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这部《我的事说来话长》,只是因为想要跟着生田斗真学学抬杠技巧(毕竟它被某字幕组译作:《我的屁话老多了》)

结果我太小看编剧了。

一集四十来分钟,分为两话,共十集,故事围绕着东京一家五口鸡零狗碎的家务事展开,平时取来下饭助消化。

Toma饰演的男主岸边满,31岁,家里蹲六年、职业ETC,老妈经营着老爸留下的喫茶店,姐姐秋叶绫子一家三口(丈夫秋叶光司、女儿秋叶春海,系重组家庭)因为住处翻修搬回娘家,好戏开始。

对打嘴炮的技巧斟酌,此剧自然不马虎,但今天咱先按下不表。主要说说编剧对平淡无奇的家庭生活动了哪些提升幸福感的手脚,而又有哪些适合我们的日常照搬照抄。

01

尝试不爱吃的东西,比如寿喜锅

来自春海的寿喜锅食用tips。

虽然说成为大人,就是可以由着性子不爱吃什么就不吃什么。

但,或许这只是逃避型人格的惯用借口一枚。

第一话中,姐姐绫子准备了寿喜锅,找妈妈与弟弟商量搬回娘家的事宜,却忘了弟弟岸边满已经拒绝寿喜锅十五年的事儿。阿满对着绫子一顿奚落之后,不知不觉独吞了八片上等牛肉,绝对口嫌体正直的最佳表率。

末了还要和外甥女春海说,“感觉比我想的好吃多了,超过了烤肉和涮牛肉,寿喜锅才是排行榜第一”。真香!

此案例可对标成年人心中的榴莲、香菜、臭豆腐与麻辣火锅。

 

02

打开收音机,听听别人在烦恼些啥

这年头除了开车听电台,应该鲜少有人会搬出收音机拉长天线找讯号了吧。

春海是个old-school的姑娘,心里住着个当电台主持人的梦想,甚至为此动了放弃中考的念头(自然是被她舅费好大劲的嘴皮劝回了头)

叛逆期女孩的招牌姿势,把门关上,戴着耳机,找一处空地躺下来,先什么都不做。听电台主持人念念来信的烦恼,再插科打诨地给出解决方案。

她偶尔也投稿,向陌生人询问一些平时开不了口的感情问题,被翻牌时又羞耻得不知如何是好。收音机就像是她向外面的世界试探与延伸的天线,一面找出口,一面等回应。

生活不就是这样吗?我们被许许多多的问题包裹起来,有时作茧自缚,但只要下定决心抽丝剥茧,阳光便能慷慨透进来。

 

03

不开心吗?一起去看海吧

害,虽然这依然是阿满糊弄小姑娘的伎俩,但多少还有点感动呢。

这部剧中,失恋的人结伴来了两次海边,和大海对话。

不难让人想起石川啄木那句,“对着大海独自一人,预备哭上七八天,这样走出了家门。”

大海从来不会嘲笑人,只是不说一句,把埋怨全部拥进拍岸的浪花,再卷入茫茫汪洋。或许让海风将头发吹得湿漉漉,就是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安慰一打。

 

04

挑自己不讨厌的事,展开一份工作

编剧的高明之处,就是可以把爸妈唠里唠叨听不进的大道理,借他人之口讲得营养励志好吸收。

阿满六年前开过一间咖啡馆,几个月时间就以失败告终(可见开咖啡馆真不是靠情怀那么简单)。而后便一直在原地徘徊,一面想厘清自己对咖啡的感情,一面想要慎重地开始新生活。怎么说呢,就像个被前任伤透了心的情场小萌新。

三枝明日香,一位事业有成的新时代女性,同时也是岸边满的意中人,由她说出这一段过来人的经验,就显得颇有说服力,又不失恋爱中的尊重与平等。

日剧嘛,总是趁你猝不及防,灌你满嘴鸡汤。

05

不如在你的城中,找一处秘密基地

我真真向往从家出发,走个十多分钟就能有一处可爱的小酒馆,像Bar Clutch一样。

Bar Clutch应该是仅次于家与喫茶店露面最多的取景地。这里可以寄放光司姐夫的宝贝贝斯,充分理解阿满逃避上班的心情,会上门寻回久未露面的熟客,也依然记得绫子三年前最喜欢喝的柠檬金酒。

它就像一处陪同主角一起成为大人的秘密基地。有好喝的酒,有无话不谈的同龄朋友,还提供暂住一宿的睡袋。

若套用一句相当古早的歌词就是,它知道你所有丢脸的事情,还为你的美好形象保密。

而你如果在城中寻到了这样一处地方,请一定多多带朋友支持生意,让它再多陪你走一段。

 

06

绕一趟远路吧,把导航和互联网丢到一旁

第九话中,绫子和阿满这对冤家姐弟,终于阵线一致地回忆小时候。

想当年绫子初中时为了骗过爸爸和男孩子去看电影,把阿满一起带出门。于是阿满和朋友打了一下午棒球,等姐姐约会结束。回家路上,绫子向阿满反复灌输电影剧情,还逼他学做主角的动作。结果他俩都想不起来到底看的是个啥了。

春海这时候经过,说:用手机一查不就知道了。

于是就有了下面这段意味深长的对话。

“用最短时间走最短距离度过一生”,仿佛正应了许多成功人士信奉的效率论,各式各样的工具因此得到了最大化利用。

但迷路过程中的种种惊喜邂逅,散步时那般“不赶时间”的心情,同样是人生中难得的一味嘛。

 

07

仪式感这回事儿啊,值得被反复提起

在倒数第二话中,绫子一家准备搬回新住所,寿喜烧再次以C位登场。

尽管阿满搬出了奥运会这种风马牛不相及的类比,来衬托用寿喜烧作临别晚餐的必要性,但这该死的仪式感,还真说服了除姐姐之外的家人们。

如此特别的食物,开启了一家六口的新生活,也为这一段鸡飞狗跳的闹剧画下了漂亮的句号。他们甚至约定,同奥运会一样,每隔四年,一家人至少要齐聚一次享用寿喜烧。

这“荒唐”的四年一次,还被春海用在了和继父光司的对话中。

毕竟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第一次叫自己“爸爸”啊。

为过往值得纪念的经历上一份价值,再找机会去记起、去重温、去庆祝,就和人生中若干个令人牙疼的纪念日一样。

“仪式是一种改变时间的方式。我的意思是,这种方式可以给忙碌生活中永无休止的搅扰按下暂停。”大概就是珍妮·温特森说的这个意思。

 

08

如果有想要做的事情,就去做吧

这部剧的用心,还体现在各种细节的前后呼应上。总能不经意让你想起先前看过的种种,再脑子一热,感动得稀里哗啦。

明明是部简简单单的家庭轻喜剧,热血起来竟还不遗余力。

第十八话中,明日香托Bar Clutch的店员驹野海星留了一句话给阿满,只有两个字:やれ(去吧)

而这话快结束时,阿满又经过了占卜老头的水晶球神摊,结果老头也不知道是不是领会到神的旨意,开口就是一句:やれ。

把阿满吓得不轻。

剧集进入尾声,阿满终于狠下心花七万日元买了一套得体的西装。那一天,他早晨五点半就起了床,系半小时领带,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再认真地为自己、为母亲冲一杯咖啡,迈出了新生活的第一步。

之后在面试路上的种种相遇暂且不剧透了,亲自找来看比较痛快。

就像那些大多正享受着自己所热爱事务的朋友都会与你说的,如果内心还有什么想要去做的事情,就放开手脚去做吧。人生那么长,何时开始都不算太晚。

 

09

把失业当长假一场

有网友调侃,toma一身灰色运动服就可以撑起半部剧。

还真是。

真·随便一截都是表情包。

正饱受经济寒冬之困,又寻不到明确方向的朋友们,不如找这部废柴成长记来打发时间,找共鸣之余,让生活慢一点,再慢一点。

岸边满就这样废了近五百分钟。

花光自己积蓄后,专门帮老妈跑腿买东西再私吞找回的零钱,兴致来了接接棒球裁判的兼职,有机会也帮年上的有钱姐姐遛狗,再一不注意双双坠入爱河。

从不带智能手机出门,因为带了没人打来;每天熬到凌晨五点,下楼帮老妈冲杯咖啡,然后回窝睡到中午。

面对姐姐或是邻居的质疑,自然不吝惜自己的嘴皮子功夫,见招拆招轻松应对。顺便抛出问题给屏幕前的你:人到底为什么要工作?又如何去重启一段新生活?

这部剧集并没有就这些问题给出明确的答复,只是自顾自展开了一场又一场的激情辩论。

不如就把人生低潮视为悠长假期,可以是六天、六周、六个月,甚至六年,别耽误自我充电就好。

 

10

珍惜身边每一个爱打嘴炮的人

阿满写下的三件喜欢的事儿分别是:和人说话、逗人开心、读书。

尽管他ETC上身时常常脑回路清奇,但开导起别人却是一套又一套。

不仅成功劝说春海重回学校,还让姐夫把四处漂泊的宝贝贝斯带回了家,屡次帮姐姐缓和了棘手的重组家庭关系。

只要你们阵线一致,就不愁没有好果子吃。

顺便还能借阿满们敏锐而到位的神经,体会身边那些扑腾着幸福啤酒花的瞬间。


这部《我的事说来话长》,从一个不能再平凡的小家庭日常出发,衍生出了种种看社会的视角。大环境施加于个人身上的化学反应,都被真实展现。

但他们却有各自应对的办法。

妈妈去参加吹箭俱乐部,找到了开店之余的兴趣爱好;姐夫失业后便沉溺于拼图的快乐中,茶饭不思。而嘴炮王阿满嘛,只要有人陪他拌嘴,就不愁日子过不下去。

新的一年,不妨试着实操上文中的小技巧们,借这些细小而微的改变,重拾“生活”的酒香与甜味儿。

再或者你还可以趁着假期再打开另一部新剧,把别人的生活真真切切地过一遍。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