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霍克尼,曾在剧院里“印窗帘”?

有一个关于大卫·霍克尼的小故事。

某次他去探视入狱的朋友,宽慰人心的礼物没准备,却挑了一本砖头一样的《弗莱彻建筑史》。他真挚地向这位即将拥有大把时间的朋友推荐:“建筑史就是人类史,并且我很喜欢这本书的用光。”

最后这位朋友居然真的读完了这本书,虽然不知道他是被内容打动了还是心境正好;但已知的是,大卫·霍克尼的确喜欢观察空间,同时也对光的形态感兴趣,难怪他会同意把自己的作品从美术馆移到大剧院里。

是的,你没有听错,的确是大剧院。维也纳国家大剧院有一个从1998年开始至今的艺术项目“安全幕布(Safety Curtain),将幕布作为一个独立的展览单位,犒劳观众的眼睛。这些为艺术爱好者们喜爱的作品被打印在塑料网上,再借由磁铁覆盖上原始的幕布。巨幕拉下,人心震动。

*注:因这些作品均是艺术家为维也纳国家大剧院定制之作,除文中特别标注名称的作品外,均命名为“安全幕布”。

 

1998-1999 

Kara Walker

美国黑人艺术家Kara Walker是第一位将作品陈列在维也纳国家大剧院的艺术家。她的剪影艺术以一种批判的、几乎愤世嫉俗的方式审视了奥地利的历史。

Kara Walker, 1998,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1998/1999, large scale picture

 

1999-2000

Christine and Irene Hohenbüchler

这是一位奥地利艺术家的作品,她按时间顺序列出了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直到1999年的所有演出,红色的十字则代表科索沃战争,共同讲述歌剧院的历史。

Christine and Irene Hohenbüchler, 1999,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1999/2000, large-scale picture

 

2000-2001

Matthew Barney

这幅作品由两个人物和一个巨大的放大镜构成。放大镜上的黄色代表金色的房子,浅蓝色代表背后的风景,绿色代表舞台上方镀金拱门反射的聚光灯。

Matthew Barney, 2000,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00/2001, large-scale picture

 

2001-2002

Richard Hamilton《Retard en Fer – Delay in Iron(enfer也有地域之意)

“波普艺术之父”Richard Hamilton擅长拼贴与结构,他在处理这张La Scala Milan乐队演出时的照片时,以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明信片上流行的画面作为灵感,让乐手、指挥和观众每个人的脸都对着相机。

Richard Hamilton, Retard en Fer – Delay in Iron, 2001,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01/2002, large-scale picture

 

2002-2003

Giulio Paolini

艺术家做了一个实验,想突破“幕布”这一框架。四个方向的条纹从外缘一直延伸到中间,形成了一个近似正方形的、新的中央框架。而这里被想象成了一个夜空,舞台上的道具和其他物品漂浮在空中,等待它们的位置和角色。

Giulio Paolini, 2002,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02/2003, large-scale picture

同年,还收录了来自北欧斯堪地纳维亚半岛的艺术双人组 Michael Elmgreen 与 Ingar Dragset 的作品《回首》。

Michael Elmgreen and Ingar Dragset, Looking Back, 2002,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Komische Oper Berlin, 2002/2003, large scale picture

 

2003-2004

Thomas Bayrle

艺术家致力于讨论技术对人类及其周围环境的影响。

Thomas Bayrle, 2003,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03/2004, large scale picture

 

2004-2005

Tacita Dean《Play as Cast》(扮演全体演员)

Tacita Dean以其16毫米和35毫米胶片拍摄的非叙事性影像而闻名,戏剧是她作品的常见场景之一。这是一个被放大的单色镜头。

Tacita Dean, Play as Cast, 2004,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04/2005, large scale picture

 

2005-2006

Maria Lassnig《耳朵早餐》Breakfast with Ear

又一位奥地利女艺术家。她用填满肠子的绞肉机代替莫奈笔下的两位裸体女性,她们在塞纳河附近与情人共度时光,眼前是一顿丰盛的晚餐。盘里的“耳朵”,代表了自己一直在忍受的噪音。她特别说明,作品需要在音乐停止、中场休息时向观众展示。

Maria Lassnig, Breakfast with Ear, 2005,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05/2006, large-scale picture

 

2006-2007

Rirkrit Tiravanija《Fear Eats the Soul》(恐惧吞噬灵魂)

电视故障画面,让人联想到历史、政治、经济中那些“不可说”的部分,意在提醒观众“艺术亦是现实的一部分”。文字意为“恐惧吞噬灵魂”,旨在致敬导演赖纳·维尔纳·法斯宾德(Rainer Werner Fassbinder)1974年的作品。

Rirkrit Tiravanija, Fear Eats the Soul, 2006,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06/2007, large-scale picture

 

2007-2008

Jeff Koons《Geisha》(艺伎)

用木版画的形式重制了艺术家曾经的作品《艺伎》,用混合与抽象呈现出活力之感。

Jeff Koons, Geisha, 2007,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07/2008, large-scale picture

 

2008-2009

Rosemarie Trockel

艺术家以羊毛等制品的巧妙应用闻名,呈现了一片由蜘蛛网装饰的黑色虚空。

Rosemarie Trockel, 2008,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08/2009, large-scale picture

 

2009-2010

Franz West《Vom Vorgang ins Temperament》(从过程到气质)

三个裸体的人物,在金色的大地和蓝色的天空之下,他们彼此之间保持距离,又暗含一种亲密的感觉。

Franz West, Drei – Vom Vorgang ins Temperament, 2009,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09/2010, large-scale picture

 

2010-2011

Cy Twombly《Bacchus》(巴克斯)

巴克斯,是罗马神话中的酒神和植物神。艺术家这一系列同名作品都以标志性的红色线条和大画布为特征。

Cy Twombly, Bacchus, 2010,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10/2011, large-scale picture

 

2011-2012

Cerith Wyn Evans

一个挑战场景的作品。艺术家邀请观众从自己此刻正在阅读的内容(基于歌剧院的空间、当下时间的所思所想)滑向另一个情境,进入另一种历史和心理场所之中。

Cerith Wyn Evans, 2011,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11/2012, large-scale picture

 

2012-2013

David Hockney

彼时75岁的大卫·霍克尼用ipad完成的作品。这原本是一个以维也纳国家大剧院为蓝本的素描作品,试图通过柔和的绿色、橙色和蓝色,扩大剧院的范围,据说因为霍克尼本人是一个幽闭恐惧症患者。

David Hockney, 2012,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12/2013, large-scale picture

 

2013-2014

Oswald Oberhuber

这件艺术品以音乐为主题。中央有一个高音谱号,而周围则是曲线和箭头,巴赫、肖邦、莫扎特等传奇音乐家的名字也作为符号出现在画面之中。

Oswald Oberhuber, 2013,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13/2014, large-scale picture

 

2014-2015

Joan Jonas

Joan Jonas是第一位将影像与行为表演结合到一起的女艺术家。她采用明亮的色彩,强调了歌剧和戏剧中经典的前拱舞台结构。

Joan Jonas, 2014,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14/2015, large-scale picture

 

2015-2016

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Helen & Gordon

这一作品旨在致敬著名抽象画家Helen Frankenthaler的一张肖像照。它在1957年、由Gordon Parks为《生活》杂志拍摄,其时她的眼神似乎凝视着遥远的未来,

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 Helen & Gordon, 2015,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15/2016, large scale picture

 

2016-2017

Tauba Auerbach《A Flexible Fabric of Inflexible Parts III》(非弹性部分的弹性面料3)

这件艺术品想让观众感觉自己正坐在一个金属感的窗帘面前。此外,它还显示了一种舞蹈设计的理念,组件相互链接,以创建一个充满活力的宇宙。同时,柔软、弹性的设计元素也代表了歌剧、管弦乐等表演中的美丽和精确。

Tauba Auerbach, A Flexible Fabric of Inflexible Parts III, 2016,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16/2017, large scale picture

 

2017-2018

John Baldessari《Graduation》(毕业典礼)

灵感来源于艺术家的一个感受,“毕业典礼的照片往往和合唱团有相似之处”。他试图用一些飞溅的色彩来掩盖画面,激起观众的兴趣,比如去思考这些问题:谁被遮盖了,为什么?为什么有些人是黑白的,有些是彩色的?或者,当大家紧紧站在一起的时候,那些不想露脸的人是否就被暂时幸免了?

John Baldessari, Graduation, 2017,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17/2018, large-scale picture

 

2018-2019

Pierre Alechinsky《Loin d'ici》(离此地很远)

艺术家的风格被称为“抒情抽象”,不用明确地知道画中每个部分代表什么含义,但标题里“离此地很远”的氛围似乎呼之欲出。

Pierre Alechinsky, Loin d'ici, 2018,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18/2019, large-scale picture

 

2019-2020

Martha Jungwirth《The Trojan Horse》(特洛伊木马)

这位奥地利艺术家坚持使用红色、黄色、紫色和洋红(magenta)这四种有限的颜色,关注古代历史的各个时期,试图用绘画将观众带回到我们意识之前的时代,她的作品中有猿猴、蟾蜍,包括下面这幅《特洛伊木马》。

Martha Jungwirth, The Trojan Horse, 2019,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19/2020, large scale picture

 

2020-2021

Carrie Mae Weems 《Queen B (Mary J. Blige)》(女王B)

知名女性摄影师,她说道:“从厨房餐桌系列开始,多年来,我在摄影和视频中拍摄了许多女性审视自己的照片,关于她们是谁、她们代表什么以及她们面对的是谁。这张著名Mary J.Blige的肖像,拍摄于她的个人生活发生巨大动荡之时。”

Carrie Mae Weems, Queen B (Mary J. Blige), 2020,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20/2021, large-scale picture

 

2021-2022

Beatriz Milhazes 《 Pink Sunshine》(粉色阳光)

艺术家擅长使用明亮的色彩,风格大胆而欢乐,这一作品融合了民间艺术和西方古典现代主义,被誉为“充满了精神美的氛围”。

Beatriz Milhazes, Pink Sunshine, 2021,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21/2022, large-scale picture

 

2022-2023

曹斐(Cao Fei)《The New Angel》(新天使)

第一个走进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的中国艺术家。去年她与宝马合作,设计出第一辆数字宝马艺术车,表现了自己极强的商业能力。而这一次,评审团充分肯定了其艺术属性,他们认为,曹斐的作品“通过一个自我的镜像投射,推翻了过往中国‘女勇士’的刻板印象。作为虚拟空间的居民,它本身也代表了传统空间维度之外的新体验。”

Cao Fei, The New Angel, 2022, Safety Curtain, museum in progress, Vienna State Opera, 2022/2023, large-scale picture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如何成为闵熙珍?|清单
    论艺术是如何影响着K-POP的。
    by 鲸鱼鱼鱼鱼子
    1 评论
    72 赞
    32 收藏
      最想听到朋友的一句话是:一起吃饭吧!
      可口可乐太会煽情了
      by 秩秩
      4 评论
      71 赞
      32 收藏
        治愈,是旅行的意义吗?
        城市、品牌、人,都想要变得“治愈”
        by 緑 midori
        4 评论
        58 赞
        30 收藏
          四千米的青藏高原,如何孕育出世界级奢侈品牌?|小趋势观察眼
          by 秩秩
          2 评论
          57 赞
          19 收藏
            白纸黑字,从来不止两种颜色
            书中的色彩,你记得几种?
            by 毛毛.G
            1 评论
            56 赞
            17 收藏
              阿勒泰的夏牧场,是我一生中最明亮的夏天|灵感手抄本
              by 秩秩
              2 评论
              90 赞
              38 收藏
                生活,其实可以很性感
                艺术,就是“别去为难观众”
                by 緑 midori
                1 评论
                122 赞
                37 收藏
                  “你上班上得这么要死不活,对得起我十月怀胎戒的酒吗?”
                  母亲节别再理所当然地歌颂牺牲了。
                  by 鲸鱼鱼鱼鱼子
                  6 评论
                  68 赞
                  28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