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说,现在的年轻人啊,低欲望。

有出租屋可住,就不愿被百万房贷束缚,跳什么舒适圈儿嘛,大字躺着多舒服。

不求对象来结婚生娃,一个人也照样把日子收拾得漂亮。

只是他们不想知道,这些人的欲望在细小美好的事物上逐渐膨胀,比如为了来年过得开心且值得而浪费一个愿望——欲望就这么被爱裹挟,与爱交缠,一路向前。

这一次00后音乐人R1SE周震南以第三视角,谱写了一段自我与欲望的对话。同时高定时装屋Saint Laurent瞄上了这位少年,一同合作出品了下面这支一点儿也不“爱豆”的MV。

MV由企鹅影视、哇唧唧哇、Saint Laurent三方出品。

 

MV中的R1SE周震南身着Saint Laurent成衣一人分饰两角,一面装扮“欲望”,一面保持少年。

影片以红黑对比为主色调,红象征着火热,是试图掌控一切的“欲望”,黑代表纯真,是以“爱”左右欲望的自我。“爱与欲望”不过一体两面,正是周震南试图通过如此热带异域的Jungle Trap向外传达的核心。

“人像一个容器,它本身就承载着爱和欲望这件事情。我会觉得,我在做什么事情其实不是说周震南在想,是我的爱与欲望告诉我去这么做的。”周震南在MV制作花絮中提到。

开场缓缓升起的太阳,颇有些James Turrell的装置意境,它以自身能量为欲望褪去华丽滤镜,指引少年一路去贴近他想要感受到的一切。

西装笔挺的人群设置,则有几分后现代主义电影《迷墙》的意思。他们呆滞,他们僵硬,他们如木偶被操控,他们似耽于笼中的野兽——你看,失去自我掌控权的人群,不过就是墙上的某块砖罢了。

舞蹈编排上,则根据音乐中对中东、中世纪吟唱等元素的创新融合进行发挥,似围绕丛林篝火般野性,又放大了原始部落的集体意识。欲望的张力与蓬勃的生命力,就在一次次力量的爆发中被挥洒得淋漓尽致。

R1SE周震南也是首位与Saint Laurent合作音乐作品的中国00后音乐人——在先锋与主流中的游刃有余,正是两者的共性。非常凑巧,双方在“大胆突破禁忌”这一点上,颇有共鸣。

值得一提的是,Saint Laurent这位“时装精”之于艺术的敏感与执着,在圈内一直有口皆碑。

不论是之前邀请各国艺术家自由表达的“Saint Laurent Self”系列(森山大道、王家卫、Bret Easton Ellis都在受邀合作之列)👇🏻

森山大道掌镜的“Saint Laurent Self”系列摄影作品。

 

2017年10月先后落座于法国巴黎与摩洛哥马拉喀什的两座Yves Saint Laurent圣罗兰博物馆👇🏻

马拉喀什 圣罗兰博物馆

抑或是从Yves Saint Laurent到如今品牌掌舵人Anthony Vaccarello的时装作品,一路延续着异域大胆且总在突破刻板印象,也试图把常人眼中的“过时”改造成为前卫👇🏻

左图是Yves Saint Laurent为女性设计的吸烟装,右图则为Anthony Vaccarello对Saint Laurent融合精神的延续

 Saint Laurent从来不搞艺术,这顶让人眼红的大帽子早就在60年前扎扎实实融进品牌的基因里了。如今,他们只是将这蓄力已久的触角伸到了圈外,试图与别类碰撞,邀请别人以自己的方式演绎,共同混出一锅味道特别的好菜。

不过这次,品牌把目光扫向中国市场,向这位可塑性极强的00后少年正式递出邀请函。

少年身上的“偶像”标签被直接撕下弹去了十万八千里之外,品牌又有一大波年轻新鲜的潜在消费者正迅速赶往战场。

来自周震南粉丝@嘿_阿习 的微博
来自乐评人@赵南坊 的微博

相比启动代言人的缜密考虑,如此一次性绑定关系的见效确实快准狠,倒也算是一次聪明的试探——少年之于时尚领域的商业价值也初露端倪。

回到这支MV中。R1SE周震南身着的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20春夏系列,跳出了音乐与场景构造的框架,不露痕迹地从造型与色彩的侧面,将欲望的张牙舞爪与自我的披荆斩棘拉扯得到位——难怪周震南早前谈及此次合作时表示“很有安全感。穿着Saint Laurent,它会有一种Desire的感觉”。

与其说这是一次时尚品牌与音乐作品的跨界,倒不如说双方都在为“爱与欲望”标记自己的注解,就像千百年来艺术家们热衷于创造又推翻新建筑一样。

一切只不过才刚刚开始。

 

🔥 以下为TOPYS对话R1SE周震南时间

TOPYS:《Love》与《Desire》两首歌中都出现了“狼狗”、“废墟”、“毒蛇”等比较阴暗野生的意象,是什么事儿的启发让你想要如此大胆而露骨地聚焦于“爱与欲望”这个主题的探讨?

R1SE周震南:首先在探讨爱与欲望的时候,其实没想这么多,我觉得狼狗也好,废墟也好,还是毒蛇也好,他们不一定阴暗。就像我不觉得欲望他是个不好的事情,我觉得什么人看什么样的东西,那就是什么样子的。

一开始想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其实没想过它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就觉得它应该存在于爱与欲望里面。

TOPYS:乐评人赵南坊老师曾在微博透露,他一直觉得你作词颇为“即兴”,更注重表达自然与语意完整。通常你做一首歌需要花多久时间?

R1SE周震南:我觉得做歌不只是做音乐部分,它是包括MV在内的整个链条,最长时间是两年,最短三天。

TOPYS:在你看来,什么样的歌词称得上好词?

R1SE周震南:我觉得这个倒无所谓。因为在我看来词儿就像说话一样,表达最直接的东西。它不一定非得深奥,也不一定非得特别直接。 

截图自《Desire》制作花絮

TOPYS:《Desire》中令人印象深刻的12秒嘶吼,是出于何种考虑设置?

R1SE周震南:这首歌里其实有很多中东音乐的元素,也有一些类似野人的部分。我觉得那一段“face me,trust me,tell me,what do you want”,它累积着一个循序,最后问出了“what do you love”的时候,就像是一个故事。这个确实是去录音棚的当天早上,在家突然想到就加进去了。

TOPYS:在塑造音乐作品的过程中,与制作人sususu是否出现意见不合的状况?通常是如何解决的?

R1SE周震南:不管是谁,都会有意见不合的时候。因为我是个比较纠结的人,可能想的东西比较多,但是哥还是很好地帮我落地下来了,也做了很多取舍。我们是这么配合去做音乐的。

截图自《Desire》制作花絮

TOPYS:出道前训练时期是否预料过如今走红与出圈后的生活?现在的生活与想象中有哪些不一样?

R1SE周震南:说实话没有想过。想要去做这些事情,但没有想过会怎么样。

挺多不一样的。以前是把它当一个爱好,现在变成工作了。我觉得工作就得专业,但专业就得有很多规矩,这些都是必须要去接受的。这也是从事这个工作之后才慢慢发现的。 

TOPYS:发单曲、与大牌合作、接不完的综艺,2020年的事业趋势一切向好。今年还有哪些想要挑战的事情?

R1SE周震南:也不算向好吧(笑)。就是不断挑战自己,也有很多想学的新的东西,包括乐器啊、制作方法啊,一直都在挑战。除了现在做的工作,我还挺想考驾照的。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