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1日,纽约时代广场出现一间特殊的超市。你们售卖的商品,乍一看你一定不陌生:水果、蔬菜、饮料、速食品……但,如若你凑近了细看会发现不同。

所有这些你以为再熟悉不过的日常用品,全部是用塑料制成。

这是时代广场艺术(Times Square Arts)的又一项目,艺术家Robin Frohardt利用一次性塑料带制成了这些惟妙惟肖的商品,以再次提醒人们塑料对我们生活的侵蚀和危害。

这是我们一年中能看到的成百上千个关于塑料垃圾的创意案例之一。

近几年,越来越多艺术家、创意机构加入到关注塑料垃圾危害的行列里,塑料仿佛一下成为了一只过街老鼠,人人都可以上去打一下。(以至于我们现在看到反塑料的创意案例都有点审美疲劳了。😂)

塑料,从一百多年前的“革命性发明”,到今天成为需要被“塑战速决”(2018世界环境日主题)的事物,当中的问题恐怕不仅仅是塑料本身;与此同时,伴随社会发展进步、新世代对环境的关注和重视,“环保”必将日益深入至生活。

那么,我们要如何与几乎渗透到日常方方面面的塑料继续相处?一刀切式的“限塑”甚至“去塑”,好像不太容易在短时间内实现;塑料,如果将其中性地看为一种材料(本来人家就是啊),会有更多别的可能性吧?

 

塑料,未来时尚?

大概从FREITAG成为潮人争相追捧的时尚品牌开始,人们便不再觉得“环保”只是学界、书呆子和老人家关心的话题了。

更有不少报告和文章指出,年轻一代对环保的关注和认同更加强烈,伴随他们的成长,消费市场中“可持续发展”将成为新的热点,而塑料这个最引人注意的“bad boy”正在成为不少品牌及创业公司关注的重点,在那之中,时尚界的反应可以说是最敏锐。

今年的三八国际妇女节,苹果发布了令人印象深刻的“Behind the Mac”系列短片,展示了不少在使用MacBook的了不起的女性,这支片子在不同地区播放时会稍作本土化调整,其中,中国版加入的便是How Bottle好瓶的主理人黄宁宁。

好瓶How Bottle由黄宁宁于2017年创立,定位是一个中国制造的可持续潮牌,专注利用再生塑料制成的粗纤维做成衣和包包。

好瓶How Bottle的风雨衣。©好瓶How Bottle
在好瓶How Bottle的淘宝店里,他们通过漫画简单介绍了塑料瓶是怎么变成衣服的。

黄宁宁不是做“塑料时尚”的第一人,全世界范围内,许许多多时尚品牌都加入到这一行列;因环境友好而出名的法国品牌Veja推出过名为“B-mesh”的材料,声称每双用这种材料制作的运动鞋中含有3个塑料瓶;英国品牌Batoko致力于使用循环塑料制作游泳衣;Girlfriend Collective的运动内衣和运动裤等是利用从台湾回收的塑料制成;Patagonia则是一家自1993年便开始利用回收塑料生产服饰的户外品牌……

Veja推出的“塑料鞋”。 ©Veja
用塑料做运动服的Girlfriend Collective。©Girlfriend Collective

不仅创业品牌,包括Nike、Adidas、Gucci等全球性大品牌都在将回收物料融入他们的产品中,一来为环保处理,更重要的是体现出品牌的责任感和更符合新一代消费者价值观的品牌主张。

关注环保经济的IDEO投资总监Lauren Yarmuth就表示,不少品牌开始感受到消费者的转变,他们倾向从有明确价值观的公司购买产品,而围绕回收塑料展开的故事也很“好卖”:2017年,Adidas就卖出了100万双含有回收塑料的鞋子,不少品牌,诸如Reformation、Rothy's仅靠着可持续理念就收获成千上万关注。

新材料技术会不断进步,人们对环保问题的关注也只会日益增加,在这二者的共同作用下,时尚潮流领域还能在塑料上做出什么文章,还挺令人期待的。

 

走在一条塑料路上

我们熟悉的时尚领域之外,回收塑料也正在默默“参与更多”。

去年10月,洛杉矶一条重新铺设的街道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传统柏油路不同,这条新街道使用的是一种融合了回收塑料的新材料。开发该材料的公司TechniSoil Industrial的总裁Sean Weaver认为,新的合成材料将改变全球道路建设和重建市场:“这一直是道路建设市场的‘圣杯’——你能不能100%回收路面,研磨粉碎它们,然后重组这些材料,让它们和沥青一样坚固耐用。”

TechniSoil Industrial似乎找到了一条不错的方法。

该公司过去几年一直致力研发使用可回收的PET塑料,也就是塑料瓶的材料,替代沥青。铺路材料里90%是碎石、沙子和石灰岩,剩余10%是沥青,其作用是胶结、支撑——塑料本身难以降解的“环境不友好缺点”,反而让它成为适合铺路的材料。

TechniSoil Industrial正在进行塑料道路铺设。

据悉,全世界公路长度已经超过6400万公里,随着城市化的推进,这个数据还将持续快速增长。用沥青混合沙石铺成的路面强度、韧度不佳,容易在热胀冷缩下裂变滑移,因此常常需要修补;而在高温曝晒下,沥青还可能散发多环芳烃类致癌气体,对人体有害。现在,如果一种全新的材料及方式方法,既能弥补沥青的不足,又可以解决人类的环保问题,那不是一举两得?

难怪,报道塑料道路的Fast Company要把塑料街道的报道,放到他们的“WORLD CHANGING IDEAS”专栏中。

当然,和时尚界对回收塑料的关注相同,塑料铺路这件事,也不是TechniSoil Industrial一家盯上的“香饽饽”,初创企业MacRebur(2016年创立)、跨国化学公司Dow(陶氏化学)等亦在尝试做出更坚固耐用的“塑料路”。

MacRebur“出品”的塑料道路。

 

塑料之外,我们还有选择吗?

如开头所讲,塑料几乎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你现在抬起头,十有八九能在方圆1米内看到塑料制品(比如,此刻我桌上有三支笔、一瓶免洗洗手液、一个鼠标,都是塑料制品),当我们讲到减少塑料污染的时候,对废旧塑料进行回收再利用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还有一个思路就是,塑料之外,我们还有什么其他选择?

Ethique,2015年新西兰最具可持续性企业评选的“最佳B类”获奖者。如果你去看看他们的官网,会发现有点“奇怪”。作为一个美容品品牌,他们着重强调的并非产品本身能为你的头发或肌肤带来什么好处,反而将重点放在告诉你,这是一个“阻止了超过600万个塑料瓶被制造和处理”的品牌。

Ethique官网,在被置顶的关于新冠疫情期间企业动态通知下,紧接着的就是对弃用塑料瓶的号召。

Ethique创始人Brianne West发现,市面上约75%的洗发水及90%的护发素都是液体,这意味着它们需要装在塑料瓶里售卖,而每年仅是洗发水护发素产生的废弃塑料瓶就有800亿个。于是,Brianne West开始研发固体洗护用品,洗发水、护发素、沐浴露……并使用可降解的外包装。

这个环保故事对投资者和大众来说,还挺有魅力,2018年,Ethique在新西兰中筹平台Pledgeme上,90分钟筹到50万美元,同年还获得130万融资,有超过400个投资人。

Ethique的产品 ©Ethique
Ethique声称他们的包装均可降解,有需要的话,你可以拿到后院去堆肥。©Ethique

与之思路类似的,还有另一个年轻的洗护品牌Seed Phytonutrients。相比起生产固体产品,Seed Phytonutrients的思路比较常规,他们选择了可再生纸及可循环再利用的按压泵作为洗护用品的包装,较普通包装瓶减少了60%的塑料用料。

值得一提的是,Seed Phytonutrients是一个致力于保护种子多样性的洗护品牌,他们提出,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由于过度商业化等诸多因素,94%的种子品种已经消失,而保存种子非常重要,因为它带来的是植物物种的多样性。因此,除了和独立农场合作,用他们的种子制作产品外,让它们能继续经营下去外,Seed Phytonutrients会在自家产品的包装中放进一些种子,鼓励消费者种植他们以保留下这些种子。

©Seed Phytonutrients

 

前阵,我看《奇遇人生》,阿雅和苏有朋到科科斯群岛和研究人员Jennifer一起分拣塑料垃圾,了解塑料对寄居蟹、信天翁等生物的危害。在节目开始时,苏有朋提出,塑料到底有什么原罪呢?它本身也许并没有错,错的只是人类使用和处理它的方式。

当我们越来越意识到塑料对环境的危害,又没有办法彻底摆脱它时,如何更好地回收、处理、再利用它们,又或者说找到减少对塑料依赖的途径,也许将是接下来更多品牌尝试的方向。

另外,我相信,在不太远的将来,能够很好地处理这一问题的品牌,会收获的不仅仅是“声誉”,其后的商业效益也值得期待。毕竟,消费者及整个市场的态度都已发生变化,并且,当一个事物变成了一个大问题,那个能够将其解决的方案,必然是值钱的。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