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写稿画海报,AI已经这么能打了?丨小趋势观察眼

今年,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儿,将科罗拉多博览会的年度艺术比赛推到聚光灯下。一位游戏设计师Jason M. Allen利用人工智能程序Midjourney创作的画作《Théâtre D’opéra Spatial》拿下了该比赛数字艺术及数字摄影类别的一等奖。

获奖信息一公布,铺天盖地的质疑声涌向Jason M. Allen,直指他利用AI作品参赛是作弊行为。可是Allen却反驳称自己也是经过多次调整提示词,用Midjourney生成了一百多幅画作,并使用Photoshop以及Gigapixel进行了后期处理,经过数周修改,才最终选出三幅最满意的作品参赛,因此,这些作品也“包含了很多人类努力的部分”。

《Théâtre D’opéra Spatial》

同时,他表示,自己在提交作品时已注明画作使用了AI系统,所以并未违反任何规定。

而活动主办方,科罗拉多博览会的经理Scott Stoller也表示,大赛并没有禁止使用AI,但看到事件引发的争议,明年会重新评估,也许会排除这种作品。

至此,事件本身似乎尘埃落定了,可关于AI介入文创的讨论,仅仅是个开始。当越来越多品牌开始尝试利用AI做营销,大家开始关心,这项新技术会带来怎样的变化?这个标榜着更依赖“人”的创造力的领域,我们身而为人的价值又在哪里?

 

AI入局营销,品牌都在玩什么花样

亨氏曾进行过一项具实验性的campaign,匿名邀请消费者“画出一瓶番茄酱”。其结果,当然是彰显了品牌在这一领域的制霸地位——不少消费者对于“番茄酱”的印象,就是亨氏经典的红色瓶子,再加上「Heinz」的名称,甚至有一部分非常优秀的,还勾勒出亨氏的拱门标签,甚至记得玻璃瓶颈上的数字57。

campaign详情,可点图片查看。

前阵,他们“故技重施”,只不过对象换成了AI。与创意机构Rethink Canada合作,亨氏这次在人工智能程序DALL-E上展开了他们的“画番茄酱”实验,然后非常满意地发现,原来哪怕在人工智能的世界,番茄酱也只有一种模样,那就是亨氏的模样。

AI画的番茄酱。

近些年,AI绘图软件诸如Midjourney、DALL-E、Stable Diffusion等人工智能工具相继面世,为创意领域带来了新可能性。除了Rethink和亨氏合作的AI绘番茄酱外,不少广告公司也在尝试利用这种新技术进行创造。

奥美在为雀巢旗下酸奶品牌La Laitière制作的最新广告中,也使用了AI技术,拓展了维米尔的名画《挤奶女工》,让AI虚构出了这幅作品原画之外的场景——人们聚精会神等待着一杯香浓牛奶的诞生。

“感谢人工智能技术,让我们发现这群沉浸其中的观众,”La Laitière的品牌经理Julie Lerebours在一份声明中说,“品牌的想象力及其与全新领域的合作因此成为现实,并展现在消费者面前。”

“AI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能力,它影响着我们构思、设计、生产的方式,进而发挥创意的最大潜力。”该创意的执行机构,巴黎奥美的社交和数字执行创意总监David Raichman如此评价此次campaign,“这是我们创意产业革命的开始。”

确实,新技术带来的改变,往往不止于技术层面,它会从内里改变人们看待问题的方式和角度,做事的方式,比如,AI技术能够帮助广告公司和创意机构更加高效地完成项目,节省成本和时间。

Dentsu Creative的葡萄牙团队在为欧洲领先的电子音乐节Jardim Sonoro制作最新的宣传海报时,同样使用了AI。其创意总监Gil Correia透露,团队花了数周时间学习Midjourney,然后用三天完成了全部海报绘制。

Dentsu Creative利用AI为Jardim Sonoro音乐节绘制的系列海报。

 

创作之外,他们还在用AI做什么

现在,我们在广告营销领域对AI的应用还处于尝试和摸索阶段,伴随这一技术变得更快、更便宜,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它们能够创造比人类更好的作品,它们对创意和营销的介入会日渐深入。

根据中国广告协会、百度营销与知萌咨询机构发布的《2022 AI营销白皮书》显示,44%广告主认为AI营销将在未来两年超越私域流量营销、短视频营销、直播营销、社群营销、二次元营销等营销概念,成为主流营销概念和营销手段,AI营销也将成为数字营销的下一个发展阶段。

目前,不少创意机构和广告公司,包括TBWA、Huge、Wunderman Thompson等,已开始将AI系统当做头脑风暴助手。Colle McVoy负责品牌体验战略的执行副总裁John Doyle就表示,现在,在听取客户的需求后,他们的创意人员会花1-2个小时不断往DALL-E上抛概念,比如一些初步想法或奇怪的问题,看它会给出怎样的结果,“有时它确实能够激发新的想法和理念。”

TBWA在AI系统Midjourney上为Melbourne Writers Festival制作的海报,将名著中的文字输入系统,看AI会生成怎样的画面,以此展现文字力量的持久魅力。左图为布莱姆·斯托克的《德库拉》,右图为玛丽·雪莱的《弗兰肯斯坦》(又译作《科学怪人》)

另外,数据分析层面,尽管“大数据”已经快被说成“陈词滥调”,但《分享时代:如何缔造影响力》的作者,同时也是PureMatter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yan Kramer认为,很多市场营销人员并不清楚如何使用那些数据,甚至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数据,而这恰恰是AI能够提供的服务,“AI可以提取数据并知道用它们来做什么,所以你根本不需要自己去判断和决定。”在他看来,AI能够更精准地分析出所有定向广告中最有效果的那些,甚至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帮助品牌制定广告投放计划,创造真正意义上的个性化体验,瞄准正确受众,有更高效的决策率,更重要的是,钱能够花在最重要的地方。

Salesforce Research最近的一份报告《Enterprise Technology Trends(企业技术趋势)》便显示,83%的IT企业领导者认为,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正在改变客户参与度,69%的人表示,这一技术正在改变他们的业务。通过对AI的使用,广告商可以收获更高的参与度和转化率。

 

争议是所有新技术都要迈过的坎

业内人士看来,AI技术的不断发展和普及,势必给行业带来颠覆性影响,这个过程,伴随着“光”的一面,自然也有“暗”的隐忧。

回到开头科罗拉多博览会的事件,人们之所以反应强烈就在于,在大家逐渐接受机器确实可以在某些方面,比如数据分析上超越人类时,我们自认为至少在“创造”上可以扳回一城,结果发现,写诗、设计、画画这些对创造力有要求的事,机器竟然也完全能够胜任。人们一方面担心着未来被人工智能取代的日子正在逼近,另一方面也为当下“艺术已死”而忿忿不平。

目前,AI在创作领域引发的最大问题恐怕来自版权。据外媒报道,世界上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体育图像供应商Getty Images在今年9月宣布禁止上传和销售使用DALL-E、Midjourney和Stable Diffusion等AI艺术工具生成的插图。

而就在隔壁,日本网站Mimic今年开放了一个AI绘画测试版,上传15-100张绘画供AI学习,它们就会生成同样画风的头像。虽然官方表示这一功能是为了给画师提供辅助和灵感,让他们能快速生成一些头像内容作为粉丝福利。

操作大致如图,AI生成的头像画风和原作者画风几乎算得上一模一样。

但平台并没有对上传者和图片来源做任何限制,导致任何人都可以借助这一功能生成各种画风的头像,让这一功能实际上成为了一种“机器剽窃”。这引发了日本漫画家的强烈反弹,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了#使用禁止话题,拒绝AI使用自己的作品进行学习,更有不少画师删除了网上的公开作品,以防成为AI模仿的素材。

由于事件争议性太大,Mimic在该功能上线第二天就将其下线,并表示将在解决相关问题后再上线。

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绘画领域,由于具有强大的“学习能力”,AI能够惟妙惟肖地模仿各种歌手、音乐人的声音和作品。2022年,说唱歌手Jay Z就曾要求Youtube下架一段AI利用他的声音“唱”的“to be, or not to be”。

不过,根据《福布斯》报道,由于美国的著作权规定根本没有“人声”的范畴,因此Youtube在下架视频一两天后,又重新上架了该内容。

不仅如此,制作和上传该内容的Youtube频道Vocal Synthesis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长期以来,模仿创作就是重要的艺术形式,很多具模仿天赋的人不仅能收获赞扬和关注,甚至能通过这种才能获利,“我们不明白,为什么使用AI模仿名人声音,跟自然人模仿名人声音要受到差别待遇。”

虽然AI在艺术创作领域的相关法律还不健全,但身在德国的音乐人Holly Herndon对此持乐观态度。她认为,人们需要也终将建立起一套全新的IP意识和保护机制来适应新技术和新时代,与此同时,她认为除了模仿,AI在艺术创作领域还有很大的发挥空间,而她本人就正在尝试利用AI进行音乐创作。

与她有类似想法的,还有艺术家Mario Klingemann。他曾利用AI创作出一系列逼真的油画。他说:“艺术家总是夹在意外和控制之间,一方面想要控制自己的作品,另一方面又希望创作中能发生有趣的意外,使用AI让我能在这二者之间找到平衡。”

实际上,也许当我们用看待新技术的眼光来看AI,会发现它和人类历史上诞生的各种新技术一样,都是伴随争议而来,有人看到它的先进与革命性,也会有人看到它引发的问题和冲突;有人会拿它来为善,就一定会有人用它来作恶。

其实,技术本身是中性的,就如牛津大学数学教授及科普专家Marcus du Sautoy为之下的定义,它是一个“新工具”,和相机、电脑一样,为我们带来一种新的做事方法和创作可能,接下来我们也许要讨论的就是,如何让这个工具被更好地利用。

最后,一个网上的小段子送给大家,不要担心,广告人被AI替代的日子,也许还远着呢。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们想找,一群「认为看报纸是重要事」的旅伴丨减速慢行
    「减速慢行」是什么形状?
    by 緑 midori
    2 评论
    69 赞
    16 收藏
      插画师笔下“五彩斑斓的红”是一本杂志的精彩叙事
      由设计驱动叙述。
      by 鲸鱼
      5 评论
      81 赞
      20 收藏
        区区香皂,怎么还敢侧写我的生活!
        有人教你热爱生活,有人教你不怀好意。
        by 緑 midori
        6 评论
        60 赞
        17 收藏
          我在来的路上旋转、跳跃,转了个圈
          路标偶尔俏皮下也可以吧。
          by 毛毛.G
          1 评论
          83 赞
          35 收藏
            广告人是时候放下对拿奖的执念了
            什么才是人们喜闻乐见的广告?
            by 鲸鱼
            5 评论
            51 赞
            10 收藏
              朵云书店进了小镇,讲一个童话故事
              建筑成为一种凝固的记忆留给孩子
              by 昌圈圈仔
              6 评论
              64 赞
              20 收藏
                当《First Love》响起,你想起了恍如隔世的初恋吗?
                你的初恋是哪一首歌?
                by 鲸鱼
                3 评论
                64 赞
                9 收藏
                  全靠蘑菇自己生长出来的一盏灯,照亮了我的想象
                  看着有点像烤馕。
                  by 鲸鱼
                  6 评论
                  55 赞
                  25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