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又到了把胳膊大腿与肚脐眼儿统统解放的季节。有一帮人心痒着该去哪里,为皮肤留下今年夏天的限定记号。

刺青这事儿,在年轻群体眼中,已经逐渐成为一种留念,或是仪式;在爱好者看来,是皮痒了扎一下的家常便饭。对于刺青师来说,那是搞艺术。

关于这本来就或多或少携带意义的创作媒介,国内优秀的原创刺青师听过太多人间故事,也有不少个人经验与所见所想,正在日复一日中持续不断地在肌肤之上延展。

令我们感到意外的是,向以下三位业界认可的刺青师发出采访邀请后,他们竟不约而同且相当爽快地一口答应,完全没有什么大艺术家性格嘛。

 

CD

📍 Beijing

 

“粉色”主题是CD的创作分支之一。

不是那种高饱和度齁得慌的芭比粉,而是以明暗柔和立体的粉色将诸如流星锤、锁镰、指虎短刀等代表暴力的武器元素全数包装,部分再滴挂上斑斑血迹。这种视觉与认知之间的冲撞,让他可劲儿着迷。

一开始从客人身上获得启发,便有了将粉色枪做成系列的想法,如今已然衍生出了梵高自杀用枪、海绵宝宝版Pink Gun、双枪左轮等等不同款式,以及一系列冷兵器与电锯。

不过CD坦言,粉色在自己生活中的存在感几乎为零。“它并不属于我的日常,也不代表我真正的审美,只是我表达自己的一个形式而已。”

如此“强有力的反差”,似乎是牵引着他在刺青构思上的主要线索。眼见着“粉色”已然成功侵袭他的个人风格,另一条创作的道儿,则奔着同人卡通延伸。

“我不是一个擅长纯粹创作的人,但是我喜欢在原有的规则上做一些俏皮的修改,某种角度上很像小孩在课本上把里面的名人画像进行恶搞。”

虽多是有源可溯的卡通,但如果细看,便会发现有太多创作者对原作、对生活、对客人需求的感知与见解寄放其中。设计前对于动漫角色的功课补习,可是得仔细安排到位的。

“我问:如果神灯让你许三个愿望得到三样东西你会想要什么?说:魔杖、水晶鞋、魔法书。”
在伺候耳朵的品味上,CD偏好emo rap。于是他也喜欢在人物身上加入lilpeep与postmalone的文身元素。

他印象最深的作品,是一枚《玩具总动员》里的草莓熊,客人希望以此纪念一段长达13年的感情。小熊是俩人共有的玩具,帆船代表男孩的名字,狗狗是宠物。尽管曾经坎坷也痛苦,尽管最后是分开的结局,但这依然是生命中独特且不可回头的一段旅程。

文身就像是定格的时光,它记录当下的人事物。我觉得不管结局如何,这个文身是很有意义的。”

但他也承认,为自己作品买账的客人主要为了好看,意义只是附带。可爱二次元、血腥负能量,颇得大学生与初出社会的同龄人欢心。

从中央传媒大学动画专业毕业,今年已经是CD成为刺青师的第五年。同时还舍得没放下学生时期的爱好,涂鸦、街舞、插画,那时候把自己可劲儿折腾,也折腾出了“现象级”的作品。

“文身和其他艺术一样,都应该是要经过稳扎稳打的基础,再往上延伸放飞自我。一上来就走抽象,大谈艺术理念,我觉得这是神棍,不是艺术。

目前的CD在北京仍是驻店状态,与团队互相激励稳步前进,也不需要操心文身之外的事儿。他同时提到,若是走独立旅扎文身师这条路,虽然奔波,但也可以同样兼得上述团队优点。

不过未来可能发生的改变,谁知道呢——你看在粉红泡泡包裹住小卡通的反光中,洋溢着这个年纪限量供应的任性与张扬。

 

📋

C D 私 人 小 档 案

 

· 用得最顺手的刺青工具设备。

FK的一体机,

这是我现阶段用得最顺手的机器。

· 喜欢的3位艺术家。

BrandoChiesa、Blvknm、horibenny。

三位都是Anime tattoo artist,

但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我很敬佩。

· 日常的灵感来自于……

可能音乐多一些吧,

比较喜欢听类似lilpeep的Emo rap,

看动画也会给我很多灵感。

· 接下来在刺青领域想要挑战的事儿。

尝试做一些周边吧,

发散做一些文身以外但又有联系的事情。

 

拾肆

📍 Guilin

 

拾肆的工作室钟刺青Clock Tattoo,坐落在桂林市区偏北的文创园里,只消十多分钟的车程,就能直达天然去雕饰的好山好水好风光。

这座城市足够安逸,生活成本也不高,却支持着被她养着的人能够在吃饱穿暖后,一步步地向内探索,像七年前拾肆毅然决然从政府部门请辞转而拿起文身枪一样。

从最初擅长的黑灰写实,到这两年尝试融合的彩色抽象,拾肆正在进行自己风格上的新转型。毕加索间或马蒂斯的气质,就在极其舒适的配色与几何之间流淌。

“拼贴”是这一趟新风格的塑造中极其亮眼的要素。看似毫不来电的零件搭配、迥然不同的风格表现,竟能在她的画面安排下和谐相处,陪伴客人一路上积蓄新鲜的释义。如此处理,或许也使得创作者早前关于“是否会因转型而失去原有市场”的忧虑逐渐释然。

她说自己真正入行也不过两年时间。此前的五年,某种程度上是沉淀,用以孵化对于行业的新理解——“图案在身上的表达,不仅仅在于它当下的美。而是承载者与它是否真的契合,承载者想表达的想法,它最后呈现的样貌,是否能经得起时间的推敲,跟随他一辈子。

三年前,拾肆扎下了一幅作品。日月星空映照山海,女孩的脸蛋泛起层层涟漪,衣裳倒映摩天商厦,旋转楼梯仿佛要把所有吞进肚里,而暗处,有人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

“这是当时给一个桂林女孩做的花臂,她想以此表达自己世界观的转变——每天就像走楼梯一样不断重复在城市之间,对未知世界既憧憬又茫然,一些事物让她产生无力感。”

在大图的设计上,除了对图案本身的质量把握,还得从整体上规划客人的身体肌肉结构,部位之间的图案衔接、文身时长的安排、客人连续几天的身体状态,都是需要纳入考虑的部分。17年时参加比赛的花腿作品,就辗转了南宁与香港两地,持续进行好几个月,扎了近100个小时。

在拾肆看来,做刺青和做人是一样的,在对待事情时拿出认真的态度,它自然会以同样的态度回馈。

2013年,钟刺青开张。那时候的拾肆与同路人老徐想要收拾一间合自己心意的工作室。而现在,这里已经是一处可以让独立刺青师安心创作,不必受到外界因素影响的空间。

钟刺青现址。

拥有绘画基础,是成为钟刺青学员的准入门槛。另外工作室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刺青师的设计图,必须要是能够扎在自己身上的图——以此强调刺青师应该具备的责任感。

除了客人之间的口碑相传,拾肆也表示,刺青师可以通过向国内优秀的刺青文化推广平台投递作品,获得更多在社交媒体与纸质杂志上与爱好者交流的机会。

拾肆在《Tattoo Magazine》

曾到访钟刺青扎图的朋友形容啊,拾肆每次总是神情专注地与同事讨论手稿,仔细交代下一步安排。由她之手创造的作品,也正如她留给人的初印象一样,安静却激烈,在日转星移之间,逐渐往心底累积深邃。

 

📋

拾 肆 私 人 小 档 案

 

· 用得最顺手的刺青工具设备。

美国FK斯派克的马达机。

· 喜欢的3位艺术家。

比较喜欢的音乐家是久石让、坂本龙一;

刺青师里很喜欢的是在阿姆斯特丹的gakkin;

画家目前比较喜欢毕加索、达芬奇。

· 日常的灵感来自于……

会通过看电影,或者开车去山里看植物。

· 接下来在刺青领域想要挑战的事儿。

接下来想要挑战是在油画的领域里,

刺青能不能跟它做融合。

 

 

韩露娇

📍 Chengdu

 

韩露娇的作品,就像四川火锅里那一颗颗在舌尖上接连爆裂的花椒,呛口不说,后劲儿还足。

有别于“术业有专攻”的解题思路,写实、传统与New School这三大类风格,她总能信手拈来。末了再道一句,“我对‘风格’这个词倒不是很在意。”

驾驭多种表现手法,对于娇姐来说,可以避免造型惯性让设计语言僵化,同时使得自己在皮肤上的构图有更多样的尝试,增加完成度。

东方神话中的风神、雷神、达摩,般若,西方宗教信仰的圣母玛利亚,古希腊神话里的蛇发美杜莎,都是她作品中常见的形象。“对我自己而言,作品就是我对生活和爱好的提炼。”

虽然作品中也有一系列精巧细腻的肖像,但若是放任她自由创作,她脑袋里关于爱憎、关于善恶、关于何为人的异想天地便会经由手与心的耐心加工跃然纸上。“我对成熟设定的世界观很着迷,想塑造一个古怪、神秘又浪漫的童话世界。”

在娇姐看来,文身需要的,是文身师与客人之间在精神层面上的高契合度。问及客群画像她坦言,“个人比较在意契合度这个问题,所以只分聊不聊得来。”

最近享受的作品,是一位朋友的整臂创作。三位以羊、鹿、白牛为原型的女郎占据画面主体,骰子、酒瓶、钞票、枪支等元素四散各处。创作者通过被捆绑的姿态、诡谲的色彩,赤裸裸地表达了性与暴力,以此象征佛教的山车之喻。“喻为救赎世人的不同法门,对不同根性的人因材施教。看到什么,见仁见智。

随着社会接受度的提高,人们越来越能接受大面积的文身,对隐喻与增强视觉张力的表现方式也正在建立正确的认识。既然艺术可以活在纸上、在墙面上、在屏幕上,自然也无需排斥它在身体上与皮肤一起呼吸、生长。

在成都,娇姐也经营着一间自己的工作室,梵渡刺青。其中摆设的,都是带有明显个人趣味的收藏物件,俨然一间绝对私人的博物馆。她对此表示,审美不仅仅存在于作品里,更流动在客人能够接触到自己的方方面面。实体店这个空间,使得体验更加完整。

“而店里其他的文身师,可以弥补我一个人在风格和想法上的局限性。”——正如他们介绍中所写的,“梵渡是不同折射率的镜子。”

“不怎么宣传自己”,定格在当地的刺青爱好者们对梵渡的印象之中。当聊到对外的传播运营与行业的整体发展时,娇姐都表现得不大关心,不甚在意。

“对我而言不如想想作品怎么做好。”

 

📋

韩 露 娇 私 人 小 档 案

 

· 用得最顺手的刺青工具设备。

目前用的是夏安文身笔。

· 喜欢的3位艺术家。

Guillermo del Toro ,寺田克也,H.R.Giger

· 日常的灵感来自于……

博物学 ,流行文化(电影,动漫,小说)。

· 接下来在刺青领域想要挑战的事儿。

保持陌生感是我现在要做的事。

 


 

这些年,刺青受过了太多圈外的误读与圈内的搅浑。

非必需品、重复消费率低,是刺青消费特征上的短板;入行所需要的过高的机会成本,又直接劝退了在门口左右观望的那一批人。它实在不是啥赚钱的好门道。

但踏踏实实留下来的这群从业者也愿意相信与肯定,偏见逐渐淡化,行业正在洗牌,即将发生的一切向好。

CD曾不止一次在微博上记录下一个有趣的现象。女儿在妈妈的陪同下到店文身,于十八岁的成年礼留下些不可对外部世界言传解释的东西。那被形容为一种特别的“历史存在”。

钟刺青的联合创始人老徐早前很诚恳地以过来人的角色与读者聊到:“十年前刺青行业的水准与现在完全不在一个层面,这意味着对于刚出道的刺青师有着更高美学素质的要求。”

那么对于摩拳擦掌的消费者来说呢,厘清自己的思路,找好靠谱的师傅,扎,就完事儿了。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