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美羽,27岁,是一位遗品整理士,从事这行已经五年了。


她是这群人中唯一的女生,虽不易得到旁人的理解,但她却有自己坚持的理由。


因为与父亲的关系并不亲密,当突然收到父亲死讯时,她决定找一份能够感受家庭关系,同理亲人心情的工作。“我希望能与他建立更多的联系”,她说。


她的工作,多是帮助那些孤独死的亡者收拾住处与遗物。孤独死,指的是一人独自在家死亡而长期未被发现的现象,多发生在生前鲜少与外界联系的人身上。这样的例子最早于2000年被报道,被认为是社会隔离加剧与人口老龄化的结果。


在进入死者寓所前,遗品整理士需要双手合十拜屋主。


遗品整理士在整理完房间后,以鲜花与线香祭拜亡者。


在遗品整理士的工作经验中,不善于家务的中老年退休男性是孤独死的高风险人群,而近年来亦有不少因为生病或是贫困而孤独死的青年案例出现。


小岛从业这五年来,平均每年需要清洁300间这样的房间。她利用大量的业余时间,以这些房间为原型复制微缩场景,捕捉这些孤独死亡的悲伤,同时将如此正在日益扩大的社会现象传播开来,获得更多人的重视。


她并未受过正统的美术训练,动手还原一间房间需要花费近一个月时间,用的也只是当地工艺商品店最普通的材料。










上个月,小岛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时间停在的房间》,既收录了这些作品的照片,也记下了自己关于这个现象、这个行业的种种思考。



“问题不只是死亡,而是尸体被发现之前的时间长短,这些案件真正的悲痛就在这里。死亡随时可能到来,这不是我们可以计划的。但是这些人与亲友和社会之间的联系太少了,以至于数周甚至数月后才被发现。”


她也谈到关于宠物的问题。有时候遗品整理士清扫房间,还会遇上宠物。小岛难以相信家庭成员拒绝收留它们,或是觉得它们应该被丢下。“不管是宠物还是人类,我们都应该做更多的事情来珍惜生命。”


“如果孤独是一种心境,那便成了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纳博科夫说的。


或许邻居的嘴炮才是最逆耳的大实话。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