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初,日本创意热店Party的纽约及台北工作室宣布“出逃”。在Party纽约工作室官网的弹出小窗口上,赫然写着:“Party is over, but the fun continues:)”。结束了派对的两家工作室,与数码制作公司dot by dot携起手,成立了全新的创意机构Whatever。


 

于是,借着到东京参加2018国誉设计大奖颁奖典礼的机会,我们逮住了大赛评审之一,同时也是Party纽约及台北的创始人川村真司(Masashi Kawamura),聊了聊。

 


★ 不能把控概念落实的全过程,太让人不爽了

 

带着原公司的两个工作室离开,这样的举动很难不引发种种“不合”的猜想,加上Party的五位创始人本就各有性格,于是此次另起炉灶的原因便令人格外在意。

 

不过川村倒也不太介意那个“你们能和平相处吗”的赤裸裸询问,笑着说“这看具体情况。”实际上,在他看来,五年前他与搭档清水干太(Qanta Shimizu)离开东京,设立Party纽约工作室时,便已自成一家:“我们更像是共同顶着‘Party’这把伞的五个独立设计工作室。” 他说,因为行事风格和品味的不同,大家很快便意识到,与其硬凑在一起,不如各自独立承接项目,如果有适合合作的,则共同去完成:“我们当然还是朋友,只是没必要强迫大家一起工作。”

 

因此,当东京Party已成为一个完全不同于创始阶段的公司时,川村也在考虑做出些改变。


新公司Whatever的办公地点,在东京涩谷的一处联合办公场所,也是此前dot by dot的所在地。空间有些局促杂乱,但藏有小乐趣。


促使这一决定的最主要因素,是他希望对每个项目的执行都更具把控力:“我一直想拥有的团队是不仅能想出疯狂的创意,更能自己去实现它们。”在Wieden + Kennedy纽约等广告公司工作的经历让他看到,很多时候,创意机构只是一个方案提出者,但他们没有能力去实实在在地“完成创作”,只能将自己的理念交由别的执行机构去落实:“这太让人不爽了,一点也不酷。”

 

“方案提出者理应理解自己的创意是如何被实现的”,川村如是说:“这样他才能保证这个创意按照自己最初的设想去完成,特别当你想做出一些大家从没见过的东西,你更需要去了解,在完成这个概念的过程中,哪个步骤才是最关键的。”


对亲自参与到项目落地,川村有自己“执念”的。

 


★ 随你怎么说,我只想给世界找点乐子

 

Whatever,有无论什么,无所谓的意思,对于为何用这个词来命名新公司,川村说一方面想表示他们对业务类型不设限,能提供“whatever you want”;另一方面,这群聚集在Whatever的创意人不在意“whatever you say”,外界如何定义他们,不重要,他们只想给世界找点乐子。


 

这样看来,新公司其实是川村一贯风格的显性化。

 

川村带领下的Party纽约及台北工作室带来过许多惊艳、有趣的作品,比如Nike Unlimited Stadium、79%工作时钟,但同时也捯饬出了不少看上去略无厘头的创意,比如让你更方便悬挂各式太阳眼镜的T恤“Temple”、嵌满LED灯的狗背心“DISCO DOG”、台湾7-11的拍手墙……


Nike Unlimited Stadium是一座盖在马尼拉市大都会中心著名地标Bonifacio Global City的数码跑道,形似Nike Lunar Epic Low Flyknit 的鞋印。在这条赛道上,参与者要比拼的对象,是自己。


Temple ,一件设计有特殊口袋的T-shite,供你挂住不同的墨镜。说实话,看到这个设计时,我满头问号。

 

于是我们有些好奇,这些奇妙甚至疯狂的作品,到底是怎么诞生的?

 

答案非常无聊……就跟一般设计工作室的工作流程没什么差别,唯一不太一样的大概就是他们很少考虑市场方向,“当然,我们会做一些简单的调研,但更多时候我只是想提供一个新视角,给世界一点新乐趣。”

 


★ 到底要怎么说服金主爸爸一起“疯狂”?

 

但是,即使是炙手可热的创意热店,大概也会面对所有设计师或创意人都会面临的问题:那些天马行空的狂想,到底要怎么说服客户为其买单?

 

虽然喜欢疯狂的创意,但在与客户沟通这点上,川村及其团队一点也不“狂”

 

“很多时候,客户会说‘给我看些没见过的’,但正因为他们没见过,所以他们也很难愿意为它买单”,川村如是说。而他们应对客户的这种“矛盾”,主要有三个方法。


首先,最重要也是被说得最烂的,就是沟通:“客户经常跟我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足够crazy就好,这一方面给我们很多自由,但同时也要不断确认,双方对这个‘crazy’的理解是否一致。”


其次,他们的提案方式不止于传统的ppt汇报,“当然,很多人喜欢直截了当地给出自己的创意,但有时抛出一个奇怪的想法,就像向客户抛出了一个他们可能根本接不到的球,因为他们可能压根儿没法想象这个球的样子。”


因此,川村和他的团队更倾向使用直观的提案方法,比如在体验式提案中使用VR技术:“一件确实可感的事物是非常有力量的,所以我们会尽可能让客户感受到这个创意将如何呈现,这很重要,特别当一个点子很奇怪或疯狂时,因为他们从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或概念,我们在展示和解释自己的方案上会下很多功夫。”


为台湾7-11制作的“爱的鼓励墙”,光听概念的话,真的会让人懵圈吧?


最后,如果条件允许,他们会尽可能给出三个方案:一个规规矩矩,从预算到概念再到呈现方式,都完全按客户的要求来;一个稍有出格,可能忽略或更改了一些需求,但却有更好的表现方式;最后一个则非常疯狂,完全超出客户的需求书(也就是他们想做的)。

 

川村说,这种递进式提案方式会让客户更容易接受你的大胆创意,因为他们能确信你有听取他们的想法,是在他们的需求基础上,经过思考,才最终提出了那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奇怪”提案:“如果你一开始就丢出个天马行空的创意,客户大概只会想‘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嗯,在拉着客户一起疯狂这件事上,川村可以说是有战略有方法。



 

在采访过程中,我们曾很冒昧地(嘴巴一秃噜)用“nonsense”形容川村的一些作品,而他倒也完全不在意。

 

“我们所处的世界,有太多信息,我们要做不只是一条广告片,或某个品牌宣传,而是在一天的24小时中,创造令人惊叹的一刻,让人们能从众多信息中,分一些关注给你,而这有时确实需要一些看上去‘nonsense’的创意,去留住观众的目光。


另外,很多时候,那些看似无厘头的创意只是为了让团队跳脱出来,去做些他们真正想做的好玩创造,即使我们知道那些想法可能根本不会有人买账。但谁知道呢,当一个创意真正被实现,总会有些人被它吸引。”


一件装有256盏小LED灯,可通过app显示动画和文字的宠物狗背心?!别说,还真很受欢迎。


可以说,对于创作和尝试各种有趣的可能,川村真司是认真的。


未来,他也非常期待在中国做些好玩的事:“中国经济正飞速发展,有更多资本和空间支持各种或疯狂或奇怪的尝试,包括各种商业模式,让小型设计工作室或独立创意人,能有更多机会去创造和发展。”


那么,川村和他的Whatever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我们搓着小手手等待着。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