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esigner's Designer专栏简介:

 

设计师们的心里都有一张名单,上面密密麻麻地(又或许只有一两个)布满了对他们设计路上曾有启发或影响的名字。

名单上的人也许家喻户晓,又或名不见经传。他们也许没有追求过世界定义的成功,但却活出了波澜壮阔的人生。他们的作品与人生的哲学,都紧紧地抓住了那些梦想着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们的心。

 

 


 

 

身土不二本为佛教用语,指“身”与“土”两者无法分开,意指“因果报应”;但是近年由日本和韩国输入的汉字日渐增多,现今世代对此成语的理解该比较接近支持本土生产食品的一个口号。其实除了食育方面,有一个建筑家于上个世纪也在自己的作品里使用了这个概念。有点特别的是,她的“身”,跨越了半个地球,才找到她的不二之地。

 

Lina Bo Bardi, on the ship Almirate Jaceguay, on her way to Brasil in 1946

 

作为巴西上世纪最伟大也最受现今世代欢迎的的建筑家之一,莉娜·博·巴尔迪(Lina Bo Bardi )与这个年轻国家的缘份,其实在她30岁出头才开始。

 

诞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时的罗马,本名为阿奇丽娜·博(Achillina Bo)的她,在法西斯主义日渐萌生的意大利政治神经中枢度过了她的成长期。也是在这个历史与现代交错的城市里,她不顾双亲反对,进入罗马大学建筑系接受教育。受到米兰更为进步及国际化的建筑界的吸引,巴尔迪于1939年往米兰北移,并与建筑师卡洛·帕加尼(Carlo Pagani)共同创立了Bo e Pagani工作室,同时还与乔·庞蒂(Gio Ponti )等人合作,为一些杂志和报纸担任插画师。

 

Lina Bo Bardi in Italia, found on momowu.eu

 

不幸的是,1943年米兰发生了空袭,让她的工作室一下子被夷为平地。因此她暂时放下了建筑师的身份,去当了两年《DOMUS》杂志的副总监,并负责二战对整个意大利影响的专辑。这项任务以及工作室遭到炸毁的遭遇深深地影响了她对她所身处的世界的看法。

 

 Articles and Illustrations by Lina Bo Bardi on Domus Magazine, From Domus Magazine's archive


 

也差不多在同时期,她遇到了比她大14岁的艺术品经销商,画廊总监和评论家彼得罗·玛丽亚·巴尔迪(Pietro Maria Bardi),不久就于1946年在罗马共结连理。同年10月,为摆脱战后法西斯政府的管治,夫妻俩决定前往巴西这个年轻的国家,尝试扩大彼得罗的艺术品经销业务。

 

夫妇最初定居在里约热内卢。抵达后不久,她建立了新的建筑事务所,而有着高超交际手腕的彼得罗也与巴西媒体及艺术巨头迅速地建立了友好关系。

 

1946年末,阿西斯·夏特布里安(Assis Chateaubriand)邀请彼得罗指导的巴西第一个现代美术馆-圣保罗艺术博物馆(MASP)创立了。该址大楼本来是夏特布里安办公室的所在地,巴尔迪顺理成章承包了博物馆的一部分室内设计,用玻璃与混凝土的组合设计了有悬浮感的画架,令画作可以远离墙壁放置,开创了展览设计的新面貌。 

 

Exhibition space @ MSAP, photo by  ROMULLO BARATTO

 

这对夫妇在1950年共同创立了一本室内设计杂志《Habitat》,该杂志的核心思想是:室内装饰应该能让人类发挥最大的潜力,而空间的构造与生成必须由生活于当中的人来唤醒——这也确立了巴尔迪日后的建筑哲学。她担任该志编辑直到1953年,《Habitat》迅速确立了其在巴西建筑界的影响力,同时巴尔迪的知名度及信誉也随杂志日渐水涨船高。

 

Covers of Habitat Magazine

 

通过体验、采访与编辑,她发现了巴西及其文化土壤是重新诠释她所学的意大利理性主义之最佳实验场。到达巴西的五年后,巴尔迪开始教授工业设计,且两人正式入籍成为巴西国民,于圣保罗外郊建起了自己那7,000平方米,至今仍被视为她的代表作之一,名为玻璃之家(Casa de Vidro)的家。高度理性主义的设计结构,借着茂密的植被将其简单的钢筋混凝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

 

Lina Bo and P. M. Bardi house in Morumbi, São Paulo, 1949–52, view from the northeastern side showing main glazed volume. [Photo by Nelson Kon]

(Right) Interior of the house; (left) Lina Bo Bardi in Casa de Verro


 

成功营运圣保罗艺术博物馆十余年后,她的丈夫(也是博物馆馆长)亲自委托巴尔迪负责博物馆的扩建。除了家属关系以外,她先前替博物馆设计的内装也得到相当的肯定,使她成为此计划的不二人选。这次扩建花了10年才完成,巴尔迪再度用上了混凝土加玻璃的结构,将整个建筑抬离地面8米。这座色彩斑斓,巨大而简单的两层建筑物为到访者提供了整个城市一览无余的景观,亦为这座城巿立下了一个独特的新地标。

 

Lina Bo and Pietro Maria Bard at MASP, 1953  

 

Outlook of MASP, photo by Pedro Kok on Flikr
 

 

巴尔迪的设计融合了"深巴西"(Deep Brasil)的思想-作为一个旧殖民地同时亦为地球上最多样化的文化组合的社会之一,巴西文化该糅合融巴西已有传统文化并同时贪妄的吞噬通过移民传入的外国文化。在拥抱巴西乡土建筑元素和地区特定材料的同时,巴尔迪的作品亦没有拒绝现代欧洲建筑的意图,而是努力在现代与传统,本地与外来之间取得平衡。

 

巴尔迪之后受邀建立巴伊亚的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 de Arte Moderna da Bahia)。最初只是打算短暂访问,但这城市的魅力让她在当地长期逗留。巴伊亚州虽然经济上贫困,但传统文化丰饶。她再进一步推动深巴西概念,保留了完整的殖民地原址建筑结构,同时直接将从当地工匠学到的传统建筑技术运用到博物馆的设计中。她还为此计划加建了一个当地手工艺品中心和一所工业设计学校。如她所述:「这所博物馆的存在就是要被当成展品的一部分;‘艺术’即为生活中的实践,所谓“艺术”就是每天的人们生活的累积与痕迹的纪录。」

 

Lina Bo Bardi cleaning a masthead at the installation of ’Bahia no Ibirapuera‘, 1959, MAM, São Paulo 

 

Interior Staircase of MAM, Bahia, Lina Bo Bardi, 1963
 


 

回到圣保罗后,除了开始制作她设计的家具外,巴尔迪又接到另外一个活化老建筑的大案子——SESC Pompéia。该建筑群围绕一个废弃旧工厂,而巴尔迪的任务便是将其更新改造为所有阶级人群均能享用的公共休闲建筑。

 

A deck chair designed for Casa Valéria Cirell by Bo Bardi takes pride of place in this area of the Gladstone 64 installation.Photo: David N. Regen
 

 

她架构的空间拆解了传统休闲活动的阶级制度,游泳与编织毛衣,爵士音乐会或下西洋棋在她看来都有同等的重要性,兴趣与喜好不应由主流社会批判或设限。保留了本来工业建筑的质感和纹理,通过一系列色彩鲜艳的雕塑作品适当点缀,虽然用上了传统野兽派建筑的技巧,可是它的开放空间又热烈地在张开双臂欢迎人们的到来,让人们在此新颖的空间内可以放心无碍地交流。她创造的这种以人为本的公共建筑原理文化一直延用到今天:包容又有流动性的开放环境,让人不论老少阶级,均能轻松在内享受互动。

 

Exterior & Interior of SESC Pompéia, from https://linabobarditogether.com/

 

经历了一战,二战,法西斯意大利,军管下的巴西,巴尔迪从没停下脚步,一直追随着那人人平等的理念,去扎根有资源让她的愿景大放异彩的土地。她灵活变通于不同地方发挥自己的多样才能,编辑、平面、家具、珠宝、场景设计师、策展,甚至教学都有涉猎,当然还有不得不提的建筑。

 

巴尔迪的决心与热情将她拉扯到不同的方向。虽然显然对巨大、冰冷的混凝土结构有相当的癖好,但她对精致的洛可可桌子、传统手织的篮子和带有强烈手工感土著艺术亦抱有同样浓厚的兴趣。人生在世本来就充满了各种与矛盾,与其怀疑和烦恼不安于自己的复杂性,不如参考感受一下巴尔迪的建筑,看看当时似乎是是太过实验性,但现在仍昂首挺胸、被人们深爱着的建筑群们能不能给你一点鼓励与希望。

 

Lina Bo Bardi in Kamakura, Japan, from https://linabobarditogether.com/
 

 

 

 

*她以前的家(那个玻璃房子),在她92年离世的三年后变成了她个人基金会和展览场地,以后可以出国旅游了,计划去巴西圣保罗附近的可以去看一下:https ://web.archive.org/web/20070115064237/http://www.institutobardi.com.br/eng/instituto/contato/index.html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