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Ramble 

 

 

 

 在寸土尺金的香港,建筑师张智强(Gary Chang)以自己的公寓为样本,在30平方米的狭小空间中变化出多种生活的可能。因为空间有限,他打破了所有区隔,把不同的功能进行重叠和压缩,例如床和沙发重叠,窗帘与投影屏幕重叠,卧室、客厅、放映间、洗手间、小走廊全部压缩在同一空间中,依靠丰富的灯光来制造变化。这是把不可能变为可能的绝妙之计,是被香港拥塞的居住环境挤迫出来的超凡智慧。法国建筑师Laurent Gutierrez和Valerie Portefaix为这个公寓拍摄了一个录像《偷窥张智强的家》(Peeping Gary’s Apartment,2003),请张智强回到他的家中,重演他的个人生活与空间之间的美妙配合。在录像中,张智强或立或坐或躺,用感应器遥控着灯光的变化,他拉下整个窗帘,这个空间马上变成了黑暗的影室;再拉起一点窗帘,窗外的街景一下子全漏了进来,与投影机放出的电影影像形成一种奇特的重叠效果。这时你会发现,这个房子真正的魅力,正在于把原本冲突的梦想和现实,完美地合而为一。

张智强1999年曾获得亚太地区室内设计个人住宅类冠军奖,现在它几乎成了小户型变出大空间的典范。张智强在30平方米的狭小空间里装进了所有他想要的内容,甚至给自己弄出一个私家影院。意大利著名设计师洛朗·居蒂耶雷撰文指出,该设计使一成不变的高密度房子的空间形式变化多端、充满活力。
 
 
 
打掉所有的墙 改用布来间隔
张智强说,小时候一家5人就曾住在30平方米的房子里,而他总是睡在走廊或者客厅,拥挤、窘迫、压抑,平日根本不想呆在家里。从那时起,他就在想,如何把小面积的空间合理利用起来,因此后来所走的路便与空间设计再也没有分开。现在的这个家,就是如何利用小面积空间的一个大胆案例。
他首先打通所有房间,拆掉了两堵间隔墙,整个空间就是原来的3倍大,但也只有30平方米,怎样在这个空间里做文章呢?张智强大刀阔斧,他将3个空间分别作为视听区、休息区、厨卫区。即使在卫生间洗手,一转头还可以看到大屏幕的家庭影院,它是跟卫生间遥遥相望的侧墙;吃喝玩乐、读书写字、休息工作均在这个大空间里进行,真是无遮无拦。
可能是个性使然吧,不喜欢受约束,也不愿意墨守成规,在这样一个通透的空间里心情也会开朗。空间本来就不大,如果再有层层隔墙,不仅减少了实用面积,而且在视觉上总会显得压抑。尤其对于单身一族来说,敞开式的空间比较实用,而且容易施展个性。
 
空间灵活多变 可重复利用
如果仅仅是将所有的墙都打掉,仅仅在这30平方米的空间里摆上家具,那么也就无话可说了,但是设计师的家可绝不会这么简单。
张智强的这个家看起来似乎“家徒四壁”:四面墙均有布帘垂下,安安静静,不动声色,不过,所有的乾坤都隐藏在帘幕后。掀开布帘,即可见到高达天花板的收纳柜,这里简直是书和CD的天下,占满了好几面墙。当然,衣物与其他杂物都收罗在封闭式的柜中,掀开帘子不至于显得杂乱;如果放下四壁的布帘,看他的家就是“一贫如洗”了。原来以为他的家是毫无遮拦的,现在才知道“城府”深得很!张说,这些柜子都是简单组装的,以后要改动也很方便;布帘就更不用说了,随时都可以更换,空间是非常灵活的。

原有的隔墙拆除后,所留横梁通常会让人头疼,在天花板处总是碍眼,于是总想着如何去掩饰,如何去作假梁来淡化视觉效果。张智强竟然可以不管不顾,任两根梁在天花板处横着,只是在横梁下安装了布帘,拉上帘幕就成了一面若隐若现的墙,与梁浑然一体。

所有的家具也都简单到了极点:一张床,看不到任何花纹与图案,床脚安装了滑轮,可以移到任何一个空间;沙发、坐椅均素面朝天,白色调与整个空间统一,放在哪里都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仔细搜寻了一下,才发现家里再也找不出其他家具,属典型的单身贵族气派。
 
 
 
 
 
 

 

 

 

 

 

 

 

 

 

 

 

 

 

 

 

  

 

 

 

 

 

 

 

 

 

 

 

 

 

 

 

 

 

 

 

张智强于1994 年创办EDGE公司,自公司成立后他的多元化的获奖作品迅速地为他在行内赢取声誉。为更贴切形容EDGE集研究及商业活动于一身之公司,事务所于2003 年易名为EDGE Design Institute Ltd。

  过去数年,他最具代表性项目包括(箱宅)长城脚下的公社;获意大利ALESSI 邀请参与Tea Coffee Towers 设计《功夫》茶具;日本岐阜县公共房屋第二期设计及卡塔尔私人会所和健身室设计;而香港作品则包括百老汇电影中心;香港艺术中心大堂中庭改造方案;互联优势数据中心等。他的设计不单分布于中国、日本、欧洲、中东及世界各地而设计范围亦非常广泛,包括会所、零售店铺、酒店、餐厅、办公室、游艇及私人飞机等。

>> 殷智贤:张先生,你既往的作品在我们《时尚家居》刊登过,关于你的报道我们的读者也不陌生,你在国外的作品尤其是你个人的住宅,后来你又在长城脚下的公社设计了箱宅,这些年你的作品在中国大陆陆续出现。我注意到你对空间的理解和处理一直有些大大小小的变化,你对空间的理解是怎样的,可以和我们的读者分享吗?

>> 张智强:我对空间的理解是怎样充分利用资源,资源包括时间、空间、思维,不仅仅是家或办公。我的作品差不多都是同一个方向的,都是怎样处理选择性更多、变化能力更强,选择多变性,不同的东西可以共存,包括你不知道怎样放在一起的也可以放在一起,还有联系。

  我很反对现在媒体说什么风格,我觉得很多都是视觉上的风格。不是说它们不重要,而是不能空谈,如果能深入地谈也可以,但现代人好像没有什么时间去深入探究。风格也是可以变的。一个风格也是一个活的东西。

>> 殷智贤:你所说的对空间的选择性是怎么理解的?在你的设计中怎么来实现你的多选择性?

>> 张智强:我觉得这和你有钱没钱、房子的大小没关,现在人的
生活不是固定的,他们希望每一天都是不一样的,如果有一个地方有灵活性,每一个家庭都会很开心。

>> 殷智贤:关键是怎么实现?很多人也认为这个东西很重要,但他设计的时候做不到。

>> 张智强:不是每件事情只有一个方法,至少我们公司每个项目都有几套方案,也不是做不到。比如说一个房间设计得太多,反而没有变化的可能。设计很多时候都是很个人的,对你不是很了解,有的地方就不能够充分利用。

>> 殷智贤:还有你刚才说到的共存,现在我们都知道全球化了,人们可以去世界各地找到他喜欢的东西,他可能只有一个常住的家,最多有两到三个,他要在这个房子里把心爱的东西放到一起。

>> 张智强:很多人在国外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但不知道放在自己家里配不配,这就有一个刚才说的风格的问题,所以我觉得现在没有纯粹的事情。找纯粹的东西不难,把所有的东西放在一个纯粹的空间很难。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很多不同的东西放在一起最好。即使设计完美,也最好有灵活性,好像一个很大方的主人,最好就是新的旧的都放到一起。家是这样,城市也是。

>> 殷智贤:你刚才说的联系,空间之间建立联系,空间和人建立联系,这些联系你怎么建立?

>> 张智强:一家人之间每个人和这个共同的空间是不是都是一样的联系?老的也可能穿新的衣服。在香港,联系跟高密度有关系,人一定要很舒服的,一个最大的好处是很短的时间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你可以改变很快。这不一定是负面的事情,还有正面的,大部分人都住在都市里面。为什么很多事情可以放在一起?像炒饭一样乱糟糟放在一起。

>> 殷智贤:就和人际关系有好有坏一样,好的空间联系或好的人和空间的联系你认为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特点?

>> 张智强:和人一样,东西为什么会连在一起?最重要就是互相尊重,不可以放在一起的不要放在一起。还有就是应该明白对方的存在,高密度最麻烦的是隔音,要承认另外一个空间的存在,很小的谈话声音都听得到是互相不尊重,空间不尊重人。隔音不是把不同的人分开,是可以令很多人放在一起。

>> 殷智贤:你既然谈到空间之间要互相尊重,这样才能对人形成尊重,那么在你的设计里是否所有空间都是平等的?因为中国大陆的很多设计师认为主人只对卫生间、客厅、厨房三个空间最感兴趣。

>> 张智强:我们通常都是整体来看的,你也看到我的很多作品,每个地方的材料、颜色都是一样的。如果是整体做一个背景才是好的,我们做什么作品都是这样。如果每个地方都不同的话,灵活性就没有了。

>> 殷智贤:你刚刚说的像STUDIO,每个空间之间没有实体的隔断,当把隔断全部打开,你会发现无论是视觉上还是材料上,一致性是特别重要的。但买HOUSE 的业主有足够大的空间,他可以在不同的空间里保持视觉上的相对独立。

>> 张智强:事情不是一概而论的,每种方法都会有优劣,不要看重某一个地方是很重要的。每次我都会跟客户说为什么你家那么大,卫生间却那么小?他们说这个浪费空间,其实它对你的健康是很重要的。

>> 殷智贤:其实很多人很注重
卫浴间,中国消费力比较高的人群里,开放式的厨房很漂亮,但每个家都会有一些空间是他不重视的。

  你在设计里是会关心时间在居室里起的变化,时间对空间的影响介入特别多。很多人没有真正住到里面的时候,可能对房子里的变化不是特别清楚,可能住了一段时间才知道,但我们都知道房子是要先
装修的。

>> 张智强:现在人对家的概念很奇怪,人们经常搬家,花很多钱弄,自己的家不是为了自己,怕将来卖给人家不喜欢,他们考虑未来的客人比自己还多。或者和别人说买了个家很大,但对这个家没什么关注,好像不是自己的。

>> 殷智贤:那是人际关系变化带来的居住空间的变化。拿我自己的居住经验来说,有一些变化是住进去之后才察觉到的,那怎么办?你天天在那里改,改是唯一的方法吗?

>> 张智强:当然没有完美的方法是什么都可以处理的,但有一些方法是可以借鉴的,主要是一个人住一个大空间,灵活性很多。一个人很少做饭,但拥有一个很专业的厨房后就喜欢做饭了。我的家好像酒店的房间一样,厨房和书房没有很大差别,看书不一定在书房,也可以在厨房。有的人喜欢去卫生间吃东西。有人说我的家很大,不需要你的概念,我说它可以更大。拥有很大的家不一定幸福。

>> 殷智贤:现在有些买小房子的人觉得自己特别窘迫,空间不够用,很困扰。

>> 张智强:有的小户型90 平方米,我的家只有32平方米, 对一对夫妇来说已是很完美的,但若要容纳多一个孩子则存在挑战性。

>> 殷智贤:关键是看你的生活能不能在这个空间里实现?

>> 张智强:你的家可能很大,但很糟糕,跟太太说话要喊,住得不舒服。

>> 殷智贤:采光和布光与空间的关系是什么?适合人居住的灯光有什么特点?

>> 张智强:背景的灯光不能是直射的,否则会不舒服。最好的背景光不是直接的,你看不到光源。

>> 殷智贤:还有一个比例的问题。>> 张智强:比例没有一定的方案的,很小的房间也可以很舒服。空间是三维不是两维。

>> 殷智贤:你的房间的变化看起来不是由材质引起的,好像是由造型引起的,但深入感觉后,造型之所以能突显出来还是因为材质起变化,所以空间的节奏感出来了,你是怎么设计的?

>> 张智强:你看到的很多事情都是连起来的,以酒店来说,如果你有许多化妆品,可以放在卫生间的台子上,界限可以变来变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但是你组合起来,就没有变化了。

>> 殷智贤:如果一个人想使用开放式的空间,每样东西都要好,因为时时刻刻都会被人看到。

>> 张智强:如果收起来,你都不知道有这些东西。打开它、看它,对它是起码的尊重。我做的人家,有些东西半年都没用过,我想它们一定很不开心。

>> 殷智贤:人和自己家的关系有时候不是那么亲密。

>> 张智强:你把你很贵的家变成储物的地方。有一个方法首先是打开,因为你看见它了,所以你会用它,跟它一起会很开心。  

 

 

 

 

版权声明: 本文系原文作者授权TOPYS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文作者,并保留文章在TOPYS(www.topys.cn)的完整链接,谢谢!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