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Finus@TOPYS


周末要加班的,大多有两种。
一种是“老板觉得你要加班”,另一种是“你自找的”。
对前者表示同情,并丢给你一首《感觉身体被掏空》。
后者我们来聊聊,你是不是有拖延症?
你是不是把这周要完成的工作拖到这个时候才开始?
你是不是在承诺月底提交PPT的时候,把截止日期算到了30/31日?
 
Wait But Why的创始人Tim Urban用很简单又形象生动的比喻来解释:拖延症患者的大脑跟其他人不太一样,他们脑子里虽然有“理性的决策人”,但同时还住着一只“及时行乐的猴子”。
也就是说,当大脑的理性告诉你要做一些实际工作的时候,“猴子”却不喜欢,“猴子”想轻松找乐子:去微博看看最新或热门话题,去朋友圈刷刷别人的更新,去豆瓣搜下朋友推荐的电影,去优酷扫扫首页推荐的视频……你没有察觉的是,这些都花掉了你大量,甚至是宝贵的时间。而这只“猴子”对未来没有概念,也不愿思考,只关心两件事:简单和开心。
所以你知道,你的拖延,说白了,就是在逃避。逃避那些不喜欢,不开心,不简单,不轻松的事。
 
如果拖延的事是有截止日期的,那么拖延的影响会被限制在一定时间内,你可能在最后关头焦虑、急躁、恐慌,然后拼命赶工、熬夜加班、最后冲刺、掐点完成,然后如释重负,告诉自己又躲过一劫。
但如果拖延的事是没有截止日期的呢?比如健身,比如学英语,比如看书,比如考研,比如处对象,比如创业?这些事情没有截止日期,但如果你做了计划,却迟迟不开始实施,或总是告诉自己,从下周开始,从下个月开始,那么,一切就不会有任何明显的进展或起色。
这种没有截止日期的拖延,后果是没有限制的,负面情绪“会不断地肆意延伸”,“常常在无声无息中折磨着人们”。为什么拖延症患者状态很差,Tim Urban分析说,因为“这种长期拖延使他们有时感觉,自己只是生活的旁观者,让他们沮丧的不是没有实现梦想,而是他们甚至还没有开始追寻梦想。”
 
是的,我们都知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为了过上自己最终想要的生活,大脑里“理性的决策人”有告诉过我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但我们又总是踢不开那只抗拒麻烦和困难,只想得过且过的“猴子”。如果你只追求一些简单和快乐的事情,一辈子无忧无虑,自然也不是什么坏事。但更多的人,如果不想活在抑郁和悔恨的情绪中,还是赶紧终结拖延症吧。
比如,其实你周末本想去参加一些活动的,别再给自己找“下次再去”的借口了。

北京

早餐吃什么?是暖黄诱人的 Omelette,配上两面金黄脆酥的面包,抹上黄油,那酥酥的颤人一声简直是要了命。还是百吃不厌的香葱酥油饼,不惜排上大半天队,最后赌气似地又加了份夹着肉松的粢饭团。 早餐总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将睡眼惺忪的疲乏人们从床上拽起,为其注入新一天的勃勃生机。



我们每天都在表达爱,每天都在接受爱的表达。可是,仍然有很多的爱,像掷空的篮球,没有收件人的信,永远也无法抵达另外一个人。也总有另外一些爱,像蘸水写的字,在时间中蒸发,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是,那条寂寞的弧线,那段无人知晓的旅程,那几个写过又消失的字,将会永远存放在我们的身体里,不断去拓展内心的边界。那些自由而无用的爱,是生命旅程中最绚烂的烟火。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精神思潮低弥的欧洲兴起了象征自由反叛精神的朋克文化,作为一种简洁有力的艺术形式被世界范围内的年轻人效仿。七十年代的日本,电影产业走向低谷,量产影片的“摄影所”系统逐渐崩溃。原本作为雇员就职于各大电影公司的职业导演全体被解除合约。导演也就此彻底沦为毫无经济保障的自由职业。在电影产业的动荡变革之下,8毫米电影作为一种简单记录工具,承载了青年人艺术创作的热情和时代的压抑感,一批风格自由张狂的影片诞生。电影不再是高居庙堂的梦幻产物,个人影像热潮翻滚而来,当代日本电影的一批重要导演就是从这个时期开始了电影创作。 


广州

作为一个很本质的诗人,余秀华的诗感情真挚。她歌咏爱,歌咏人世间的悲伤、幸福和感叹,动人心弦。透过她的诗作,可感知到她对人世间的很多事物,有一种可贵而又质朴的领悟能力。同为诗人的廖伟棠,写诗二十余年。他的诗重性情,文字流宕多姿而锐气鲜明,思接渺茫空阔而不忘尘世纷芸,拥有不囿于“文学”的自由。



分子料理诞生于并不以美食见长的西班牙,因其独特的烹调方式和特殊的口感而引得众多食客的热捧,被视为全球最奢侈的美食之一。KLASS 11邀请分子料理大师,近距离接触这种最奢侈的料理方式,一同变身料理魔法师,制作一道梦幻分子料理,犒赏味蕾。 



我们处于一个特别的时代,身边的一切似乎都在正常运作,我们可以轻易在已有的东西上获得满足感。然而,如果当初没有人考虑飞行,大家都继续研究如何让车开得更快,人类的交通可能不会做出跨越性进步。对于那些宏大的问题,我们无法给出确切答案,但这不妨碍我们开启多个议题探讨。“捣乱”(Disruption)并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希望从“固定思维”的想法走向“打破常规”,从“习以为常”的行动走向“建设性捣乱”,从“原本这样”的意识走向“无限可能”。


上海

真实的镜头源自懂得和理解。史迎曦拍摄“Colors of Dance”系列,是在美国打拼创业时了解到当地舞者的生活状况,尽管物质不充裕,许多人白天是婴儿保姆和酒吧服务生,晚上则继续元气满满地带着精致妆容走上舞台。这种反差之下的执着与努力让史迎曦感慨尤深,也促使他创作了这一系列,从2012年秋天持续至今。

 


Nelson(旅行主题杂志《LOST》的主编)、沈恺(精酿啤酒“酒花儿”品牌创始人)、蔡禹彻(上海妈妈糖餐厅创始人)、笑阳(前财新记者)、李劭康(摄影师,自由撰稿人),还有一位神秘嘉宾,将齐聚在衡山·和集与六本目的这场沙龙里,他们每人会为你推荐六本书。这些书可能会成为你最好的旅行指南,也可能会让你读懂一部文学经典,帮助你了解一个国家的宗教、经济与文化——你的行程不应该仅仅由旅行手册和自拍杆决定。


深圳

著名汉学家柯雷曾评价:“廖伟棠的诗高度个人化又保持开放,背后是对艺术和社会的意识,它们嬉戏,而又高贵,这是一场感官的盛宴,鲜活感人,它想要跟你说话。”《春盏》是廖伟棠写诗二十余年的精选集,诗作大半为内地首次结集发表。
 
周末去哪儿,TOPYS特别精选。
欢迎回复分享自己的周末行走体验,推荐下周艺文计划。
活动投稿:finus@topys.cn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