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热狗新歌,我代表讨厌NFT的人问艺术家和玩家

这年头,不管你对NFT感不感兴趣,肯定不会陌生。尤其上半年,NFT这把火,一路从艺术圈烧到商业圈。最近MC热狗就追了热点,歌曲《NFT》一语点破NFT的金钱炒作现象,连带暗讽了元宇宙概念的虚空。轻飘飘的音调,一句句地扎人,“怎么阿猫阿狗他们都在元宇宙”, “帮你的头像换上衣服,它明明丑得发紫,可却让人嫉妒”…… 

我敢说,像狗哥一样烦了NFT的人不在少数。毕竟别管适不适合,有用没用,只要艺术品+ NFT,就能轻易划分出阶层甚至品味,透着一股你玩不起,也不让你看懂的金钱味道。

先是加密艺术家Beeple将13年里创作的一张照片拼接成NFT,拍出6934万美元高价(约合4.5亿人民币),远超同场梵高大作。接着一只耷拉着脸,丧到不行的无聊猿闯入视野,它随便换个表情,换个衣服,就能发行上千张,卖几百万,NBA巨星库里、歌星贾斯汀·比伯,天王周杰伦都纷纷入手。

https://gimg2.baidu.com/image_search/src=http%3A%2F%2Fpic2.zhimg.com%2Fv2-23c8c74a2b15ef585030f2a629cf3b95_r.jpg&refer=http%3A%2F%2Fpic2.zh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auto?sec=1657971286&t=2aad3be1f0a548f525b91409b593a166

拍出近60万美元的彩虹猫gif

万物皆可NFT的时代,流行速度飞快,一不留神,你钟意的品牌、艺术家,都入了“坑”。目前耐克已收购数字潮牌RTFKT,推出了首个NFT鞋款系列;奶茶届第一股的“奈雪的茶”则直接发行盲盒NFT,看着和我们小时候痴迷的卡牌没有差别,单价能卖到59元。此外,阿里、腾讯、京东等资本已经进入NFT和数字藏品领域,据路透社报道,腾讯在本周一正式成立了XR部门,准备提前布局元宇宙相关内容。

但就在距离发稿前一周,国家《数字文创公约》已命令禁止开展NFT(非同质化代币)业务,同时对数字藏品、元宇宙等活动进行风险监测与预警。至此,被商家打得火热的NFT和数藏藏品在国内命运更加未可知。

不看好的人挺多,但作为一种加密代币,NFT(Non Fungible Token)中文名为非同质化代币,其中Token一词,代表着自它诞生起就具有交易属性。不同于比特币同质化的形式,NFT是独一无二,易于验证的数字资产,可以代表 GIF、图片、视频、音乐专辑。另外NFT也被认为是通往元宇宙的关键,决定了未来世界里人对物的关系。按理说,NFT的出现应该极大方便了商业领域,解决版权问题。不过利益驱使之下,NFT也模糊了炒作商品和艺术品界限,变得混战一片。

艺术家发行NFT究竟是不是在捞钱?为什么jpg换件衣服就敢当艺术品收藏,那QQ秀行么?我同事就发了灵魂之问:“发行NFT的人为什么不干脆直接抢钱?还要塞给我们一张那么丑的图”。

为此,我们收集了周围不喜欢NFT的小伙伴们的问题,礼貌地问询了三位艺术家、创意人和玩家。和他们聊完,我才发现,与其苦苦讨论NFT倒底值不值钱?不如各自问他们什么才是 NFT的“价值”,那里有终极答案。

流行词,去中心化去了个啥?

村上隆和街边盐酥鸡都在“叫卖”NFT

NFT的风靡不过短短几年,但不少人对它的态度已经变了又变。如果你在一年前,问新媒体艺术家张方禹NFT究竟有没有用?他肯定用台湾腔说真的蛮惊喜,因为NFT的应用,确实给艺术家们带来了更多机会,尤其像他这样玩新媒体和大型数位装置的艺术家,终于有方式实现有效贩售以及收藏。另外NFT还解决了渠道问题,原本需要依托画廊以及艺术机构,现在他们自己就能决定发行量和价格,上个公链,买家能得到一个数字凭证,放进电子钱包,随时欣赏。这就是所谓的去中心化。

张方禹作品(video)

那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来发行NFT?张方禹认为是可以的,但发行NFT是一回事,卖NFT又是一回事了。这也是他为什么反水NFT的原因, “销售就是它的本质,NFT产出来就是要被卖掉,所以你必须要因为它,把所有创作变成商品”。

如果还听不懂,张方禹举了更直观的营销例子。台湾已经开出了全球第一家NFT台式盐酥鸡店,在NFT平台Oursong上开张。只要购买NFT再转手,交易一次,买家就能去店里兑换一份盐酥鸡。目前炸鱿鱼NFT、炸香菇NFT,炸盐酥鸡NFT已经开售,看着它们整整齐齐放在图片里,除了有点馋,还挺滑稽。

一天的期间交易的价格就超过发行价格的100 倍

NFT玩家兼博主@几迟更直接地总结了NFT的内核,在NFT的世界,钱可能不值钱,共识才最真钱,元宇宙逐渐建立的过程中,NFT作为重要的一环,玩家们其实都在为一种认知买单,为未来做好抢跑准备,“大家并不是觉得NFT藏品有多美,而是觉得它有价值。能够赚钱,就会有很多人自然追随,接着产生天价,这是正常的经济现象。当大家对这个东西产生共识,觉得它有价值,它会才会值钱。所以像空中楼阁一样,参与的人越多,它就不断盘旋,不断升值”。

而正是这种未经验证的“认知”给NFT带来相当大的争议空间。几乎各路名人都能引经据典,各执一词,局外人听着都相当有道理。像是比尔盖茨就在公开场合直接抨击NFT等加密货币项目是“基于博傻理论”,这种金融概念认为,只要一件事物能找到一个更大的蠢蛋来买单,就能顺利脱手,哪怕出价再高也能赚钱。而知名创意设计师包益民也能举出对立例子,认为高认知的事物一般在“成功”前都难以被预测。

 

知名创意设计师包益民对NFT的信任表态

但如果抛去收藏价值,说回NFT商品的交易本质,无论是最近村上隆在纽约做的NFT展,还是卖出天价的“丑图”以及盐酥鸡NFT并没有区别。但能拿它们做比较,也可以看出,去中心化真的没门槛。但问题就在于现实中更多藏品打着艺术品旗号出现。这让原先出现在拍卖会,以及画廊之间的艺术品收藏,因为NFT,现在到处都在发生,被拉下神坛,人人都可以发行、“拍卖”。

用张方禹略带艺术家挑剔、鄙夷的语气来说,这一切都变得没品,没格调。“我看见艺术家们在不断地公告什么时候发NFT,发多少,卖多少钱,趁流量卖货,讲难听,真的像在叫卖,我看着好累”。

https://pics3.baidu.com/feed/902397dda144ad3412e2c5a2fcc273fc31ad851a.jpeg?token=c01714d1afb23d7489c5fa8722de8cfe

村上隆标志太阳花NFT“#0000 Murakami. Flower” 

随便搞张jpg就是艺术品?敢卖百万

NFT的世界,艺术家仍是hard模式

和张方禹对NFT价值产生怀疑不同,也有玩票性质的创意人在发行NFT上顺风顺水。拿下过中国第一座法国戛纳设计金狮奖,银狮奖以及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式视效导演兼冬残奥会开幕式视觉艺术家熊超,疫情期间,他在国内数字藏品的平台售卖了NFT六千多份,定价49元一个,收入30多万。

朋友圈里,他甚至有点凡尔赛地表示,因为是在上海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发布的NFT,这个收入还不如预想。对于我提出来,担不担心别人说他捞钱?他很坦荡地表示,艺术本身也属于商业的一部分,确实有很多人喜欢自己的作品,这是事实。另外他补了一句,自己也没靠NFT挣到多少钱,“负责推广的平台还要分走一半”。

面对NFT发行的成功,熊超确实应该有这份自信,因为早在去年,名为“城市回收系列”的作品就已经被发行成盲盒出售,市场反响不错,在上海地铁站,西安的展馆,作品都有过出街,具有一定的群众基础。再加上这个系列专为上海垃圾分类设计,玩偶“小城”时髦的平头造型,带点赛博朋克风格,IP小元素还包括可乐瓶,灯泡等各种垃圾,拥有一个亲近大众的视觉基础。此外,这个系列原本由3D建模构成,本身是一个适合数字化的作品。广告人出身的熊超甚至还给它专门起了一个名字——《尘世回收》3D数藏,寓意着“人类学会了垃圾分类,就等同于学会了预演自身命运的轨道。”可以说,非常巧妙拿捏了流行元素以及现代艺术之间微妙的关系。

熊超玩票NFT的经历似乎也验证了一点,在NFT的世界,艺术家想要创作出真正受欢迎的“艺术品”,仍然遵循着现实里氪金的那一套。NFT的买卖对艺术家名气、作品精美度、话题度,抢手程度有着严格考量,并不是所有艺术家都能卖出去。像张方禹这样只在数字媒体圈小有名气的艺术家就无法辐射到NFT玩家圈,他玩了一年,并没有能大量借助NFT出售作品,“销售量只能说普普通通啦”。

至于谁能真正卖得出去,张方禹做了观察,“NFT相关的作品或者创作者。我觉得大概分成两种模式,一种是他在真实世界领域,已经是有高流量,高知名度,譬如说正在纽约开NFT展览的村上隆,他们来发行NFT相对来说能够被关注,甚至成功的机会比较大”。

另外一种在真实世界里头,我们也许并不认识,但他们却是更早地投入NFT进行加密艺术创作,在加密艺术领域取得一定的成功。像是加密艺术家Beeple,张方禹怕我听不懂,反复强调了三四遍,“他真的是领域里很厉害的艺术家”,除了高质量3D作品,要有扎实的技术功底,13年不间断地产出数量庞大的影像作品,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值得惊叹的艺术行为。或许Beeple这种艺术家早就有了成功基石,拍卖会只是添了把火。但因为大众不熟知,我们也只记住他的标签和嘘头,反倒以为是NFT的热潮炒热了他的作品。

而如果真正的NFT加密艺术仍有欣赏门槛,无法进入大众视野,被轻易理解,那大众也只能更多地看到被媒体爆出来的关于NFT的新闻,即一串天价数字+一张张摸不着头脑的jpg或gif加名人名字。毕竟大多数人只对数字熟悉和对明星们敏感,在媒体层出不穷投喂的海量信息里,NFT最后也只能成了不少人信息茧房里,茶余饭后的谈资佐料,“看不懂”的金钱符号。

冰冷、虚幻、泡沫世界是未来么?

社交、划分圈层或许才是终极需要

相比来讨论NFT的艺术价值,或许直接聊NFT玩家在玩什么可能更有意思。张方禹就认为NFT的营销比很多NFT本身更有“艺术性”。最有名的当属无聊猿,“它当然不算艺术品,但算是开启了一个新的商业模式”。

无聊猿爆火的原因离不开运营。在发行一个系列以后,官方还发行了道具,黑话叫药水,拿到药水之后,玩家结合原有的NFT,可以结合成新的NFT,靠着这些手段操作下来,价格不断地往上攀升,整个过程,更像一场真金白银的游戏。

更极致的哥布林同样如此。该系列于推出时宣称免费铸造,没有路线图,没有Discord,没有功能,这意思就是哥布林不仅丑,它还根本没玩法。然而就是这么任性的营销策略一步步让吸引玩家上钩。与此同时,哥布林还伴随着笑话、漫图杀进玩家视线,反而更让人觉得新奇,最后它成了百倍收益潜力的新蓝筹,目前最热门的NFT新项目之一。

细扒了扒哥布林NFT ,“青木诅咒”会在它身上重现吗?

哥布林NFT交易额超1400万元

NFT玩家几迟是国内最先关注到NFT的玩家和内容博主,当我问他为什么要玩NFT?以及怎么看待炒作NFT的现象?他对自己用的词更多的是学习、乐趣、交朋友、成就感。然而二级玩家,炒NFT的人,“图狗”,数字藏品玩家,统统被几迟称作“他们”,严格和自己划分开了。这些人在几迟眼里,也并不算“真正”的NFT玩家,除去有收藏意图的,他们只能算短线的投机者,“他们根本没有get到NFT的玩法”。

除了艺术圈,NFT玩家圈也有层层分明的鄙视链,社交围栏几乎一道道地阻隔着交流。最底层的或许是国内数藏平台,因为一些政策原因,无法上公链,需要搭建联盟链,缺乏完善的社区文化和交易功能。简单来说,国内元宇宙的环境根本还没搭建好,仍处于蛮荒地带,所以对于元宇宙世界里的确权产品NFT,暂时没有赋能价值。至于为什么国内那么多人花钱买张jpg,几迟也根本答上不来,“我也不知道那些小图片有什么用,能价值几万”。

https://gimg2.baidu.com/image_search/src=http%3A%2F%2Fempic.dfcfw.com%2F776213616776151042%2Fw526h363%2Fart&refer=http%3A%2F%2Fempic.dfcfw.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auto?sec=1657972512&t=1ca37b2f553d58d99bd6c3fad39dda64
https://gimg2.baidu.com/image_search/src=http%3A%2F%2Fi6.hexun.com%2F2022-01-31%2F205234295.jpg&refer=http%3A%2F%2Fi6.hexun.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auto?sec=1657972576&t=aa58cb166abc5674d22616e5b9872ba1

和一股脑买进卖出的玩家不同,对于如何筛选、投资NFT,几迟有清晰明确的方式,“第一个我会根据项目发行方的背景,第二个看它的背景强不强,有没有跟各大平台合作,第三个就是项目精美度,如果随便画几笔,你就告诉我这个东西值零点几个币,我肯定不会搭理。第四个就是NFT理念,像无聊猿,它追求的是宇宙精神世界,表现的态度就是慵懒。然后像Azuki,展现的是年轻人二次元,因为我喜欢动漫,所以会更关注。第五个,我会关注项目推特上有多少粉丝量,项目热度怎样?我从这5个维度去评判项目是否是值得我去投资。”

所以像几迟这样的玩家不仅不傻,在NFT世界,还有自己的原则以及珍视的东西。他最大的乐趣来自于社区文化,甚至特别让我在发稿中提到他们社区的名字“Littlemami label”。在这个一千多人的社区中,组员来自全球各地,澳洲,美国,新加坡,其中不乏身价几千万,几百万的人,原本是陌生人,但因为同一个兴趣而聚集在一起。

“我们经常会在群里会分享各种资讯,知识,项目,然后互相提升自己,大家会共同把社群建设好。然后不断去挖掘新的项目。相互学习,互相吸收,促进,我觉得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觉得很有认同感的原因。”

和狗哥歌里唱的疏离、冰冷,只玩金钱游戏的元宇宙不同,在社群玩NFT,包括做NFT博主,几迟反而都收获了真正的快乐以及成就感。

对于俱乐部的未来,几迟构建了美妙的蓝图,那就是更多的是投入到文化和建设上,输出内容价值。这样组员们既能真正地赚到了钱,又能够提升自己的知识,实现NFT长线投资。“等到加入社区的人都成了百万富翁,大家只会更热爱这个社区,并不断地为这个社区去做贡献,不断去宣传”。听上去,真的一点也不虚幻,似乎还充满爱和希望。

NFT社群

至于别人怎么看待他,会不会认为他是投机者,几迟则表示没必要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他已经完全接纳了人和人之间差距本来就很大,“因为只有你通过NFT赚到钱或是得到了一些想要的东西的。你才会真正认可这个东西,而如果对方没得到,我为什么一定要跟他解释?这个没有必要,也没有价值,还在浪费我的时间。”

作为从炒币热潮走过来的人,几迟也并非不知道,无论国内国外,单纯炒NFT的行为其实更像一场泡沫,而真等到崩盘前,几迟作为NFT博主估计也会遭遇无差别攻击。对此,我问他会不会提醒大家,他很明确地表示不会。

“因为关注我的都是长线玩家。我输出的很多东西,你如果是在玩国内,根本看不懂。第二,我没有必要去提醒他们,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他们选择玩数字产品,或者选择NFT有自己的自由,我不会想把争取他们这样的流量,我也没必要,我更多的想要吸引一些玩国外NFT的流量,这样做对我才是最有利的。”

是啊,何必硬要去理解、接触。

光是围绕着在NFT,艺术圈、商业圈,玩家圈,乃至报道NFT的媒体圈,各个圈层切割得都很明显,就连在玩家圈,以几迟为代表的NFT玩家,也仍无法理解国内玩数字藏品的朋友在做什么。除了金钱游戏,热狗diss的那个世界,其实还是离不开现实中的阶级差异、欲望,欣赏品味,自我实现那一套人类底层的情绪。所以无论是现实还是虚拟,好像没什么不同,每个圈层的人各自更愿意待在自己的温层里。所谓的沟通、理解似乎也没办法真的实现。现在的世界尚且如此,那未来元宇宙呢?估计更没有融合的可能了。

这样看,元宇宙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

 

--彩🥚蛋--

与 NFT艺术家、玩家的对话

TOPYSX玩家几迟

T:因为你本身就是博主,据你观察,大家对NFT最不理解和最关心的分别是什么?

几迟:理论上都是钱,只有价格出圈了,大家才会知道NFT为什么火。不然没有价格就意味着没有价值,这在经济市场是很常见的。很多人理解不了这个文化,为什么能值这么多钱?那他们也理解不了这个东西为什么能够炒到这么高的价格?这很正常的,因为如果你不是置身于其中,你根本看不到里面的经济利益,NFT是全球化的。不要用中国人的思维去定义外国人。很容易就产生误区。因为中国人的话。很难去接受这种虚拟东西,虚拟经济在国内发展的话,会受到政策限制,国外的话可能会自由度高一点,开放度高一点,发展也会更快一点,大家就会更理解NFT,认为更稀松平常,但是你要国内的话,如果是做二级交易,也许就会触发红线,所以很多人是不会很理解NFT,这可能也是环境决定的。

T:你对国内NFT走势怎么看待?

几迟:我之所以不玩国内,是因为我对国内的形势判断不了。我没有什么依据,可以判断这个项目能不能赚钱,国外有社区文化,推特,甚至投资方背景,但国内我完全一点都看不出来,所以说我一直理解不了为什么国内一张小图片能值这么多钱?因为我看很多画,画得很丑的,什么孔雀图,山海图,都能卖个五六万,七八万,我就很懵,我搞不懂国内玩法,也理解不了,我也不想去理解。我现在做博主,接触的人越多,就知道疯狂发数字产品的人越多。基本上每天都有几千个平台不断的在注册,我觉得这个东西很疯狂,越疯狂的东西,应该保持警惕。

T:除去审美问题,艺术品一般都要求独一无二,稀缺,但像无聊猿、懒狮子这样出了上百张不同的NFT,每个产品只有一个微小变化,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作品?

几迟:其实很多NFT的制作都是依靠网站或是一些工具,上传一张图之后,平台不断地差异化,细分出很多图片,这样才会形成9999张或一万张,并不是说一个人画出了一万张。像无聊猿这样的NFT一开始流通就是一万张,目的只是想要它成规模,控制会员在在一万人数左右,发行方并不是为了圈钱,因为他一开始的发行价格很低,价值只值一两百美元左右,发行方并不知道NFT后面会涨到一百万美元一张,所以大家并不是为了炒作而来的。

TOPYSX艺术家张方禹 

T:现在NFT艺术市场,作品好坏好像不重要,重点是作品是不是被大家看好,有没有升值空间?

张:对,那才是大家愿意买你作品的原因,这种金钱游戏有点没意思。

T:感觉艺术圈能叫得上名号的好像都可以将NFT卖出价,虽然艺术品本身就有炒作的成分,但NFT这个市场是不是更加深了这个情况?

张:以往这种金钱游戏可能发生在高端一点的场景下,买家们在画廊、拍卖会之间,但现在已经是去中心化了,每个人都可以玩这个游戏,每个人都可以发行,每个人都可以加入NFT 进行炒卖。所以这件事情变得很没格调了。但我相信NFT未来不会是这样,以今年来说,我自己观察到的,包括我自己,对NFT市场是比较冷静的,可能大家看到蛮多乱象,包括一些艺人,明星出来发的一些NFT,可是最后价钱跌破发行价,然后一大堆人投钱买,结果大家都在骂,一堆这种新闻。我相信经过这段时期重整之后,NFT很有可能会回归到一个相对单纯的面向,大家不再炒作,一味抄短线,套利等。热狗那首歌其实很多都写到这些乱象,割韭菜之类,都是在嘲讽这些事情。

T:所以你听到热狗那首diss NFT的歌有爽到吗?

张:爽到?我觉得蛮有意思的,我喜欢他的歌词。很好笑的是热狗发了这首歌以后的故事。因为他一开始是先在脸书上写到要发行热狗的NFT。大家都以为他真的要发行NFT,因为很多明星都在发。结果他后来神神秘秘搞了好多天,才告诉大家,“这只是一首歌,我并没有要发NFT”,很好笑的,因为他一开始就跟大家说“我要来割韭菜,我的NFT没有任何赋能,没有什么附加价值,什么都没有,我摆明就是要来赚大家钱”。结果后来大家发现是一首歌,很多人都觉得有趣。可是你知道么?后来几天,还真的有人发行热狗的NFT,假冒的,结果热狗就赶快出来发声明说:本人没有发行任何NFT图像,《NFT》是一首歌,本身这个行为就很好笑,很像行为艺术,都很荒唐,很荒谬。

T:听下来是艺术圈、商业圈或是投机圈,各个圈层围绕着NFT,有点混战的感觉,但冷静下来,大家还是在各玩各的。你也比较纯粹,哪怕做NFT,你也是专注在自己的领域里,希望艺术作品有创新?

张:我蛮认同你说的,因为现在NFT就是一个新的销售管道或获利模式,各行各业的人都想要玩玩看,能赚钱嘛。所以你会觉得五花八门,琳琅满路,眼花缭乱的,很混乱。但是像你刚刚说的一样,大家都还是在做他原本的事情。我刚刚说的什么人都在发,其实说出来,他还是在做本业,只要把本业做成数字形式,然后上链。用一个新的包装手法来做销售,某种程度来说,NFT也是一种行销的渠道。对有很多在发行的人来说,其实不赚钱,从艺术角度来看,NFT对艺术只是其中小小的一小块。

 

TOPYSX创意人熊超

T:《城市回收系列》的NFT,你知道它会火是吗?

熊超:因为我已经在朋友圈做过测试了,很多人都喜欢这一套东西,这很简单,人都有共性,实物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问我要,并且当时铺天盖地的发了很多地铁宣传,媒体在整个上海地铁里面发了很多“小城”的形象,像人民广场站,一个月大概有几块广告牌,铺天盖地的,上海很多人见过了这套作品。

T:所以你很知道如何制造大众流行么?

熊:我不认为我是为了大众而做的,我从来没有为大众而做过,我就是在做自我的东西,这个形象能够打动人。包括打动我自己,我觉得它是有灵魂的。我从来不想追捧这些消费者的想法,但它肯定带流行元素了,所以它会流行。比如说现在流行3D,我其实就是把平面设计风格融到立体的三维里面。包括小城的形象也很时髦,我用的是平头,它有点像《银翼杀手2049》里面那个女生的头发,其实这也是生活中,我身边的亲人会留的头发,我的女儿就是这样的头发,所以小城也是很形象的。

T:在你眼里的NFT要符合哪些标准?它才能真正称得上一个艺术品,可以收藏的艺术品?

熊: 要好东西保留下来,需要有眼光的一批藏家,还有这个市场去筛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作品是不是能够感动人,有没有感染力。NFT说白了,还是艺术品,一段影像也是艺术品。它的独创性和感染力,精美程度都需要有,艺术还求有想象力。有些人玩的不是数字,是凝固的雕塑,也是艺术,像毕加索玩的是油画,它是通过物理来画的油画,呈现他对世界的看法,和数字作品相比,只是媒介不一样。它的本质,我觉得不变的。所以我觉得艺术最重要是赋予观念,表达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它绝对不是一个俗不可耐的产品,不是谁都可以做。杜尚赋予马桶概念的时候,它就是反传统的艺术。还有安迪·沃霍尔画可乐瓶,他也是在反传统艺术,用丝网印刷来对抗奢华艺术品,这本身就是一个媒介的反抗,我觉得它是带着观念,所以艺术品一定融入了创作者观念,融入了创作者世界,甚至融入创作者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以及表达。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读书,读他个天花乱坠、五彩斑斓
    Droga5联手亚马逊,一窥你的颅内世界。
    by 毛毛.G
    6 评论
    119 赞
    31 收藏
      十个案例,来说说“环保也要靠衣装”这事儿
      或者“没衣装”。
      by 毛毛.G
      5 评论
      67 赞
      47 收藏
        巴士广告不流行了,真是太可惜了
        只要创意够亮眼,载体只会是加分项。
        by 毛毛.G
        15 评论
        203 赞
        54 收藏
          成年人的浪漫,不过是握紧狗熊手里最后一根玉米棒丨太阳底下
          丧气的话我们先说到这里。
          by 阿诚。
          14 评论
          284 赞
          61 收藏
            「打毛线」可不是英国跳水运动员的专属运动
            还可以为你编织一场好梦
            by 羊肉汤
            5 评论
            52 赞
            19 收藏
              茅台牵手蒙牛,华为涉足咖啡,跨界生意真的那么好做?
              Cross不好,就真的Over了!
              by 李子君
              10 评论
              64 赞
              20 收藏
                当代年轻人追剧实录:在丧与爽之间反复横跳 | 清醒蹦迪
                边吃砒霜边磕糖,怎么了?不行吗?
                by 阿诚。
                9 评论
                53 赞
                18 收藏
                  除了卖书和卖惨,独立书店还能做些什么?| 城南唠嗑
                  人生不止躺平和内卷两个选项,做个及格家也不错
                  by 阿诚。
                  3 评论
                  87 赞
                  32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