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为艺术带来新的可能丨TOPYS专访Cedric Kiefer

 

在刚刚结束的MINDPARK 创意大会2023上,Cedric Kiefer是我在采访中最惊喜的一位。他从演讲到采访思路都极其清晰,表达非常完整,有自己的艺术追求,但是又知道客户想要什么,用一个词形容就是靠谱。

如果你想要在电子艺术方面的工作上发展,请一定要仔细看完这篇采访,Cedric临场不仅讨论了他创作的艺术理念,还说出了电子艺术创作的方法论和商业逻辑。如果你从事电子艺术设计相关的工作,请一定仔细看完这篇采访,尤其是加粗的部分,因为这些回答可能会驱散电子艺术和商业创作的迷雾,让你在醍醐灌顶之后,获得切实有用的真东西。

塞德里克·基弗 (Cedric Kiefer) 是一位来自柏林的艺术家和设计师。2010 年,他与 Julia Laub 一起创立了专门从事数字艺术和设计的工作室 onformative,并在工作室中担任创意总监。

他不断使用技术发掘新的创新性表达方式,用代码建模探索人类与技术的关系。他们开发跨媒体的创新项目包括交互式装置和动态视觉作品。他们的作品曾在法国、中国、伊斯坦布尔 等多个国家的艺术节和画廊中展出。

 

“我们做的事情处于艺术和商业之间”

TOPYS :与传统的现代艺术进行比较,比如绘画、雕塑、装置艺术。你认为编码艺术和前者在艺术表达上有什么不同?

Cedric: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我认为当我们谈论代码时,我们必须区分代码和人工智能,因为在我的作品中,我们经常谈论我们是如何做到的以及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很多时候创作过程本身就是作品,尤其是当我们谈论艺术而不是设计时,故事和意图也是很重要的。设计可能需要服务于特定的目的,而艺术则不需要。艺术需要提出问题,这就是为什么背后的过程和意图如此重要。

TOPYS:你在做什么,是设计还是艺术?

Cedric: 我们两者都做。有些人更多地专注于设计,有的人更多地专注于艺术,我认为是常见的想法。比如艺术家会说,我是做艺术的,我不想接受委托或商业项目,因为我不想让任何人干扰我的创作,而那些从事商业工作的设计师只对做最赚钱的项目感兴趣。

但我认为我们做的事情处于两者中间。我喜欢做一些纯设计工作,但也不觉得与品牌合作创作艺术品或科技公司是一件坏事。我相信这种形式同样也可以完成一些了不起的作品,因为资助者会提供设计基金。特别是当涉及像人工智能这样的技术时,如果你想使用最前沿的技术,你就必须要和那些科技公司合作。这也是为什么虽然我们的作品充满艺术性,但是我会更倾向于把我们形容成设计师而不是艺术家。

TOPYS: 你如何在你艺术表达和品牌的商业要求之间取得平衡?

Cedric: 我认为这取决于项目。

我们事先会有一个问题,然后我们试图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创建一个项目吗?对于这样的项目,结果甚至是不确定的。比如我在演讲中提到的曼河项目,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确定是一个创意视频,而是想做一个实体雕塑,或者一些互动的东西。这很有趣,因为这是你在自主项目中拥有的自由。

但是如果是一个商业项目,在大多数情况下,资助者会带着一个非常具体的任务来找我们。他们有自己的期望和需要的具体结果。这就是你不能完全灵活的地方。比方说,一位客户要求我们将品牌和电子艺术联系起来,那么你就不能把一个雕塑放在前面,但是你可以在你所做的事情和你如何解释证据中找到艺术自由。当然,我认为自己是设计师,需要为客户解决特定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这是一种合作和伙伴关系。

TOPYS:是的,但是你能解释一下更具体的例子吗?

Cedric: 三星的合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这个项目也跨了很多不同的领域。三星公司的技术很好,他们开发出最高分辨率的屏幕和速度超快的传感器,但是他们会迷茫要如何展示这一点。

于是他们找到了我们,我们首先会问,除了作为电视,这些屏幕还可以做什么?

之后我们和品牌方共同提出了用它作为数字艺术屏幕的想法,我们考虑了如何在平台上进行随机的内容生成,甚至是后续可以围绕这些内容建立新的商业模式。因为现在的情况是,每一个厂商的技术都非常强,甚至于都没什么差别,所以内容可能是下一个切入点。

TOPYS: 感觉上你对商业很有想法,请问这和你的教育背景有关吗?

Cedric: 我之前是学平面设计的,但是我之前的教育背景和现在的工作关系不大。学校的教育给了我很多自由时间和灵活性,让我去探索不同的路线。但是我现在使用的大部分知识,实际上我是在业余时间学到的。

我在学校里学过一些像印刷和排版的课程,但我对他们完全不感兴趣。这就是为什么我开始兼职写代码。在学校的时候,我们的作业可能是做一张海报,其他同学会选择影印或者画画。我开始思考,如何通过编码来解决这个问题?我花了很多时间自学编程,并且开始边做边学。

我也通过实际帮助别人学到了很多。比如在MINDPARKC创意大会上,有的人问了我不那么了解的问题,我就会去查。这样通过分享或帮助他人,实际上可以学习到很多东西。

我和我的合作者朱莉娅都学的是设计,没有商业背景。但是我们在15年的时间中慢慢学会了如何做生意。我认为尤其是在今天,如果想要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你需要向客户和合作伙伴推销你的想法。

 

 

我们试图用艺术品与人类建立联系

TOPYS: 我想知道你是如何让代码制作的艺术品具备人类作品的情感?

Cedric: 我们总是试图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用艺术品与人类建立联系。

比如我今天分享的一个项目“声音”,就是我们使用机器学习来记录舞者的身体对声音的反应。这其中就包括对情绪的记录,我们同样会展示这个机器学习的过程,其中也引入了人的角色,让它具备更多的人类情感。

TOPYS:和传统艺术相比,你认为有什么东西只有科技艺术才能做出来吗?

Cedric: 我认为有一件事对传统艺术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就是艺术的独特性,而这对于当下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之前的每一种艺术形式中,你可能会和你的朋友有稍微不同的品味,但是没有独属于他们,代表他们个人的东西。而数字艺术,或基于代码的艺术,实际上可以做到这一点。因为从理论上讲,你可以创造出某种只为你而存在的东西。

TOPYS: 你认为视觉交互未来两年的趋势是什么?

Cedric: 个性化,创造一些独特的东西。我认为想要脱颖而出,这种定制将变得越来越重要,尤其是在软件方面,我们要在模拟世界中呈现你自己。

TOPYS: 传统艺术有一套评价标准,你认为编码艺术有这样的评价标准吗?

Cedric: 是什么让你喜欢艺术?这是一种情绪反应。我的意思是,它连接了什么?它能打动你吗?它会引起什么反应吗?我认为这对于数字艺术或其他共同创作的艺术来说也是一样的。当然,你也可以根据文艺技巧来评价艺术作品,但是艺术品所拥有的情感,这些可以唤醒你的记忆,可以让你按照自己的文化背景去拥有自己的理解。

TOPYS: 你听过其他演讲者的演讲吗?你最想和哪个演讲者合作。

Cedric通常我们会和不同学科的人合作,不见得是设计师,而是其他有创意的人,比如舞者,表演音乐家。也许建筑师,但如果是另一个设计师,可能情况就会变得比较复杂了。我并不是说不欣赏他们的工作。而是我更倾向于向来自不同领域,学科,技术背景的人那里学习。

TOPYS:你会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的生活吗?你玩电子游戏吗?

Cedric: 我在年轻的时候打游戏是专业级别的,在2000年的时候还参加电子竞技比赛拿过一大笔奖金(笑)但是我现在几乎每天都在打代码,没有什么打游戏的时间了。我觉得很多游戏的场景颇具艺术性,而且都有相当完整的故事情节,这和每隔30秒就让你看广告的手机游戏完全是两码事。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很愿意坐下来花一周的时间玩儿游戏(笑)。

但我在社交媒体上只会分享跟工作有关的内容,比如我参加的会议,我做的艺术项目等等,或者会转发一些我觉得有趣的内容。

但是我从来不发任何私人的东西,甚至连评论都没有。

彩蛋 Roel 和 Cedric 对谈

TOPYS: 你们如何看待人在电子艺术中扮演的角色,人的重要性是否被削弱了?

Cedric虽然我使用了代码这种电子形式,但是我认为作品仍然是现实的一部分。比如机器学习生成的音乐,诗歌很有可能会出现在舞台上或者音乐厅里,那么它就可能再次变得真实。也许电子系统会生成无数个作品,但是问题会回到“谁是做决定的那个人”,所以人还是占主导的那个角色。

Roel是嘛,看起来你认为电子技术只是艺术创作中的工具,就好像画笔一样。但我很好奇你怎么看待它和使用者的情感关系?

我有的时候会觉得我们会和人工智能建立情感关系,因为它知道我们想要什么,什么时候我们想要它,而这很快就会演变成为某一种关系。

Cedric:是的,虽然我会听到一些人说人工智能没有的灵魂,但无关紧要,重点是它给你的印象是它有灵魂。

Roel就像是人们爱他们的狗就觉得狗有灵魂,因为他们有私人关系。但他们吃牛肉的时候,牛也可能有灵魂啊!所以这并不是问题,而是我们想要投射类似灵魂的东西。

Cedric我们可能会回到一个很宏观的问题,生命是什么,是什么让我们成为人类?机器可能百分百模仿我们人类吗?也许它们根本没有反应。

 

Cedric Kiefer是一位令人印象深刻的艺术家和设计师,他以其清晰的思考方式和对电子艺术与设计领域的深刻理解而著称。他的能力在艺术与商业之间取得平衡,使他能够创造独特的作品,同时满足客户的需求。Cedric对于电子技术,AI之类的新科技都抱有相当积极的拥抱态度,但是同时又是不会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私人生活的 “保守派”,这种泾渭分明的专业态度足见他的清醒和目标明确,在采访中他提到的“边做边学”也是为那些永远在准备的拖延症患者敲响了警钟。

我们还问了Cedric 几个关于他工作室摆设的问题,希望可以给你一些启发。

onformative / Cedric Kiefer

 

TOPYS: 能否描述一下您的工作室(外观、结构、风格)?

Cedriconformative 工作室位于充满活力的柏林弗里德里希斯海因社区,一个经过翻修的工厂空间内。 室内充满现代工业魅力,裸露的砖墙为空间增添了温暖和特色。

开放式平面图设有大型公共桌子,促进协作工作和创意交流。 阳光透过大窗户照射进来,为我们的工作空间投射出温馨的光芒。 宽敞的开放空间允许灵活地重新配置工作站和会议区域,使我们能够调整我们的环境以适应我们所承担的各种项目。

整个空间都展示了我们之前项目的大型印刷品、早期原型以及最终的艺术作品,例如我们的动感灯光装置 true/false,增加了工作室的创造力。

TOPYS: 能否带我们认识一下您的工作台?我们很好奇您工作台上会出现哪些好物?

Cedric我们的每张工作桌都是创意过程的缩影。 通常,你会发现素描本、概念图、材料样本、设计模型,也许还有我们目前正在探索的一些有趣的科技小玩意。

当然,我们还有一些必需品,例如高性能计算机、绘图板和大量用于头脑风暴会议的便利贴。 它是模拟和数字的融合,反映了我们的设计方法。

TOPYS: 您在工作室最常待或最有灵感的角落是哪里?能否提供一些图片帮助我们认识它?

Cedric:我们工作室中作为灵感灯塔的一个特殊角落,绝对是我们的书架,里面摆满了一系列设计书籍和出版物,提供了丰富的想法、技术和观点。 这种长期的知识收集始终是灵感的重要来源,提供更深入的见解,并成为与全球设计界的触觉联系。

相比之下,我们的分体式翻板显示屏位于其上方显着位置,为空间带来了俏皮而动态的元素。 我们在这里分享短期信息、提醒和鼓舞人心的信息,或者只是热烈欢迎我们的访客。

我们图书馆所蕴含的持久知识与分体式翻盖展示的转瞬即逝、不断变化的性质相融合,创造了一种令人兴奋的平衡,并为我们的空间增添了一种有趣的、不断变化的元素。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好久不见的长文案,但这次你不必看完
    因为,其意思实际一目了然。
    by 毛毛.G
    5 评论
    61 赞
    15 收藏
      有灵感了!原来都在葡萄牙的建筑里
      一座商场拱门的N种打开方式
      by 秩秩
      4 评论
      94 赞
      21 收藏
        今年One Show不光颁奖,还总结了一些创意趋势丨创意白皮书
        我们身在趋势中,亦可以创造趋势。
        by 毛毛.G
        4 评论
        51 赞
        25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