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春节放假前,我饶有兴致拿出买了一阵却还没啥心思翻的《黑天鹅》,不想,书还没看到第10页,一场真实的“黑天鹅事件”便在我眼前上演了。

1月23日,除夕前夜,武汉封城,我们家原定去酒店吃的年夜饭也取消了,改为在家包饺子,回家前我心里那张长长的“必吃小吃清单”被直接拉黑。与此同时,2月1日,西贝董事长贾国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疫情致2万多员工待业,贷款发工资也只能撑3月。

我们所见,疫情以极其迅猛的速度席卷了全国,随之而来的,不仅仅是一场直面疾病的战斗,还有摆在各行各业面前的困境。而如何摆脱,或者说降低这种危局带来的伤害,就仿佛高考卷上最后那道大题,需要从业者费些脑筋去解答。

 

解燃眉之急的“共享员工”,会成为未来工作新模式吗?

要说反应快、招数新,阿里巴巴在这次疫情下带来的“共享员工”概念,可以说是最抢眼的。

就在西贝董事长贾国龙接受采访后两天,2月3日,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盒马鲜生超市公开宣布接纳云海肴、青年餐厅(北京)的员工到盒马各地门店工作,并向其他餐饮企业发出“邀请”,希望它们能暂时将员工租借给盒马生鲜。

一边,是在大家足不出户时遭受最直接冲击的餐饮业,另一边,是数量激增的生鲜配送订单,与其让自家员工忙得脚不点地,不如就向那些为了员工开不了工愁白了头的企业“借”一些人手。这个逻辑,说起来很简单,但你说要那么容易想到,好像也不太容易。难怪有网友说这是“外星人脑回路”。

据媒体了解,就在这一消息推出后一周左右,已陆续有餐饮、酒店、影院、百货、商场、出租、汽车租赁等32家企业加入盒马这一计划,截止2月10日,共有合作企业员工1800余人正式上岗。

虽然“共享员工”这事儿,像是一个临时的救济方法,但不得不说,阿里这次操作,进一步打开了人们关于“共享”的理解,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它可能成为未来的用人趋势,企业通过“共享员工”,分摊用人成本,减少部分资金压力。

事实上,已经有第三方劳动力平台推出了类似的服务。劳动力综合管理解决方案服务商喔趣科技推出了“员工共享平台”,专门针对有闲置人员和用工需求的企业提供对接服务,主要集中于餐饮、零售、酒店、物业、物流、制造业等劳动密集型行业。

不过,作为一个新概念,相关领域的法律法规还十分欠缺,跨界员工是否能适应不同领域工作内容,企业在用人至于,对应的培养、晋升体系该如何建立等等,都是非常实际却不容回避的问题。

 

出借员工外,餐饮业是时候重新思考“长久之计”

虽说出借员工缓解了餐饮业人工成本带来的压力,但企业如何在疫情下实现一定的营收,才是各餐饮品牌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和骤降的行业热度,一些传统餐饮企业开始尝试向线上零售转型,也有如西贝和眉州东坡这样的企业,不仅提供“共享员工”,还提供仓库,以按件计费的方式,为合作品牌将毛菜加工成标品菜,也有不少餐饮店在门口摆起了菜摊,为社区住户提供新鲜菜品……

不过,以上种种,更多是为了应急,是在实体店无法正常开业的情况下,被迫进行的“创新”。但正如汇添富基金公司首席投资理财师刘建位在其为《黑天鹅》一书撰写的推荐语中说的那样,我们“不能预测灾难,却可以预防灾难”,更何况此次危机,早在17年前,我们就经历过一次。

不少人应该都还记得2003年的SARS,当时的餐饮业同样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寒冬,以北京为例,据2003年中国烹饪协会在年中的调查,在非典全面爆发的4、5月份,北京市的餐饮企业歇业率达70%

相似的剧情,同样的危机(甚至更加严峻),当餐饮业忙着采取各种迎接措施时,也该抽些时间好好想想,如何做才能够更有效避免这样的困境,或者说至少能减少损失。

还是当年的非典时期,当整个北京八成餐饮门店选择关停时,呷哺呷哺打出“一人一锅,非典染不上”的口号,实实在在击中了人们的需求。随着疫情的后退,他们甚至创下日客流量2000位的就餐记录。同样在当年实现了“突围”的还有海底捞(诶,怎么又是火锅)。他们非常迅速地推出了火锅外卖服务,让他们在那个外卖都还没有很普及的年代,着实火了一把。

是的,短期内各种“灵活打法”有可能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但重新梳理与消费者的关系,调整盈利模式和业务矩阵,可能是餐饮品牌活下来之后,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云端音乐节”,会成为常态吗?

最后,来聊点相对轻松的吧。虽说当下信息技术已经非常发达,但这次疫情,可以说进一步“倒逼”不少原本没有或者说较少考虑线上业务的企业和品牌,迈出了自线下到线上的那步。

要说转线上的活动中最令人意外的,摩登天空的草莓音乐节应该算是一个。一直以来,音乐节让人最着迷的魅力之一就是“临场感”——大家聚集在一起,和台上的乐队近距离互动,共同感受音乐。而抗疫给我们提出的首个要求就是“不聚众”,这可以说直接打中的音乐节的七寸。

就这样,2月4日,B站,摩登天空首次进行了直播尝试,第一场云音乐节“宅草莓不是音乐节”正式开启,音乐节的主题也由原定的“Hi,我也在”,变为“Hi,我也在家”,播出内容包括自制和以往草莓音乐节现场录播内容两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这场“云音乐节”确实如其名一样,并不纯粹是音乐,你除了能看到低苦艾乐队主唱带着儿子温馨弹唱《初八下午的歌》外,还可以看到宋冬野吃春饼、16层乐队成员比拼厨艺、音乐人大喜教男生如何在家理发……

摩登天空副总裁沈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插入更具开放性的自制内容的目的在于,这场音乐节更多是偏向公益性,是为了给闷坏了的年轻人们提供一些轻松愉快的内容。

正经不是音乐节,而是美食课堂。

显然,即使宅在家里,年轻人们旺盛的好奇心是圈不住的,这场新颖的音乐节,首次上线时,正式播出同时在线人数一度突破27万。

据悉,2015年开始,摩登天空尝试做过3年直播,虽然由于投入产出比的问题,没有坚持下去,但此次线上音乐节能够迅速展开,和团队早些年在这方面的尝试和经验累积不无关系。而此次疫情,也为他们重拾直播业务,提供了一个契机,就在“宅草莓”获得极大关注后,不少直播头部平台也开始联系摩登天空,商讨该形式商业化的空间。

虽然还不清楚未来这种线上音乐节的形式,将如何发展、变现,会给音乐产业带来怎样的突破,但音乐节与互联网的结合,有可能成为音乐节市场未来的新增长点,也能够为类似的线下表演,比如话剧、音乐剧、舞剧等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极端事件不是意外,它可能是一个起点。这是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在《黑天鹅》一书开端便抛出的观点。

他将历史和社会的发展,描述为“跳跃式”演进,每一次人类跃上一个断层,其背后都有一只“黑天鹅”。确实,老子也在《道德经》中说过,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大危之中可能潜藏着巨大的机遇。

可以看到,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不少企业、品牌迸发出了令人惊讶的商业创意和智慧,那之中,有的可能缓解了一时危局,也有的可能就逐步成熟,演变为全新的商业模式。

此时此刻,疫情的危机尚未解除,这场摆在各行各业不同品牌、机构面前的大考,还在继续,你又解到第几步了呢?

 

参考:

《盒马式共享员工“真香”?:“高门槛”岗位难放开法律层面尚需规范》中新经纬 2020年2月

《疫情,正在倒逼中国餐饮业进化》钛媒体 2020年2月

《音乐节、戏剧、综艺“搬家”线上,“云”演出你看吗?》虎嗅 2020年2月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