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如果有斜杠青年大赛,安迪·沃霍尔一定拔得头筹。


毕竟他所从事过的职业(尽管有些不过是小试牛刀),总体数量多——简历中的过往经历一栏肯定填不下;横跨领域广——今儿还是百老汇服装设计师,明儿就当上了MTV主持人;难度系数大——诸如时间胶囊制造商这类稀奇古怪的职业不必多说,跪着采访希区柯克以及给总统画像的机会也不是人人都有。


很多人以为他真如自述一般“是一台没有思想没有感情的机器”,只是麻木重复地复制着玛丽莲梦露的性感嘴唇、可口可乐瓶和坎贝尔浓汤罐头。而实际上,安迪·沃霍尔开挂的人生被烙下的诸多标签,远比你想象要丰富、有层次得多。



百货公司橱窗设计师



安迪·沃霍尔曾就职于匹兹堡一家名为Joseph Horne的百货公司,这也是他的第一份暑期实习。后来我们都知道了,他擅长绘画、印刷、摄影之间的跨界使用,而在他的第一份暑期实习工作中,安迪·沃霍尔橱窗装饰的特长就已崭露头角。


百老汇服装设计师



1963年,安迪·沃霍尔为百老汇舞台剧《The Beast in Me》设计了服装。《The Beast in Me》由《纽约客》的作家和漫画家James Thurber所创作的寓言故事改编而成。在Thuber的漫画中,所有的人物都变成了布娃娃;于是,沃霍尔也尝试了同样的效果——他给演员们穿上了一件白色睡衣,他还根据场景需要,添加了很多配饰。


这是沃霍尔第一次摆脱了50年代舞台剧服装惯有的舒适风格。遗憾的是,由于他不是工会联盟会员,所以这部作品并没有得到认可,“我想我被剥削了。”很多年后,我们从沃霍尔的日记中才得以窥见这张珍贵剧照。


鞋履插画师




黄金时代的沃霍尔在纽约时尚圈如鱼得水。而其实在他成名之前(1955年至1957年期间),沃霍尔就是 I. Miller鞋厂唯一的插画师,同时他每周还会为《纽约时报》的广告绘制新鞋草图。


在他插画生涯的巅峰时期,沃霍尔每年收入超过了10万美元——在20世纪50年代这可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


专辑封面设计师



20世纪六七十年代,沃霍尔在RCA、哥伦比亚等唱片公司担任freelancer,他曾为滚石乐队(Rolling Stones)、艾瑞莎·富兰克林(Aretha Franklin)、地下天鹅绒乐队设计过专辑封面。(插播个题外八卦,在沃霍尔为地下天鹅绒设计的那张专辑不受欢迎后,乐队与Warhol分道扬镳。)


有点意思的是,沃霍尔为“滚石乐队”1971年专辑《黏手指》设计的专辑外壳,拉开封面牛仔裤的真实拉链,即可看见里面的内裤。这个封面设计被提名为格莱美最佳专辑封面。




烹饪书插画师



1959年,沃霍尔与一位室内设计师朋友Suzie Frankfurt合作,为纽约的《时尚世界报》(beau monde)出了本限量版食谱,这本食谱名为《野草莓》(因为当时英格玛·伯格曼的电影《野草莓》刚刚上映)。这大概是史上最有趣、最奇特的烹饪书,里面充满了各种古怪插画,从会打架的鱼到烤焦的蜥蜴……这本烹饪书由 Frankfurt提供创意构想,沃霍尔的母亲亲自手写文字,沃霍尔则干起了老本行为它配上插画。



当然,在当时它赚不了多少钱。今天倒是成了不少安迪·沃霍尔粉丝们争相收藏的艺术品。如果你也想购买,可点击这里


日本TDK电视导购


不多说,上段视频给大家感受安迪·沃霍尔的电视导购业务能力到底如何。



标本收藏家



安迪·沃霍尔还有个不为人知的爱好——收藏动物标本。他曾拥有狮子、孔雀、企鹅、驼鹿头和一只名为塞西尔(Cecil)大丹犬。这只大丹犬来历可不简单,20世纪60年代,他以300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只大丹犬。沃霍尔猜测:或许这只大丹犬曾经的主人就是曾获奥斯卡、金球奖终身成就奖、好莱坞元老级人物塞西尔·德米尔(Cecil B. deMille)呢!


史上第一个跪着采访希区柯克的记者


1974年,沃霍尔已举世闻名。但当他去采访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时,也不得不双膝跪地,以镇定自己的过于激动的情绪。这场采访异常精彩,尽管有些病态地转向了一个特别的话题——谋杀。



沃霍尔在自己创办的《Interview》杂志上刊登了这篇深度报道。以下是采访中关于谋杀话题的摘录。


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很多谋杀都是在一时冲动之下促成的。

安迪·沃霍尔:是啊。如果你杀一次人,你就会杀第二次。

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这取决于你是否完美处理了第一具尸体。

安迪·沃霍尔:是的,如果你能处理得好,你就已经上路了。我一直觉得屠夫就做得很好。屠夫是最好的凶手。


MTV主持人


20世纪80年代,沃霍尔创作了两部有线电视节目,包括 Andy Warhol’s TV 以及 Andy Warhol’s Fifteen Minutes for MTV。




模特


20世纪80年代,沃霍尔曾为模特经纪公司Zoli站台拍摄广告大片。



总统肖像画家


这位自称“史上最酷”的总统吉米·卡特,在竞选期间委托了最嬉皮艺术家沃霍尔为其制作了一幅丝网印刷作品。


时间胶囊制作商



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安迪在自己的桌子旁放了一个纸箱,里面装满了各种他感兴趣的经手之物。箱子满了之后,沃霍尔就把它封上,标注日期,然后放进仓库。直到1987年,他突然死去时,已经藏了612个纸箱,沃霍尔把它们称为“时间胶囊”。


位于沃霍尔家乡美国匹兹堡的安迪·沃霍尔博物馆,如今正是这些“时间胶囊”的栖息之所,但腐烂发霉绝不是它们的命运。随着主人的名声渐隆,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些箱子兴致勃勃。所有的“时间胶囊”都已受托被纽约苏富比拍卖行打开,总共2526组、超过10000件物品被定期拿出来展示再收回。


在沃霍尔的杂物箱里,有成堆的报纸杂志邀请卡,还有呆萌的饼干罐和娃娃,以及创意十足的照片。



除了上述之外,安迪·沃霍尔还荣获“喜爱男扮女装”(他说自己的另一个自我是“Drella”——一个“吸血鬼”和“灰姑娘”的结合体)、“成功在世界博览会上激怒每个人”、“养过25只猫且全取名为Sam的猫奴”等稀奇古怪称号。


安迪曾有句名言:“在未来,每个人都能成名十五分钟。” 在被时尚的潮流裹挟着前进的今天,这句话越来越被应验,很多新锐艺术家、艺术作品短时间内在社交网络上红极一时,最终却又昙花一现;而斜杠青年似乎也都有“每样都懂点,每样又都不精”的通病。


想要复刻安迪·沃霍尔的经典?先学学人家slash得多么到位!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