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大网站的年终总结铺天盖地,It’s Nice That绝对是我最喜欢的前几名。

这些回顾分类详实,风格不一,不论是啥口味的人都能从其中循到自己过去曾在哪儿看到过的、或仿佛遇见过的种种风景。

比如我,就从他们的摄影类回顾中,又捋出了长长一张Instagram关注列表。这些博主的作品并非那种一眼即能看穿的美好,但细细把玩,总能被某一种有趣而特别的视角狠狠俘获。

以下经验或许也适用于大部分创意构思之中。事不宜迟,咱来看片儿。

 

Ian Weldon

婚礼纪实摄影中的泥石流

Ian应该是新人们最想回避的那类婚摄,他拍出来的东西实在是粗暴美学(或者可以理解为:黑照一箩筐),但他却被法国Vice称为“世界上最酷的婚礼摄影师”。

在这组名为“Untitled, I Am Not A Wedding Photographer(无题,我真不是个婚礼摄影师)”的作品中,摄影师诚实地还原了现场,同时放大了其中的戏剧性。结婚的这一家忙了一天是真的很饿,喝挂了倒地上还执着地比“耶”,花童是全场最可爱的角色不接受反驳……手忙脚乱并快乐着,才是婚礼的主旋律。

“我看到如此多的婚礼摄影师追求一种流行的审美观,以至于他们拍摄的每场婚礼看起来都是一样的,而这并不是我感兴趣的事情。”

Instagram:@ianjweldon

个人网站:http://ianweldon.com/

 

Nick Turpin 

车窗上跳跃着广告牌

伦敦地标皮卡迪利广场的拐角,立着一面面积为785平方米的广告牌,每年有至少7200万人路过它。

这成为了街头摄影师Nick Turpin系列作品《Autos(汽车)》的灵感来源。 “我想要找到一种在公共空间探索广告无处不在的方法。”于是他扛着长镜头,调好相关参数,在红灯亮起时立马跑到马路中间,挑出最靓的车并摁下快门,然后在信号灯变绿前撤离——而在这么短时间内完成拍摄的照片,却像棚拍的汽车广告一般精致,甚至透露出了某种赛博朋克的气质。

Instagram:@the_nick_turpin

个人网站:https://nickturpin.com/

 

Daniel Gebhart de Koekkoek 

草泥马的一天

如何治愈草泥马的一天?一只草泥马就够了。

摄影师Daniel Gebhart de Koekkoek 早些年驾车离开家乡维也纳,路上遇见了成群结队的羊驼,头顶的乌云瞬间被驱散干净。于是他的2019日历摄影项目,请来了这些小可爱出镜。

Daniel为草泥马布置了特别多奢华、复古又讲究的内景,其他的全交给主角自由发挥。“它们才是真正的生活方式大师啊。”摄影师可是对自己的模特们给出了相当高的评价。

我最喜欢这张“你在看我的屁股吗”,你呢?

Instagram:@doublekoek

个人网站:https://gebhart.dk/

 

EGG GANG

2019全网最红的鸡蛋

去年一月,一颗鸡蛋在Instagram大放厥词,要打破Kylie Jenner创下的世界纪录,1800万点赞数。

结果还真被它实现了,可谓是最成功的Flag。

一年过去了,这颗蛋已经收获了5400万颗爱心。值得欣慰的是,这颗蛋仍然抱持着非常强烈的求生欲望,没停下过更新账号的手指,并且一点想凭着走红吃饱穿暖的意思都没有(至少我还没看出来)

怎么说呢,这颗无美颜无滤镜的蛋,仿佛正是作为一种反讽当代网络现状的角色而存在。尽管热度退了不少,但爆款教科书将永远记得它。

Instagram:@world_record_egg

 

Pelle Cass

当“延时摄影”入侵运动场

Pelle Cass的作品,带着一股混乱之后的平静。

人们在运动场上手忙脚乱的瞬间,被定格,被剪辑,被拼接,因此完整。

现在你看到的照片,后期工程要花费平均40个小时时间。摄影师用PS将选定的人物编进图像,有点像手动版本的延时摄影。“我没有改变任何事情,也不会动像素。只是选择要保留什么,忽略什么。所发生的一切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只是它们不同时发生。”Pelle描述道。

“混乱、灾难、秩序与狂喜感”,都真真切切地发生过,仍持续在上演。

Instagram:@pellecass

个人网站:http://www.pellecass.com

 

Kyle Berger

或许我们不该执着于炸鸡是不是P的

接下来你看到的这组照片,可能都是假的。

可是这年头,又有什么是真的呢?

这一组《If There Was Money On The Ground Someone Would Have Already Found It(如果地上有钱,有人早就捡起来了)》,就将图像中的冲突与矛盾,相当任性地放大。这其中一定有些什么是真的,但可能你喜欢的细节都是假的。

Kyle毫不避讳自己对作品做了手脚,“在编辑过程中,我需要逛好几圈免费图库,直到找到要添加的最佳素材为止。我相信这是一种在’后真实’的时间轴中创造作品的微妙方式。人们总问我,是真的吗?,画是真的吗?麦当劳的鸡块是真的吗?谁在乎呢,只要我们喜欢就够了。”

只要它们能让你开心就够了。

Instagram:@kyyyyyyyyyyyyyyyyyyyyle

个人网站:http://www.kyleberger.ca

 

Jack Kenyon

猫片艺术家

每年都会有成百上千的猫咪来到英国伯明翰的国家展览中心参加Supreme Cat Show,这是由世界上最古老的猫籍登记机构,成立于1910年的the Governing Council of the Cat Fancy举办的比赛。

在这里评选权将开放给公众,人们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品种各异的猫咪,真·大型聚众吸猫现场。

这引起了摄影师Jack Kenyon的注意。他带着打光灯与助手,他的妈妈,来到现场拍下了这一组快乐的“猫咪崇拜”。

但猫咪们看着,好像都不大开心呢。

Instagram:@the_jackkenyon

个人网站:https://jackkenyon.me/

 

Gab Bois

漫不经心的怪奇错位

害,我真的爱死这位摄影师了。每次看她的作品总想啊,别人家的脑子咋这么好使呢。

舌头上的魔术贴、牙套上的Nike大Logo、轻盈的泡沫Bra、喷水的打火机……事物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都被聚焦、被放大,性感又刺激。

有时这些想法很自然地浮现在脑海里等着被打捞,有时她不得不坐下来,认真思考该怎么做。比如为家里的所有物品列一份清单,从卧室开始依此类推,盘一盘是否有可以用来创作的家当。通过将这些物件与彼时的心情联系起来,她创造了一张又一张既具个人风格又富实验性的作品。

“对于我的工作来说,涉及我所了解的主题也很重要。无论是我自己的身体、我熟悉的物件还是我熟悉的食物。从我已经看腻了的东西中创造新事物,这样的挑战确实令人兴奋与满足。”

如此视觉上的快感,很持久。

Instagram:@gabbois

 

Marilyn Mugot

中国霓虹灯的浪漫

当一位爱好90年代科幻电影的摄影师遇上中国霓虹灯,会撞出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当中国街道被蒙上超现实风格的滤镜,又产生什么样的惊喜?

法国摄影师Marilyn Mugot的这一系列,取景于香港、广州、重庆、上海、苏州等地,绕过了大半个中国。“我真的很喜欢被人遗忘的街角,独自站在这些场景前让我萌生某种宿命感,好像有谁在等着我来。”

在处理这种荒凉电影感时,Marilyn十分执着于色调、曝光与对比度的调整,同时尽量避免图像的失真与变形。

于是就有了这一组我们陌生又熟悉的,中国街道相。

Instagram:@mary_wolf

官方网站:https://www.marilynmugot.com/

 

Hayahisa Tomiyasu

四年如一日的乒乓球桌

一扇窗户,一张乒乓球桌,一台照相机,四年时间,酝酿出了一组作品。

留学德国的日籍摄影师富安隼久(Hayahisa Tomiyasu)的《TTP》系列,以同样的视角不动声色地记录了宿舍楼下一台乒乓球桌的四年日常。

没啥滤镜,就静静流淌着生活最本真的样子。

Instagram:@hayahisatomiyasu

官方网站:http://www.tomiyasuhayahisa.com/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