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喝茶就是“人到中年”藏不住的马脚了?

四月的某一日,和朋友在华侨城创意园闲逛。一连路过五六间茶馆,不禁好奇:他们究竟靠啥才在这片并不便宜的地盘上撑到了现在?

喝茶这件被谈论了上下五千年的事儿,在深圳这座只有四十岁的移民城市里,好像并未形成一种融进都市血脉的风俗,也没能成为年轻人日常消遣方式的首选

在喜茶奈雪纷纷标榜“新中式茶饮”的今天,这些兼具复杂性与仪式感的“老中式”过得还好吗?正正经经喝茶这事儿,真的只是老一辈的兴趣吗?从挑选茶叶到茶道具,这一行的水究竟又有多深?

带着这些问号,我们走访了三间在深圳各有取向的茶馆,与主理人佐着杯茶,聊了聊茶馆的那些事儿。

 

凤凰茶馆

茶室里养成的小博物馆

凤凰茶馆,在深圳扎了整整十年有余,已然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业内的参考模板。

如今共有三间分店。年纪最长的旗舰店在福田,弘法寺中的那间馆子日夜集天地之灵气,深圳湾那处则是一次精致小巧的实验。

“不能打麻将打牌”,是凤凰建馆以来自始至终的坚持。随口一言,却饱含这些年来馆主反复把握的“做生意的尺度”。

凤凰茶馆旗舰店坐落于福田一处住宅区里,进入小区还需绕几个弯才得摸到,颇有些曲径通幽处的意味。

转过清幽玄关,迈入馆主茶房,逐步拾起日常里被弄丢的平静。斜阳绕过院内篱笆,窸窸窣窣洒进屋子,室内灯未开得透亮,余留片刻阴翳。落座席间,倚着明代官帽椅,见馆主用最简约的步骤,毫不马虎地调教一壶茶。

古罗马时期的石膏佛头像、北魏时期的半身佛像雕塑,都被漫不经心地凑在一块儿,彼此倾听、相互衬托。走廊与客室中的古董文物们,更教人眼花缭乱——东魏时期砂岩佛身石雕、明代初期的藏经柜、一整柜陈列整齐的古杯盏……各年代、各流派、各国各地,都在这小小一间凤凰,静默诉说各自故事,可远观,亦可细细把玩。

空间便以古代文人的书房为蓝本,将物与人置于合适的尺度,在一盏茶汤的澄澈中,时光流转心自在。

“这些东西我们不说、你不注意,它们也安安静静待在那里。当你留意时,就衍生出了无尽的想象空间。”

这间旗舰店经过二次升级,才落成了我们如今看到的模样。其中考量的细节,无一不在缩短茶与茶客之间的距离,想方设法使物的摆放、氛围的营造,更平易近人一些。

2003年,馆主开始收藏老普洱。自04年初次喝到香港黄老先生的宋聘,便一发不可收拾地恋上了茶文化。06年底,他因工作机遇漂到北京,因此认识了许多茶圈、高古文玩家具圈的好友,也得益于他们,少走了许多弯路。

五年之后,他辞去光鲜而稳定的饭碗回到深圳,索性收拾一间茶馆,让这些珍品藏品走进日常,为人所用。

“我做茶馆体会到最大的好处,第一是不求人,反正我就是小生意,要求就去求大的了。第二,自由,没人管着,可以睡到自然醒,手机想开就开。第三,不寂寞,有好茶,每天都不一样。我现在的生活越来越简单,有所选择,那些不快乐的东西也在减少。

许多同行曾来凤凰观摩学习,但回去之后皆束手无策——凤凰是怎么仿,都仿不来的。馆主之于茶馆的印记,实在太鲜明了。

他每年春秋两季会亲自往茶山寻茶,带回当季性价比犹高的茶品。因此茶馆能够良性运营,除了服务仔细周到的茶空间本身,更主要的收入则源于这些经馆主的眼和手甄选得到的茶与茶道具——好品味,是凤凰茶馆不可替代的名片。

茶室与茶,在馆主看来,都非产品,也无标准可言。水嗡嗡沸了,等茶与水的交融浸润、再待入口后的余韵回甘,茶就恍若一面镜子,你给予它什么,它就回应你什么。

“这杯茶是最重要的。入口,喝下去舒服、好喝,这是最重要的,如果你有这种能力去把控,茶怎么玩都可以。”

 

凤凰茶馆(福田旗舰店)

🕙9:00-23:00

📍深圳市福港路19号兰亭居5栋首层

💰单人品茗套餐188元(限2小时,超出人数68元/位)

 

 

眷香簃

杯盏之间,香气自来

 

说来惭愧,初见眷香簃,是在小红书上。

简单的日式榻榻米背倚青山,主理人自栽的竹林环着两面落地窗自由生长。茶室布置得简单,一张几案,一件火钵,一张挂画,都由邻国日本漂洋过海而来。

傍自然而息的闲适氛围,吸引了许多年轻朋友携带全套装备慕名而来。

这间茶室唤作“听竹”。起名之时天色正灰,雨水打在竹叶与玻璃窗的声响相互交融,于是主理人调用“听”这感官,品竹之雅趣。

也正因为社交平台上的用户自传播,加之点评平台的消费品类与价格公开透明,使这间位于深圳罗湖布心的茶馆,被越来越多人加入心愿清单。

但若因此就误解这不过一间网红小馆,可就大错特错了。如“眷香簃”之名,它隐于红豆山房三楼,日夜氤氲馨香。

沏茶与制香,在主理人眼中,道理是相通的,也都是与思考相伴的仪式。

明代陈继儒早在《太平清话》中列举了一系列东方文化中与神灵对话的时间:“凡焚香、试茶、洗砚、鼓琴、校书、候月、听雨、浇花、高卧、勘方、经行、负暄、钓鱼、对画、漱泉、支仗、礼佛、尝酒、宴坐、翻经、看山、临帖、刻竹、喂鹤,右皆一人独享之乐。”

其中需要的底蕴积淀,也非一时之功。

眷香簃的创始人素影老师,2013年因一次雅集与香结缘,于是辗转广州、成都、北京、日本等地拜师学习,三年后在深圳开始讲授中国传统香文化课程。目前,课程以春夏秋冬四季为界,一年四期,每期持续七日,采取小班教学,参与者可以直接考取行香师专业证书。

这方极具包容性的空间,既是上课的教室,平日里也是难得偷闲的茶室——香道课程、茶空间与自制产品,三者共同支撑着眷香簃这些年的基本运营。

问及茶室的基本标配时,主理人打趣道:“桌子板凳啊。或者说,东西越少,对东西的要求就越高。比方说一个房间只摆四样东西,那么每样都得讲究,不然就会是一间没啥意思的屋子。

爱好中国传统文化的熟客常因琴茶花香雅集相聚于此,也会介绍朋友寻来。另一方面,拥有一定经济能力的年轻人,也因为上了年纪,更向往有质感的独立空间,商务Social、聊天叙旧、线上Concall、周末加班,挪个环境也转换心境。

“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小孩,看上去像00后,盘俩核桃就上来了。”——喝茶听雨盘核桃之余,打王者的手微微颤抖。若要论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00后志在四方。

主理人坦言,经营眷香簃最难的部分,仍是在“人”。在这座快节奏的城市,务实与浮躁不过常态。而城市里的茶馆行业,需要的恰恰是整体氛围的营造、渗透与影响。“就像你去吃饭,也希望走到美食一条街去,对吧?”

斥资几百万打造一方茶馆在这城并非难事,但重头戏往往在这之后:你希望通过它传达些什么。

绝大多数传统文化从业者习惯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对外界的热度并不那么敏感。“但你就认真做,去学习、去展现,逐渐便会形成一种能量场,慢慢去扩大它,自然就会吸引别人过来。一旦传播,效应就会翻倍。”主理人表示,“文化这东西越往后走,壁垒就越高,门槛也越高,别人再也难以替代,这就是我们所坚持的。”

喝茶这事儿也殊途同归。好与不好不过人类给予的评价,它们都是大自然的结晶。“喝茶比较高的级别,就是给什么茶喝什么茶。

他也喝奶茶。但在他看来,如今兴盛的“新中式茶饮”根本无力冲击传承至今的茶文化,两者分别代表着不同的需求层次,可以包容、亦可并行。

或许如今这些奶茶果茶的受众群体十年之后,更愿意在午后的书房里摆上一道茶具,以自得地品尝阳光落在茶汤里的滋味儿。

 

眷香簃

🕙9:00-22:00

📍深圳市东湖路景亿山庄内红豆山房3楼

💰茶空间480元(限5人,3小时,超出人数68元/位);香道体验298元(传统篆香/隔火熏香/和香制香)

 

 

tea'stone

为喝茶的仪式感,轻一点负担

 

我们常抱怨,深圳啊,太新。文化底子到底薄了些,没处玩儿也没啥好吃。

但深圳的年轻,正在内化为深圳人骨子里“敢想敢试也敢错”的猛劲儿。好像不论这土地上出现啥新玩意儿,都不值得大惊小怪。

比如把爷爷泡的茶玩出新腔调,是tea'stone的本事。让你在层次饱满而尾调悠长的纯茶中,把奶茶、咖啡与汽水抛去九霄云外。

深圳华侨城创意园南区边上这一间标准店,被郁郁葱葱的绿植掩着,原木色主调把白墙衬得温暖干净,边上半开放的窗台让视野敞亮之余,也可作小吧台用。

经过小花房与零售区,来到长达16米的木吧台前,108种好茶按品类划分清晰。若实在难决定,可开口问问店员:这一季可有啥茶不能错过?他们绝对乐意回答。

别小看这吧台,其中大有玄机。衣袂飘飘的茶师先用紫砂壶,冲泡红茶乌龙等经过烘焙发酵的茶类,再将其注入品牌自设计的“小黑胖”中,底部点上蜡烛,让时光的温度定格在一杯又一杯茶汤中。绿茶与花茶则被以玻璃器皿精心伺候,任茶叶肆意伸展,消耗往后。

边上的传统煮茶陶釜正温吞沉淀数千载经典,另一头的意式咖啡机在茶师手中竟也成了萃取冷泡茶的道具。

新与旧的热烈碰撞,在这方吧台上接连了无数个日夜,同时正试图将触角伸向空间的其他角落。

入座先以茶前饮洗去嘴中残留的杂味儿,等待正茶登场的十分钟时间,转眼即过。点的红茶,端上的则是前文提到的“小黑胖”,“陶渊茗的壶”是它芳名——团队将种种饮茶细节考虑周到,人走茶却不曾凉。配套的小点心,衔着瓜仁与桔皮,口感丰富却不至于让味道抢了茶品风头。

“一人一席”是tea'stone主打的概念,将茶席交给茶客,且在执壶、倒茶、喝茶中,把繁琐的负担再消一些去,让仪式感留下。在这里,不需要为喝茶这事儿预设门槛。

换句话说,tea'stone背后的团队,正在为这偌大城市中基数庞大的年轻人寻一处健康而富有弹性的落脚地。

这,很深圳。

初创团队早前是深圳另一处地标Teabank的核心创意担当,这些年日积月累了许多茶行业的相关想法、经验与供应商资源,做这方空间,不过是自然而然地探索自己之于茶生活方式的提案。

他们将目标客群瞄准了28-45岁的社会中坚力量,以满足这些不嗜甜、不贪凉、不追求新鲜刺激的人群与他们商务、休闲的社交需求。

目前tea'stone已在深圳有三家分店。另外的两间,一间设在氛围亲切的社区里,一间开在高楼林立的CBD中。tea'stone将在深圳扩大品牌声量后,往更多大一线城市迈进。如许多新中式茶饮一般,构建连锁网络运营,是团队正在摸索的路。

他们做产品的思维,也颇为硬核——既然市场上挑不到入眼的道具,不如自己动手做。除了出镜率极高的“小黑胖”,还有以唐代执壶名器为原型的“水经注”、比高脚杯更配茶的“竹节杯”、盛放茶叶用的收纳柜等等,全都亲力亲为。实用、美学与专业性,这仨维度都马虎不得。

“现在特别是茶、餐饮这一块,大家都比较缺乏原创方面的知识。经常我们出一个点子,只要道具是市面上采购的,很容易会被别人抄走。为了不被抄袭者按住,我们必须加快速度。”tea'stone市场总监左左告诉我们。

如此一来,可能几个月不来门店,所见所得就会与前次大不一样。但不变的,是一如既往地舒心自在。

若要说这店于我而言最加分的细节。是第一次到这儿时,临走前试图向店员要纸杯外带未能喝完的热茶,对方就二话不说地寻来一个精致的扁长型玻璃瓶,同时贴心地附上杯套,没再多收费。他告诉我,“我们这儿,重视的是体验。”

 

后来向左左说起这事儿,她透露了这背后的心机:“茶给人的感觉比较慢,适合放松,所以我们也在优化。除了简化喝茶步骤,改变年轻人对喝茶的刻板印象,这里的茶也可以快速地打包带走。”

 

tea'stone(创意园店)

🕙10:00-22:00

📍深圳市南山区恩平街华侨城创意园E2栋101C

💰单品茶38元起,双人下午茶198元

 


 

喝茶,在这个年代越来越有意思了起来。

不同的人带着不同的理念,在不同的地儿,做出来的茶便也全然不同。

成都的盖碗茶、潮汕的功夫茶、“茶都”江浙的传统茶艺,早已深入成为当地日复一日的生活方式,不分场合不分阶层,男女老幼信手拈来。如此文化在深圳,还没醒来。

但这里的需求却也强烈。或讲究安静独立的空间,或向往底蕴深厚的中式文化,或只贪恋那一杯自然。这城见于茶汤中的倒影,是融合,是创新。如gaga Tea Bar以茶佐餐,以茶入酒,恰好满足茶客在快节奏夹缝中仍不放弃的、对质感生活的苛求。

而茶馆嘛,就慢悠悠地,不情愿在信息流中把自己全都向你交代。而只要你亲自把门叩响,他们自有许多好东西,要同你娓娓道来。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他们只关心产品,我们更关心人们的生活
    营养产品的海报背后是向往的健康人生。
    by 鲸鱼
    11 评论
    187 赞
    121 收藏
      败给了乔恩·克拉森的黑色幽默 | BigKids
      谎言,悬疑,犯罪,多幕剧,对话体……这些都在他的作品里。
      by 爆炸的满田
      5 评论
      134 赞
      149 收藏
        没有暴雨中的草坪婚礼,我也一样被这支片子感动
        啤酒时刻,从来与啤酒无关。
        by 毛毛.G
        5 评论
        64 赞
        52 收藏
          童年玩的《大富翁》,居然成真了
          不是一个俗套的情怀营销
          by 緑 midori
          7 评论
          67 赞
          43 收藏
            今夜有更多的光,因为雪丨灵感手抄本
            雪、雪、雪。
            by 緑 midori
            16 评论
            193 赞
            159 收藏
              哪吒陪我长大,现在哪吒去了哪?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就是童年。
              by 緑 midori
              7 评论
              61 赞
              31 收藏
                最适合看富士山的地方,终于等来了隈研吾
                晓看天色暮看云
                by 緑 midori
                2 评论
                51 赞
                34 收藏
                  当未来城市就在眼前,我却犹豫了
                  想住,就是有点害怕~
                  by 李子君
                  2 评论
                  51 赞
                  57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