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品牌重塑任务!-Design Research Unit 设计研究部 | The Designer's Designer [41]

The Designer's Designer专栏简介:

设计师们的心里都有一张名单,上面密密麻麻地(又或许只有一两个)布满了对他们设计路上曾有启发或影响的名字。

名单上的人也许家喻户晓,又或名不见经传。他们也许没有追求过世界定义的成功,但却活出了波澜壮阔的人生。他们的作品与人生的哲学,都紧紧地抓住了那些梦想着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们的心。

------

创意产业提起来总感觉比其他实在可见的产业虚幻飘渺,但是在一些国土比较小的国家,它被用心播种栽培、茁壮成长,获得壮硕收益。例如英国,2019年的统计显示,英国的创意产业平均每小时为英国经济贡献近1300万英镑,已经成为英国仅次于金融业的第二大支柱产业。

那肥沃的创意土壤虽然有工业革命的开拓,但在二十世纪开初,经历了两次严重的战火洗礼后,不得不从一片荒凉中推倒重来。纵使悲怆,一些有先见之明的人们从疮痍的空白画布,用各式各样的设计描绘出了一丝丝希望,为这个地方铭定了创意发展的基础,打造出了一个现代英国充滿创意又帶点搞怪的形象。

这些人虽然现在已接近销声匿迹,但曾经有一个名为设计研究部(DESIGN RESEARCH UNIT/DRU)的团体带着理想,将他们的国家招牌从厚厚灰烬中寻回擦亮,以现代主义重塑。而该团体的作品如今成为英国人民的生活背景

Ad by Design research unit, photos from Research design unit exhibition at cubitt gallery's, London, 2010 

DRU成立于1943年,最初由诗人和艺术评论家Herbert Read、建筑师Misha Black和平面设计师Milner Gray组成。这个三强鼎立的组合令DRU成了英国第一家多媒体设计公司,涉猎领域之广至今罕见,能够同时进行建筑、平面设计、展览设计、产品设计、室内设计、企业标识设计等等。

Left: Herbert Read, Middle: Misha Black, Right Milner Gray

成立之时他们的宗旨已非常明确,「就如现代工业,设计应该是一种互助互利,携手进步的活动」。不仅是进行美学上的改革,让艺术与工业相辅相成,更要为社会上的每个人——不论身份背景——生产能让日常生活变得更美好的设计。

初始成员中有两位于战时任职政府信息部(Ministry of Information),由于有着公共政治经验与人脉,知悉国家发展方针的他们订下了重新设计公共设施的目标;同时针对大型工业或商业,特别是铁路、汽车提供全方位设计方案

DRU team in discussion, photo curtosy of a pratice of everyday publication, from the book Design Research Unit 1943-1972

他们的组织从一开始就发展顺遂,这其实也是因为二战前英国政府已意识到设计在经济发展中将会举足轻重。30年代,好几份政府委托的调查报告都探讨了公共设计的社会价值。

云层渐开,走出战争阴霾的英国乐观非常。当时他们正在建立能照顾所有国民的国家卫生服务(NHS)以及赋予国民平等福利的新系统。似乎每个人都带着正面的态度尽速向前,急于与过去种种的失败以及不愉快彻底决裂。其中当然包含设计师们。

Misha Black's fantastical design for Festival of Britain 1951, Photograph: John Maltby, courtesy of Scott Brownrigg

DRU参与制作了两次重要的公共展览,分别是1946年的"Britain Can Make It"(英国做得到!)以及1951年的"Festival of Britain"(不列颠庆典)。 DRU的设计师们为此次公共展览全情投入地灌注了(有点太过)梦幻的场景设计,虽然最终他们把展览建筑协调得比较合理,但这些浮夸的设计图似在说明英国终于回到一个敢作梦的无虑年代。特别是1951年的展览,似乎是呼应了100年前,也就是1851年于英国高度工业成熟期举办的万国工业博览会。国民们感觉到英国工业设计与工艺技冠群雄、傲视全球,感受到英国的美好前景。

Poster and broucher of festivacl of Britain by DRU, courtesy of Joe blogs
Poster and broucher of festivacl of Britain by DRU, courtesy of Joe blogs

「在那些日子里,设计一字越写越大越好,非得明显不已,一眼锐见,这代表我们对战争的背弃。」在那段时间加入的设计师Clifford Hatts如是说。

在机构内,他们亲昵易懂地把不同专长的设计师们分成了"圆圆的"(Round Boys)和"平平的"(Flat Boys)。平平的即为2D平面设计师,圆圆的简单来说就是负责3D的,比如说建筑和产品。

Corporate Idenitty design for ilford , photo curtosy of a pratice of everyday publication, from the book Design Research Unit 1943-1972

当圆圆小子们振兴英国士气时,平平组正在默默的彻底改变英国的企业形象。事实上,Milner Gray被认为是"企业形象"(corporate identity)一词的创造者,用其取代了更为有限的"公司风格"(house style)

典型例子包括在50至60年代为沃特尼曼啤酒厂(Watney Mann brewery)做的全面品牌改造。至少400家伦敦酒吧于空袭中被摧毁,而其中四分之一为沃特尼公司所有。从50年代中期开始,这些酒吧被以廉价的现代方式重建,他们委托了DRU为其东南部的酒吧提供当时尚属新颖的企业品牌改造。

Rebranding of Watney's , photo curtosy of a pratice of everyday publication, from the book Design Research Unit 1943-1972

为了让当地酒吧具有独特的区域风格,DRU团队走访了英国不同的角落收集资料,希望能点缀战后快速重建的冷冰冰的水泥建筑,带给群众令人怀缅的舒适和友好氛围。最终他们推出了标准化的五组品牌形象,包含字体、颜色、图像、形状、建筑风格等的组合;使企业风格在突出的同时,不会掩盖或太影响其周围环境的本来个性。

Rebranding of Watney's , photo curtosy of a pratice of everyday publication, from the book Design Research Unit 1943-1972

他们为这个企业品牌改造研发的压力成型塑料招牌,以及Slab Serif字体,均成为一时特色。 DRU以一种影响未来20年酒吧风格、甚至英国街角风景的方式完成了该任务。

Examples of pubs designed by DRU, Photograph: Alexander Gibson, courtesy of Scott Brownrigg, from the guardian

不得不提的还有他们对英国公共交通工具提供的的视觉标识设计。从伦敦地下铁的座椅图案,到月台的瓷砖,西敏寺区的路标,英国铁路(Brisith Rail)于60年代的的全面改造——他们甚至没什么特别理由只是因为好听就说服了客户把名字改短,预示着日后设计顾问机构爱管很多全面服务)。

British rail logo transformation, 3 on the left 1946-1952; right, new logo and edidentity desi by DRUgn

DRU的作品仿佛都正经八百,又与政府合作,总是负责大型计划;但据说他们的工作环境与严肃两字差很远。创始人们似乎都是有趣的角色,Gray会在口袋里带着假胡子,觉得会议无聊时就会俏皮地戴上,又常诱惑年轻的设计师们在办公时间偷偷一起喝调酒, Barney由于在1934年成立过英国第一家设计顾问公司,在公司内被戏称为"设计之神"之一,这些圆圆又平平的设计师们似是每天带着英式幽默过着《广告狂人》剧内的生活。

DRU member having a meeting, 1944 , photo curtosy of a pratice of everyday publication, from the book Design Research Unit 1943-1972

尽管DRU制作了一些有趣的建筑,但最具影响力的还是其品牌形象重塑设计。他们的作品散落在英国各地,渗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已经理所当然得人们不再注意到其存在。

Right: 

Left: Photograph: John Maltby, courtesy of Scott Brownrigg, Right:photo fromf a pratice of everyday publication, from the book Design Research Unit 1943-1972  

这也许就是最理想的公众作品,静悄悄地让仔细思量过的优良设计与美学成为人们的潜在标准,说不定也在潜移默化地耕耘着英国的设计土壤。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疲惫的成年人,值得拥有自己的“游乐场”
    想要整天躺在“微笑”上面
    by 李子君
    6 评论
    65 赞
    18 收藏
      气球,藏着人类最轻盈也最危险的梦
      我们都是一颗一颗微不足道的气球
      by 猫头鹰
      7 评论
      128 赞
      44 收藏
        如果有机会重新想象一本书的封面……你会如何设计?
        企鹅图书2022封面设计奖获奖结果出炉。
        by 鲸鱼
        7 评论
        109 赞
        24 收藏
          一所宛如水墨画的公立小学,会走出风一样少年么?
          让教育理念里最珍贵的平等,自由以及人性化伴随孩子成长
          by 昌圈圈仔
          6 评论
          110 赞
          25 收藏
            Monocle选出的全球宜居城市真的宜居吗?我们随机问了当地人
            猜猜谁是第一名?
            by 緑 midori
            4 评论
            65 赞
            20 收藏
              连续两年设计金马奖主视觉,Bito的灵感枯竭了吗?
              一匹马,59年了,还能怎么变?
              by 緑 midori
              4 评论
              95 赞
              16 收藏
                奥利奥是什么味?奥利奥味丨品牌兔子洞
                一块不简单的小饼干。
                by 毛毛.G
                8 评论
                104 赞
                32 收藏
                  Brompton折叠起的秘密是什么?|品牌兔子洞
                  生如逆旅,我亦行人
                  by 李子君
                  6 评论
                  68 赞
                  13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