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00年以前,7月31号这个日子在国内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在那之后,它成为了一批人心中一个特别的存在。那一年,JK罗琳问世三年引发轰动的系列小说《哈利·波特》简体中文版正式和中国读者见面。

书中那位自问世后风靡世界至今的大难不死的男孩,他的生日就是7月31日,和创造他的作者一样。

今年,JK罗琳迎来了她不太平顺的55岁,她创作的最经典角色哈利·波特也已是40岁的“大叔”了。而《哈利·波特》的第一批读者们,恐怕不少早迈过30的坎儿,不再执着于那张迟到(可能不会到了,但还是不想直白说出来)的霍格沃兹录取通知书,但每每于新闻或社交媒体上看到相关消息,还是会多留个心眼儿。

最近一则让他们兴奋不已的消息恐怕就是为助力电影院复工,亦为庆祝该系列书籍引入中国20周年,8月14日,《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全新4K修复3D版将在全国上映。

不少老粉大概已经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收拾好了心情,准备走进影院,和这位相伴成长的魔法少年来一场久别的重逢。

 

 “前所未有”的哈利·波特

1997年英文版出版至今,《哈利·波特》系列被翻译成75种语言,在超过两百个国家出版。“哈利·波特”本身也成为全球最值钱的十个IP之一(2019年数据)

问世于互联网技术还远不发达的时代,《哈利·波特》系列几乎就是靠着孩子间的口耳相传、互相推荐,在引进中国后迅速走红,成为不少80、90后的枕边读物。

2000年10月,《哈利·波特》简体中文版前三部在王府井书店首发。

它像充满魔法一样,从伦敦街头一群装扮怪异却兴高采烈的人开始,到一只一直蹲守在女贞路4号的猫,再到破釜酒吧后那面其貌不扬的砖墙……一点点吸引着你往下读,然后豁然揭开一个与麻瓜世界完全不同的、令人眼花缭乱的魔法世界。

插画师Mary GrandPré以Scholastic出版的美国版《哈利·波特》书籍的封面和章节插图而闻名。这是她笔下,海格带着11岁的哈利第一次来到对角巷的场景。

JK罗琳这位从6岁开始就不间断写作的“作家”,从未因某个点子兴奋,直到25岁在一趟从曼切斯特开往伦敦的火车上突然“遇到”一个黑发戴眼镜、骨瘦如柴的男孩儿巫师。

这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灵感(或许,就是魔法),帮助她,也帮助读者们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大至整个故事的主要发生地霍格沃兹,小到9¾站台、骑士公共汽车、奥利凡德的魔杖店、罗恩的家,这个世界的犄角旮旯都藏着前所未有的、令人兴奋的想象体验。

插画师Jim Kay为英国出版社Bloomsbury的《哈利·波特与火焰杯》插画书绘制的插画,描绘的是三强争霸赛中布斯巴顿的学生抵达霍格沃兹的场景。

据人民文学出版社《哈利·波特》系列的责任编辑王瑞琴回忆,当时他们找到70岁的老翻译家曹苏玲翻译《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前半部,翻着翻着曹老问:“这是讲魔法的书,能出版吗?”

今儿个看来,这话好像有点儿不可思议,但在当时的儿童文学市场上,和《哈利·波特》同质的内容,几乎没有,我们能读的,不是各种简化版的世界名著,就是一些聚焦儿童或校园生活的书籍。

当然,这可不是哈迷心中《哈利·波特》成功的主要原因,JK罗琳赋予它的强大可读性、悬疑感、丰富性等等,让这系列作品成为不少人青少年时期不可替代的一部分。

不仅如此,它可能会成为一种相伴一生的印记。

 

魔法世界教会我们怎么和麻瓜相处

大概不少哈迷(比如我),都有一个要和孩子分享《哈利·波特》的愿望吧。盼望着小孩能和当年的自己一样,愉快的掉进这个“大坑”。

“哈利·波特”之于很多哈迷,不单单是一部好看的书那么简单。

那些能被称为优秀的作品,从来不只是依靠“好看的皮囊”收获死忠粉的,能引发共鸣的价值观和世界观,是大家得以彼此吸引的源头。

你还记得20年前第一次看《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吗?

怯懦口吃的奇诺教授最后露出狰狞的第二张脸固然是令人大跌眼镜的意外结果,哈利获得魔法石的巧妙方式也让人又一次见识了邓布利多了不起的智慧,但一个更加予人心灵震撼的细节,是格兰芬多学院最后得以反超斯莱特林的那宝贵10分——来自纳威·隆巴顿,一个记性很差的小胖子。

奇诺教授从记忆深处向你问好。(插画:Mary GrandPré)

多少人今天还能记起邓布利多教授为他加分的理由?

“勇气有许多种类。对付敌人我们需要超人的胆量,而要在朋友面前坚持自己的立场,同样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至此恍然,纳威试图阻止三人组而后秒被学霸赫敏石化的剧情,不是个简单为了增加阅读乐趣的小插曲,它要在最后这关键性的时刻,以一个出乎意料的大逆转,让你深深记下这个关于勇气的道理。

同样的设计和设定,如若你是《哈利·波特》十级读者,大概会发现比比皆是。而且当中很多内容初读没太留意,稍大些后想起会惊觉,罗琳阿姨并不只是在讲一个魔法少年在有狼人、巨怪、伏地魔的世界里打怪升级的故事,而在其中悄咪咪塞进了不少自己想要说的“私货大道理”。

比如,你可能和哈利一样不能接受小天狼星的骤然离世,但当邓布利多指出小天狼星如果一开始能够对家养小精灵克利切好一些,也许一切就不会发生时,你哑口无言、无法反驳;你可能觉得斯内普本人阴郁的性格本身就不讨喜,但同样会和哈利一样,为父辈们对他的校园霸凌感到无法忍受和难以面对。

即使再小、再无意识的恶意,也可能滋生出巨大而无法挽回的悲剧;好人与坏人有时并没有那么清晰的界限,善良的人也可能做出“坏”的事。

小天狼星的突然离世,大概击碎了90%哈迷的心。

成人总对儿童有很多误解,“简单”可能是最深的一重。

JK罗琳的成功,可能就在于撕下了孩子身上这一标签,将“深刻和复杂”糅进哈利·波特的世界,在这里和孩子讲生死、讲选择、讲爱恨间的模糊地带、讲欺凌和歧视、成长与蜕变……

其实,罗琳从没给《哈利·波特》划定过阅读人群,是出版社在第一部问世时将读者群定位在了9至15岁的青少年。

我们总以为有些事情太难懂,有些道理可以晚些再讲,但你若记得自己曾经的阅读经历,你会发现,那些大人们觉得小孩不明白的道理,其实他们心里啊,比谁都门儿清。

《哈利·波特》的好看,当然在于精彩的故事铺成和飞扬的想象力,而我们为之吸引并心甘情愿等待一张录取通知书几十年的原因,恐怕更多在它虽然讲述了种种来自魔法世界的探险记和奇闻异事,却早早便教会了我们和这个麻瓜世界相处的方式。

 

电影,有书与想象之外的精彩

8月14日,《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全新4K修复3D版将在全国上映,距离它第一次登上大荧幕,已经过去19年。

可能很多哈迷至今都记得听闻这部书要拍电影时激动和忐忑的心情:终于要亲眼见证这个世界了,万一它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万一它不够精彩,万一扮演哈利的演员长得不尽如人意怎么办……

不过好在,当三人组最后选角敲定的时候,大家还是满意的。

不得不说,这个选角真的挺成功的。

书粉眼里,这是再经历一遍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的另一种方式,而对没有看过书的人来说,这系列电影亦不失为精彩的魔幻大片,它可能少了些细节,但独角兽、蛇怪、马人、魁地奇、三强争霸赛等等带来的视觉盛宴,在那时的大荧幕上亦是少有的存在。

八部电影,历时11年,观众看着当年十岁出头的小演员们个个长大长残(误),不是书迷的观众,都看出了一种情怀(毕竟,跨越这个长度的电影也不是很多),连剧情之外的花絮故事都成了增加电影精彩成分的一部分。

比如罗琳一开始就明确表态一定要全部使用英国演员,以保证所有人都有一口纯正的英式发音。这估计才有了后来大家乐此不疲的“全部英国演员都演过哈利·波特,除了…”的梗。

图源见水印

第一位邓布利多的扮演者理查德·哈里斯,一开始他并不打算出演,但最后因为孙女“威胁”说如果他不演,自己就再也不和他说话而被迫接下这个角色。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迫于压力”接受的角色,成为了他的荧幕绝唱,在拍摄完《哈利·波特与密室》后,他于2002年逝世。

同样令人惋惜遗憾的,还有艾伦·里克曼,他演活了斯内普教授这个复杂而令人心碎的角色。他的过世,就演艺界本身来说,当然是巨大的损失,而在哈迷眼中,是又一次失去了这位勇敢的霍格沃兹校长。

很多人大概都记得2011年暑假,在影院中和该系列最后一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说再见的时刻。

那是我们心心念念终于迎来的最后一战,又是我们恋恋不舍不愿告别的19年后的月台。到那为止,无论是书还是电影,这个陪伴我们长达十余年的系列彻彻底底画上了休止符。

那时候,我们还觉得站在9¾月台上出演三十六岁中年哈利的丹尼尔稍显青涩,不想从初识哈利·波特至今,20年也就那么匆匆而过了。

今年,是仍旧没能成为巫师的又一年,但感谢JK罗琳送给我们这样一段特别的经历,它留给我们数不尽的美妙回忆,在我们已然接受自己是个麻瓜(或者,哑炮吧)的同时,始终相信,那个我们未得相见的魔法世界,始终在等我们回家。

 


后记

在接到这个“作业”的时候,我觉得有点儿无从下笔。

我是哈利·波特的老粉了,当年给它做的剪报集、厚着脸皮从超市要的海报(人家卖周边时挂的宣传海报)、书店里淘的各式贴纸都还没有丢掉,7本书哪怕现在已经很少翻看,但依旧摆在离床头最近的地方没挪过位置。这个故事之于我,像个不必多说什么、也不用常联系,自然就能互相明白的老朋友,要把它讲出来,心里似乎千头万绪、千言万语,但打开word后竟不知道要从何开始。

在《哈利·波特》之后(甚至之前),我读过很多优秀文学作品,要说造诣,当中不少远在其之上。作为青少年文学,它是成长路上注定要说再见的朋友,但庆幸曾有它相伴,让这世界显出了更加丰富、奇妙、有趣又精彩的一面。

我已经没有每年都记得哈利的生日了,但如果记起,我还是会在心里默默说一句:“Happy Birthday,Harry.”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