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帝国的星尘 | 一天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向来一票难求,但今年恐怕没人有这个困扰。

元旦那天,我欣赏了这场音乐会的全球直播。在镜头中,金色大厅光辉灿烂,观众席空空荡荡。这场音乐会拥有史上音质最纯净的现场版,当无人配合的“原版”拉德斯基进行曲响起时,在屏幕之外的我如在现场聆听这支曲目般鼓起掌来,仿佛身临其境。

2021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就像每一个赫赫有名的城市,维也纳早已在人们心中留下了几个固有的印象标签,但这里的迷人之处,并不仅限于金色大厅、多瑙河与皇室秘辛。 

写这篇的时候,脑海不停闪回《爱在黎明破晓前》:在桥上问路时能遇到奇怪的奶牛话剧团;河边的乞丐不会直接伸手讨钱,而是卖你一首诗;夜晚街头遇到算命女人,告诉你我们所知的一切都是星尘。 

百年前,这片土地上的帝国崩塌,统治这里近千年的哈布斯堡王室黯然退出历史,而维也纳,是帝国散落的星尘。在千年的岁月里,它被帝国的光辉浸透,那些永恒的精神遗产弥散在空气中,几乎每一次呼吸都能够汲取。
 

 

©Bwag

维也纳盛产艺术家,但建筑师Hundertwasser(百水)在其中也是一个相当独特的存在。

他曾在1958年在《反对建筑理性主义》提出过这样一个理想: “建筑设计师、泥水匠与居住者应该是三位一体的。”如果看到这句话尚且不明所以,那么就来看看他主持创造的这座公寓。 

Hundertwasser厌倦秩序和规则,热爱自然与蓬勃的生命力,他的作品也由感官和情绪交织而成。在百水公寓中,你几乎看不到一条平直的线,甚至也找不到一个规则的形状,因为“直线是没有灵性的,直线不是一种有创造性与想象力的线条。”

©Bwag

在这里,缤纷的色块与生气勃勃的植物玩耍在一起,窗户在跳舞,围墙做着古怪的梦,树和灌木向屋内探脑袋。屋顶也没有瓦片,而是一片柔软的草坪。它就像只存在于绘本里的童话世界,温暖、有爱,甚至有呼吸。 

落步的时候请小心,别把这栋公寓吵醒。

 

和百水公寓的自由恣意截然不同,在Burggarten城堡公园,似乎还能看到曾经那个庞大帝国的余晖。这里被霍夫堡宫、国家歌剧院、阿尔贝蒂娜博物馆等久负盛名的建筑环绕,哈布斯堡家族数百年的统治将这座城市打磨得恢弘而精致,足以让你感叹,欧洲的珠宝匣绝非浪得虚名。 

人们到这里不仅为了莫扎特雕像,还有温室蝴蝶馆。在尚且不那么遥远的帝国时代,约瑟夫皇帝为了讨得皇后茜茜公主的欢心专门为她建造。如今蝴蝶馆变成了一个名叫Palmenhaus网红咖啡厅,若是赶上旺季,这里必然人满为患。但不要急,附近还有一个更美妙的午餐宝地。

在国家歌剧院的后面,拥有维也纳最好的香肠摊Bitzinger,它在维也纳人的心中享有崇高的地位。美食的做法很简单,法棍加香肠,选择Süss(温和)或Scharf(热辣)的特调酱料,再搭配啤酒、葡萄酒或香槟。

品尝后就会知道,这样的组合多么令人沉迷。
 

©Peter Gugerell 

乍一看,这家私人博物馆的馆藏相当惊人,不仅包含伦勃朗、马蒂斯以及众多印象派大师,甚至还有希特勒的日记,但实际上,没有一件是真迹。 

这家绝妙的博物馆钟情于那些野心勃勃的高仿艺术家,认可这些“伟大赝品”的艺术价值,并且小心区分不同类型的伪造品。因此,我们可以在这里看到几乎和原作同样令人震撼的作品,还有这些赝品背后波澜壮阔的犯罪故事。 

©Peter Gugerell 

这个博物馆不仅向你科普不同伪造品之间的区别,还重点介绍了一些著名伪造大师,比如Tom Keating,据说他伪造了2000多幅作品,极难分辨。更有意思的是,他始终会在自己的复制品中植入一个能和真迹区分开的“定时炸弹”,让伪造品无法成为他人牟利的工具;还有Han van Meegeren,故意用他的仿作戏耍盖世太保头子戈林,堪称“盗亦有道”的典范。 

每一件伪造艺术品背后,都有一场有关人性的大戏。混沌与秩序、善与恶的缠杂不清,真是非常维也纳。
 

《爱在黎明破晓时》

 陶希特二手唱片行诞生于1948年,战争的阴霾还未散尽,但音乐,永远是这座城市的灵魂。它被称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黑胶唱片行之一,在黑胶唱片已经日渐稀少的今日,显得弥足珍贵。 

若你看过《爱在黎明破晓前》,应该会对这个唱片行印象深刻,在一曲Come here中,杰西和赛琳偷看彼此,情愫也悄然生发。听同一首歌曲,是最容易拉进两人心理距离的方式,音乐让两颗灵魂产生共振,产生互为知己的幻觉,说不清道不明。

《爱在黎明破晓时》

这里的唱片并没有具体的分类,只是并排塞在盒子里,热情又话痨的店主自己都不知道每张唱片的位置。给了你在这里慢慢闲逛、偶遇心仪歌曲和陌生人的充足理由。 

正是这种欲语还休和不期而遇,才更令人心跳加速啊。
 

©Cafe Sperl

斯蒂芬·茨威格曾说过:“维也纳的咖啡馆是一种十分特别的存在,世间其他都无法与之相比。”在他的笔下,咖啡馆是一个奇妙的精神殿堂,人们在这里交流世界上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新书、演出,也交流哲学与政治。咖啡馆里诞生了数不清的大师,甚至酝酿出改变历史的重大事件。

咖啡馆最辉煌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但Sperl咖啡馆还保留着旧时派头,艺术品与装潢,几乎和它在1880年开业的时候一模一样。华美的穹顶上坠挂着枝形吊灯,大理石雕刻的天使像,红白绣花的座椅靠垫,还有桌球与旧报纸,让Sperl看上去一如“昨日的世界”。

©Cafe Sperl

这里可以享用一份正宗的维也纳晚餐。沙拉、奶酪和炸猪排,在大约三十二种咖啡中任选其一,还有奥地利的国宝级甜品沙河蛋糕(Sperl Torte,就是以这家店的名字命名),也是初来维也纳的必点单品——你若钟爱巧克力,那就更加不容错过了。 

©Cafe Sperl

拿一本书或一份报纸,在杯盘碰撞发出的轻微叮当声中,你几乎感受不到流逝的岁月。 
 

©O Boufés

在欧洲,有葡萄酒文化的国家数不胜数,但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像奥地利,在自己的首都拥有如此之多、占地如此之广的葡萄园。

维也纳种植葡萄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2世纪,16世纪时,维也纳的酒馆文化也应运而生,奥地利人称之为“Heurige”(小酒馆),他们自酿自售,为维也纳添了几分不安定的活泼。

没有比用一杯酒结束一天更加浪漫的事了。尽管到了这个时间,我们没有机会再去一家传统的“Heurige”享受维也纳风情,但位于维也纳市中心区的O Boufés喝上一杯,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这家店由是奥地利著名厨师Konstantin Filippous开设的小酒馆,有丰盛的食物和一流的葡萄酒,但来之前,别忘记预约。

©O Boufés

O Boufés的葡萄酒来自世界各地,但既然在维也纳,那么推荐来一杯Grüner Veltliner,最具奥地利风情的白葡萄酒,以独特的酸味闻名,还有着葡萄柚和白胡椒的清香。

这里的侍酒师拥有渊博的葡萄酒知识,要是你愿意交流与聆听,那么你一行的收获,就绝不止一杯酒而已。

地址:Dominikanerbastei 17,1010维也纳

 


 

虽然音乐会并不在这次行程的安排之内,但是请相信,它永远不会缺席。

一路上如果邂逅街边音乐家轻快的提琴声,就驻足聆听。其中定有一支曲目来自小约翰·施特劳斯,我赌一枚硬币。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特别2020的“不特别”TOPYS
    我说“不特别”,你就信?
    by 毛毛.G
    16 评论
    56 赞
    41 收藏
      日历上,为什么会有十天丢失了?| You Know What
      Oops!
      by 拭微
      9 评论
      63 赞
      45 收藏
        真是不好意思,食物就是我创作的原动力
        食欲与创造力,本来就相辅相成的呀!
        by 傅悉汀
        12 评论
        133 赞
        84 收藏
          着急,该怎么把翻不出来的词解释给你听?
          有些话,不用翻译才能懂。
          by 傅悉汀
          3 评论
          103 赞
          71 收藏
            这支德国圣诞广告,偷走了我今年份的泪水
            你爱的人如何成为你的铠甲?
            by 拭微
            29 评论
            256 赞
            174 收藏
              对于2021年的设计而言,现实与虚拟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 | 创意白皮书
              设计不光反映现况,更能推动发展。
              by 傅悉汀
              7 评论
              63 赞
              66 收藏
                我们期盼着2021到来,好让2020年滚开
                2020:被嫌弃了,委屈。
                by 拭微
                19 评论
                239 赞
                134 收藏
                  下一届的消费者,在乎的可不仅仅是商品
                  从环境到社区,新常态下的消费形态发生改变。
                  by 傅悉汀
                  8 评论
                  61 赞
                  76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