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和纸质书的博弈从来没停止过。

不过,纸质书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衰落。在最近的几年里,它们反而被赋予了更多期待。看过“快餐速食”的电子书之后,纸质书更注重装帧方式与内容的结合。这让爱书人感到欣慰,同时也需要书籍设计师承担更多责任和使命。

曾数次获得“世界最美图书奖”和“中国最美图书奖”的朱赢椿老师而言,他时刻提醒自己要区分哪些设计是实验的概念性设计,哪些设计又需要后退一步隐藏设计师身份。

2008年,初版仅6000册的《日本四季》广受读者追读,后期甚至出现仅有高溢价的二手书可买。今年,出版社最终邀请朱赢椿老师来操刀书籍装帧设计进行再版发售。TOPYS特别采访了朱赢椿老师,也许我们能在这里看到一些他对于形式与内容之辩的洞见。

编者注:在《日本四季》中,作者张燕淳以春、夏、秋、冬为经,以她亲身参与体会的每季重要行事为纬,深入浅出地细说日本全年的节日风情,让我们一窥日本人的生活奥秘。作者不太写大起大落,也不怎么感叹物哀、枯山水,更多的是用醇厚的文笔,把一堆生活琐碎清晰而深刻地描述了一番。因为《日本四季》平凡而不平庸,所以包装和再现这本书反而更需要功夫。

 

“设计需要躲在书背后,克制而明确地显露出它不可忽视的力量”

 

Q: 初读到这本书,您的感觉是怎样的呢?

A: 初拿到这本书,我以为是一本描画日本四季风景的书,读过之后才发现并不全然。这是一位中国主妇在日本生活的见闻所感录。作者所寄居的是日本内陆长野县的一个小镇,相对东京、大阪这样的大都市来说民风更为淳朴。传统的日本人是很讲究节气时令的,对应四季年节会有很多习俗行事,作者正是以此为框架,书写了自己的经历。这和我之前读的很多关于日本的书不一样,书里虽是家长里短,却感觉更贴近日本文化的本源,日本美在普通人生活中的融会,亲近而敏锐,温暖而智慧,完全没有距离感,觉得这些美妙是属于每一个普通人的。

 

Q: 设计这本书,您想给读者传达一些什么样的感觉?

A: 这是一部女性的作品,我想这本书整体应该呈现出女性的细腻与温润,同时又有日本特色,干净简约,富有质感,又不能太笨重,拿在手里不能是冰冷的,应该带点温度的手感。

Q: 为了传达这样的感觉,您在封面及内文纸张的选择、字体字号、封面颜色、装订方法等等这些方面有着怎样的考量呢?

A: 整书采用了精装平脊,带有一种日本式的挺括清朗,但是采用了法式小精装的装订手法。

一般精装书的封面纸板厚达2.5mm,而《日本四季》用的是1.5mm的荷兰进口薄纸板,飘口与内文基本平齐,便没有了精装书笨重生硬的感觉。

封面采用裸色大地纸。大地纸是一种木浆纸,带有很明显的木纤维,摸起来会有种原生态的糙感,营造出一种朴实温暖的质感。封面的裸色偏暖,当时没有这种专色,做了冷暖几种色调比对后,请印厂追的数码样的色。裸色上飘落粉白的樱瓣。正中采用了作者为本书手绘的百幅插画中的一幅,也是作者最喜欢的一幅。出自“和服”这一章,讲的是作者时隔十几年两次穿和服的经历,几十年后,再来回忆当时,世事变迁,物是人非,别有一番感触,记忆深处那些人和事依然鲜活,曾在照片中各拥天地、各怀心思的自己,却永远不会回来。

这张插图的记忆感似乎包含了作者最深的情愫:“人生路上,我们常回头去寻找难忘的时空片段,舍不得当时的人、地、事、物。其实,最舍不得的,或许还是流逝岁月里的自己吧。”因而最终选择了这一幅插画作为封面图。环衬和腰封也是大地纸,主要是做个漂亮的配色。选择了清新的绿色,翻开便是新茶的观感,配以樱花的纹样,清新舒心。这本书是非常适宜阅读的,因而字体字号没有做非常规的设计,采用了端庄清秀的方正兰亭宋,一切为阅读便利服务。

Q: 作者张燕淳为内文作了许多仿木刻版画,请问您对这些插画有特别的安排吗?

A: 没有太多特别的安排,就是在相关内容处插入相应的插图。做了一点点小心思,在大图中截取不少特别的小元素,在内文相关处不经意地插入,及时地帮衬作者敏锐的视角与诙谐的描述。还有一些花卉的元素用在了每个季节开篇的章头。章头会显示季节,以及季节包含的月份,在每一个月开始前也会用上作者的月份纹样,富有仪式感。季节章头的文字原来就是印刷字体,后来考虑配合作者质朴的文字,请丁大军老师用书法题写了季节名和月份名,一下子就和手绘插画般配了。

还有一个小小的安排是做了一个风琴折小册子。每一个日本月都有自己的纹样,有自己的年节,自己的习俗,既然日本人按照这么热闹的年节来行事,那么读者是不是也完全可以按照这个框架有自己特别的安排呢?我们就想到了做一个这样的折页手账,也是作者与读者的一个互动。这本书其实是对普通人生活的赞誉,那么每一个读者每一天的生活也是值得记忆,值得赞誉的,记下来,便是幸福的列表。后来有读者反馈说特别喜欢这个漂亮的册子。

 

Q: 这本书算是您的常规设计作品吗?

A: 应该算是常规的设计作品,对于文学书来说,设计不能喧宾夺主,一切都是为阅读服务,设计用来烘托作品的特质,而非塑造作品。这类作品的美是对阅读舒适基础上进行视觉优化。对于我喜欢的作品,我会放些小心思在里面,看看读者能不能找到,体会到。

Q: 设计常规作品在您设计工作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对您来说有着什么样意义呢?

A: 我觉得常规作品是基础的工作,其实也是最难的工作,可以说是戴着镣铐跳舞,因为本身永远是最强势的因素,设计需要躲在书背后,克制而明确地显露出它不可忽视的力量,烘托书的美,这和我的《设计诗》和《虫子书》不一样,这样的书本身就是设计,是可以天马行空地玩,内容可以为设计服务,甚至可以说内容和设计是一种互文。但是常规作品就像一个个普通人,或许有的身材相貌都很出众,有的却平凡无奇,设计师必须首先是个好裁缝,给这些各不相同各有特点的人做一件适合Ta的好衣服,衬托出一个最好的Ta,这是最显功力的事,也是我永远不会放弃的工作。

 

“一本没有野心的日本生活百科”

想要了解日本人的生活,日剧也许只能让我们了解一些零乱的信息;而如果是读周作人或林文月的日本风物记录,他们那略带古代和风的文笔,以及那些凭文人爱好挑选的片段,又不免让人觉得有些曲高和寡;而提及Ruth Benedict的《菊与刀》,它确实是用抽象理论画好了东洋文化的骨,但读罢它之后,我们还想读读东洋文化那温暖世俗的皮相。

所以,我们希望用一种全面而轻松的方式,让大家了解日本地道的生活景观。这次,未知商店就给你带来了这本《日本四季》,带你去看没有被都市洪流打过折的日本传统生活。

这本书里,作者提到了“一期一会”这个源自茶道的日本成语,“一期” 指的是“一生”,意思就是主人做茶和客人喝茶,都要像一生只有这么一次一样,尽情接待与享受。

不管是过平淡日子,还是设计常规作品,也许都可以像“一期一会”一样,主人和客人都该认真对待、尽情享受。

而且,能遇到这本有意思的书的机会,也许一生也只有这么一次,别让它溜走咯。

 

2020年再版 -《日本四季》

一本书,说尽日本四季日常

一期一会,体会日日是好日的喜悦

未知商店,现正发售 ↓

TOPYS旗下优质商品与创意服务精选平台,以贩卖好奇心、想象力和创造力为宗旨,专注广撒网开脑洞,搜罗并推荐每一个无可预告的非标品,期待为你的日常赠送惊奇和欣喜,让未知赋予你全新的质感体验和灵感启发。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