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采访 / 桃红小闪电@TOPYS  

采访地点/PRODUCT DESIGN CENTER  东京


3月份的时候,TOPYS专门给大家介绍过一家堪称产品模范生的日本品牌THE SHOP,每件产品只有一个选择,THE就是没有之一的最好的那个。

 “就像讲到THE JEANS,人们就会想到Levi's501那样,做被称为「就是这样一个标准」的产品。”

THE SHOP敢如此夸下海口,自然是与操刀产品设计的铃木启太有很大的关系。 

image©️PRODUCT DESIGN CENTER  Keitai Suzuki

Video©️TOPYS  


铃木启太可以说是非常的根正苗红了。

爷爷是一位古董物收藏爱好者,常年全球各地搜罗各个年代和地方的古董,其中不乏一些来自中国的古董,对于80后铃木启太,这些古董大概是最早的玩伴也是教科书,不同年代的工艺技术和审美变成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浸染着他整个孩童时期。高中时期因为迷恋用双手创造出作品的实在感,铃木想成为一名手艺人,他开始思考如何把这个想法变成一份真正的职业,在了解到他想要做的就是产品设计师这个职业后,铃木从多摩美术大学产品设计专业毕业进入日本NEC工作,也是在这里他学会了一件产品从设计到生产制造的复杂过程。2012年,30岁的铃木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PRODUCT DESIGN CENTER ,并建立品牌「THE」,以「稳健的创新」为设计原则。他同时也是金泽美术工艺大学客座教授。GOOD DESIGN最年轻评委。


image©️TOPYS  PRODUCT DESIGN CENTER工作室入口处铃木的私人藏品:Sciangai的衣帽架和Dieter Rams前辈设计的SK-4


他设计的酱油瓶一滴都不漏


酱油瓶在日本人的生活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但是在倒酱油的时候总是在盛器外会散落几滴,也许碰巧滴落在衣服上,总得有人把它擦干净。普通生活中常有这样的事情让铃木烦恼,“为什么这些日常生活不是它本应有的样子?”他的思维世界中充满了这样的疑惑,接着,他对这些“疑惑”的观察就会包含在他的设计中。

 image©️PRODUCT DESIGN CENTER 绝对不会滴漏的油瓶


「THE 醤油差し」与其他酱油瓶最大的不同在于解决滴漏问题和选用更优质的水晶作为材料。由江户时代便扬名的玻璃工场「石冢硝子」代工,加之青森县「津轻玻璃」的独特工法制成水晶瓶身,瓶盖也由一般的塑胶更换成玻璃。漏嘴的位置因为设计了特殊的回流构造,在酱油将要滴落的一瞬间自然的会到瓶口内,防止滴漏的发生。

TOPYS】THE 酱油瓶设计  


TOPYS:会不会过于吹毛求疵 ?毕竟对于一般人而言,滴一滴酱油擦掉也就过去了。 

Suzuki:我其实是过着普通生活的普通人,有些细节对于一些人而言就随之而去了,但是我的眼睛,对待很多事情的细节是非常严苛的。作为一名产品设计师,我的工作就是通过解决具体问题提升产品本身,这也是我看待日常生活之物的方式。


THE LUNCH BOX便当盒


image©️PRODUCT DESIGN CENTER 铃木设计的标准铝制便当盒   

树脂材料大行其道的今天,铃木与日本知名的铝制品制造公司AKAO ARUMI合作,因为铝制品轻便耐用且表面覆有酸化膜,与树脂材料相比不易产生划痕和细菌。而比不锈钢导热快15倍的热传导率,就意味着吃热饭这件事的效率提高了不少。


Meiji Essel Super Cup明治冰激淋勺


image©️ PRODUCT DESIGN CENTER Spoon for Meiji Essel Super Cup

怎样才能吃完整一盒美味的冰激淋?

一次性的勺子是否就不需要重视功能了?

设计师铃木的观点是美味一定要享受到最后一口,所以根据圆形的底边,专门设计了这款“正确操作”的冰激淋食用“工具”,并且不需要加以说明,在吃东西的时候,自然会用不规则的多边形去“挖掘”每一口冰激淋。而颜色从一般的透明改为金色,拿在手里时会更有品牌的存在感。

相模铁道20000系车:看不见的好设计


与世界很多地方的铁道交通不同的是,日本因为地缘和历史发展原因,铁道交通其实是优先于城市扩张的,因此铁道交通体系更为成熟,也是一般民众依赖和熟悉的主流出行方式。相模铁道股份有限公司是日本为数不多的大型私铁公司之一。像是横浜駅这样的大站每日乘坐人数达几十万人,如何让这几十万人能感受到更加舒适的乘坐体验,正是设计师需要解决的问题。


TOPYS:相模铁道20000系车辆中有哪些不同的设计?

Suzuki:和之前的设计相比,这次采用了迄今为止的通勤车辆中从未有过的CMF(Color,Material& Finishing)的想法。例如根据白天和夜晚的不同,可自动调节色温的照明灯,以及对于吊环的再设计,车辆内部设计采取了更为统一的基调。


image©️PRODUCT DESIGN CENTER  相模铁道20000系车辆


TOPYS:像这种大型公共项目的设计是如何展开思考的?

Suzuki:做这类项目的时候我并不是以设计师的身份开始的,而是作为普通人参与到其中。从小时候开始,我搭乘铁道列车频次是数不胜数的,所以我是以慢慢回忆起过去种种搭乘体验来开始,把那些好的或者不好的体验都记录下来,甚至在项目开始的时候,我仍然向往常一样去搭乘列车,继续观察并找出问题所在。

就好比吊环这种看起来很普通的配件,在车辆行经的高峰阶段,乘客之间距很近,大家的身高有所不同。所以吊环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安全辅具。我就在想在同样的人群密度中,如何更高效率和安全的让更多的人共用同一个吊环,某种程度上可以缓解或者解决这个问题。

image©️PRODUCT DESIGN CENTER 

从结果来看,吊环设计的核心目标为安全和清洁。经过研发,最终获了不管从什么角度和方向都可以轻松抓握的全新造型的环形。包括吊环绳带的保护套也是容易抓握的形状,提高的在高峰期的车内安全性。关于吊环的颜色,特别采用了白色污垢和黑色污垢都不起眼的灰色,材料则使用带有抗菌效果的塑料。小细节就是带子部分有设计细小的花纹,所以抓握后不会留下手印的痕迹。


image©️PRODUCT DESIGN CENTER 这款长椅设计将被安装在相模铁道的全部车站。


考察过车站的人流情况后,铃木发现整个站内因持续的繁忙状态,座椅常常会让人感到拥挤和不舒适,更不要大部分当乘客携带行李或者带着孩子一起乘车时候的尴尬。

通过扩大坐位面积,确保足够的个人空间是铃木解决这个问题的核心概念,一方面不用去担心与旁边乘客的距离过近,小孩与家长也能共同坐在一把椅子上,从而提升公共设施的利用率。

另外,座椅的材料选用的是耐候性树脂,兼具舒适度和雨天的排水性。

产品设计的部分特意站在安装和维护的角度思考,椅子是铸造成型,因此不需要基础的安装工序。与此同时部件数量的减少,降低了安装成本和维护检查的运行成本。


TOPYS:客户第一次看到20000系设计提案的时候是怎样的反馈?

Suzuki:客户对设计师有一种预期,希望设计师提出来的设计似乎是他们整个人生中从未见过的设计。要是拿这个列车来打比方,他们希望看到一整个车的室内都是金灿灿的或者一些行驶在沿线中能够特别抓人眼球的效果。但事实是我是一个比较朴素的人,所以我的设计也是朴实无华型的——很多设计都是在细节中有所提升,所以当客户一开始看到是手拉环的部分的提升他们其实是很惊讶的。但是当这些产品被生产出来,投入使用被市场检验了很多次之后,他们才意识到在列车上的手拉环对于乘车人的帮助。尤其是人们会把他们的评论和反馈发布在twitter或者其他社交媒体上,这之后,他们又更深一层的意识并且相信这个设计是成功的,这是一个优秀的设计。

在这一点上,我想中国和日本的客户大概是一样的,认为设计师应该是创造那些闻所未闻的东西,但事实上,设计师所做的事情就是持续不断的提升产品本身。


TOPYS:在中国,我们常常提到用户的概念,你是怎么理解“用户”?

Suzuki:我经常好奇于他们说的“用户”到底是谁,我认为他们说的这些用户都是假象,每当我开始设计的时候我都会想到我妈妈,我妈妈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你要知道当你开始想要设计一件很新颖的东西,事情就开始变得复杂了,所以我常常会想,我妈妈会如何来理解这个设计呢?这个人甚至可以是任何跟你很亲近的人,他们能理解并且使用它吗?我做设计的时候一定会这样反问自己。


如何构建自己的设计思维 


TOPYS:大众在建立对于设计认知的同时,设计师也是需要不断提升自己,你是怎样学习的?

Suzuki :大学毕业之后去了NEC工作 ,也是在这里我学会了一件产品从设计到生产制造的复杂过程,并且知道设计师的工作绝不仅仅只有设计,还需要和工程师一起攻克工程部分的问题,那个时候我也经常和工程师一起来中国跟进项目,这是一种实践积累的学习。


另一个方面我从游历不同国家的博物馆中学习。纵观历史,远古人类就在制造他们所需的生活用品,而数量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博物馆中陈列的是被选出来我们看来属于好的和重要的设计,当你看这些产品的时候,你就会对于产品的造型和功能有一些了解,也理解为什么这些属于人类历史上重要的代表物。


TOPYS: 优质的产品都会跟品牌相互成就,不同人也有不同视角来判定产品优劣,你怎么看品牌的价值?

Suzuki :如果提到佳能,你会想到什么?


TOPYS: 相机

Suzuki:嗯,我曾经参与过佳能的打印机设计,就像你一样,当提到这个品牌的时候,相机永远是第一个闪现在消费者脑海中的产品,如同条件反射。可以说,人们对于佳能的相机有极为深刻的信任,所以我会倾向将这样的本质融入到打印机的设计当中,粉色可爱的打印机并不是佳能留给消费者的印象,良好的组织和稳健的设计是相机产品多年来为品牌构建出的印象和价值。


TOPYS:作为产品设计师,你怎么看待品牌和产品之间的关系?

Suzuki:80s经济泡沫时期的日本,人们崇拜品牌,一种是Louis Vuitton这样的品牌,另外一种就是具有学术专业背景的。品牌代表着身份和地位,也是评估价值的重要参考轴。甚至到今天也是一样的,与小公司相比,这么多年的经验让人们依然倾向于信赖大公司生产的产品,所以品牌就意味着信任——不过,这个标准并不适用于我这一代,我觉得好的东西就是好的,与品牌无关,比如说我觉得东京有很多不错的餐厅,但是我最喜欢的是我朋友开的Lzakaya,对我来说最美味的食物就是我妻子或者妈妈做的,关键不在于品牌影响力有多大,而是真正好的产品。我们这一代的评判标准很纯粹,就看单个产品是好还是不好。



后记

产品设计师,可以说就是设计我们生活的那个人。

从刷牙沐浴到驾车出行,就连我们打开车门的动作也是被提前预演和调整过无数次的。

这是真正的物质爆发时代,却依然缺乏最合适的设计。

也许下一次接到委托之后,与其立刻天马行空的展开想象,不如先试着跟妈妈聊聊天,

毕竟,产品设计还是需要回到生活的本身。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