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斯·安德森的电影美学早被影迷翻来覆去分析了数万遍。

总唠不完的对称构图、复古配色,或是每次都有新花样的致敬与隐喻,使得“韦斯·安德森风格”已经成为了一个全新也高咖的形容词。

但在这个非常时期,英国电影杂志《Little White Lies(善意小谎言)》瞄上的,却非前面提及的种种技巧,而是他片子里所埋伏的,角色与角色之间的安全距离。哦嚯,我有理由怀疑,这是杂志社同事们隔离在家七八刷之后的新收获。

想告诉你的,也正是保持合适的社交距离,并不会误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发展——你看,人家这电影不是照样拍得叫好又叫座吗?

把细节抠到每一帧的片子啊,光是混剪都足够过眼瘾。

这时候给配一句骚话正好。

“我喜欢与公共生活保持距离,远观比较壮观,壮观的场面和距离感,我两个都爱。”乔纳森·弗兰岑说的,差不多诗意。

同样以电影中的距离感为线索呼吁公众顾好自己别瞎添乱的,还有香港国际电影节。

我咋就这么喜欢看这些迷电影的人说正经话,虽然好像什么都没说的样子。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