖、中国国家图书奖、香港国际海报三年展金奖、平面设计在中国GDC银奖、中国出版政府奖及提名奖、全国书籍设计艺术展金银铜奖、东京TDC奖,并多次荣获中国最美的书奖等。

曾执行设计《北京2008年申奥报告书》场馆卷,获邀设计发行《中国电影诞生一百周年》、《中国话剧诞生一百周年》、《复旦大学建校百年校庆》、《南开大学建校百年校庆》纪念邮票;曾担当“中国国际海报双年展”、“中国最美的书”等多项专业赛事评委;曾获邀在台北、香港、日本、德国、瑞典、韩国等地的院校及专业机构作主题演讲百余场;应邀在中央美院、清华美院、广州美院、德国奥芬巴赫国立艺术与设计大学等院校开设课程及工作坊。

代表作品: 《书籍设计四人说》、《有事没事——与当代艺术对话》、《书筑·介入》等;作品及论文曾刊载于《IDEA》、《装饰》、《美术观察》等专业期刊。

 

《介入》

作者:URBANUS都市实践&吴勇

出版发行: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书·筑》丛书由中日韩三国建筑师及书籍设计师合作完成。平面设计师把建筑师的作品用富于想象力的形式、以书籍作为媒体加以表达,并通过两种艺术形式的融合、两种设计师之间的跨界交流,实现艺术无界限、设计无界限的探索。《介入》记录了都市实践和吴勇分别从建筑设计和书籍设计方面对于45组概念的讨论和叙述。

 

 

Q:读到这本书,您的感觉是怎样的呢?

本书的书名是反常态的。它并未出现在封面显著位置上,而是把自己“隐藏”进书的内里,这的确有违一般出版要求。在市场低端化竞争模式的影响下,我们的生活也陷入越来越粗陋的漩涡中。如今的出版社编辑已然把书名当作声嘶力竭的“广告语”,总担心因读者看不清、看不见而失去竞争力,所以书名一定要大!大!大!要非常明显。

然而,书的思想性和艺术性正是其文化性所在,含蓄而有意味的书名设计亦如此,这本书的书名设计正是来自其文本的意构。阅读的同时你反复揣摩书名,是否有同步的启示寓意呢?是否比简单的呈现表象更具思想呢?许多书我们只有反复阅读方能领会其深邃的见解,在书店的书堆里寻找“书名”或许就是你的购买此书的理由!不见得每本书都要五米开外都可视。如此单一,书名便也堕落至招牌水平了。

 

Q:设计这本书,您想给读者传达一些怎样的感觉?

这是一本书籍设计师与建筑设计师的设计理念对话集。因此,在设计时我希望将对话中颇具启示性的内容通过形态进一步强化,并充分体现出“设计的价值”:书籍外观形态设计的“借力”巧思、编辑设计的“容积率”版面布局、工艺设计的“正背四色与单色”的成本考量等等,让设计“悄然”融入书中,如同书名的“介入”意义。

设计在社会化进程中正是这样如影相随地存在于各个角落中,无论你感知与否,它都无时无刻影响和改变着我们的日常。当然一旦设计的内在被解密,其中的系统逻辑和异想天开也有满满的严谨存在着,这正是此书写作的目的!

 

Q:为了传达这样的感觉,您在封面及内文纸张的选择、字体字号、封面颜色、装订方法等等这些方面有着怎样的考量呢?

此书采用了一种将长条形大部头对折的“超厚骑马钉”装订形式,重点在于书的前半部分的模切圆孔因此而拉伸呈现为斜孔状,寓意着设计对社会生活的循序渐进式“介入”。

在纸张的选择上我希望是柔韧的,并在保持印制鲜艳的基础上尽量“轻盈”,让读者在翻阅时能有柔软顺滑而便于轻松长读之感。因此,纯木浆的微涂层纸张成为内文纸的首选。字体也同样以“纤细、色弱”强化视觉的柔顺感,让心态可以平静下来,去细读厚实的文字。

装订独创了“一书两式”的阅读形式,即西式正背印刷的单页和中式单面印刷的筒子页“合体”装订;这种装订形式的出发点也是基于书籍作品与建筑作品在体量上所体现的差异,同时也呈现着“中西文化”的兼容并蓄之意。

封面采用中性灰的特种纸,力图将两个领域的设计很好地并存于这个“容器”中,让许多的碰撞和相似在其中发生、发酵,消弭不同设计领域的差异,呈现设计于社会价值的本质上的一致性。

 

Q:根据这本书的内容,您对这些图片有特别的安排吗?

这是一本图文并茂的专业书籍,但两个不同领域的设计在图片表现功能上却有着较大的差异性。我的书籍设计作品在这本书的既定尺寸中都可以清晰的呈现出来;但都市实践的建筑设计作品,尤其是一些规划或建筑整体设计体量超大的图纸,其中的许多细节都需要大篇幅或跨页页面才能清晰呈现。如前所述,独创的“一书两式”装订形式使得此书既呈现出相同的视觉体量,又满足了在同等条件下的各自版面“容积率”之所需。、

 

Q:您为什么推荐这本书?

这本书的设计综合考量了内容、形态、成本和功能等多方面的因素,是一种系统设计思维方式下的巧思产物。设计本身就体现了该书的主题,虽然形态看似“标新立异”,但并非一味的为了形态而形态,而是随着对内容包含的诸多信息仔细分析后呈现出来的一种形态表现,非常态的感性表现和理性的信息导读应该是我强力推荐这本书的理由吧。

 

Q:您平时喜欢读什么样的书呢?

除小说外,可能最感兴趣的就是历史书籍了。而关于中国历史,相对来说,我比较喜欢看翻译版,他们的研究相对比较深入、理性、客观;当然这也不是绝对,中国也有非常严谨的史学家作品。总体来说,我读书并没有什么计划性,都是一时兴起,随性而就,不是一个系统地研究某一方向的读书方式,比较杂乱,感觉什么都知道点,但都不够深入。主要是平时工作太忙了,但还是蛮喜欢能奢侈读书的分秒时光。

 

Q:您平时如何积累灵感?

严格来说,“灵感”其实是不存在的,那只是一种幻觉,我觉得应是一种经验与生理的条件反射。只有让自己保持开放的态度,充满好奇心,不断的积累工作与生活的种种成败经验,特别是要努力地使自己成为一个杂家,才会有所谓的“灵感”出现。所以,我比较认同一种说法:“当甲方质疑你的收费为何比较高时,可以回答说你支付的是我几十年的思考”。确实,看似“灵感”招之即来,但一定是敏感度与专业经验的长年累积。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