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YS编者按:

反碎片阅读专栏之【TOPYS✖制书实话】是TOPYS与雅昌文化集团旗下公开课活动“LIVE制书实话”共同合作的荐书专栏,特别邀请书籍设计师们为大家分享各种类型与阅读体验的图书。所谓“反碎片阅读”并非拒绝碎片化阅读,而是希望在此之外倡导更为深度的阅读方式和阅读体验。希望我们能一起,更热爱阅读,通过设计师们的分享,启迪大家更多的创意灵感来源。

*LIVE制书实话是由雅昌文化集团策划,并联合中国出版协会书籍设计艺术工作委员会、国际艺术家手制书联盟共同发起的专注于设计师的直播系列公开课。

本期荐书人:张晓栋

张晓栋,1981年出生于河北张家口,书籍艺术家,龙鳞装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经龙装发明人,千页艺术创始人。中国印刷技术协会理事,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书籍装帧艺术委员会委员。重庆第二师范学院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师从清华美院教授吕敬人先生,北京大学肖东发教授。获得国家发明专利20多项。提出了书籍艺术创作二元代码理论。曾先后受邀在美国、意大利、韩国、中国香港以及北京、上海、深圳等地举办个人艺术作品展。

代表作品: 《龙鳞装三十二篆金刚经》,《经龙装红楼梦》以及千页作品《涟漪》系列、《觉者》系列、《千里江山》、《无相》等。

 

《经龙装红楼梦》

作者:曹雪芹、高鹗

绘图:孙温

《经龙装红楼梦》全称为《经龙装清·孙温绘程甲本图文典藏版红楼梦》,采用曹雪芹创作、高鹗续作、程甲本木活字版,120回,总计8函,用孙温绘图230幅,长149米。该书为经折装和龙鳞装的合体,遂称“经龙装”。

Q:初读到这本书,您的感觉是怎样的呢?

我和这本书有一个很特别的相遇。当时是09年,我的老师老师王淮珠女士作为政府奖的评审专家,带回来一本书给我看,说这部书印刷得很好,只是翻开得时候有一部分打不开,特别遗憾,是设计装订的问题。

这部作品就是孙温120回的《红楼梦》。里边的绘画极其精美,我看一眼就忘不掉了。画幅数量非常庞大,工笔人物、亭台楼榭、里边人物的眉目情愫,统统吸引着我,当时我在想,是什么样的人绘制了这样的作品呢?

最后我了解到这个人是孙温,他用38年的时间绘制了240幅画。如果从20岁开始,38年差不多58岁,对古人来说已经是长寿了,这个人几乎用一生去做了一件事情。对于这样的人,我是要跪拜的。我深深地被这这种力量所吸引。

 

Q:设计这本书,您想给读者传达一些怎样的感觉?

其实这本书的第1个读者应该是我。

一部《红楼梦》,300年前是经典,当代是经典,300年后,甚至1000年后依然是经典。我深知作品的经典不仅仅因为它的文字,更重要的是创作经典的人。

我认为最好的阅读是面对面的交流,如果不能够面对面,看到对方的手稿笔记,或者绘画创作也是好的,就像对方坐在你面前一样,这是最直观的一种阅读方式。如果我读《红楼梦》,不是读《红楼梦》这本书,而是去读曹雪芹这个人,去读孙温这个人,去读程伟元(程甲本的刊刻者,孙温根据程甲本绘制的120回红楼梦)这个人,走入他们的世界里去读这部书。所以我想把曹雪芹、孙温、程伟元三个人请到读者的面前喝一个下午茶。走入他们的世界去读这部书。

《经龙装红楼梦》展示

我希望在读这本书的时候,大家只看到曹雪芹、孙温、程伟元这三个人站在读者的面前讲他们的红楼梦故事。不要有我的存在去打扰他们的对话。我作为设计师应该是隐藏起来的,甚至希望大家看到这本书的时候不会想到里面有设计师的存在,一切就像是本该有的样子、一种自然的状态。阅读者跟这三位伟大的人物一起喝茶,只专注于茶,忽略茶童的存在,享受一种不被打扰的美好。

 

Q:为了传达这样的感觉,您在封面及内文纸张的选择、字体字号、封面颜色、装订方法等等这些方面有着怎样的考量呢?

提到《红楼梦》,会有太多的信息元素从脑海中飞过,随便捕捉一两条都足够精彩。比如《红楼梦》里讲到,凤姐从地库中翻出一种织物,贾母告诉她这是“软烟罗”或者叫“罗烟纱”,是用来糊窗户的。糊到窗户上,看外面的风景会更加艳丽。这个很有趣,就像现在的AR技术一样,有增强现实功能。没有想到在红楼梦中还有这么高科技的元素,于是我的兴奋点被唤醒,希望在封面上可以体现它。

《经龙装红楼梦》展示

我选了非常多不同的纱织材料,都出不来文中描绘的效果。特别偶然的一刻,我坐在电脑前面,不小心把手里的纱搭在电脑显示器上面,是双层纱,透过纱看到电脑上的画面,完全是带有空间感、立体感的画面。就这样,突然被我找到了《红楼梦》中的“软烟罗”作为我封面的主要材料选择。

我们知道,曹雪芹家族和云锦的关系:成也云锦,败也云锦。可以说云锦是《红楼梦》隐秘的缘。于是我去了南京云锦博物馆定制它,希望在我的《红楼梦》作品中用上这种材料。我在封面上设计了一扇瓶形的门,用楠木刻出门的形状,将云锦镶嵌到里面。希望读者掀开云锦的门走入红楼梦的世界。而不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的存在——他们是作品的一部分。

《经龙装红楼梦》展示

阅读不是从文字开始的,远远地看到这个作品就已经开始了阅读体验。就像走入到一个非常庞大的展览当中去,走入一个丰富的红楼梦境中。

《红楼梦》不单单是用来读的,我完成它的时候感觉像完成一部佛经,它是用来感悟的,不同阶段的人去读它,会读出不同的味道,读到不同人的影子,这也许就是这部作品的魅力之所在吧。

因此,我希望通过云锦、软烟罗和非常有书香气息的楠木框再现封面的戏剧场面。

这部作品的装订方式很特别。最早我是没有设定装帧方式的,只是想做一部能够把这三个伟大的名家带到读者面前的,类似宇宙飞船的装置。230幅绘画,像一部电影胶片一样在我面前展开。最好的方式是册页装,翻动时感受时间和空间场景的变化。

当时孙温绘制红楼梦的时候是根据程甲本来完成的。绘画和文本的一致性是天然的组合。每一回的文本内容和绘画的组合方式都是要需要解决的问题。

龙鳞装鳞口部分的空间,承载画面再好不过了。错位的领口组合成完整的画面,第一眼由画面吸引,翻动画面,文字一页一页呈现木活字的原貌。这样的阅读体验一定是很特别的。为此我将经折装和龙鳞装组合形成新的装帧方式经龙装

《经龙装红楼梦》展示

一个小小的意外成就了经龙装《红楼梦》侧面线的节奏韵律。为了使经折装的连接有节奏感,我对卡纸作了45度角的切割。这样45度角对45度角折叠起来就是90度的直角,排列起来会很好看。不曾想我用布粘结的时候拉力太小,书页太重很容易翻坏。当时真的都蒙了,不知如何处理。绝望之余突然想到缝线的方式,书不就是缝线来加固的吗?我一定是被突入其来的问题搞晕了。于是我开始画线的缝纫走向,然后打孔穿线,第一函完成之后拍照给我故宫的朋友看,她告诉我故宫就有和这一模一样的缝线方法。这让我觉得无比开心。一个小小的意外经历了一场和古人的隔空对谈,一个非常美妙的邂逅。所以,现在看到这部书的侧面,是缝线形成的节奏。

这部作品封面上是没有文字的。虽然没有文字,但是封面上的每一个元素都在讲述这个故事。在没有与有之间,我们走入了红楼梦境。

内文选择了改进后的宣纸,最接近那个木活字的时代。歪歪扭扭的木活字的痕迹诉说这久远的故事。极具带入感。

 

Q:根据这本书的内容,您对这些插画有特别的安排吗?

这部作品本身是以插画和文本为主的双叙事模式,插画结合文本的叙事展开。我将120回每一回的文本内容和每一回的插画一一对应,构成一个V页

孙温先生的插画对每一回的表达不是平均的,他是有侧重偏爱的。有的画幅多七八幅,有的少只有一两幅。我只需要解决组合模式的问题就好了。

我在每一个V页里面做了挖镶,以便多出来的页子用经折拉页的方式处理就好了。这样就完全做到了画面和绘画的一一对应。欣赏绘画的时候文字不会打扰到绘画。翻阅文字的时候绘画可以辅助说明。对于空间布局的巧妙处理,更好地展现了孙温绘制时候的状态。阅读它的时候,不太像在阅读一本书,而是走入了孙温绘制的状态中

 

Q:您为什么推荐这本书?

这部作品,我用了4年半左右的时间完成。开始做的时候没有想到他是如此大的体量,整部作品8函,有400斤重,摞起来120多厘米高。

完成之后向我的老师吕敬人先生汇报作品时,我的内心是很忐忑的。因为我知道吕老师主张:书是用来读的,要便于携带,便于翻阅,便于了解里面的内容,梳理信息架构。但是我这部书却很重。这么大体量,翻开的时候最少需要一个差不多1米5的桌子。吕老师看后告诉我:“书很大”、“书很重”也是书的一种语言。像《红楼梦》这样的题材,就需要这样的作品来表现,不经意间拓展了我们对书的印象和理解。

《经龙装红楼梦》内页展示

对制书来说是,这是一个全新的探索跟尝试。作为一个独立工作室的作品,我想可以给大家一些启发吧。这部作品完成之后,在意大利、美国、韩国、香港受邀参加了一些跨界的当代艺术展。本以为是一个另类的出现,不曾想还成了全场的焦点。方向上的突破也是值得尝试的。跨出一步也许就是一个新天地。

 

Q:您平时喜欢读什么样的书呢?

我平时喜欢翻的书很多了。就在前一段时间,我还在学习西方文明史,读康德的理论。我是一边看康德一边看孔子的。对比着看,总会有新发现。不同的阶段,可能碰到什么就会去读什么,制书人嘛,需要一个多元的知识体系

书籍艺术家张晓栋

我有一部经常翻的书叫《演化》,是法国学者帕纳菲厄与摄影师格里斯合作的动物骨骼摄影。抛去皮肉的外衣,看骨骼的时候可能更容易去找到这些物种本源连接性。

我的好朋友肖怀德先生作了一个“见地沙龙”,我也是里面的核心组成员,每周会请一位学者来作分享。主要是科学、哲学、艺术、人文方面的内容。是一个共学的组织。里边的人都是不同领域的创作者:哲学家、科学家、艺术家等等,大家在一起时总是有很多有趣的话题。

 

Q:您平时如何积累灵感?

我认为,我们用两只眼睛看到的世界只是一个小小的世界,一定还有一个大大的、凭肉眼看不到的世界,需要用第三只眼睛去发现它。也许我们忽略掉的、不起眼的现象背后,都隐含有一个大大的含义,一些我们未曾涉猎的东西。

书籍艺术家张晓栋

对于事物的好奇心让我不停探求。和不同领域的人沟通交流也是获取灵感的好方法。还有就是对生活中细节的关照。也会启发灵感的来源。记得老师跟我讲:你一定要眼高手低啊!多去看东西,眼睛不高,手也高不到哪里去。

 

张晓栋设计 | 经龙装《红楼梦诗词》

现已正式在未知商店发售

¥5800 | 享绝佳阅读体验 带你梦回红楼

默认包邮 

↓↓↓即刻购买↓↓↓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