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客”,到底是什么?

我们曾经介绍过一个有趣的艺术项目——The Tokyoiter,可以简单译作“东京客”。《纽约客》的下一站,会是东京吗?这是一个向知名杂志《纽约客》致敬的插画艺术项目,它不提供内容,仅以一张张“假杂志封面”,为你解读东京这座国际都市的不同面貌。

最近,我们联系上了该项目的创始成员,同为插画师的David与Andy,浅聊了一下这个项目的“前世今生”。

Andy是一位居住在东京的英国插画师,2004年首次来到东京,并在2012年正式移居至此。东京给他的第一印象,和大部分人一样,是忙碌和拥挤的,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和窄小的街道令他着迷。而来自法国的David在2013年定居东京,他将这座城市形容为一个“electric place to live”,随时随地都在发生各种事情,给他带来无尽的视觉冲击感。

就这样,两个异国访客开始了他们对东京的观察和体验。

“身处东京不断壮大、生长的创意及插画社群,我们通过对插画的共同爱好结识”,David回忆:“我们希望能够找到一种方法分享对东京的热爱,以及这些才华横溢的艺术家的创作。恰好,我们两人都是《纽约客》封面的粉丝,同时知道一位法国艺术家在运作一个名为‘The Parisianer’的致敬项目。我们和对方联系,希望能够效仿他们做一个东京版本。”

The Parisianer艺术项目

于是,在2015年萌发这一想法后,2016年2月,第一期“东京客”上线了。它向全世界范围内的艺术家开放,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其中,仅有的条件就是至少曾到访过东京一次。

“我们希望能够尽可能避免一些围绕日本的‘陈词滥调’。”David解释道,“我们尝试寻找日本的独特性,只有来过这里或在此生活过的人能更好地将对它的感受转化成作品。当然,对于日本艺术家来说,这更加容易。”

于是,在这些作品中,你能够看到印象中熟悉的东京和日本,也会遭遇它略显陌生的一面,因为其中既有浅游过这里留下的初印象,也有长居其间看到的熟悉又日常的“家”。

© Iris van den Akker
在阿姆斯特丹工作的插画师Iris van den Akker说,这个鱼缸是她在东京实习期间绘制的第一件物品,当时她在城市中漫步寻找灵感,发现这样的鱼缸遍布东京台东区,人们常用它来装饰门前的小院子。

 

© Amy Maitland
随处可见的自动贩卖机相信是很多人对日本的印象,插画师Amy Maitland亦然。此外,她在这之中融入了各种小店,在她看来,东京无疑是现代的,但如果你走得足够远,依旧能够看到一些古早店铺或景点,似乎已经停摆了好一阵,它们反映的是这座城市传统、历史的另一面。

 

© Benjamin Mills
这幅作品源自作者在两国的真实经历,当时他正准备排队购买一场相扑比赛的门票,此时一些低级别的选手陆续到场,进入便利店购买饭团。

 

© Iriya
代官山一条宁静的街道,艺术家形容它“有着许多迷人的餐馆,歪歪斜斜的建筑,有的墙上贴着小狸猫,所有这些被东京常见的乱七八糟的电线捆绑在一起”。

 

© Dao Nguyen (Pampululu)
居住在蒙特利尔的法国插画师Dao Nguyen (Pampululu)偏爱东京的黄昏,认为那时的城市显现出一种不真实的情绪。

 

© Molly Maine
东京俘获英国插画师Molly Maine的方式是一片美丽又孤独的夜景,这是她首次到访东京时看到的景致——新宿区一间位于52层高的酒吧里,窗外各种霓虹灯铺就的城市光毯。

 

© Kenji Lambert
很多人对东京的印象是摩登的、现代的,而插画师及动画设计师Kenji Lambert却从中感受到了古典与回忆的韵味。

 

© Maximillian
“我爱拉面!在东京的一个月里,我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拉面。”

 

© Marion Laurent
Marion Laurent是一位插画师、漫画家,她将自己的封面献给了一次中野百老汇Mandarake的旅行记忆——“我将所有的钱花在了购买超级战队手办上,所以我觉得画一幅他们大战Hello Kitty的封面会很有趣。”(什么逻辑??)

 

© Justine Wong
受到永无止境的发掘所启发,东京插画师Justine将这一封面献给城市里所有隐藏的角落,“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会发现什么”。

 

© Alessandro Bioletti
Alessandro Bioletti出生在都灵,2015年后定居东京。这幅插画反应的是他非常喜欢的钱汤场景,“在这里,国家、种族等都不重要了,我们卸下面具,想的做的是同一件事”。

从2016年刊登首张封面,至今已过去6年,相比起他们所效仿的The Parisianer,The Tokyoiter仍旧维持在比较小规模的运作状态,网站新闻页刊登的最新也是唯一内容,便是2017年他们开了线上商店的消息。

Andy和David坦言,由于各自工作都很忙,他们没有办法在这个项目中投入太多的时间和精力。

“有些人会期望项目变得更大,有更多印刷品、展览,甚至出书,这是我们感兴趣的,但与此同时,我们开始这个项目时,它只是一个小项目。我们会继续下去是因为我们觉得这是一件有趣的事,所以我们需要去找寻乐趣与项目扩大之间的平衡点。”

好在,目前来看,两人仍旧能够在这个项目中收获新鲜感和惊喜,不仅源自不同设计师的作品,亦来自东京这座城市。虽然对于他们来说,这里已经从一座充满新鲜感的“游乐场”变成了熟悉的、可以舒适度日的“家”,但它始终在发展,建起了很多楼,开张了许多新店铺,“东京总能提供新东西,有些非常古老,有些又超级新。”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这次苹果的文案,我偏爱watch的
    比pro更pro,到底是什么pro?
    by 毛毛.G
    4 评论
    92 赞
    21 收藏
      能被火车铁轨“穿梭”的建筑,仅此这一处
      因地制宜的创意标识系统。
      by 鲸鱼
      5 评论
      88 赞
      18 收藏
        嘿!人类,小心悬在头顶的“杯具”
        最拽的艺术,也是关于美好的艺术啊
        by 猫头鹰与雅典娜
        2 评论
        63 赞
        11 收藏
          工作等节后再说吧,那节前干什么——摸鱼呗
          这个系列能出这么多篇,在座的各位都有责任。
          by 鲸鱼
          6 评论
          62 赞
          12 收藏
            森林是永恒的,我们只是穿林过客
            你想住在树屋、蘑菇屋还是雪屋?
            by 緑 midori
            11 评论
            140 赞
            51 收藏
              又长又闷的新浪潮电影,偏偏让创意人上瘾 | 清单
              “电影就是每秒24格的真理”
              by 阿诚。
              6 评论
              238 赞
              84 收藏
                把这些目的地放进愿望清单,还能再撑一下
                扶我起来...我还可以...
                by 猫头鹰与雅典娜
                3 评论
                54 赞
                20 收藏
                  一个好玩的城市,会让你不自觉扔掉糖果、公文包和拐杖丨友好城市大挑战
                  游戏,未必需要开始与结束。
                  by 緑 midori
                  3 评论
                  154 赞
                  45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