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人物都不坏了,反而迷人又可爱 | 小趋势观察眼

《黑白魔女库伊拉》(Cruella)肯定算得上最近值得期待的影片。《101忠狗》(One Hundred and One Dalmatians)里的邪恶反派库伊拉,突然摇身一变成为了影片主角,以正面角色形象华丽登场,多少让人心生好奇——这样一位残忍的时尚爱好者,究竟该如何洗白?

但随着《小丑》、《自杀小队》、《黑袍纠察队》,再加上现在的《库伊拉》等“反英雄”式的电影、电视作品在荧幕上亮相,我们发现超级英雄们的饭碗变得岌岌可危,故事的主角开始发生置换,人们开始关注的不是惩恶扬善的超级英雄们,反而对那些无恶不作的超级反派们情有独钟。

反派角色们真的越来越像《神奇宝贝》里的反派人物“火箭队”所言:变得“可爱又迷人”了。

 

· 当反派有了作恶的理由,就有了被宽恕的借口·

在众多文艺作品里,反派存在的意义往往是凸显主要人物形象的“高大全”,反派们往往无恶不做,一定要将主角的光辉形象展现得淋漓尽致。传统意义上二元论的人物设定与三段式的戏剧结构正在慢慢被市场淘汰。为了让反派人物的存在显得更让观众信服,编剧们往往也会站在人物塑造的另一端,站在反派的视角开始看世界,给反派人物也按上一条合理的故事线,让观众少一些“卿本佳人,奈何做贼?”的好奇。

于是乎,反派人物“为非作歹”便开始有了一些合理的解释。比如在《小丑》这部电影里,原本定位成性格乖张暴戾的小丑,化身成了不被理解的社会边缘人。小丑的原型亚瑟·弗莱克曾像你我一样向往健康的身心,稳定的工作和浪漫的爱情。但无论他如何努力,精神上的缺陷加上当时的时代背景,都让弗莱克不被众人理解,甚至暴力对待。弗莱克并没有选择在沉默中灭亡,而是在沉默中爆发,他开始向虐待他的人复仇,完成“黑化”,成为我们最为熟悉的超级反派之一。

经过编剧对角色进行合理的改造,小丑这个角色在变得越来越丰富立体的同时,也与观众产生了共情。自身带有无法摆脱的缺陷,努力工作没有得到应有的结果,被人欺凌毫无还手之力,爱上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有多少人在小丑这个人物身上看到了真实的自己?产生难以摆脱的共情心理。也难怪,那句“小丑竟是我自己”会在互联网上流传开来,用自嘲来遮盖说不出来的愤怒。

通过对角色进行改造,观众在了解到反派人物扭曲人格诞生的前因后果之后,会自然而然地对他的反社会人格进行合理的解释,帮角色找到开脱的借口。也许一些观众就会不自觉地找到了反派人物的发光点,进一步成为它的忠实粉丝。

 

· 不可否认,反派们的魅力值越来越高了·

要想成为超级英雄的对手,其实并不简单。毕竟,实力相当,需要全力抗衡才叫对手,如果双方力量相差过于悬殊,即便我们都知道最终“正义”会战胜“邪恶”,戏剧张力还是会大大降低。为了让双方的实力越来越接近,让观众们看到跌宕起伏的剧情,编剧们也开始缩短正派与反派之间的距离——无论是从硬实力(如体力,智力,财力)上,还是从软实力(如相貌、人格魅力)上。

通过比较动画版的库伊拉、1996年格伦·克洛斯 (Glenn Close)扮演的库伊拉和2021年艾玛·斯通(Emma Stone)扮演的库伊拉,我们可以发现前两个版本的库伊拉在造型上着重体现出人们刻板印象中身着皮草,尖酸刻薄的贵妇人形象。而最新版本的库伊拉打扮则非常入时,用浓烈的烟熏妆与硬挺的皮革编织夹克打造出干练的女性形象。

造型上的改变在超级反派小丑的造型上也有所体现。从60年代电视剧版本由小恺撒·罗摩洛(Cesar Julio Romero Jr)饰演的小丑,到西斯·莱杰(Heath Ledger)在《蝙蝠侠:黑暗骑士》扮演的小丑,再到卡梅隆·莫纳汉(Cameron Monaghan)在美剧《哥谭》里扮演的小丑,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小丑这个角色的打扮越来越趋近于一个“正常”的,甚至可以说得体的形象。加上好莱坞男演员的高颜值,也难怪坏坏的小丑,能够赢得众多粉丝。

新一代的超级反派好看,有才,还带着一点点自我毁灭的人格倾向,不光有比正面角色丰富太多的人物故事,还有着能与之匹敌的软硬实力,加上多少还沾染着令人扼腕的过去,也难怪观众们会越来越买让超级反派担当主演的单。

 

· 超级反派,不过是超级英雄的另一种写法·

面对千篇一律超级英雄的故事,你难道还没有感到厌倦吗?特别是在你看到超级英雄们的成功似乎并不需要努力就可以轻易获得,而反派们才是通过艰苦奋斗才能与他们抗衡之时,你是否也会认为这样的设定并不公平?

超人的超能力来源于氪星文明的天赋,蝙蝠侠则有着富可敌国的财力与超出想象的黑科技加持,蜘蛛侠又是幸运地被受过放射性感染的蜘蛛咬伤后,从而获得具有蜘蛛一般的特殊能力。他们的成功集合了天时地利与人和的巧合。

和这些超级英雄比起来,超级反派就凄惨多了,虽然他们作恶的原因都不同,但相比较血脉、家世与运气,他们好像才是真正努力,凭本事当上“坏人”的那一群人。

《自杀小队》中,小丑跃入化学品池中拯救哈莉·奎茵。

就以《蝙蝠侠》系列的反派为例:“小丑女”哈莉·奎茵(Harley Quinn)通过努力成为了一名专业的心理治疗师,结果被小丑操控堕入犯罪的深渊;“毒藤女”(Poison Ivy)帕米拉·艾斯利(Pamela Isley)拥有植物学与病毒学两个博士学位,因为一场实验意外中毒变得仇视社会;稻草人Scarecrow)则是心理学教授,同时也精通生物化学,他是以一个罔顾科学伦理的科学家形象登场…… 这样看来,和“高大全、伟光正”的超级英雄们相比,带有缺陷的反派似乎离我们更近的一群人。

另外,超级英雄们也普遍带有一切正确的主角光环,让人物变得十分扁平。而癫狂的反派们,虽然怀有的执念不同,但却都有一种“悲情英雄主义”的光环。哈莉·奎茵因爱成痴、帕米拉·艾斯利因花成狂、“稻草人”因道成魔,即便心中的理念让他们与全世界为敌,但他们为了守护它,依然选择遵循自己所选的道路。在这样的渲染下,超级反派,似乎是另一群的人超级英雄。陈珊妮有句话说得好:“英雄会为了世界牺牲你,但反派会为了你牺牲世界。

 

· 角色置换,其实是市场发出信号·

诚然,反派角色越来越受欢迎不仅仅是以上提到的几点,也有人认为:近年来风起云涌的平权运动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女性超级英雄明显不够用了,便动起了女性超级反派的头脑。亦正亦邪的猫女还嫌正气有余,邪气不足,要将哈莉·奎茵、库伊拉等十足的反派洗白再用,迎合平权运动带来的市场需求。

但我们却能够从这波小趋势意识到,我们的市场对于事物的接受能力正在逐步提高,呼唤着更多元的人设进入。多元的角色,意味着不同的解读方式,所以也有观众在观影时会先入为主地为角色打上一个标签,忽略掉角色背后的动机与意义,而这一点,只能说是“各花入各眼”。

总得来说,传统意义上的英雄人设已经不再吃香,有个性的反派角色开始变得迷人起来。我们可以发散思考一下,如果给你的品牌打造一个略带个性的品牌形象,是否能够赢得更多人的青睐?当然,不一定要是有个性的反派角色,略带瑕疵的正面角色也许更适用在这一场景?

我想,至少死侍会同意这一观点。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蒙纳发布2021年字体设计与应用趋势报告,一下知晓字体新动态 | 创意白皮书
    剧透警告:这里有字体的多种玩法。
    by 傅悉汀
    0 评论
    68 赞
    122 收藏
      看到这样壮丽的星云,我却感到不寒而栗
      这些星星点亮的,是心中的警灯。
      by 傅悉汀
      6 评论
      57 赞
      59 收藏
        去趟超市,怎么买了一大堆艺术品?
        这么好看的洗涤剂,真想让人多洗几个碗。(不是)
        by 緑 midori
        5 评论
        72 赞
        100 收藏
          我确定,这个插画师没手抖
          生活有点小波浪,才不会一直down down down。
          by 任意井
          7 评论
          142 赞
          114 收藏
            #反碎片阅读#我们的读者在读什么
            阅读能让我们悄悄成为自己。
            by TOPYS.
            4 评论
            76 赞
            78 收藏
              异乡人,你在什么时候找到了归属感|TOPYS专访《HOMELAND家园》主编许灵怡
              从了解你生活的城市开始。
              by 任意井
              6 评论
              85 赞
              51 收藏
                如果感到开心你就摇摇尾巴!
                可爱!
                by 拭微
                6 评论
                59 赞
                47 收藏
                  跟随坂元裕二,一起进入废物乐园丨灵感手抄本
                  有人明明无精打采也活得很好。
                  by 緑 midori
                  6 评论
                  89 赞
                  113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