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取决于这个社会对于弱势群体的态度”。

人类之所以是人类,正是因为我们摈弃了残酷的自然法则,用道德和习俗进行约束。但不可否认,我们在制定公共政策和设计公共设施时,时常会因为满足“绝大多数人”的需求,而忽视“一小部分人”的需求。

而这些被忽视的一群人,在巨大的基数面前,其实不光并不小,而且你和我都有可能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因此,我们想对城市生活中那些设计进行检视,关注细节对弱势群体的友好程度。我们相信,设计的力量,能够让每一个人都舒适地生活。

第一期“友好城市大挑战”,我们先关注的是公共卫生间。

 

“东京厕所”计划带来的思考

 

之所以将我们首期主题定成一个这么有“味道”的主题,其实是受到了邻国日本的一个有趣的设计项目启发。慈善机构“日本财团”(The Nippon Foundation)最近发起了一个名为“东京厕所”(The Tokyo Toilet)的计划,邀请了包括隈研吾(Kengo Kuma)、安藤忠雄(Tadao Ando)等16名著名设计师/设计事务所在东京的涩谷地区设计17所公共卫生间,预计将于2021年全部完工。

先来看看已经完工的几个长啥样?

“东京厕所”计划将在日本涉谷区设立17个充满设计感的公共卫生间。图片:https://tokyotoilet.jp/en/

 

坂茂(SHIGERU BAN)设计的“水果硬糖”

普利兹克奖得主坂茂是本次受邀的建筑师中唯一一位负责了两所公共卫生间设计的设计师,他的作品分别位于代代木深町小公园和春之小川公园,现在已经成为了网上大热的打卡点。

公共卫生间有何值得打卡参观?坂茂设计的公共卫生间与我们印象中传统的公共卫生间在外观上可谓大相径庭。透明的外观设计让这座公共卫生间看起来像一颗晶莹的水果硬糖。对,你没有听错,这两座公共卫生间的外观都是透明的。

摄影: Satoshi Nagare,图片:日本财团提供。

纳尼?!透明的卫生间怎么用?还是在人来人往的公园当中。设计师自有巧思,原来,只要使用者将门上锁,玻璃便会在电力的作用下立即转为不透明状态,保护使用者的隐私,让使用者可以心无旁骛地释放内部压力。而这样的设计并非闲着无聊弄出的噱头,设计师使用这种特殊的玻璃是为了让使用者和管理者从外面可以看到卫生间内情况,一来可以避免有不法之徒藏身厕所内,对使用者做出非法侵害;二来让管理者能够轻易地判别卫生间的使用情况做出是否需要补充消耗品与清洁保养的决定。

摄影: Satoshi Nagare,图片:日本财团提供。

另外,出于安全的考量。在使用时不透明的玻璃墙在连续使用30分钟之后会自动恢复透明并解锁,以防有人在卫生间发生意外而无人发现。在上这个厕所的时候,真的只能祈祷肠道争点气,不便秘;电路也给点力,不跳闸。

 

田村奈穂(NAO TAMURA)用建筑表达友善态度

摄影: Satoshi Nagare,图片:日本财团提供。

产品设计师田村奈穂的作品则凸显了设计师在公共项目对于日本传统文化借鉴和针对地形设计的理念。她在惠比寿车站旁狭长的三角区域构建出三个独立的空间,重新定义了在公共卫生间建立个人空间的方式。

摄影: Satoshi Nagare,图片:日本财团提供。

出发点是让每一个用户都感到使用时安全、隐私得到保护和在紧急时分也可以不慌不忙地使用。她设计的灵感来自日本传统的装饰性包装方法Origata,Origata折纸包装上的褶皱是送礼人心意的体现,而涩谷地区也是各地游客必来的地区之一。田村奈穂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体现涩谷地区对于游客们的热情款待。

太客气了,公共卫生间都修得这么漂亮,真让我感觉到了涩谷欢迎您。

 

Wonderwall的灵感来源于传统建筑

摄影: Satoshi Nagare,图片:日本财团提供。

从传统借取灵感的远不止田村奈穂,室内设计公司Wonderwall的创立者,室内设计师片山正通 (Masamichi Katayama)就从日本最原始的厕所——川屋(kawaya)取得设计灵感。日本的厕所由来是在河川之上建立的小屋,早在新石器时代,尚处于绳纹时代初期(公元前10,000至6,000年)的日本人就开始使用厕所了。最初的川屋设计很简单,通常由硬化的土块或绑在一起的木头制成。所以,这次Wonderwall就通过随机组合15面混凝土墙,建立了一个“模糊的空间”,向历史上的川屋致敬。

摄影: Satoshi Nagare,图片:日本财团提供。

在设计时,片山正通将公共卫生间定义成一种设施,像长椅一般能够自然而然地融入公园环境之中。并想让它的墙壁当作视觉上的引导,让使用者们通过与设施进行互动,创造出一种游戏式的交互感。不过,不知道正被内急折磨得心烦意乱的人们有没有心情玩游戏。

 

安藤忠雄(Tadao Ando)的作品超越公共卫生间的边界

摄影: Satoshi Nagare,图片:日本财团提供。

著名建筑师安藤忠雄的“野心”似乎不小,它的作品号称将超越公共卫生间的界限,成为城市景观中的一方“景致”。利用这个清晰简单的概念,他为圆柱形的建筑赋予宽大的,突出的屋檐,创造出一个包裹的空间。

摄影: Satoshi Nagare,图片:日本财团提供。

安藤忠雄认为:创造一个舒适安全的空间是至关重要的。使用者可以在垂直百叶的圆柱形墙内移动,感受来自周围环境的风和光的舒适;也可以通过另一侧的自由的、向心的循环强调安全感。

 

槙文彦 (Fumihiko Maki)和他的章鱼卫生间

项目所在地惠比寿东公园( Ebisu East Park) 是一个受欢迎的社区公园,作为儿童游乐场的公园,到处是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槙文彦在设计时,希望这个设施不仅作为一个公共卫生间,而且作为一个公共空间,为孩子和上班族们提供一个休憩的胜地。

摄影: Satoshi Nagare,图片:日本财团提供。

因此,槙文彦使用分散布局,使整个设施具有良好的视线。有趣的屋顶则整合了不同的部分,加强了自然通风和采光,为创造一个明亮和清洁的环境打下基础,同时他还给设施一个独特的外观,让公共卫生间能够更好地融入到社区环境之中。

摄影: Satoshi Nagare,图片:日本财团提供。

 

坂倉竹之助(Takenosuke Sakakura)让卫生间像灯笼一样发光

摄影: Satoshi Nagare,图片:日本财团提供。

这个名为Andon的项目,从字面翻译过来就是灯笼的意思,坂倉竹之助对“东京厕所”计划的卓越贡献将把夜晚点亮,让社区公园成为一个更加吸引人的空间。

摄影: Satoshi Nagare,图片:日本财团提供。

每个小隔间都用绿色毛玻璃包裹,光线射入之后,玻璃上的树木图案浮现,当靠近厕所或者在厕所隔间里都可以看到。增加了公共卫生间的美观程度。

 

“好看,好用,能一直用”的公共卫生间应该是什么样?

设计存在的意义,就是更好地改善人们的生活。在国际上,也有不少组织提出了关于公共卫生间设计的相关法则。比如说WTO,世界厕所组织(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WTO)的创建者,新加坡华人沈锐华(Jack Sim) 先生就提出了公共卫生间的设立与运营应遵循“ABC”准则,即设计建设(Architecture)、行为规范(Behavior)、清洁保养(Cleaning),从先设立适合人们使用的硬件,再对民众进行合理使用的行为规范,最后聘请人员进行清洁保养,延长使用生命。

欧美地区最常见是这种可移动式的公共卫生间,使用体验非常糟糕。图片:pixelbay

国际组织所给出的意见,可能更具有普适性。而针对中国本土的公共卫生间设计,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协同创新生态设计中心(CIED)则提出了更适合本土推广的“HEBC”原则,即人本设计(Humanistic design)、生态优先(Ecological priority)、商业可持续(Business sustainability)和文化塑造(Culture shaping)。从包容性设计的角度出发,针对不同的使用者进行设计;采用环保材料进行制造,延续可持续发展;设计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让其成为政府支持的公共卫生服务的重要补充。最后尊重文化差异与习俗,建设新型的厕所文化。

从不同的角度出发,会对事物产生不同的认知。无论是WTO所提出的“ABC”原则,还是CIED所提出的“HEBC”原则都对于公共卫生间的运营以及设计思路提出了自己的评定标准。综合来看,一个体现设计思维的公共卫生间应该符合美观性友善性以及可持续性这三条基本原则。

英国建筑师戈特 · 斯科特(Gort Scott)的作品金色公共卫生间就是对公共卫生间设计的一次不错的尝试。

金属立面上镶嵌着穿孔钻石图案,斯科特的公共卫生间结合了本地建筑一贯的夸张形式,让该公共卫生间融入到社区的建筑风格当中。结构的外部由闪闪发光的金色铝制成,在屋顶附近则留有更多的穿孔图案。白天,这些孔将阳光过滤到厕所里,用自然光源补充照明;而到了晚上,这座建筑似乎从里面发出了亮光,像一个亮晶晶的让需要使用卫生间的人们能轻易地寻找到它。

图片:Dezeen
图片:Dezeen

亮眼的巧思还可以体现在可持续性方面。因为整体设计并不涉及到曲面等需要经过复杂计算的平面,建造这个项目,只需要进行模块化组装即可。在内部的白色瓷砖和镜子后面,还隐藏着一个废水收集箱,将水资源重复使用。镂空的屋顶也让通风变得更容易,从而使卫生间不聚味。不过,让我产生质疑的是:在阴雨连绵的英国,这样的设计会否出现“室外大雨,室内小雨”的奇观呢?

筑博设计在深圳推出的“深圳无界之厕”也给我们提供了另一种思维方式来思考公共卫生间怎么融入本地环境。使用镜面不锈钢材料,这个公共卫生间以近乎隐形的方式潜藏在四周的自然环境当中。整体外观遵循了类似街心公园的设计理念,增加了穿行使用的小径与休憩座椅,淡化了公共卫生间在公共文化中的“禁忌感”。

图片:筑博设计

斯邦建筑师事务所(Spark Architects)交出的答卷,同样令人欣喜。将注意力从大都市转移,它们尝试用3D打印技术来解决城镇的公共卫生间难题。面积仅仅为13平方米的方寸之地,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该设计对于可持续性的探究。

概念图。图片:斯邦建筑师事务所

通过无人机,这项设计可以投放至卫生条件普遍不达标的偏远乡村地区,并就地进行组装,通过采用竹纤维与生物聚合物树脂混合制成的材料,使用者的排泄物可以转化成沼气,再通过微型热电联产装置将沼气转化为电能,所产生的电力足以为一个由8户住宅组成的小型社区供电,实现可持续性发展的目标。在资源日益紧缺的今日,这种思考方式值得在未来设计中借鉴。

示意图。图片:斯邦建筑师事务所

 

 

多想一点,体验就更好一点

除开外部的设计,公共卫生间的内部设计也是提升使用感受的重要途径。似乎很少有其它文化像日本文化一样注重对于卫生间使用感受的体验,从使用体验到功能延伸,日本设计师们的巧思,也许可以帮我们更好地理解公共卫生间该如何提升使用感受。

音姬。图片:TOTO官网

曾经造访过日本的你会发现,在很多公共卫生间都有着潺潺流水声。这是因为一种名为“音姬”的发声器被广泛地应用在公共卫生间,让人们在如厕时不会感到尴尬。但也是因为文化的缘故,音姬并未在其它地区大面积流行开来,在法国电影《刺猬的优雅》中,女主角看门人荷妮收到住户小泽先生邀请作客时,就被这有趣的音姬给吓了一跳。

图片:《刺猬的优雅》截图。

还有升级版,身处深山的净身庵结合了当地的环境,用音姬录下了山间的鸟鸣虫音,让使用者能更好地感受身处环境的清幽。这样的卫生间恐怕会深得日本文豪谷崎润一郎的厚爱,他曾在《阴翳礼赞》中写道:“厕所极为适合于虫鸣、鸟声,也适合于月夜,是品味四季变化和万物情趣的最理想去处。”

除了避免尴尬,卫生也是需要注意的地方。日本的一些公共卫生间中都会配备马桶圈消毒液,并号召人们在使用前用卫生纸沾取适量消毒液,对马桶圈擦拭消毒后使用。比起用纸质马桶垫而言,环保很多。

图片:MATCHA

有时,公共卫生间还承担着公共更衣室的职能。在公共卫生间的地板上设置拉伸更衣台,避免袜子或赤脚因直接接触地板变脏。同时,也可以拿来放包包,或是帮小孩换衣服时也方便许多。

 

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公共卫生间?

自公元前74年古罗马帝国出现第一个收费的公共卫生间,公共卫生间在人类的文明史上已经出现了超过2000年的时间。但颇为遗憾的是,根据联合国于2019年发布的相关报告,仍有42亿人缺乏安全、卫生的厕所环境,30亿人缺乏洗手设备,6.73亿人依然露天便溺的环境,要让公共卫生间惠及每一个人尚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六本木之丘的多功能公共卫生间。图片:MATCHA

虽然从六本木之丘的公共卫生间到“东京厕所”计划,再到世界各地充满巧思的公共卫生间设计,它们的存在表明了我们的公共生活还有极大的提升空间。而这些具有探索意义的公共卫生间除了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便利性之外,也用设计、人文、科技等手段引导我们的生活从更有创意的角度深入思考。

以上介绍的公共洗手间在设计上各具亮点,但在实际使用起来也许也会遇见新的挑战,比如是否易于运营以及维护?能否经得住密集的人流使用?是否具有普适性,能进行大力推广?这些问题,依然是摆在我们每一个人面前的问题。

互个动,你觉得公厕最重要的是什么?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