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海:这段可以掐吗? | 城南唠嗑

设计/痘痘侠@TOPYS

又是一年夏天来到。夏天是什么味儿的你还记得吗?

橘子汽水的清爽间或徐徐海风捎来的海蛎子味儿,是2019夏留给我的。

一定的,还要放上橘子海的《夏日漱石》作背景乐。就像热评里写的那样,“夏天是随性与无理性的季节。”

他们的音乐,悄然酝酿着青岛这座海滨城市独有的潮湿与浪漫。

主唱/吉他:坤明;贝斯/和声:小路;鼓手/采样:卿溪

本期城南唠嗑电台邀请到了各位的宝藏乐团橘子海一起,漫无目的地聊聊成团这一路、Britpop经验谈,以及留给青岛的限定记忆。

正片开始前,让我们先通过这一条新鲜出炉的概念MV《DIG》,寻回某些关于“爱与失去”,更深切地体会“浪漫的忧郁”。

👉点这里跳转收听城南唠嗑Vol.6。

02:52

成团八年时间,定位如何改变?

04:32

三人认识成团的经历竟像一见钟情?

07:29

一元钱门票的胶东专场,是一场亏本买卖吗?

09:26

橘子海在“最喜欢表演的曲目”这个问题竟达成意见一致?

11:52

巡演过程中,广州场的热情可以接近满分?

17:25

与易烊千玺合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22:13

橘子海怎么看待自己被听众认为是台湾团或日本团?

25:45

玩乐队到底会不会饿死?

30:12

到底青岛有什么魔力,能把橘子海留下来?

橙配蓝的撞色,已经被歌迷笑称为“橘子海”配色。

01

浩瀚的互联网告诉我们,乐团三人是由豆瓣网友介绍认识的,可以透露一下这事儿的细节吗?

卿溪:我跟坤明是因为一个共同的豆瓣网友认识的。那个朋友告诉我,有一个在青岛玩英式的,问我要不要认识一下。后来我跟坤明就觉得我们要不就一起继续做乐队吧,但是我们当时还没有贝斯手。

正好那段时间我不忙,就一直在网上找贝斯手,最后是在百度贴吧找到了一个组乐队的帖。大家来发自己是什么乐手,留下联系方式的那种。小路的信息大概是半年以前的。我就先跟小路见面,再来是我们三个见面、排练。第一次排练,我和坤明就觉得小路就是对的乐手,就这样定下来了。

 

02

去年九月的胶东专场,外地听众凭机票火车票花1元钱即可进场,它被媒体称为“令人称奇的策略”。这个看似“亏本买卖”的想法从何而来?

卿溪:当时我们的团队在想,如何表达邀请大家来青岛来看这场演出的诚意。然后就说要不要有一些那种减免门票的措施,但报销车票我们好像报销不起。最后就说要不如果你有外地来的凭证,然后我们就以非常便宜的方式给你(门票),比如说这个一元钱入场。

 

所以真的是“亏本买卖”吗?

坤明:其实还好啦,据我所知就是持平。但是我们做了一件很酷的事情。

小路:确实很酷,因为那天的月亮太好看了。

卿溪:当时促成这场演出,大家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毕竟它不是一个常规的场地。

 

03

去年帮易烊千玺制作单曲《冷静与热情之间》,可以说是橘子海规模最大的一次出圈。整件事儿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卿溪:一开始是千玺那边的专辑企划找到我们,我们还挺意外的,但也觉得可以试试。因为千玺在艺人里面有他自己的调性,我觉得某种意义上可以试一下,就做了。但其实这个事情对我们生活也没有什么改变——我们还是做我们的音乐,然后我们走在马路上也不会有人认出来。所以说一切照旧。

对这种突然走红、甚至出圈,你们是怎么看待的?

坤明:首先我是觉得像我们一支独立乐队,算是有取得一定的成绩。这样会给很多和我们一起玩的朋友、乐队,还有刚刚组乐队的年轻人们一点信心。反正我是感觉到青岛很多新乐队,还有很多之前不玩乐队的、放下来的都有重新再拾起来。这还是挺好的一件事情。

就是你身边的一支很熟悉的乐队成功了。你会觉得他可以做到,那我应该也可以。 这是一件挺积极的事情。

场场售罄的2019下半年“浪潮上岸”巡演。

你们觉得橘子海能够抓住听众喜欢的那个点是什么呢?

坤明:应该是大家能够从我们的作品里听出来美感。不管怎么样的风格和表现形式,其实大家都会有一颗审美的心。

小路:可能是听众可以从我们的歌里听到他们自己的故事。我们的歌是他们生活的一段背景音乐,就是这样的感觉。
 

04

专辑《浪潮上岸》下面有很多评论以为橘子海是个台湾/日本乐队,你们自己是如何理解的?

坤明:首先我没有觉得我们和他们有太大的区别。可能不一样的是,我最早听那些老牌的英式乐队比较多。然后我这个人有一点审美强迫症,我会一直去听类似的风格,不太会听得特别杂。然后还坚持用英文创作,所以说可能做出来会更加西式一点。 思维方式(跟西式音乐)可能会更接近一些。

卿溪:而且其实虽然说大家说会听起来像台团或者是日本团,但如果音乐涉猎的风格够广泛的话,其实我觉得是能从我们的歌里面听到很多英式元素的。虽然说它不明显,但是应该说每一首都能听到有一些来自经典英式摇滚的影子。

 

05

你们觉得英文创作有什么特别的优势?又有什么需要克服的阻碍?

坤明:英文歌创作优势就是韵律很多,而且有很多汉语中没有的韵律在里边,会很好听,很适合唱。然后英文写的歌词,如果你再翻译成中文的话,只要有感情地翻译,可以带入很多自己的想法,而不仅仅是字面的意思。

他的缺点就是写的时候特别遭罪。传统意义上的传唱度可能也会差一些。
 

06

橘子海去年的营收扣除巡演与制作成本,可以支撑你们的日常生活吗?

小路:支撑不了,因为去年来说我们还太新了。

坤明:去年真正意义上我们是从6月份才开始演出的,真正有收入的演出也是7月份开始。

2019对于橘子海来说,真的是坐火箭的一年。

小路:然后被冠状病毒结束了,可以理解成“过山车”。

在澳洲演出的橘子海。

07

橘子海在创作或者演出的时候有什么习惯或者说怪癖吗?你们最喜欢的创作环境是怎样的?

坤明:我写歌一般比较习惯在上下班公交车上,或者睡觉前,躺下的时候会在想这些事情。歌词创作我一般都会在最后时刻。比如说明天就要录这首歌了,然后今晚我会买一瓶啤酒,使劲编一编歌词。

 

08

有粉丝说你们是“青岛特产”。青岛这座空气潮湿又临海的城市,从哪些侧面影响了你们的音乐?

小路:我觉得青岛在北方算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城市,其实北方城市很少有这么潮湿的地方,而且又有暖气这种特别地域特色的东西。 这儿的风土人情肯定会影响我们写歌的一些写法。

截图自橘子海纪录短片《胶东 · 视线之外的橘子海》

来,一人推荐一道青岛美食。

坤明:可能我推荐的算不上是美食,我比较爱吃青岛的锅贴,有点像煎饺。包的比较像细长的饺子。然后在平底锅上煎,而且它会浇一勺面水,最后全部粘在一块。皮很脆,薄薄的一层,馅很香。

小路:我推荐油泼扇贝。就是扇贝先蒸熟,再用油泼一下。做法比较简单,没有什么特别多的调味品,就很本真。

卿溪:来青岛以后比较能接受熏带鱼。好像也是有点甜咸。还有就是排骨米饭, 但要看做得好不好。

👇

用力戳这里跳转网易云第三战场,

收听城南唠嗑Vol.6。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蓝蓝蓝蓝蓝·不是颜料!
    一个人的牛仔,一群人的孤独
    by 西歪CY
    1 评论
    61 赞
    37 收藏
      野菜记:春天是一盘时蔬小炒
      将春天吞入腹中。
      by 拭微
      8 评论
      111 赞
      74 收藏
        所有人都在玩手机
        我决定马上离开这里(给马赛克打个歌)
        by 緑 midori
        4 评论
        79 赞
        57 收藏
          长大以后,我们一起“种太阳”!
          十个步创造一个太阳能世界。
          by 鲸鱼
          2 评论
          50 赞
          33 收藏
            把建筑涂成马卡龙色,哎,我不光是玩儿
            差点以为是住进了韦斯·安德森的电影。
            by 鲸鱼JY
            3 评论
            81 赞
            51 收藏
              看到这样壮丽的星云,我却感到不寒而栗
              这些星星点亮的,是心中的警灯。
              by 傅悉汀
              6 评论
              57 赞
              59 收藏
                看看秀场邀请函,假装每天都在挑高订
                “阅后即焚”也要漂漂亮亮的。
                by 緑 midori
                7 评论
                114 赞
                116 收藏
                  #反碎片阅读#我们的读者在读什么
                  阅读能让我们悄悄成为自己。
                  by TOPYS.
                  4 评论
                  76 赞
                  78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