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esigner's Designer专栏简介:

 

设计师们的心里都有一张名单,上面密密麻麻地 (又或许只有一两个) 布满了对他们设计路上曾有启发或影响的名字。

名单上的人也许家喻户晓,又或名不见经传。他们也许没有追求过世界定义的成功,但却活出了波澜壮阔的人生。他们的作品与人生的哲学,都紧紧地抓住了那些梦想着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们的心。

 




 

「一天到晚都做着一些不切实际的梦!」—这句听起来只是很担心子女未来的父母的气话,却是一个启发了几代设计师、导演、作家、甚至实业家的男子持之以恒、横跨半世纪之工作重心。


SYD MEAD PHOTO BY JENNY RISHER


我们对未来想像的启蒙,或多或少都来自于由上个世纪晚期开始兴起的科幻电影。细分下去,于科幻电影的影响下诞生和培育的最有名亚文化应该算是赛博朋克(Cyberpunk)。有赛博朋克的爱好者将2019年称之为赛博朋克元年,因为赛博朋克的经典巨著《银翼杀手》所设定的「近未来」时间背景就刚好是现在感觉似是上一世纪的2019年。


Concept Art - Blade Runner


由整体赛博朋克的美学到最近埃隆·马斯克那充满科技感(?)的电动车Cybertruck,这一切的诞生都跟席德·米德(Syd Mead)息息相关。一个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国小镇牧师之家长大的孩子,穷尽一生去引发观众的想像;他描绘的那些看似遥不可及的脑内产物,到现在还在一步步地透过支持者们的努力转化成我们身边的种种新颖科技产品。


Movie clipping from Blade Runner 2049


虽说出生于宗教家庭,但是家中的气氛并不如外面想像中的严肃。米德的父亲为了安抚因他工作关系常常要搬家的孩子,总是会给他们读当时流行的太空英雄小说,久而久之米德对科幻世界的兴趣日增。长大后的他当了三年的海外驻兵才回到学园修读美术,但他回忆道,作为一个有点活在自己世界的内向孩子,其实从小他就知道自己很会也醉心于画画,到高中已经掌握了各式各样的绘画技巧,也经常负责学校的活动海报设计。


毕业于美国工业起飞时代的米德很顺利地进入了美国汽车工业巨头福特汽车的创新部门工作。此部门的设计师的主要任务就是先放下现实制肘,去天马行空地想像未来的汽车,某些他当时的的想法被融合呈现于福特的长寿汽车Falcon的Futura系列上。


Pick up truck concept by Syd Mead for Ford Motors


Ford Gyron Concept Car by Syd Mead


辗转累积了不少经验跟人脉后,他在七零年代终于成立同名工作室,提供有产品概念的室内设计服务。 「世界上制造事物的人总是多于思考到底需要制造什么新事物的人。」而在创作路上领先同侪几十、几百年的他,打着这个破格的名号,掳获了不少知名顾客,包括飞利浦、洲际饭店集团等;在日本经济起飞的八零年代,日本的知名企业如索尼、大发、丰田等都纷纷与他携手合作。


Syd’s design for wall-size TV for Philips [Source- Philips Design]


虽然他总是说:「我需要考虑的只有想法,它们不用跟现实有关系。」但是当时还没有名字的高清电视、手机、赛格威电动车等概念都曾经出现在他几十年前的的手稿内。 「对我来说,科幻小说是提前实现的现实。」又也许,他的概念都成为了自我实现的预言的一部分也说不定。



米德的名声业内当然众所周知,但是让他的世界观在广大群众中爆发的是科幻电影。在工作人员名单上他的职衔经常有别于人,有时候他会被称作视觉未来主导(visual futurist)又或者是未来概念主导(conceptual futurist)。当代有名的主流科幻电影系列里面几乎都有他概念的影踪。


Concept for Alien


1977年上映的《星球大战》彻底改写了电影视觉效果的可能性与影迷的期望,两年后上映的《星际旅行:无限太空》(Star Trek: The Motion Picture)选择了米德去优化这大受欢迎的科幻电视剧集里稍嫌廉价的布景与道具,务求有不输《星球大战》的世界观。


The giant V'ger spaceship in the Star Trek film was inspired by vines growing around Cambodian temples (Credit: Syd Mead)


这电影的成功为米德带来连绵不断的电影工作,日后给我们送上了《银翼杀手》(2019年上映的《银翼杀手2049》仍然是由他来)、《电子世界争霸战》、《∀钢弹GUMDUM》、《YAMATO2520》等未来世界的视觉沉浸享受。虽说米德由始至终没有直接参与过《星球大战》的美术制作,可是乔治·卢卡斯亦受到他的启发而创作了星战里面的AT-AT车辆机器。


Costume design for TRON


Concept for Yamato2550 & Turn A Gundam


在1985年《波士顿环球报》的访谈里他告诉记者:「所有创意都会经历三个阶段——第一步是创意本身。思考这事情本身就是一个完整的专业,因为在某种东西存在之前,就必须有人去思考界定它。下一步就是编制。它可以是一组草图、一幅油画、到字面书面说明或是模型,任何东西都可以。最后一步是制造,使它存在于真实的世界……我呢,我只受雇做前两个步骤,不太用担心之后的事情。」


Future Qatar, Doha, envisioned by Syd Mead


不过也许他有点过于谦虚。米德对资料搜集与深入研究是出了名的严格,根据其做出的有根据又准确的猜测赫赫有名。一件米德的设计看起来崭新又引人注目,但是同时也相当合理。


「(米德的设计)它们已经达到了好像自然经历了几个进化过程的水平,自然时尚而令人信服。」《电子世界争霸战》总监史蒂芬·利斯伯格在说过,「而且它们的进化过程应该一直都只有存在于米德的脑袋内。」


有趣的是,活在未来想像的他,到了2019年,还是挥洒着他的画笔,从来没有用过电脑绘图,一笔一画地描绘着近未来的世界。正式宣布退休的几个月后,86岁的米德不幸因病于年末前离世。他38年的丈夫瑟维克说他留下了一个谜之遗言:「我在这里的时光圆满结束啦,他们来接我回去了。」瑟维克说,米德最后也没有具体说明“他们”是谁。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他的官网看一下:http://sydmead.com/

版权声明: 本文系原文作者授权TOPYS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文作者,并保留文章在TOPYS(www.topys.cn)的完整链接,谢谢!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