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silencer@TOPYS

我们这一代,真挺对不起2020年与时俱进的KTV曲库的。

周杰伦可以两个小时轮着播不重样,在座的各位都准备好了吼一嗓子。《离开地球表面》前奏刚响,跃跃欲试抢麦的姿势仿佛五十米田径起跑。

范晓萱陈绮贞蔡健雅是冷场必备,林宥嘉陈奕迅孙燕姿或许还能救救孩子。《情歌王》中长达八分钟传麦结束后,今天这局也差不多接近尾声了。

哦,新晋金曲可不能漏过了伍佰大哥的最后一支舞。

到底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去KTV唱的还是十年前的那些歌?

01

笑爸妈曲库过时的年轻人,正步入其后尘

小时候被爸妈带去聚会,中年男女们民歌军歌八十年代苦情歌信手拈来,你坐在角落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真没劲。

而好不容易轮到你爱国者MP3里循环播放的周董,你使劲把舌头捋直了好应付那一连串的RAP,没成想爸妈也跟着摇摇头:话都说不清楚,有什么好听的。

罢,罢,罢。

再看如今,自称中年兴趣养生的你我他,把00后弟妹往包厢一领,往事重演。不过十年的年龄差,恍若间隔了一整个漫长世纪。

这一届年轻人对流行事物越来越容易疲惫了。

当外甥们开始蹦跶“拜拜甜甜圈”,我辈正在感慨“那就不要留,时光一过不再有”。

新歌食之无味,鲜肉消化不良,歌还是老的好。像朋友,陪着我们长大,兜住了过往那些直来直往的快乐与开不了口的糗事。

那时候还有拿起电话就能唱得响亮的电台节目,甭管是鬼哭狼嚎还是技惊四座统统欢迎,反正你极大几率挤不进热线。

那时候也流行买一卷空白卡带,偷来长辈的老式磁带机把自己的心意反复斟酌收录,再趁没人注意放进那谁的课桌抽屉里,还小心留意得妥妥掩在ta的长袖校服下面。

很多时候我们听的不是音乐本身,是附着在它之上的某种生活、某段故事,虽然绝大多数可能见不得人。

不涨价的兰州拉面,是心头的朱砂痣。

“找一个承认失恋的方法,让心情好好的放个假”,让多少男孩女孩无数次哭着跳完;“男人大可不必百口莫辩,女人实在无须楚楚可怜”的细微末节,真花了好几年才总算搞明白。

害,你看情歌听了再多,还是谈不好一场恋爱。

 

02

全民大合唱是现代人聚会的礼节与要义

同学聚会最爱选的活动套餐,吃饭唱K,经济实惠。

十多年过去亦如是。

久未见面,谁都不好意思。于是需要一些脍炙人口的歌儿,帮忙炒热气氛。

《快乐崇拜》《恋爱ING》《爱之初体验》走一轮之后,这麦自然就闲不下来。它们足够有魔力,让那些整日分享阳春白雪的朋友,放下包袱,想唱就唱。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毕业的时候唱这首《再见》啊,哭成一片呢。”

“对啊,现在看不就是毕业嘛。”

“想当年”的话匣子好不容易因此打开,那些关于工作关于学业关于资源的话题终于可以告一段落。

你咬了咬牙点播了《女儿情》与《舞女泪》,听到另一边传来了陌生的和声。哦,是曾经就没说过两句话的小陈。合唱一首老歌谣的默契难得,是成年人之间的心照不宣。

另一边,是天南地北共此时的部门团建。很有意思的,每个地域都有属于自己的高潮曲目。

胡建人只熟练掌握一首《爱拼才会赢》是万万不行的。遇见来踢馆的广东朋友,请昂首挺胸地揽过他的肩,邀他把酒共唱“呒惊风呒惊涌,有情有义好兄弟”。

东北的哥们儿除了用《我的好兄弟》下酒,还别忘了那首《咱们屯里的人》。前奏一出就能称霸全场,唱出乡村爱情的欣欣向荣之余,纯熟的卷舌音和儿化音还能叫在场的老少爷们儿大气不敢喘一声。

粤语区的朋友选择就更多了。

真诚发愿。

谨记,千万不要独身与一群广东同事共处一室,否则这局就没你什么事儿。

摩拳擦掌的包房里,个个人狠话不多,抢麦倒挺快。

 

03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主打歌

混KTV的最高评价,莫过于一曲唱罢,听众错愕:“我还以为刚刚放了原唱。”

这可比鸡肋系统识别出你的音色像孙燕姿更令人激动。

想要解锁如此成就,除了前期得用对力气开嗓门,还得在对的时间掏出那首每每必点百唱不厌的主打歌。

哦,基本上寒窗苦练没有个十年八年的,都没资格被称为“主打歌”。

是你的猪大哥。

有人非要点名《死了都要爱》。腿没苏见信长,高音还没人家漂亮,又何必偏惹邻座在捂不捂耳朵中陷入两难。

有人一口气点了十首英文韩文日语歌,试图与隔壁那位闽南话广东话四川话样样精通的社会大哥正面刚。

有人自然不能放过曾经跻身某民K歌排行榜的一枝独秀,KTV的环绕立体声真实还原“音浪太强不晃会被撞到地上”。

有人会选你伦前《七里香》时代的安静/暗号/游园会/半岛铁盒/上海一九四三,不那么热门的最有面子。小朋友们倒背如流的《等你下课》比起以上,真真小巫见大巫。

周杰伦早已是这个世代的文化符号。曾经互相借卡带翻录的那群人,如今已成了孩子他爸他妈。那时候的作品在流行音乐的大框子下,撒开手脚把各式各样的风格揉得有模有样。

我们如今凭音乐风格以群分,却不知那些金属哥特嘻哈甚至中国风与古典乐,早在千禧年初就被你伦全盘吸收以最优组合输出,营养充足好吸收。

也难怪有网友说:“红色的帽檐下,是属于我们永恒的音乐圣坛。”

《三年二班》的编曲中用乒乓球音效作打击乐,《乱舞春秋》相当任性地用八个段落串起四分半钟的曲长,《完美主义》里竟把自己的名字唱成顺口溜……歌词上禁毒环保反战反家暴,立意远不止绵绵情歌。

一个时代的主打歌除了拥有传唱度,还需要彼时就成先锋,十多年后仍耐听得很。

更别提拥有200万评论的《晴天》成为前网易云音乐热门打卡胜地,叔叔阿姨们绝地反击送你伦上热搜的英勇事迹。

杰伦真的很忙。

也难怪有人说,我们这一代从小就有好东西听,真好。
 

04

没有人再照着华语音乐排行榜听歌了

“华语乐坛的光辉岁月一去不复返”这话儿,还真不能这么早说。

但现在的排行榜是真的……没眼看。

郑钧在《吐槽大会》,不吐不快。

粉丝为打榜掏腰包收割了一沓沓数位单曲与专辑,结果为“该送给谁好”挠秃了头。这圈层还没来得及破,就被隔壁棚的“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抢先攻占了大街小巷的水果店便利店肠粉店。

回头看看二十年前的颁奖典礼,说是神仙打架再不为过。

哥哥张国荣,对打擂台的那英田震,顶一头黄毛小卷的李玟,背着书包上领奖台的朴树,没散伙也很腼腆的花儿乐队,未分半壁江山的陶喆王力宏,或许还一点儿不来电的张柏芝谢霆锋……以及尖叫诚意毫不输专业应援的观众席乐迷。

B站有CCTV-MTV音乐盛典历届全集,欢迎考古爱好者们移步收看。

就连当年领奖必备开场,“感谢CCTV,感谢MTV”,也是闯遍大江南北的黑话一句。

难免叹息,时光一过不再有。

曾经被红布捂着眼唱《一无所有》的少年如今也扼腕:“现在的年轻人听的音乐是包装出来的,都是因为长得好看。”

单曲永远比歌手红,仿佛成了这些年的不灭定律。短视频多用几遍,单曲播放量就能绕地球转几圈。但瞅瞅周围,现在谁还学猫叫?

听的都唱不会,费了大力气学成的KTV曲库不给机会——也是朋友们心中的有苦说不出。K局只要持续两小时以上,就一定搬出压箱底的老歌,顺带揉揉自己坐久了的腰。

不过在上一辈眼里,二十年前的排行榜也不过转瞬即逝的三天热度而已。就在我对着手机放声嘶吼《挪威的森林》时,我爸从旁边走过撂下一句:“这歌儿不都过时好久了么?”

真·流水的排行榜,铁打的“分猪肉”。

你可能也好长一段年月没推开KTV厚重的玻璃门了。毕竟这年代我们的K房在浴室,在天台,也被压缩在那一个还没巴掌大的手机屏幕上。

好在好音乐还有很多,只是我们的耳朵不能被“流行”惯坏。

而能否成为“流行”,还得靠无数双耳朵鉴定。

 

写到最后,想起早些时候听伍佰演出,他说:“别人以为我写的是爱情,其实不是,我写的是人生。”台下欢呼收不住声。

希望看到这里的你,也能在差不多的时间点,遇到那首刚刚好的人生。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