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欧洲的文化机构陆续重新开放,如何在公共场所保障观众安全成为了重要问题,艺术馆方为了敦促大家戴好口罩,也使出浑身解数。为了强调口罩的重要性、增强口罩的存在感,文化机构们纷纷选择把知名艺术品搬到口罩上,几款明星产品就这样诞生了。

7月,位于伦敦的英国国家美术馆推出了两款“名画”口罩:分别印有梵高的《向日葵》和安布罗修斯·博沙特的《万历花瓶静物画 》。发行以来大受欢迎,现在甚至需要提前通过线上预订购买,即使如此都可能要等待调货,英国人民对于艺术的喜爱,可真是不容小觑呢。

图片:The National Gallery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现也已在线上商店发布了四款口罩,分两组售卖。其中一组取材自THE MET藏品:莫奈的《睡莲》和梵高的《花瓶里的花束》。

图片: THE MET STORE
梵高作品《Bouquet of Flowers in a Vase》  图片: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另一组则为美籍匈牙利摄影师Arnold Eagle的作品《Pennsylvania Station》和美国版画家Adolf Dehn的水彩画《Spring in Central Park》。

Adolf Dehn的水彩画《Spring in Central Park》

除了吸引访客的注意、扩大影响力外,也有博物馆将发行口罩周边当作了救命稻草。奥地利的the Klimt Villa in Vienna是一家私人博物馆,馆长Baris Alakus称,正因如此,在受到疫情冲击之际,他们无法获得政府的资金支持。在难以为继正常运营的困境中,Klimt的重孙女,同时也是一名时尚设计师的Brigitte Huber提出通过售卖自己设计的周边口罩来募集资金。事实证明这一建议十分有效,该博物馆已于五月重新开放,募集到的资金也足以支撑其正常运转。

Brigitte Huber为the Klimt Villa in Vienna设计的口罩, 售价20欧。 图片:the Klimt Villa in Vienna shop

作为美国最古老的美术馆之一,辛辛那提美术馆于八月初推出九款名画口罩的原因之一也是希望借此获得一定收入,来帮助美术馆度过疫情难关。口罩取材则包括了《向日葵》、《星夜》、《睡莲》等名作。

图片:Cincinnati Art Museum

除此以外,荷兰阿姆斯特丹市立美术馆(The Stedelijk Art Museum)则通过和设计师合作,通过周边口罩来做慈善。该款口罩的设计师、墨西哥艺术家Carlos Amorales原定在该馆举办的展览因疫情的关系延期,销售口罩的盈利将会被用于为墨西哥街头的工人制作和购买口罩。该馆的馆长Rein Wolfs希望可以邀请到更多的设计师前来合作:“我们明白对于艺术来说,这是个艰难的时期。”

图片: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

同时,荷兰国立美术馆(The Rijksmuseum in Amsterdam)则与一家慈善机构合作推出了一款印有伦勃朗自画像的口罩,上面的图案会随着使用者脸部的动作产生一定变化,博物馆表示,希望借此为人们带来一些欢乐。

图片: Rijksmuseum

不难发现,以上提及的“艺术口罩”中,梵高和莫奈的名作是被选择最多的。让艺术融入大众生活的方式,似乎就这样又多了一种。虽然如此,但相对于把艺术“戴在脸上”,还是期待着疫情过去、大家除下口罩直面展品的那一天啊。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