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人和我一样,经历过那个在唱片店挑碟的时代?

印象中的唱片店地方都不大,狭小的空间里密密麻麻地摆着各种唱片。一眼望过去,有蹲着找古典乐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有穿着T恤抱着滑板找摇滚乐的少年,还有头发染成多种颜色专挑电子舞曲的女孩,有时会冒出几位找邓丽君与凤飞飞的中老年人,回忆往昔时光。

那时候听歌也麻烦,除开看MTV或者读《当代歌坛》上的推荐,抱着这张碟必买的心态去找老板找碟之外,就只能亲自跑一趟唱片行,排队用公用唱片试听机来听了。但更多的情况却是“以貌取碟”,为了一张好唱片封面设计,乖乖地交出钱包,暗暗祈祷这张碟不是“金玉其外”。

曾经获得过格莱美最佳唱片包装和最佳盒装或特殊限定版包装奖的弗兰科·哈金斯(Frank Harkins)最近就发布了他心目中九大最佳唱片封面设计,作为索尼音乐创意VP兼设计总监的他,对于唱片包装设计有一套独特的理解。我们现在就来看看,哪些唱片封面设计,是他心中的绝佳范例。

 

《罗杰斯 & 哈特热曲》(Smash Song Hits by Rodgers & Hart)

理查德·罗杰斯与皇家管弦乐团演奏

哥伦比亚唱片公司1940年出品

图片:谷歌

近一个世纪以前,23岁的插画家兼设计师亚历克斯·斯坦维斯(Alex Steinweiss)突发奇想,决定在唱片包装设计上换一个新的玩法。虽然只是一个大胆的尝试,但现代唱片封面艺术就这样在不经意之间诞生了。在此之前,唱片通常是用无光泽的纸或纸板包装的,上面要么写着生产商的名字,要么写着销售它的零售商的名字。而这张唱片,史无前例地使用到了摄影技术,从技术上对唱片设计进行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变革。

现在的科技正在高速发展着,谁知道下一个应用在唱片设计上的技术又是什么呢?

 

《节奏实验》(Time Out)
戴夫·布鲁贝克爵士四重奏(The Dave Brubeck Quartet)
哥伦比亚唱片公司1959年出品

图片:谷歌

《节奏实验》是现代第一张销量超过百万张的爵士乐专辑,是有史以来销量最高的爵士乐专辑之一。它有着现在的地位,与唱片封面设计师S.尼尔·藤田(S.Neil Fujita)设计的封面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上一张专辑所用到的是新技术,而这张专辑则是侧重在新理念上。20世纪50年代,藤田作为哥伦比亚唱片公司的一名年轻艺术总监,受到了保罗·兰德( Paul Rand)、保罗·克利( Paul Klee)、毕加索(Picasso)和乔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等现代主义艺术家的作品影响。

一个冷知识,藤田的另一个出色的设计作品则是传奇影片《教父》的logo。

图片:wiki common

 

Hub-Tones
佛瑞迪·赫巴德(Freddie Hubbard)
蓝调之音(Blue Note)唱片公司1963年出品

图片:谷歌

作为美国爵士乐史上最重要的厂牌之一,蓝调之音(Blue Note)唱片公司每一张唱片,都值得让爵士乐迷们仔细聆听。但出人意料的是,为蓝调之音唱片公司设计了500多张唱片封面,并与摄影师弗朗西斯·沃尔夫(Francis Wolff)一起定义了该品牌超过十年的视觉形象的设计师里德·迈尔斯(Reid Miles)并非爵士乐迷。

在为爵士乐设计封面时,他喜欢将摄影融入其中,创造出一种大胆的,现代而不对称的风格。我们看到,在这张封面上,传奇小号手佛瑞迪·赫巴德的名字与照片都呈红色,而其余的部分皆为黑白。放照片的黑条整体向下,从视觉上突出了重点,也呼应了小号手在吹奏时按下去的按键。看到这一幕,你是不是也想起爵士乐那意味深长的一声号音?

 

《地下天鹅绒与尼克》(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
地下天鹅绒乐队
神韵(Verve )唱片公司于1967年出品

图片:谷歌

“波普大王”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为地下天鹅绒乐队设计的这款唱片封面可能是他最有名的作品之一了。彼时尚且年轻的沃霍尔以插画师的身份出道,绘制了不同类型的商业广告,而这张唱片封面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但实际上,他设计的包装是让消费者“慢慢剥开,然后再看”。剥下香蕉皮后,里面会露出一个肉色的香蕉,也许能算成互动型唱片封面设计的尝试?

 

BLUE

琼尼•米切尔(Joni Mitchell)

重复(Reprise)唱片公司于1971年出品

图片:谷歌

设计师盖里·博登(Gary Burden)曾经担任了艺术家、音乐家、导演尼尔·杨(Neil Young)的艺术总监五十多年,但在哈金斯严重,这张琼尼•米切尔的《BLUE》专辑封面设计,却是博登职业生涯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张被时代杂志列入“百大经典专辑”(All-Time 100 Albums)名单的专辑,封面非常简单。可能是以丝网印刷为手段制作,颇有波普风范。

 

Doolittle

小妖精乐团(Pixies)

4AD唱片公司于1989年出品

图片:谷歌

设计师何人?对于哈金斯而言,沃恩·奥里弗(Vaughan Oliver)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谷歌搜索一下他,他是我在90年代的艺术学校的英雄。”

供职于独立邪典(Clut)厂牌4AD二十余年, 奥里弗早已不是一个普通的设计师或者艺术指导,而是一个符号。他的作品带有超现实主义特征,采用绘画或拼贴画的手段,将宗教符号、眼球、身体部位甚至鳗鱼的形象融合在一起。有点怪,但却非常迷人。

 

Ready to Die

声名狼藉先生(The Notorious BIG)

坏小子(Bad Boy)唱片公司于1994年出品

图片:谷歌

说唱专辑《Ready to Die》的封面是由平面设计师塞·亚当斯(Cey Adams)设计,在纽约市长大。作为一个年轻的涂鸦艺术家,他在地铁车厢上涂鸦,并与巴斯奎亚(Jean-Michel Basquiat)和金思·哈林(Keith Haring)一起展出自己的早期绘画作品。

与天真无邪的封面不同,这张唱片的内容颇为硬核——毒品、谋杀样样都真实地穿插在Biggie比帮匪说唱更黑暗的音乐笔记里,但却有着一种幽默的气息。亚当斯曾说过:"它的一切都不是嘻哈的风格。它是嘻哈的一切.,它也可以是柔软和可爱的。”

 

Is This It

鼓击乐团(The Strokes)

RCA唱片公司于2001年出品

图片:谷歌

真的没有见过像Brett Kilroe跨流派的唱片封套设计师,从另类摇滚鼓击乐团到说唱歌手梅西·埃丽奥特(Missy Elliott),再到流行民谣天后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他的设计作品让人印象深刻。封面是摄影师Colin Lane在他的公寓里拍的前女友的照片,过曝的雪白人体与黑色皮革手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强大的视觉冲击力让这张专辑从众多封面中脱颖而出。

 

LP1
FKA twigs
Young Turks唱片公司于2014年出品

图片:谷歌

多重身份集于一身,英国歌手、舞蹈家、艺术家FKA twigs(也就是人们口中的“小枝”)的这张专辑一出道就引起了极好的口碑。英国独立唱片公司XL Recordings的创意总监菲尔·李(Phil Lee)自然功不可没。阿黛尔(Adele)、the XX、米娅(M.I.A),流行、独立还有说唱,他不同的品味,只有他合作的艺术家们才懂她。"这是一种本能,也是不断的重新评估,"李曾说。"风景总是在变化,所以五年前我所寻找的东西,现在已经不是我所寻找的了。" 

夹带一个私货,小枝的专辑《Magdalene》非常好听,专辑封面也特别炫酷。算是我的那杯茶。


 

看过弗兰科·哈金斯的TOP 9唱片封套选择,他的审美一言以蔽之——针对时代而言的新技术、不同于主流的艺术流派以及前后景对比强烈的设计有4张封面是纯色背景)。在这个唱片逐渐消失的年代,有没有哪张唱片的封面,在你心上曾经留下过一个浅浅的痕迹?

我先“抛砖”,Jain的《Makeba》专辑封面算是我近期的心头好,封面上的造型也贯穿了她mv中的形象,顽皮到让人印象深刻。

图片:谷歌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