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阵,伦敦创意机构Engine随机采访了一些疫情中禁足在家的人,让他们说说自己的感受。

“好像进入超现实状态。”
“时不时觉得沮丧。”
“非常孤独。”
“我都忘记我想念什么了,一切都太久远了”
……

被采访的这些人并不知道,他们有关禁足的这些真情实感地抒发,最后会被用到一则和疫情似乎不太有直接关系的公益广告中。

动物园或马戏团给野生动物带来的身体和精神的伤害,被讨论得其实并不少,但终于,人类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够集体真切感受下这些小动物的日常了:

享受独居生活的老虎被迫过上“一笼二虎”、相看两厌的日子;随心所欲的红毛猩猩颓唐地窝在超现实的角落;环尾狐猴妈妈遭遇教育困境,因为她不知道如何跟孩子解释它们为什么不能到外面去看看……

疫情带来的居家隔离,让我们感受到了困于方寸间的沮丧、无聊、孤单、抓狂……这些困扰对我们来说只是暂时的,但已经让令人坐立不安,而它们对那些野生动物来说,却是“终身有效”。

我们有个词儿叫“设身处地”,意思是设想自己处在别人的境地。我一直觉得这是个非常知易行难的词,因为即使同为人类,互相之间也很难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感同身受,而要替动物着想,可能就更加困难。

不过,人类还有个优点,那就是共情力,即使不能100%复刻对方的感受,还是有能力体量彼此一二。

所以,既然现在你已经说出了这些受困动物的心声,就不妨更进一步替它们想一想,怎样才能走出这种困境吧。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