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28日,山本未来(Mirai Yamamoto)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她的父亲——日本著名设计师山本宽斋(Kansai Yamamoto)急性骨髓白血病,于7月21日去世,享年76岁。

一代大师,驾鹤仙去。

拿着后辈向他致敬的作品,山本宽斋笑得多开心。图片:山本宽斋社交媒体平台

如果对时装史有一定了解的人,应该对山本宽斋并不陌生。20世纪70年代,一代日本设计师远渡重洋,在法国巴黎引发了一场美学上的革命。从早期的高田贤三(Kenzo Takada)、三宅一生(Issey Miyake)、森英惠(Hanae Mori),到更为人熟知的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和川久保玲(Rei Kawakubo),日本的美学挑战了由保罗·波烈(Paul Poiret)和让·巴杜(Jean Patou)建立并由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奠定的服装传统。

80年代的山本宽斋。图片:vogue

正如他所经历的这场时装界挑战旧秩序与美学的革命一样,山本宽斋的一生,是充满挑战的一生。他做服装设计,也做舞台服装设计,还做过产品设计。似乎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探索的欲望。今天,我们从他生命力选出三位对他影响颇深的人,来看看山本宽斋给当代文化史与设计史带来了什么样的改变。

 

小筱顺子与山本宽斋

为了赚钱,也为了积累经验,我开始为小筱顺子(Junko Koshino)工作。在那儿我逐渐开始获得信心,发挥出了创造力,人们也开始注意到作为设计师的我。”

——山本宽斋,《Numéro》2016年5月刊采访

1944年,山本宽斋生于日本横滨。作为出生于二战末期的那一代日本人,他并不是一开始就想做一名服装设计师,而是更想学习西方的实业技术。高中时他曾为土木工程学科而着迷,而后在日本大学攻读英语专业。但在机缘巧合之下,21岁的山本宽斋离开了日本大学,转而去了文化服装学院重新学习了时装设计。而毕业之后,山本宽斋跟随日本著名设计师小筱顺子(Junko Koshino)开始了职业生涯。

图片:山本宽斋社交媒体平台

小筱顺子作为日本著名的设计师,有着“星空流浪者”之称。她的设计结合了“未来主义”与“太空风貌”,充满了对乌托邦式未来世界的幻想。可以看得出来,她的作品对后来的设计师们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山本宽斋的设计中常出现的未来感,也是受到了小筱顺子的影响。

紧接着1967年,山本宽斋获得了日本文化服装学院的设计奖项。他告别了恩师,从此开始了自己作为时装设计师的人生。

 

山口小夜子与山本宽斋

一定要大胆做自己,别管外界的声音。

——山本宽斋

1971年,山本宽斋创立了自己的公司。短短三年之后,山本宽斋进军巴黎,成为世界级的设计师。

与同一时代的三宅一生和高田贤三对比,三宅一生贯彻“一块布”的概念,将褶皱的技术推向精髓,带有哲学禅思;而高田贤三则是从大自然获取灵感,麻雀与老虎,青竹与苍柏等元素反复出现,搭配着改良过的和服裙席卷欧洲,具有自然风情。山本宽斋,则是凭借着他设计中明亮鲜艳的色彩,日本传统文化歌舞伎的印花,融合浮世绘的画作、和服和黑道刺青,甚至近代的原宿风,用“婆娑罗美学”(Basara Aesthetic),震撼了巴黎时尚圈。

大卫·鲍伊、山口小夜子和当年十分水嫩的马克·雅各布斯。图片:山本宽斋社交媒体平台

同样震撼巴黎时尚圈的,是被他与三宅一生奉为缪斯的山口小夜子。如瀑布一般垂下的齐刘海长发、艺伎一般的雪肌,配上细长的双眼与一抹鲜红的朱唇,山口小夜子就像神话中的辉夜姬下凡一样,满足了人们对日本传统美女的所有绮思。

山口小夜子与山本宽斋。图片:Wikipedia

但当她初次接触到模特行业时,时尚圈还是以金发碧眼的审美为主流。像她这样的东方面孔并不受欢迎。以前卫派美学闻名山本宽斋却发现了小夜子独特的风格,鼓励她保持原状,凸显自己的东瀛风格。1972年,山本宽斋还带着初出茅庐的小夜子前往欧洲,带她踏上传奇超模之路。之后,小夜子成为了资生堂的御用模特,在流行文化史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无法磨灭的痕迹。1976年,小夜子被美国《新闻周刊》选为“全球六位顶尖模特”之一。

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山本宽斋,就不会有日后叱咤风云的山口小夜子。

 

大卫·鲍伊与山本宽斋

鲍伊有一张非同寻常的脸。他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他周身围绕着幻想的光环。他天赋异禀。

—— 山本宽斋

但对大众而言,山本宽斋最有名的合作对象,还是大卫·鲍伊(David Bowie)。谁也不会忘记山本宽斋为鲍伊设计的一系列精彩的演出服。

2018年,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为大卫·鲍伊举办回顾展,人形立牌正是穿着山本宽斋设计的Tokyo Pop连身衣。图片:山本宽斋社交媒体平台

如万花筒般的色彩、异常的比例和戏剧化的层叠,摆脱掉了日本设计师青睐的侘寂与禅味。宽斋的设计是大胆的,炫目的,明亮的。而这也与鲍伊的舞台风格极其相似。鲍伊邀请宽斋进一步合作,宽斋欣然前往——虽然在此之前他从未看过鲍伊的演出。在纽约著名的无线电城音乐厅(Radio City Music Hall)的舞台上,鲍伊身着山本宽斋的设计,为大众带来了一场别看生面的秀。1973年,两人正式开始合作。

身着山本宽斋衣服的大卫·鲍伊。图片:山本宽斋社

鲍伊在《Ziggy Stardust》和《Aladdin Sane》时期的合作,彻底将山本宽斋的名字印在当代文化史上。Tokyo Pop条纹连体衣、“出火吐暴威(David Bowie)”日文汉字披风,为鲍伊雌雄同体又兼融未来风的表演风格,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我们与山本宽斋

永葆挑战之心。

——山本宽斋

如果没有这场夺掉他性命的癌症,山本宽斋还想再去北极看看。作为绝对的流行文化偶像,山本宽斋接受着四面八方创意人士的朝拜。

两年前,Nicolas Ghesquière手下的路易·威登2018年度假系列,就是向山本宽斋致敬的最好范例。将日本歌舞伎的图案,放在了不同包包上。发型与妆容,也是对于山本宽斋与鲍伊跨越文明的携手,最好的体现。

致敬山本宽斋的路易·威登2018度假系列。图片:山本宽斋社交媒体平台

除开服装,山本宽斋还导演了不少现场秀、也设计了“新型SKYLINER”列车。可不是玩票性质,山本宽斋的专业度,在各个领域都得到了肯定。日本的各种殿堂级的庆典或者国际设计活动,也都是出自山本宽斋之手。

但大秀虽好,也终有曲终人散之时。当歌舞伎卸下妆容,鲜艳的服装褪去了颜色,大师飘然而去。时尚易逝,风格永存。我们会不会偶尔想起那个色彩斑斓的过去和创造那片世界的人?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