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博物馆营销,令我迷惑又入迷

前阵,我们出了一期文化人骂人的灵感手抄本(学习路径在此:真正的骂人高手,不用一个脏字就让对手丢盔弃甲,它会让你发现,文化这件事一旦放飞起来,能带来超乎你想象的“杀伤力”。

这不光体现在文化人怼人时能同时保持优雅和咄咄逼人,还表现在当一家博物馆准备大开脑洞,你完全拿不准他们会出什么招。

这次,就浅盘一下,那些博物馆令人啼笑皆非、手足无措的营销动作。

 

鸟取县立博物馆

一般来说,如果你不是十分衣冠不整,博物馆是不会管你穿什么来观展的。不过,鸟取县立博物馆的霸王龙展开展仪式,还是向游客提出了一个“善意”的着装要求。

如果你碰巧赶上鸟取县立博物馆霸王龙站开展,然后遇到一群穿着霸王龙重启装的人在身边闲庭信步、溜溜达达,不要以为他们是工作人员,他们只是跟你一样来看展的“幸运儿”,被博物馆邀请穿上了这身奇怪的装束。

认真买票过安检进场参观的霸王龙。
围观自己惊奇的骨骼。
旁边一同观展的游客大概眼睛忙不过来,不知道该看展品还是身旁的同游者。

这项特别的活动,仅在开展当天举行,足够快闪,也足够有噱头。不知道之后如果想自行穿着充气服入场参观,会不会被允许呢?

不过,穿恐龙充气服并非鸟取县立博物馆首创。2016年,加拿大自然博物馆(Canadian Museum of Nature)在宣传他们的展览“Ultimate Dinosaurs”时便举行过一场“霸王龙游行”,让工作人员穿上霸王龙充气服来了次渥太华城市游,稍有不同的就是,那场campaign的霸王龙是由工作人员扮演。

 

Hispanic American Museum of Art Isaac Fernández Blanco

近日,位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美术馆Hispanic American Museum of Art Isaac Fernández Blanco正在进行一场特别的展览——“The Art of Self Examination”,满足你想伸手摸摸名画上那些美好胴体的愿望。(什么?你没有过这种想法?)

与当地一家乳腺癌公益组织MACMA合作,这场展览旨在通过让你触摸那些著名的乳房,学会如何自检乳腺癌。

展览基于《柳叶刀》的一篇文章以及Liliana Sosa博士的研究成果,后者在她的研究中提出伦勃朗的《拔示巴读大卫王的信》、鲁本斯的《美惠三女神》以及拉斐尔的《拉芙娜·莉娜》中的人物都显出潜在的乳腺癌迹象。

通过复刻这三幅名画,该博物馆邀请参观者通过触摸这些画作,亲自感受肿块、皮肤收缩和淋巴结肿大这三种乳腺癌潜在风险迹象。

另外,男人也有罹患乳腺癌风险,男士们也尽可以通过这种艺术性的方式大方了解下如何自检。

 

甘肃省博物馆

脑洞这东西,我们的博物馆也不少。前阵,甘肃省博物馆就因为一款非常“丑萌”的周边火出了圈。

真的不是十元店大甩卖的三无玩偶,确确实实是甘肃省博严肃认真为他们的镇馆之宝“铜奔马”制作的周边产品,还有站姿款和奔跑款两款。

“我们一直在很认真地还原文物的姿态,比如抓住文物本身歪嘴的特点,又给它增加了大板牙,并且让它站起来还能保持‘马踏飞燕’的这种状态。”甘肃省博物馆文创中心负责人,90后设计师崔又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这话真的也没啥问题,因为马踏飞燕确实就是个歪脖歪嘴憨憨啊。甘肃省博不过就是把它的正面样子稍微卡通化了一下下,并加了个疫情之下大家都很爱的绿色。

据说,这款“丑马”以推出就销售一空,且网友催补货的呼声之高,让设计师表示自己就差亲自上阵踩缝纫机了。

 

休斯敦自然科学博物馆

如果说甘肃省博物馆这款周边还是认认真真在还原文物,那休斯敦自然科学博物馆(Houston Museum of Natural Science)的这件T恤就很有胡编乱造的嫌疑。

“地面都是熔岩!——每个人,庞贝,公元79年”

在你买过的各种名人名言周边中,休斯敦自然科学博物馆这件即使算不上内容最瞎的,大概也能挤进前三吧?即使“朕知道了”这样看上去十分口语化的内容,台北故宫博物馆也依旧是严肃地从康熙批阅的奏章中提取出来的,与之相比,休斯敦自然科学博物馆这句来自庞贝古城每个人说的话,真的显得非常“敷衍”。

不过,它透露出来的冷幽默又让人对这间T恤非常难以抗拒。

当然,庞贝所遭遇的一切是令人震惊和同情的,也许这是一种不那么沉重的方式让现代人能记得及面对当时发生的事。毕竟,有时候人们会主动回避那些让他们感到疼痛的东西。

 

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在社交媒体上开账号放在今天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鲜营销手段了,但皇室安大略博物馆(Royal Ontario Museum)给他们的展品,霸王龙(怎么又是霸王龙)在约会交友app上开账号还是令人觉得过分放飞。

为了向年轻群体宣传他们的周五夜现场活动(Friday Night Live event),皇室安大略博物馆在非常流行的交友软件Tinder上为他们家的霸王龙注册了一个账号,取名Teddy,年龄29(少忽悠人,看这照片,至少有六千万岁了),并为它精心撰写了自我介绍:

“我是白垩纪的史前两足食肉动物,有大大的脑袋和短短的手臂。朋友们叫我暴君蜥蜴王。不喜欢:奔跑的人、铺床(?)和陨石。一般来说是party中最瞩目的那个。”

对于这一campaign,博物馆给出的官方说法是,由于其他社交渠道(比如推特)的用户参与度降低,因此他们将目光转向日活跃用户超过1000万,近八成用户在16-34岁的Tinder,希望他们的Teddy能够成功“约”到年轻人。


原来,说到“博物馆”总觉得要立马摆出肃然起敬的姿态,但近些年,人们愈发乐见各大博物馆进行各种“下沉式”营销,博物馆们也没有让大家失望,在自我放飞的路上越走越high。

当然,这只是“文化活用”的一个方向,无厘头幽默或剑走偏锋的营销并非目的,引导大众亲近历史、文化和科技是终极目标,而通往这一“罗马”的大路,令人迷惑又着迷,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忙着整顿职场、文艺复兴的MZ世代|mememurmur
    时代变了,游戏的玩法也需要与时俱进。
    by 鲸鱼
    12 评论
    59 赞
    15 收藏
      当你读懂了Patagonia,也就读懂了何为真正的商业成功|品牌兔子洞
      每个人都应该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
      by 李子君
      7 评论
      148 赞
      43 收藏
        ABCDEFG,当电子产品组成了一幅特殊的字母表
        用26个字母细数经典IT品牌。
        by 鲸鱼
        4 评论
        71 赞
        20 收藏
          姆明不是河马?!究竟还有多少被“冤枉”的卡通角色?
          这些常年被误会卡通形象的真身其实是______?
          by 鲸鱼
          9 评论
          107 赞
          28 收藏
            这个职业靠“弄虚作假”来谋生,圆了很多人的梦|未知商店
            给《布达佩斯大饭店》做道具的电影道具平面设计师。
            by 未知商店 | MINDSTORE
            2 评论
            103 赞
            40 收藏
              21世纪的“魔鬼建筑”来了,我们以后会不会都住进这样的房子?
              by 猫头鹰与雅典娜
              2 评论
              60 赞
              14 收藏
                爷爷!你的火柴盒被我找到啦!
                现在的青少年还认识火柴盒吗?
                by 緑 midori
                9 评论
                74 赞
                21 收藏
                  又长又闷的新浪潮电影,偏偏让创意人上瘾 | 清单
                  “电影就是每秒24格的真理”
                  by 阿诚。
                  6 评论
                  238 赞
                  8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