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田贤三带给我们的,绝对不止是虎头

继意大利鞋履设计师塞尔焦·罗西(Sergio Rossi)因新冠肺炎去世,著名法籍日裔设计师高田贤三(Kenzo Takada)也同样因为新冠肺炎去世。

对于很多人而言,也许高田贤三和他创立的品牌凯卓(Kenzo)的意义仅限于是爆款的虎头与大眼睛,但高田贤三留给我们的遗产,却远不止这些。

50年前,高田贤三在巴黎推出了他的第一个时装发布会,随后长期居住在巴黎。他曾这样描述这座城市: "每一面墙,每一片天空和每一个旅人,都激发了我的时装创意。"

作为先于三宅一生、山本宽斋、川久保玲以及山本耀司开拓法国市场的日本设计师,高田贤三对于时尚史有着重要意义。他的作品,结合了东方文化的沉稳意境、拉丁风格的热情印花,还加上了高饱和度的色彩与丛林风格的印花,用鲜亮的颜色来表达对生活的热爱,创造出活泼明亮、优雅独特的作品。

自从20世纪50年代末进入东京文化服装学院(Bunka Fashion College ),成为首批男学生之一,高田贤三就开始了自己对于时尚的探索,在校期间,他获得了日本时尚杂志《Soen》设置的设计竞赛奖项。他的天赋第一次被世人肯定。

1964年,东京为了筹办夏季奥运会进行拆迁,高田拿着10个月租金的赔偿款,跳上前往法国的船。1965年冬天,他到达巴黎。几乎不会说法语的他,开始在时尚界艰难打拼。彼时的巴黎时装还是高定的天下,成衣并不受到顾客们的青睐。作为自由设计师的高田贤三,必须紧密地关注着潮流,研究其它时装屋的设计,在用传统的欧洲方式做设计的同时,将日本传统服饰的面料和剪裁融入西方设计中。

1970年,高田贤三在法国著名的薇薇安画廊(Galerie Vivienne)开始销售自己的服装,品牌起初命名为JUNGLE JAP(日本丛林),将自身的品牌设计的特点与设计灵感来源以一种戏谑的方式表现出来,通过将其与美的事物联系起来来重新定义这个贬义词。但后来,他还是决定让自己的名字在品牌中得以体现,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凯卓(Kenzo)了。

似乎很多大师都有过贫困的时候,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是这样,高田贤三也是这样。当时,高田贤三只有200美元用于布料的采购,只能用廉价的、未经加工的布料进行服装设计,再思考如何使用、如何组合这些廉价的材料表达他深奥的设计哲学。而这些与高级定制所表达的阶级观念相去甚远的服装设计哲学,也让很多时尚从业者眼前一亮。

刚刚创立时的凯卓带来的革新点不止于此。高田贤三在春季发布春夏季时装,率先使用“即看即买”的新型概念,还打破了传统高级定制的束缚,在自己的店铺里发布成衣秀,即使成衣的概念甚至都还没有提出来。

二十年的疯狂岁月,让高田贤三赢得了人们的尊重。像很多同年代的设计师一样,他白天不知疲倦地工作,晚上无休止地聚会。流动的盛宴永不停歇,“老佛爷”卡尔·拉格斐、歌手与风格偶像葛蕾丝·琼斯(Grace Jones)都是他的好友,他们一起赶上嬉皮文化这班疾驰的列车,以一种近乎无政府主义的方式,解构当时的时装阶级。

包容是高田贤三认为凯卓最重要的理念。在高田贤三的世界里,包容全世界各种审美都可以接受,他那充满活力的设计和当时颇为先进的平等理念,让年轻人纷纷涌向这位大胆的新设计师。他的衣着诚如他所言:“时尚不是为少数人准备的,而是为所有人准备的。它不应该太严肃。”

经过23年的打拼,1993年,法国奢侈品公司路易酩轩收购了凯卓;而六年后的1999年,高田贤三从他的同名品牌退休,像海尔姆特·朗(Helmut Lang)一样,开始追求艺术事业。理由虽然奇怪,但也可以理解:因为高田贤三认为成衣具有季节性,设计生活方式产品比设计成衣要自由。

2020 年 1 月,80 岁高龄的他二度创业了一个全新的家居品牌 “K三”。但遗憾的是,因为疫情的关系,我们未曾有机会目睹高田贤三的新家居设计。

因此,即便后来者如延续“民族风情”的Antonio Marras、打造爆款的Humberto Leon和Carol Lim、学院派出身的Felipe Oliveira Baptista,他们的凯卓其实与高田贤三的关系并不那么大。

毕竟,革命者只有一位,就是先点起火焰,让后来者看到通往彼岸之路的那一位。

傅悉汀

10月06日 03:50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