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悬疑题材的好片络绎不绝。还记得《隐秘的角落》刚火起来时,“我还有机会吗?”和“一起爬山吧!”这两个梗迅速出圈,让错过剧情的我看得两眼发懵。

《隐秘的角落》海报。图片:爱奇艺

很少有这样的剧,光片头动画都被颠来倒去地分析。观众们似乎也勤快了起来,不再被动地接受信息,而是喜欢这种需要稍费脑筋的题材,主人公一举手,一投足,一个眼神,都要扒下两层皮来,琢磨一下是否别有深意。的确,编剧们在撰写悬疑题材的剧本时,总会在某些容易错过的桥段里埋下那根牵制后续剧情的伏线,当谜底揭晓时,观众才会恍然大悟——哦,原来答案早已揭晓。

悬疑题材就是这样有魅力,让人们又爱又恨,欲罢不能。为什么悬疑题材有这样的魅力?今天,我们来看看,电影宣传文案们是如何让观众产生好奇心,钻到这让人猜不透、看不穿的悬疑剧情当中。

 

整体来看,短且上口

本次选取的电影来源于豆瓣电影悬疑分类,精选了100条悬疑电影宣传文案。从最早的《卡里加里博士的小屋》(1920)到斩获第54届金马奖8大奖项的《血观音》(2017),素材选取时间跨度近百年,为我们全面地展现了悬疑电影宣传文案的写作编年史。

《血观音》海报。图片:wikipedia

但因为此次入选的电影国家以欧美国家为主,亚洲国家为辅,我们在分析的时候也会以英文文案为主,中文翻译为辅。

综合来看,因为电影文案的写作目的是在极短的时间之内给观众留下影片内容的大概印象,让观众产生购票观看的欲望,因此文案长度普遍偏短,平均长度仅为8.27个词。写过文案的人都知道,短文案往往比长文案难度高上许多,不光要在这方寸之间体现出内容的精彩之处,还不能全盘托出,泄露了影片的核心机密,非常考验文案的笔力。

另一个有趣的点则体现在文案的词汇密度Lexical Density)之上。所谓词汇密度,是用来计算词汇在语言结构和人际交往的复杂性,就是说文案所用词汇是否晦涩难懂,还是朗朗上口?这100条宣传文案中,词汇密度约为51%。根据李小凤在2010年统计的电视语言词汇密度为 75.3%来看,悬疑电影宣传文案总得来说还是偏口语化表达。

 

看来悬疑电影文案们的词汇量都不算大

既然谈到文案,那么遣词造句是跑不掉的了。我们先来看看悬疑电影文案大师们在词汇的选择上有没有什么偏好。除开没有实际含义的冠词与介词。代词出现的频率最高,比如you(你),一共出现了17次;it(它)这个词汇出现的频率很高,有15次之多;he(他)出现了12次……基本上都是四级以内词汇,没啥特别生僻的单词。

但仔细想了一下,悬疑电影文案们可真是一帮调皮鬼呢,千方百计地将观众带入到语境当中,不断地用“你”也是电影悬疑故事的一部分。而“它”的大量使用,也是故弄玄虚。不告诉观众幕后大佬是男是女,是人是鬼,就用一个it,让你丰富的想象力来补足恐惧的留白;另外……感觉有点剧透,“他”的出现这么高,以后看悬疑剧猜杀手首选男性。

出乎意料,love(爱)这个词出现了6次。这不是悬疑电影吗?为什么会这么有“爱”?仔细翻了一下样本库,果然没那么简单,这些“爱”一个比一个黑暗。

《穆赫兰道》海报。图片:Wikipedia

比如电影《黑暗面》(La cara oculta,2011)的宣传文案是“This Valentine's Love Will be Murdered”(这份情人节的爱将被谋杀)、希区柯克的名作《西北偏北》(North by Northwest,1959)的宣传文案是“It's love and murder at first sight!”(第一眼就可看见爱和谋杀!)、 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的作品《放大》(Blow-Up,1966)里的“爱”就挺玄乎的——“At love without meaning. At murder without guilt.”(在爱没有意义时,在谋杀没有罪恶时。)最浪漫且莫名其妙的要数《穆赫兰道》(Mulholland Drive,2001)的宣传文案了,“A love story in the city of dreams”(梦之城的爱情故事。),丝毫没有任何悬疑成分,乍一看还以为是一部爱情电影。但一看导演,哦哟,著名“精神病人”大卫·林奇的大作,好了,肯定和爱情没啥关系了。

《利刃出鞘》海报。图片:Wikipedia

Murder(谋杀)与Crime(犯罪)也是高频词汇,毕竟是悬疑电影,不见点血,出点人命官司怎么算完?1972年的电影《足迹》(Sleuth)的宣传语“If it was murder, where's the body?”(如果这是一场谋杀,尸体在哪?)、《利刃出鞘》(Knives Out,2019)的文案“Nothing Brings a Family Together Like Murder.”(没有什么比谋杀更能让家人重聚。)、《双重赔偿》(Double Indemnity,1944)的文案“From the moment they met, it was murder.”(一见即谋杀。)都是很好的例子。

 

五大流派,分分钟学会写悬疑文案

既然都举出了不少实例,我们就顺便来看看悬疑电影文案们是如何造句的。这里主要有几个流派。

第一个流派是比较老派的“希区柯克”式宣传语,通常特点是“夸张”,动不动“空前绝后”并且加入惊叹号,加重语气,我摘几个给你们瞧瞧:

《群鸟》:Suspense and shock beyond anything you have seen or imagined! (悬念与震惊超出你的见识与想象力)/ ...and remember, the next scream you hear maybe your own!(……记住,下一次尖叫可能是你发出的!)

格蕾丝·凯莉(Grace Kelly)在《后窗》中的经典扮相。图片:Wikipedia

《后窗》:The most UNUSUAL and INTIMATE journey into human emotions ever filmed!!! (史上拍摄的一个人类情感所能经历的最不寻常且私密旅途!!!)

不是希区柯克的作品,但却颇得其真传的《控方证人》的文案“You'll talk about it! - but please don't tell the ending!”(你可以谈论这部电影!- 但请不要剧透结局!)

《恶魔》:See it, be amazed at it, but... BE QUIET ABOUT IT!(观看,惊叹,但……保持安静!)

《迷魂记》:A Hitchcock thriller. You should see it from the beginning!(一部“希区柯克”式的惊悚片。你应该从头看起!)

《惊魂记》的广告语则显得“正常”一些,但却是最有余韵的一个:Check in. Unpack. Relax. Take A Shower.(登记开房、打开行李、放松休息、沐浴洗澡。)看过电影的人,肯定知道这几个词意味着什么。

不知道的话我来提示一下。图片:《惊魂记》截图

第二个流派继承了《惊魂记》的精髓,如果没看过电影,肯定品味不出其妙处。我管这个流派叫“剧透”派,通过情节来制造悬念。

比较有名的有《七宗罪》的宣传文案:Seven deadly sins, seven ways to die.(七种死罪,七种死法。)剧透得干干净净,却让人心生好奇,到底什么是七宗死罪,到底有哪七种死法?

韩国电影《杀人回忆》的宣传文案也有点意思:Do you still remember the women you killed?(你还记得你杀过的那些女人吗?) Where are you now?(你现在在哪?)让人不禁好奇,凶手为什么要杀那些女人?事发多年为何没有被抓?

《杀人回忆》是基于韩国历史上著名连环杀人案“华城连环杀人案”改编而成。值得欣慰的是凶手现在已经抓到。图片:Wikipedia

《谍影重重2》的文案:They should have left him alone.(他们本不该招惹他)其实挺妙的,他们是谁?他又是谁?为什么不能招惹他,发生了啥事儿?

《电锯惊魂2》的文案:Oh yes, there will be blood(啊,没错,肯定会见血),几句话就告诉你内容的劲爆程度,请晕血人士慎重观看。

《狗镇》。图片:BBC

最爱的是澳洲女演员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主演的《狗镇》文案:“A quiet little town not far from here.”(一个离这儿不远的宁静小镇。)看到这个文案时我开始的是反应是“哈?!”,看电影时的反应是“咦?”,看完电影时则是“啊!”。你要想听懂,先得看看这部电影。

第三个流派的文案则充满了哲学意味,有点歧义,也有点深意,我称之为“哲学派”。这个流派里的文案乍一看有点神乎其神,不知所以,但细细想起来其实挺出彩的。很少有悬疑片专门是为了讲一个案子而拍,更多的是因为这个案子背后的故事,上升到一个更高的主题。而这个流派的文案,就是为了主题而做。

《网络迷踪》的宣传文案之一就是“We are what we hide.”(我们是我们尝试所隐藏的一切),让人读后反而有种顿悟的感觉。

《记忆碎片》的宣传文案是:Some memories are best forgotten.(有些记忆最好忘记),这是佛家所说的放下执念吗?

《大卫·戈尔的一生》的宣传文案是:A life without principles is no life at all.(没有规矩的生活不是生活),看得我立马放下了手里的下午茶甜品。

《云图》海报。图片:ABC

《云图》的文案:Everything is connected. (万事万物皆有联)既很好地体现了影片的主旨,也阐释了影片的叙事结构,看完之后只想道一句“阿弥陀佛”。

第四个流派是运用排比与谐音的“顺口溜”派,感觉有点皮,适合传播。

这个流派里的高手的作品常常最亮眼,比如杨雅喆的《血观音》,“婊里不一”和“必修妇黑学”利用谐音将影片的内核传出,看在这么妙的份上,就不扣钱啦。(海报上用的文案“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赢家。”是用了“剧透”派的技巧,也是一句不错的文案。)《暴裂无声》的文案:“不声张,心事如鲠在喉;不死心,真相皆为利在;不让步,孤身对抗世界”写得也很妙,更妙的是与海报完美契合,光看海报就能猜到几个主角的命运走向。

《暴裂无声》海报
《暴裂无声》海报
《暴裂无声》海报

韩国电影《恐怖直播》的英文文案“Stay Live to stay alive”(在线直播,才能存活。)只有短短五个词,却将剧情说得差不多了。《十二怒汉》的文案“Life is on their hands, death is on their minds.”(生命在他们的手中;死亡在他们的心中。),读起来不光顺口押韵,也传达出影片剧情最精彩的神韵。

《十二怒汉》。图片:BBC

最后,如果以上都写不出来了,就不如加入“折腾观众”派,这种文案的特点就是变着法儿地折腾观众,不停地用“你”这个词,与观众建立联系。

比如《彗星来的那一夜》的文案“Rearrange your brain”(重组你的大脑)和“Find Yourself Before They Find You.”(在他们找到你之前先找到自己),光看这文案就让我觉得脑仁儿疼。

《月球》的文案“The last place you'd ever expect to find yourself”(你最不希望找到自己的地方),不知道这部电影要把观众折腾到哪去。

《月球》海报。图片:ABC

《小岛惊魂》的文案“Sooner or later they will find you”(早晚他们会找到你)很容易让人想起阴魂不散的前任们。

类似的还有《禁闭岛》的“Someone is missing. Some places never let you go.”(有些人神秘失踪,有些地不让你走。);《卡里加里博士的小屋》的“You must become Caligari”(你一定会变成卡里加里);《消失的爱人》的“You don't know what you've got 'til it's...”(你从来不在乎自己拥有什么,直到你将要失去的时候……)和《赎罪》“you can only imagine the truth.”(你只能想象真相)反正这些文案都要和你发生那么一点两点关系,要让你全力参与到剧情当中。

别看这只有寥寥几个字,要想把悬疑电影文案写好,真的需要一点本事。文案本是共通,我们总能从其它文案中学到方法。你可以借用夸张,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还可以“蝎子掀门帘——小露一小手”,用内容制造出悬念(可以参考《知音》一下怎么起标题);更可以提高主旨,用哲理的思考来调动观众;当然,也可以皮一下,用排比句和谐音梗来增大传播力度;最后实在没辙了,别忘了常用“你”这个字,让观众身临其境,参与到故事剧本里。

说了这么多,咱们也来练习一下:

给你喜欢的电影写一句悬疑文案。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